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竟敢掰弯本侯!

热门小说

上卷  好戏开锣

章节字数:2615  更新时间:14-06-11 15: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到客栈,顾己修也没再多说其他,径直上了楼进房间,倒是青之坐在大厅里,望着外头人来人往,正发着呆,忽见门外飘过一个熟悉的身影,背脊挺拔,身带长剑,不是傅言信是谁?

    青之正要出声打招呼,却见他破天荒的当作没有瞧见青之,往左一拐,拐去后院,留下青之举着抬起的右手直发愣。

    高斐从后头踏进门来,他到不似傅言信那般视青之为无物,只是面色有些窘迫的朝他点点头:“小公子——”

    青之招呼他坐到自己对面,问:“高斐,你方才同傅言信在一起?”

    高斐见躲不过去,只好点头。

    “你们方才去哪儿?”

    “头先公子与小公子您一同出去,许久未归,傅大人怕您们会有危险,便同奴才外出寻找……”

    “什么?”青之拔高声音,拍桌而起,见众人都望了过来,连忙绕过桌子与高斐坐在一边:“那你们……看到我们了?”话音一落,思及不妥,但已经收不回来,高斐更加窘迫:“小公子,我们什么也没瞧见!见您同公子在码头说话,我与傅大人只在远处,什么都没听见!”

    这话解释的,让青之听了更不舒服,咬牙切齿的又问:“既是找到我们,为何不喊?”

    “因为后头的方公子说——此时不该前去打扰公子与小公子……叙话……”高斐颤巍巍的说着,青之便见那抹青色从外飘进客栈内,嘴边带着笑,手中捧着一叠书,目不斜视,上楼了。

    奶奶个鸡大腿,爷爷个球!

    ※

    当青之推开门打着哈欠出了房,见六福正举着两个满头在胸前,殷勤的说:“小公子,你起身了?昨夜可是睡得好?奴才让人给您打水洗脸去!”

    没来的细想六福的话,胡乱抹了把脸,啃着馒头下楼,却见客栈一楼没有一个熟脸,正待发问,听见身后传来一阵软语:“小公子起身了?”

    青之回头咧嘴一笑:“莲香姑娘早啊!”

    “小公子起的真早。”莲香福了身,与他一同下楼:“听店家说,昨日正是那即墨的花灯节,奴家还道想要邀请公子与小公子一同前去瞧瞧,不料一问六福,公子与小公子早就出门了,真真是不巧了。”

    青之干笑着,听她继续说:“难怪路上古公子还同奴家提过途中要改道,原是为了小公子,想来有这么个疼你的兄长,小公子定是很幸福,昨夜瞧了这名满天下的花灯会,可会激动的睡不好?”

    “倒也不是为了我,哈哈……”招呼跑堂上了早点,青之端起碗哧溜喝了一口稀粥,靠,烫嘴了!

    “后来又听傅公子方公子也寻你们去了,不知可有碰上?”

    “咳咳咳咳……”一口馒头卡在喉咙里,半天咽不下去,吓得六福拼命跟在后头替青之顺气。

    “小公子何必着急?”方兰生的声音由后头传来,青之一惊,见他飘到面前,伸手替青之倒了杯水,又是取了调羹,替他搅凉稀粥:“粥放凉了再吃,它还是粥。”

    青之不敢多言,只好扒着筷子稀溜溜的喝着粥。

    “小公子昨夜睡得可好?”方兰生坐定,悠然随意问道。

    青之抖了抖眉毛,“咦?啊,床软背香,睡得好。”

    话音刚落,又见傅言信从后院喂马回来,见到青之几人在,足下一愣,旋即行了过来抱拳:“小公子早。”

    “早啊!”

    “小公子昨夜睡得好吧?”口气淡淡的,但眼里却像是拿着刀子想要戳人的模样。

    青之一个哆嗦,勉强还应道:“嘿嘿,还不错,有劳挂心了。”

    “人都齐了嘛!”顾己修的声音由上而下传来,摆了摆手,让他们不用起身,自个摇着扇子径直在他们一旁坐了下来:“昨夜睡的可好?”

    青之的老脸终是挂不住了,深吸口气,由丹田而发,顶着一双熊猫眼猛点头:“睡得可好了!”

    “那便好,吃完便上路吧。”骨扇一收,啪的一声打在桌上,无人再多话。

    收拾妥当,莲香付了银子,便同顾己修一起钻进马车里,方兰生站在一旁扯着笑看着青之艰难的爬上了驴,这才躬身进了马车。

    走了不久,便听帘子里传来顾己修的声音:“那便听从姑娘所说,由淮江走水路罢,那样更能节省时间。”

    一路走走停停,待日头正高,青之往前一望,原是来到江边。

    顾己修下了马车,往对岸一望,点点头:“即墨入海的水,便是由这淮江的水而去的把?”

    青之才知道,他们到了淮江。

    此时正是正午,但江上只得两艘渡船,高斐招来船家,安排着将马匹物件运到穿上,青之牵着小驴看了过去,日光映在江上,像是染了金一样。

    一艘船装载不下,高斐只好再雇下另外一艘,请示了顾己修后,自己同李顺六福等看着马匹一艘,青之与顾己修他们一艘,浪花拍在船舷上,船家一撑长篙,渡船便慢悠悠的驶向江心。

    众人入了船舱内,顾己修先行坐定,其他人这才敢依次坐下。

    一路无话,在船上也不好看外头的时间,也不知道船走了多久,只是舱内气氛越发尴尬。青之想想这个时候似乎该是他出场的样子,正待咳嗽清嗓,忽然听见‘铮’的一声,最末端的莲香举起了琵琶,手指拨出流水一样的音调。

    傅言信正要出声阻止,见顾己修含笑摆了摆手:“且先听听。”

    琴音由低到高,拉到最高处的时候,莲香轻启朱唇,唱了起来:“手指赃官咬牙根,害死了多少好黎民;全不念百姓受苦痛;怪道天下不太平。”

    青之眼波一闪,与顾己修对视一眼,眼里都是诧异。

    “只愿有那一轮明月,听罢奴家心中怨……”

    唱到此处,像是要配合歌曲一般,莲香蓦然起身,拔高声音,字字带恨,仿佛像是要将恨意吐露干净一般。

    只听‘噌’的一声,原是琵琶的弦断了,殷红的血珠子淌在上头,尤其显眼。莲香也不理会,微喘着气望向众人。

    过了良久,还是顾己修静静赞了一声:“好。”

    莲香一直抿着的嘴这才松了下来,伸手按了按鬓角,早是被汗水沾湿一片。

    “姑娘的手,先做包扎吧。”顾己修不再往下说,青之只好出声招呼莲香,递过干净的帕子,但她却不伸手接过,只是直勾勾的看着顾己修。

    “请圣上容草民面禀!”

    舱外忽的传来一声,惊得傅言信提手按上腰际,青之也是皱眉,正待起身,被顾己修一把按下:“你们绕了这么大的圈子,到底要诉的是什么冤呢?”

    莲香低身跪地,以头磕在甲板上,用力极大,再抬头,额上又是一片鲜红:“请圣上恕罪,民女一行无处诉冤,只得用了这个法子,以求冤情得诉!”说罢递上一卷丝绸,上头密密麻麻用黑墨写了冤情。

    顾己修并未让人伸手接过,只瞄了几眼,便说:“户部侍郎汤慧中与你是什么关系?”

    青之歪着头一想,便是记得这位侍郎就是当日牵着驴来告诉他行程的金科探花郎。

    “他与民女……幼时相识。”莲香犹豫一会,还是咬牙说了。

    顾己修又是哧了一笑,展开扇子,对着莲香说:“你可知这么一说,便是坐实了汤慧中私报朕的行程给你们知晓?他头顶的乌纱,是决计保不住了。为了别的男人,出卖另一个人,你自个掂量值不值得罢。”

    莲香脸色一白,跪着的身子摇晃几下,好不容易才稳住,只将头埋得更低:“请皇上听民女恕冤!”

    “这就是女人。”顾己修背靠向软榻,一阖双眼,口中却是对着青之说道:“你才是这钦差大臣,戏都开场了,听不听下去,由得你来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