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竟敢掰弯本侯!

热门小说

上卷  清官徐逸

章节字数:2520  更新时间:14-06-11 15: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遮挡的舱帘被莲香掀开,方才的船夫带着斗笠,方一入内,便是跪下磕头:“请圣上,侯爷恕罪!”

    “这罪你是压定了,便不要再去管其他,申城府就在前方,有冤为何不到那儿去递状子?”既是得了顾己修的肯定,青之也端坐好身子,像模像样的说道。

    那船夫同莲香跪在一起,只是此下,都是他在回话:“请圣上侯爷看了状子!”

    青之脸色一黑,有些尴尬,心中暗骂顾己修,明知道他是水货,还这丢了这样的摊子过来,却见顾己修忽的睁开双眼,突然问道:“可是为了申城府府伊更替一事?”

    “圣上明鉴!”

    青之隐约记起,临出发前,方兰生曾经对着他突击过,告知青之他们此行出来最重要的目的,便是对新官上任的申城府伊赵仁昌做一些调查。

    东顾分五州府一郡,五州为徽州府,令州府,钦州府,西州府,远东府,以及作为帝都的长安郡。每个府的府伊自然类似与当今的省长一职,听兰生说,一般是十年换选一次。可之前那个徽州府伊徐逸不过才做了三四年,便突然被撤职入狱。

    非帝都内官员调配,一贯都是由吏部处理,后上书给皇帝,若无问题,便下派文书,新官便可上任。

    可若琐事太多,有时皇帝也顾不得瞧看吏部递上的奏折,除去军机大事,一般也都会转给内阁,由内阁商定,留下意见,最后交给皇帝御批。

    这一说,青之心中明然大半,原来是这样,有人在皇帝表哥发懵的时候走了这么一遭,等他清醒过来发现不对头,所以才派青之作为烟雾弹南巡,随后自个却又偷偷跟来,想要调查。

    不料半路却被户部的小侍郎给卖了,让莲香等人钻了空子,一路跟着,伺机想要上诉。

    如果只有人向吏部捐了官做,想必顾己修也不会在意,捐官这事每个朝代都有,无法杜绝。可这坏就坏在吏部上了奏折,顾己修转给了内阁,却再也没瞧见有任何下文,这官职便是调动了。

    青之一个哆嗦,似乎感觉耳边顾己修的声音越发寒冷:“内阁的几个老头,倒是越来越不把朕放在眼里了。”

    “圣上,侯爷,徐大人在位时,从未徇私一件案子,体恤百姓,更是清廉一身,可就是因为查了江南巡抚岁贡一案,被人反咬一口,如今已是被判入狱,生死未明!”那船夫又是一磕头:“还请圣上侯爷明察!”

    青之以手抵额,道:“这……”拉长了音,偷偷敲了一眼顾己修,见他重新又阖上眼睛,才悠悠说下去:“这只是你一面之词,再说你们私下探查皇上出行路线,又是摆了这么一出戏,想必是在黔县便计划好了,那半夜行窃的人,也是姑娘安排的罢?”

    莲香咬着下唇,脸色有些发白:“请侯爷恕罪,当时只求能够跟从皇上一行,别无它法,只能出此下策!”

    收买人偷了青之一行的路费,再备上一出‘英雄救美’,最后得以顺利跟着青之一行,为的就是能够时刻掌握好青之他们的路线,及时通风报信,伙同其他人能够在这江上截下他们。

    只是他们以为戏演的正好,可不知那看戏的人,是否早就看出端倪,料知结局了。

    青之扫了一眼身旁的人,心里暗自佩服。

    “侯爷若是不信,可先看这账本。”那船夫见青之不往下说,而是直勾勾盯着莲香,也是有些着急,竟不顾其他,想从地上爬起身来,手伸进怀里掏着什么。

    傅言信想都未想,抬脚就是一蹬,青之站在后头见他轻轻一擒,那船夫便重重摔在地上,使得小船轻晃了几下。

    青之抬眼看向顾己修,此时他已是坐直了身子,说道:“拿过来我瞧瞧。”

    狗腿的将账簿接过,递了过去,顾己修只是草草翻了几页便再度阖上:“你到底是谁?”话直指那船夫。

    傅言信还未放开他,却是一把挑去了一直戴在头上的斗笠,——眼前人约莫四十多岁,一双精明的眼此时正盯着顾己修,唇上山羊胡好笑的翘着:“草民姓萧,单名一个掠,字子恒。”

    青之明显感到身旁的人一晃:“你是平远先生萧子恒?”

    话音刚落,便觉船身又震了下,原是靠岸了。

    青之不知道这平远先生是谁,也不知道方才那账簿里到底写的是什么东西,他只知道顾己修的脸色越发难看了。

    船靠了岸,青之出了船舱才发现,竟是已经夜半。

    “我们走了这么久?”

    跟在身后出来的莲香答道:“由淮江上走,一路顺水而下,便能直达申城,这才半日的功夫,已是到了申城郊外了。”

    顾己修看着远处的马车,笑言:“既是准备好一切,那便走吧。”

    莲香恭敬立在一旁:“民女冒犯圣颜已是许久,如今不敢再造次。想来赵仁昌已在城里替圣上侯爷备好一切,民女与萧先生,同赵仁昌有过数面之缘,怕是不便露面。”说罢又递上一个包袱给青之,他伸手接过一看,两行清泪流了下来,正是他被偷的银两。

    顾己修点点头,旋即眼里却又闪过精光:“陈四,你且跟去。”

    莲香咬咬下唇,知道自个这次冒险举报,已是在劫难逃,甚至就连慧中,估计也要牵连在内,但一想到那个消瘦却又挺拔的身躯,还勉强拉起一丝笑:“民女与萧先生就在城西广德巷。”一切都是值得的,只要能帮的了他,一切都是值得的!为了那一身清骨,就算是要她舍弃自己的性命都可以!

    ※

    众人备好了马车,顾己修还是上了原先那辆,青之破天荒被同意可以一同乘坐马车,把牵驴的任务转手就交给了六福。

    两人同坐马车内,青之摊开手,面前是方才从萧子恒那拿来的账簿。

    “想来徐逸倒是个清官……”青之见顾己修没有异议,便随手翻了起来,怎么说他也是个二十一世纪应试教育下的产物,就算很多名目看不明白,但文字数字总是能够看得懂的。

    账簿上记得,都是年年岁贡的条目以及各种地契。

    “看来这位徐大人是想办一个大案子,没想到还没办成,自个先被端了进去。”青之揉了揉太阳穴,点着自己的额头说:“说白了兄弟是个水货,对于办案之类的东西一窍不通,你打算怎么做?”

    “江淮这一带的官商勾结猖獗,动作频频,近年来越发不把帝都放在眼里,只是朕也多少有些顾忌。太皇太后总是说狠下手端了一家,杀鸡儆猴。她老人家毕竟是老了啊……”长叹一声,他并未说出个办法,只是伸手拿过青之手上的账簿,两人指尖微微相触。

    一个激灵,青之张口就说:“办了一家,牵出的决计不知另外一家,到时候若是要一起端了,官商元气大伤,该如何收尾?”

    顾己修动作一滞,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刘公子倒是精明。”

    蓦然听他说出自己当日初见顾己修时的名字,有些发愣,许是当作百里青之有些久的缘故。

    “皇上好记性。”

    马车行在路上发出‘哒哒’的声音,青之只能干笑。

    “倒也不是好记性,只是不想记的东西,偏生又会记得住。”车帘明明是放下的,但顾己修却像是可以透过车帘望向远方:“你之前说过,这壳子里装的,是你自个的魂,那……朕想知道,他的魂……去哪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