第二卷  第四十三章 怜稥伴(3)

章节字数:3404  更新时间:14-10-28 23: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媛站前镜前,忸怩的说,“妲,你设计的衣服总是这么暴露。”

    “哪暴露了?远没有两年前我们在太液池边行走时穿着的那身‘花神’暴露。”那次肩,背,臂还有前胸都露出来了。

    “那次再露也只是在宫里,我们今可是要出宫,而且那身花神清淡甜美,露而不浮,今天这一身太妖艳了些吧。”

    “你就只有在小池塘边盛装出游的那点出息。”我做出一个寒碜的表情,“反正暗卫我都安排好了,你不去我自己去了。”我说完踏着莲花小碎步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条裙子当真是神器!可以让人一秒变淑女。我两只脚费力挪腾了老半天,都没走出这颗松柏的树荫,照这情形,不知道要在马车上等多久,姐姐才追得上来。

    “当!当!当!”身后一阵疾步,看来是姐姐怕掉队所以让仙草先追上来。

    我回头,“姐姐!怎么是你?!”

    媛俯身整理裙摆,“你这裙摆该开个叉,太影响动作了!”昭明殿里的宫人们皆愣愣地盯着他们素日里温润端庄的长公主,媛娇嗔地以袖掩面:“我刚才跑的时候把裙摆拉到膝盖上了,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看到我粉嫩的小腿。”

    。。。。。。。。

    “妲,我们干嘛要来游湖,去街上逛围观的群众不是会更多吗?”

    “拜托,你看看你这身打扮,去市井里不知会引来多少暴乱,侍卫都顾不过来。”我津津有味地对媛的品头论足,从下到上,先是一双玉腿在黑纱下半隐半露,过了膝盖才是实布的料子,泽州的华缎流光溢彩,蜀州的刺绣花团锦簇,紧紧包缠着她的身体,使她看起来就像一只浑身釉彩的花瓶,两头凸中间凹。在往上才是点睛之笔,流光锦刚没过胸口便结束,切换成和裙摆一样质地的黑纱,一直蔓延到脖子顶部,略一低下巴就能碰到,妩媚中又平添一份矜持。现在是早春,所以我们都披了一件深紫的外衣,不然还能看到黑纱柔水似的游走过手臂。

    “还不是你这裙摆,别说暴乱了,就是太太平平地走路我也挪不动。”

    “所以泛舟湖上,姣花照影静就够了,”我冲画舱扬扬下巴,“我带了一船的护卫。岸上也埋伏了些。”

    岸上已站了许多人,瞪着妖女般的姐姐嘴巴大开。

    我笑了笑:“姐姐,你说这次会不会有船夫像前年那样,顾着看咋们而落水?”

    “唉~因为姑娘,今年早春来游湖的客人都比去年多了呢!”姐姐还没回答,便听得嘹亮的声音远远传来。原是一个白须红面的老者,俨然喝了两盅,冲我们笑的灿烂。他两只裤脚都撩起来,露出不再年轻却仍然结实的小腿,麦色的脚踝下面系着一双破烂的草鞋,看起来却比新的还合脚。

    我心上一喜,顿时眉开眼笑:“老人家身子骨可真硬朗,您划桨的姿势都比我船上年轻的船夫帅气潇洒!”

    老人家一听,挽起两只袖子,划得更加卖力。胳膊轴抡得老圆,露出手臂上的虬筋。“姑娘,可不是我老头大。。。大话,这条湖上,没人比我红鼻子老李划得更好的了,我划得船又快又稳。以后姑娘要是再来游湖,直接找我老李,绝对不。。不。。。比你那大船坐起来差!”

    “哈哈!”这老头着实逗乐。媛也跟着调笑,“可不是吗,瞧您那手臂上的肌理多结实硬朗啊,你要是年轻个五十岁我一准嫁给你!”

    “那。。。那敢情好!这要搁头二十年我见着了这么好看的姑娘,准不会瞎了眼跟我那老婆子跑了!”

    “哈哈哈!”我们两船的人连着划桨的侍卫都笑的东倒西歪。

    我突然瞥见那船上一语不发的小伙子盯着媛发怔。他转头发现我正看他,不好意思地低头。只剩花枝乱颤的媛茫然不觉。

    “老头子我没啥好玩意,这水菜倒是早上刚采的,给你们尝尝鲜。老头说着靠船过来,要把水菜递给我,我赶紧要探身接过,立刻被侍卫拦下。

    老人不曾察觉,只以为他怕我掉水,就把水菜扔在船上。

    “走嘞!姑娘下次来记得找我红鼻子老李啊!”

    老李走后,我和媛立刻捡起那把水菜嗅闻把玩。媛更是新奇,直接把那水菜放进嘴里轻咬一口。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远处有一公子矗立船头,风将他的秀发吹得翩然起舞。他正含笑看着我们。

    我和媛相视一笑,看这桥段,咋们这是要邂逅翩翩浊世佳公子了。

    这公子吟诗的时候一直看着我,倒叫我好生纳闷。因为今日这紧身的衣料穿在媛身上是风情万种,穿在我身上那就是画布铺上桌——平板,好没看头!所以今日出行,人们的目光都主要落在媛的身上,二来,媛正直嫁龄,我还处于女童和少女间的分水岭,挣扎了半天也没越过来,自然也没人打主意。这偶然来了个公子,长相还不错,竟是冲着我来的!我心下一喜,这么有品味,管他是不是恋童癖,请上来了再说。

    便开口和了几句:“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公子同舟?”

    我看着侍卫长征求他的意思,他点点头,上前将对方拉上船,运气大声道以便让仓里的弟兄听见:“公子上船咯,可要当心些!”

    我以为那公子一上船就要对我展开攻势,谁知那公子上来之后就不管我了,一个劲地跟媛搭讪,还盯着媛若隐若现的胸啧啧有声,嘴脸一下子置换了几十个跟斗云的距离。

    看这剧情发展,他应该马上就要撕下佳公子的伪装变身恶霸抢占民女了。

    果然不出一会儿他就忍不住了。他回头向自己的船喊道:“不错不错,宝哥,我都验过货了,这两小娘子一个正当采撷,一个含苞待放,刚好接回去,我们兄弟两一人一个!”

    侍卫长立刻上前把那恶霸擒下,另一边,画舫里也冲出几个帮手,打算跳船把那个宝哥拿下。

    那公子见一下冲出来这么多人,赶紧求饶:“是我啊!妲!”

    “等等,侍卫长!”我拦下侍卫长把那恶霸推下湖里的势头,另几个侍卫看了也暂缓了捉拿事宜。我阴险地笑道:“就这么直接扔下河?怎么着也得抽她几十个大耳刮子再扔才像样嘛。”

    侍卫长听了果然要照办,那公子翻了个大白眼,“是我啊!妲,你别装不认识我。”说着要腾出手比划比划。

    “老实点!”侍卫长别着他的胳膊不许他动。

    “大哥,大哥我就想摘个头发。要不你帮我摘?”那公子谄媚地跟侍卫长打着商量。

    侍卫长怕上他当,但又转念一想这小子怎知我名讳。便把他推倒船边,倒拎过来抖了四五下,一顶假发便连着冠脱落至水中,沉了,侍卫长这才将她放下来。

    他黑发凌乱地贴着他的面部,衣领尽散。

    “绯红?”媛犹疑道。

    “姑奶奶,你可算认出来了。”

    我欢喜地扑上去:“绯红你怎么来临淄啦?!还打扮成这副猥琐样,是不是又有什么好玩的任务,要不要我帮你!我跟你说,你易了容,完全没认出你!”

    “你等人家踹口气先。”媛插嘴道。又对旁边摸不着头脑的侍卫说:“没事了,此人是我们的故人,原是误会,都坐下吧。”

    那几个侍卫有点不好意思,上来道歉,还递上手帕。就剩侍卫长一牛鼻子杵在原地,铁面冷眼,没有丝毫歉意。人家尽了自己的职责,有什么抱歉的。本来觉得他一路上都万分多疑,现在倒生出几分欣赏来,用诸儿的话讲:“多疑,是聪明人才具有的行为。”

    绯红猛拍我一把:“你这死没良心的。两年不见,我不过换个发型,你就没把我认出来,还让侍卫抽我!”

    “可不是你这绝佳的口技外加超猥琐的表情把我都蒙过去了吗?不愧是专业的!”我竖起两只大拇指。“我就说怎么听宝哥这个称呼那么耳熟呢,感情坐在里面的是。。。。。。”我挤眉弄眼的打趣道。

    “聪明!加十分”绯红回敬我一个大拇指。

    “那干脆咋们去那条船上聊吧。”媛起身建议。

    “公主,我带几个人随你上去。”侍卫长正色道。

    我和媛对视一眼,有些为难,羲之是宫中总管,叫人知道与宫外的人有私,怕不太好。“侍卫长放心,都是故人,安全无虞。”媛说。

    “公主,”侍卫长上前拉过我和媛低声道:“此人的易容变声之术如此高明,刚才二位公主都没有将她识破,若有知情的小人乔装成公主的故人也未可知。”

    “侍卫大哥,你这样尽忠职守,我一定要给你加薪。”我毫不吝啬地给了他两个大拇指。然后凑近绯红的脸细细查看,绯红叫我盯得莫名其妙,“干嘛?”

    “哎哟哟,放手!捏得疼。”绯红哇哇大叫。

    我放开她的脸,转头对姐姐和侍卫长说道:“没问题,她的脸是真的,还有汗毛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