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前缘  第二十九回 秦麟弑姐(下)

章节字数:2240  更新时间:13-01-12 10: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放开你的脏手,我没有姐姐!”抬腿甩开紧拉着自己脚的那只手,秦麟往后退了一步,童年的记忆不堪回首,那个曾经温暖的小手早已不再复再,留下的只有不可原谅的背叛和遗弃。

    “弟弟……”

    “别叫的那么亲,我说了,我没有姐姐,我是个孤儿,除了现在的父母,在这个世界上我没有别的亲人!”

    看见秦麟刻意的躲避与决裂般的否认,阿囝不顾一切的在冯妈的协助下攀爬上了岸,趴伏在地上死死的拉着秦麟的脚踝试图让秦麟接受现实——

    “弟弟,我真的是你姐姐,我是阿囝,阿囝啊——你小的时候最喜欢叫我‘阿囝姐姐’……弟弟,咱们的爹这一辈子就你一个儿子,你不能不认爹,不认亲,不认祖宗啊——”

    “闭嘴!”秦麟断喝,十三岁的秦麟已长成了大人的模样,虽然常年与病痛为伍,可优裕的生活一点都没有耽误他的成长,此时的秦麟已经算是一个翩翩小公子哥儿了,如今沉声的一句断喝楞喝出了那么几分威严。

    阿囝在拼命爬上岸边的时候早已经忘记了脸上本该遮掩的地方,浸过水的脸开了油彩铺一般的五颜六色,红的白的混合在一起要多斑斓有多斑斓,秦麟微弯下腰仔细的打量了一番,鼻息禁不住的怒斥了一声:

    “哼!就说是个假冒的果然不错,连脸上的斑都是假的,还有什么好说的?”

    “不是,不是的,我……”伸手抚向自己的脸,看着手上炫彩的斑斓,阿囝知道有些事已经不能再瞒了,“我、我脸上原本是有斑的……”

    “还敢嘴硬?”一个巴掌打过去,打断了阿囝接下去的解释,也弄脏了他的手,嫌恶的在身上蹭了蹭,秦麟有种说不出的恼怒。

    “不是,不是……”不顾脸上的火辣,阿囝挣扎着再次攀上秦麟的脚。

    “少爷,您就听春哥儿把话说完吧,她没骗您,她真的是您姐姐,是真的!如果她不是,她就不用千方百计的要留在府里,又对您是百般爱护牵肠挂肚了……”冯妈依旧站在水里,她的腿在抽筋,忍着痛她动也不敢动。

    “没骗我?好,你说,那你脸上那个所谓有过的斑呢?不翼而飞了?如果是真的,你干嘛要涂得一脸的鬼画符?”

    “我……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关于脸上的斑——阿囝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事实上经过那一夜的事情,脸上的斑突然就那么莫名其妙的不见了,她也很困惑。

    “你不明白?你分明就是在强辩!”

    “不是的,不是的,那一晚老爷喝醉了,后来……后来……后来……我真的……真的……”

    “春哥儿——你是说——你是说你和老爷……我的天啊——你怎么会和老爷……老爷怎么会……这要是叫夫人知道了还不打断你的腿?你的斑……我就知道那天你那副模样一定是有什么事儿发生了,我就知道——可是……可是……”

    秦麟没听明白怎么回事,不代表已经是过来人的冯妈听不明白,虽然阿囝说的很含糊,可冯妈心里已经清楚了事情的始末,她做梦都没有想到阿囝脸上不翼而飞的血斑会是这样消失的——爬上老爷的床,如果被夫人知道了不止是会再次闹得家宅不宁,更会伤害阿囝这个无辜的小丫头——无辜吗?冯妈相信阿囝是无辜的,以她对阿囝的认识,阿囝绝对不是那种轻浮的孩子,那种背主惑主的事儿阿囝绝对干不出来,更何况之前阿囝脸上顶着那块大血斑任谁都不可能瞧得上眼,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老爷醉了,在和夫人窝了一肚子气之后拿了身边的小丫头做了撒气的工具,却没想到阿囝因此得福改头换了面。

    冯妈这么一说秦麟心里似乎也明了了几分,在发现阿囝脸上的斑是假的时,秦麟心里有那么一丝失落感,其实他对于阿囝口中的姐姐还是有些许期待的,面对阿囝这个可能是他唯一血亲的人,秦麟的想法很复杂很矛盾,一方面渴望,一方面又排斥,当然排斥的感觉要来得大一些,不光是因为儿时不堪回首的记忆,还有对现在生活的眷恋。

    他不想再去想自己曾经是个穷人家的孩子;他不想再去记得他是被秦员外买回来的儿子;他不想失去现在所有的一切。他是秦员外的儿子,唯一的儿子!虽然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是被买回来的,可他不愿去想,更不愿听见任何人去提,今天因为阿囝,冯妈将所有曾经过去的过往拉回到他的面前,他恨阿囝,恨她为什么要出现,如果没有她的出现至少他可以自欺欺人的骗自己说他早就已经忘记了过去,那些童年的记忆早就随着他一次次的病发抽搐得烟消云散了。

    “不知廉耻的东西,原来你爬上了我爹的床?亏我娘对你还那么信任百般袒护,真是个天生就下。贱的胚子,怪不得我亲娘看不上你,更容不下你……”秦麟这几句话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眼中冒着火,手里握着拳,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怒火中烧,是为了他现在的爹?还是为了他现在的娘?或许是因为他眼前的姐姐竟然做出了那般不堪的事情作践了自己?

    “不是的……不是的……啊——”

    阿囝还想解释,可是话到嘴边竟然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噗通’一声,秦麟再没留给她试图解释的时间直接一脚又把阿囝踹下了水,再次落水的阿囝挣扎着爬起,还没来得及稳住身子,却听见冯妈差了声的叫嚷——

    “少爷,少爷——”

    往岸上看,秦麟正全身抽搐的栽倒在地上,嘴里还吐着白沫,一看之下惊傻了阿囝,半刻不敢迟疑的就往岸上爬,冯妈双腿抽筋本是动不了的,可看见秦麟这样也顾不得自己,挣扎着往前行了两步也想上岸,结果腿上不听使唤一下滑进了水里。

    “冯妈——弟弟、弟弟——冯妈……救命啊,救命啊——”阿囝乱了手脚,一边怀里托着抽搐不停的秦麟,还将手臂隔着衣服强行塞进了秦麟的嘴里以防他咬到自己的舌头;一边眼看着冯妈在水里扑腾着起不来身,水位虽然不深,可腿上使不出力站不起来的冯妈整个人都浸泡在水里,连头都探不出来,一双手在水里拼命的挥舞想要抓住什么,可在挣扎中她竟然是越扑腾越远,如今距离前方的岸边已有半臂的距离。

    阿囝慌了,阿囝乱了,阿囝怕了,手上传来阵阵剧痛,阿囝无助的哭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