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前缘  第三十二回 除之后快

章节字数:2749  更新时间:13-01-12 10: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事态的发展是阿囝做梦都想象不到的——她被‘卖’了,因为秦麟的一句‘留在家里反正也是祸害,既然容不下不如索性卖个人情搭个关系,也算是叫她报答这两年来我娘对她的那点知遇之恩’,她就被像货物一样的给‘卖’了。

    ‘买’家是户政司的副勤长张大人,‘买’回去的用途是做填房小妾,而秦员外之所以把她‘卖’给他,只是因为户政司掌管着国库的出入,如果能把那大把大把的银子存入自家的钱庄,那么今后的日子便是奢靡挥霍一辈子也还是有余的。

    说来也是话巧,秦员外大寿本宾客中除了乡绅商士之外也就只有知府大人是朝廷中人,却没想到户政司刚巧派了人来,目的是为了给兵战连连早已是虚空的国库征集资助款,说白了就是四处找那些商贾出银子填国库的空洞而已,正所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这秦员外虽然不算富可敌国,多少也算是在缁临城里数得上的有资人士,响当当的几家钱庄、当铺做家底,户政司此番前来不拿他‘开刀’才怪!

    于是这秦员外的大寿就又多了一位贵客,这位贵客就是户政司的副勤长张大人!席间秦麟游说秦夫人让阿囝以真实面目出入厅堂侍候左右,引得众人无不侧目悱恻,大家都在纳闷以秦夫人那副妒形彪悍的性子是怎么容下这样一个妙人在眼皮子底下的?

    席间张大人的眼睛一直围着阿囝转,张大人的一切举动都印在秦员外的眼里,也印在了秦麟的心头,为了达到利己的目的,秦员外在事后连半点犹豫都没有的就听信了秦麟的提议,上杆子寻上了张大人,然后达成利益互换两个人各取所需,阿囝就这样被自己的亲弟弟踢出了秦府。

    当阿囝难以置信的去找秦麟问清楚的时候,秦麟的回答让阿囝那颗本就冰冷的心又凉透了几分——

    “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对你?很简单,我恨我的过去,我恨我为什么不是天生的少爷,既然我这辈子注定了是个少爷命,为什么老天偏偏要叫我投胎在那个破家里……”

    “还有你,你为什么要好好的闯进我的生活?既然我已经被卖掉了,就说明我和你嘴里那个破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你干嘛一定要让我记起我还有你这么一个寒酸到底的亲人?”

    “我知道你不服气,我知道你接受不了,但是你口口声声说你想要为我好,那好啊——只要你去了张大人那,只要张大人将国库里的钱存进我们的钱庄,那么未来的日子里我就算是坐吃山空的吃上三代都不会穷,你不是想我好吗?那你就牺牲一下自己,为我谋个好未来啊——”

    “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模样多有用,一说把你送过去,人家张大人立刻就不用我爹出那十万两雪花银,还答应日后集资款项都交由我们秦家的钱庄处理,你看看,你的牺牲可不是白费的,单那十万两啊——就不是一个小数目了,你看你现在多值钱,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我娘嘴里连换个馒头都换不了的臭丫头了!对了,你是不是还应该谢谢我?谢谢我这个弟弟为你寻了个让你从今以后再也不愁吃穿的好去处……”

    “别总是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你这辈子注定了要被亲人遗弃,以前是爹,现在是我,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生出来就是多余的,要怪你就去怪你那个早死的娘吧,没把你生出来个好命!不过你也算是幸运的了,脸上那块血斑如今没了,否则真是烂在家里都没人要,怪不得当初我娘是把你赶出家门,而不是像卖我一样的把你换了钱……”

    夜——又是夜,沁原秋的房里此刻多了一个人,一个邪魅的犹如妖孽一般的人,踏着月色风尘仆仆而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大师兄——沐子锂。

    “人呢?”一现身,沐子锂第一句话就是这句简短的不能再简短的话。

    被扰了清梦的沁原秋看着面前的沐子锂忍不住频频摇头——

    “为什么每一次都是大师兄你比师父要快一程出现呢?该不会是大师兄存心想要先师傅一步赶来好抢人的吧?其实都两年多了,大师兄你该报的仇也报的差不多了,就算还有落网之余日后也一定逃不脱大师兄你的追踪,又何必再去介意那个输赢?”

    “我没那么无聊!至于那老家伙——不服老也不行了,腿脚不利落,快他一步我还嫌慢了呢——说吧,你寻到的人呢?这一次该不会又是空欢喜吧?”眉眼轻瞟,沐子锂大步来到桌案前坐定,想要伸手为自己倒杯茶,却发现茶水已是微凉的,于是用手指轻弹了两下桌面直截了当的对向沁原秋。

    “啧啧,大师兄看你紧张的……”

    “别那么多废话,我只问你人呢?可有确定身份?”

    “确定是确定了,不过人嘛——”拉了个长音,沁原秋故意挑起某人的兴致,果然沐子锂不耐烦的追问起来。

    “如何?”

    “卖了!”

    “卖了?”好吧,不怪沐子锂惊愕,饶是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到沁原秋会给了他这样一个答案,真真的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对,被她那个所谓的亲弟弟给卖了!”看见沐子锂难得的惊愕表情,沁原秋笑意浮生,但是也只于心里而已,表面上他可不敢真笑出来。

    “什么意思?亲弟弟?什么玩意?”

    白了一眼沐子锂,沁原秋一副看白痴的表情——

    “‘弟弟’能是什么玩意?大师兄你该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别和我胡扯些有的没的,我只想听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好,好,好,听我慢慢道来……”

    “快点说,别耐我性子。”

    “咳咳——我说大师兄,你的肝火有些旺啊——难道是……好好,我说,我说还不行吗?”终于逼得眼前人瞪眼睛了,沁原秋才收起戏谑的表情,“她现在人倒是还在这秦府里,不过也就这一两天吧就要被送去驿馆了……”

    “驿馆?”

    “可不是?她那弟弟联合着现在这个爹,拿她当了垫脚石,把她送进男人的怀抱,自己在这边坐享其成,两边都有好处,就这样两好拉成一好,她就被人给‘卖’了。”

    “切,就她那副尊容也有人敢要?”

    “今非昔比啦——大师兄来的时候就没听见坊间里的风传吗?赤面母夜叉如今可是摇身一变成了天仙了——”故意拉长尾音,沁原秋笑看着沐子锂的表情变化,他老早就很纳闷了,区区一个逃跑的药人也至于他这位心心念念要报大仇的大师兄放下一切复仇计划和他们一起追查两年?这里面一定有什么是不为人知的原由,特别是每一次得到类似找到她的消息时,第一个赶到的永远都是他,为此师傅还曾经当着他们师兄弟三个人的面取笑过他的反常。

    “什么意思?”不知道沐子锂是真的变傻了?还是事情一件件的太不可思议,总之从沁原秋嘴里吐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叫他那么的费解。

    “哎!一时之间我也解释不清楚,如果不是凑巧,我估计我也会像麝月那样被她蒙了过去,总之人一定不会错,只是有些许改变而已,等到你亲眼见了她,你就会明白了。”

    改变?沐子锂心思翻转,可怎么也设想不出来沁原秋嘴里的改变会是什么样,赤面母夜叉?天仙?这两个词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回事,更别提前后评价同一个人了,想不明白,怎么都想不明白。可隐约间脑中又闪出了那抹水中望月的景色,两年来那一幕总会时不时的窜进脑子里,就算再怎么打压也抑制不了,在她的身上或许这两个词还真可以同时并用。

    想着想着,沐子锂有了那么一丝冲动,他想马上见到她,尽管明知道见了也还是那张惹他没来由生气的脸,可他就是想见她。

    “她在哪里?我们现在就揪她回山!”

    “没用的,她现在是不会心甘情愿的跟我们走的,还是等师傅来了再说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