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十五章 怜稥伴(5)

章节字数:2733  更新时间:15-04-10 02: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什么?只是这样而已吗!”我狠拍一把案几,“都到这时候了,她怎么能忍受她和曹语花之间还隔着那个臭男人!我要是崔笺云就直接在酒里下毒,毒杀了李郎再和曹语花双宿双飞!”

    “拜托!”媛赶紧拉下帘子,隔绝戏园一楼投向我们的惊骇目光。“请注意保护中华妇女的传统形象!”

    三天前,绯红的画舫上。

    “妲,听说最近有出新戏轰动临淄,叫《怜香伴》。你知道吗?”

    “嗯,还不错。”

    “你看过了?”

    “没有,只是听说不错,一起去看吧。”

    两个时辰前,戏园进场。

    媛一掀轿帘:“呀!这《怜香伴》都上演一个多月了,来看的人还这么多!”

    “是好多呢!”。场面爆满程度比我之前来看时有过之不及,不过和上次纨绔公子为争票入场不惜当众拉扯的情况不同,这回多了好些像我和媛这样结伴而来的姑娘,还有三两对搂抱着的情郎意妾,将一条水泄不通的长龙渲染得花花绿绿。

    一个时辰前,第一折戏,崔笺云和曹语花庵中相遇,回眸对视,初见心悸,底下的女孩子皆唏嘘不已,媛却面无表情。

    半个时辰前,第二折戏,崔曹二女在神佛前定情,指天发誓,互许芳心。台下哭得窸窣一片,媛也泪水满溢。我想乘热打铁说点东西,结果媛一挥手阻止我打断她看戏。

    我只好熬到第三折戏,曹语花在崔笺云的安排下嫁入李家,新婚夜崔笺云将李郎醉倒,自己身着喜服踏入洞房。这是整部戏的最高潮,往后就是寡淡的归园田居了,我想我必须做点什么引起媛的注意,所以。

    “什么?只是这样而已吗!”我狠拍一把案几,指着台上的角儿振聋发聩,“我要是崔笺云就直接在酒里下毒,杀了李郎再和曹语花双宿双飞!”

    “拜托!请注意保护中华妇女的传统形象!”

    中华妇女的传统形象!

    的传统形象!

    我笑得岔气。

    媛捧着肚子:“你看!下面的观众,全都撑长了脖子,找你呢!连台上的角,台上的角儿,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勉力挤出一句:“哼!那是因为我说的好。”

    “好!刚刚那一声吼,气劲十足,满贯全场,我还不知道你中气这么足呢,哈哈哈!”

    帘后的两个女人都快笑的从席子上扑倒了!侍卫们连腰都直不起来。

    扮演曹语花的旦角最先反应过来,娇羞地喊一声:“郎君~~~~”,然后用红喜带引了笺云走入洞房。幕落。

    媛:“你怎么会有这么不切实际的想法?”

    “杀了李郎,姐姐难道觉得不该吗?”

    “然后两个女人苦苦维持偌大的一个家业,最后落到族长手中去?”

    “那些都是身外物!”

    “身外物?没了家业,两个女子流落到市井,受走卒贩夫欺侮?还是回归乡间,夜里来了野兽,玉葱般的一双手举起锄头?”

    我无言以对,从未想那么多。媛抚抚我的额发,“有的人虽心上不喜,但维系着绝对有他的用处,这便是长远之计,且看这李郎往后的用处吧。”

    第四折戏,曹语花身带体香,李郎让他伺候笔墨。

    “只把娘子身上一闻,不要说两首,十首也有了。好山对面不相邀,空青何处寻诗料?”李郎唱到,向语花身上嗅闻还不满足。

    又道,“方才那诗上说,“绦环宽处带围中”,毕竟求松一松衣带,这香才得出来。”李郎又急欲解语花衣带,语花推手遮挡,“诗又不做,只管在此歪缠。”

    李郎心中春风大作:“你这娇嗔一撒,我诗成了~~~~~~~~~~”

    媛:“这一幕好生猥琐!”

    我惦记着刚才媛说的话,没心情答。

    媛许是察觉了我的低落,自言自语道:“其实没了第三人插足也好,毕竟当下开心最好,管他什么夜长梦多。”

    李郎享尽齐人之福,春风得意。笺云语花虽心中亦有不悦,但能朝夕相处,心愿足以。可一日二人在闺中依偎,解带温存,不料让官人撞见,以为会被伦纲审理,谁知李郎不仅不加责罚,还对此等情谊颇为赞赏,甚至最后三人同衾,增进欢情。

    “哎,竟是这么个结局,白白糟蹋了前面塑造的纯情。”媛叹息道。

    “姐姐以为会是怎样的结局呢?”

    “哈?我以为李郎也会碰上某位“语郎“,四人息居同檐,两两成双。二女力不从心时,李郎出力,李郎不能细处时,崔曹帮衬。大家相互照应,各自安好。”

    “哈——这就是姐姐说的李郎的用处?”

    “对呀。上天在造物从来留下缺憾,让女子体魄不如男儿,让男儿心细不及女子。”媛顿了一顿,看着我玄乎的说道:“所以,一个女子内心可以不臣服任何一个男人,但她需要一个男人。”

    “媛,你看事情总是另辟蹊径呢。一般人看这出戏不过是惊异与两个女子美好纤细的感情,你却探究到男人与女人千古结合的原因上来了。”

    “虽然我是想表达那样的意思。不过没那么深吧?”媛转头到戏剧的结尾上,“这样结局其实也合乎实际。李郎不动怒并不因为他的心胸宽大,只是他以为女子间怎可能真情,只当这是两个妾室为争宠夺爱而策划的一场谬作。面对这样的离奇却刺激的挑逗,没有哪个男人会拒绝,更何况即便她们有私情,这两个女人仍旧属于她。只是真相太不优美了些。”

    “那媛你觉得,如果是真实的世界她们就那样了吗?”

    “谁知会怎样,或许露水情欢,曲终人散。也或许真能像你说的那样,谋杀了亲夫,双宿双飞呢。”媛调笑道,“只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到罢了。”

    “那当然!只有爱的足够的人才有这样的勇气。”

    “这与爱的足不足够或是勇气都无关。只与底气有关。”

    “你说趟若这两个女子只是平凡的,追求和睦家庭那种相夫教子的恬淡生活的,她们会选择这样吗?”

    “那就是因为爱的不够,所以不愿打破自己本来的生活吧。”

    “不是不够,而是是压根不行。就算她们能够克服先天的性别劣势,铺砖添瓦,举起刺刀保卫家园,她们舍得永远没有自己孩子吗?背负得起那么多的流言蜚语吗?还有她们的家人呢?会毫不反对她们吗?只有当两个人的处境彻彻底底的没有了这些后顾之忧,她们才能迎来纯洁不参杂任何世俗和实际的爱情。毕竟,同性恋是彻彻底底的饱则思淫欲啊。”

    我哭闹气起来:“我不管!我只知道如果我喜欢一个人,恰好她也喜欢我,我们就要在一起!我们又没伤天害理,凭什么管家人管外人的看法,让他们见鬼去吧!”

    媛捏捏我的脸:“我相信,是你的话一定能做到!即便你不是公主,你没有王牌。你,是我那么离经叛道的妹妹。”

    我噙着眼泪,“那姐姐你敢吗?”

    媛想了一会,最终既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淡淡一句,“那时才知道。”

    也好,这样便够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