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章节字数:5507  更新时间:11-11-21 11: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五人默默地走了一阵。忽然,毛不拔惊叫一声,摔倒在地,手里的东西都飞了出去,似乎是绊了一下。

    风树回头斜了毛不拔一眼,没好气道:“你多大了?走路还要摔跤!”

    毛不拔已经站了起来,正用刚刚捡起的灯照着地面,语气里带着几分惊慌:“不是的,爷,刚刚、刚刚好像有人扯了我的腿一下!”

    风树闻言微微一怔。萧木客面无表情地走到毛不拔身边,将灯靠近地面。双眼机警地扫了一遍近旁的泥地,他用灯照着一处,道:“这里有个小洞。”

    “小洞?”风树走过去用夜明珠一照,地上果然有一个直径约为四寸的小洞。

    萧木客捡了一块小石子扔下去,听着石子到底的声音,淡淡道:“这洞不很深,约有一丈。”

    将夜明珠对准洞口照了照,风树摇头道:“口太小了,看不清里面有什么。”

    萧木客不说话,把灯放在地上,俯下身,伸出鸟爪般的左手,将身前的地面一寸一寸摸过。直起腰,他微微有些困惑地看向风树:“底下有很大一片都是空心的。”

    风树望着那个小洞,双眉紧锁:“没听说崖墓下面还有地宫的。看这洞口边缘的形状,像是什么动物刨出来的。”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转头冲冷无言道:“大师姐,你走在最后,刚才有没有看到这洞里是什么东西扯了毛不拔一下?”

    “没有,”冷无言冷冷道。

    “啧,”风树现出一丝不耐烦的表情,深吸一口气,又耐着性子问:“那大师姐,在他摔倒之前,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任何你觉得不太对劲的地方?”

    冷无言伸手指了下距离萧木客约摸两尺远的一处地面:“那个洞里伸出一只手扯了毛不拔一下。”

    风树哭笑不得,用夜明珠照向师姐方才指的位置,只见泥地上也有一个小洞,直径三寸左右。

    萧木客挪过身子,探手摸了一下这个小洞周围的地面,轻声道:“两个小洞底下是连通的。”

    这时,毛不拔大叫一声,惊慌失措道:“爷,不好了!那支拐杖不见了!”

    “什么——”风树一震,沉着脸道:“一定是你摔倒的时候滚到哪儿去了。再四处好好找一下!娘娘腔,大师姐,你们也帮忙找找看。”

    毛不拔、玉无瑕与冷无言便弓着腰,在这条宽近四丈、高近两丈的墓道里四下查看。

    风树与萧木客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沉重与忧虑。只有他们二人,最真切地体会过那拐杖的诡异。虽然那般吩咐着众人,风树心里却十分明白,以毛不拔找“值钱的东西”时那股劲头,是不可能不“好好”找的,而在这么一条空空的墓道中是不可能找不到的——如果拐杖真的仅仅是毛不拔摔倒时滚到一边去了。

    不一会儿,三人就把附近一段墓道找遍了。毛不拔沮丧道:“爷,找不到,到处都找遍了。”说着,他眼中闪出了泪花:“爷,这拐杖到底值多少钱呀?”

    “嘘——”萧木客蓦然一摆手,向众人做了个不要出声的手势,俯身把耳朵贴向地面仔细地倾听着。片刻过后,他直起身来,脸色很是难看。

    风树挑了下眉:“你听到什么了?”

    萧木客轻声道:“下面……好像有……”似乎在考虑怎么表达自己的意思,顿了一下,他才缓缓道:“下面有一种声音,就好像什么东西在地上爬动……”

    “什么东西在地上爬动?”风树感到背部掠过一股寒流。愣了下,他向毛不拔问道:“你们找了一圈,什么发现也没有吗?”

    毛不拔好像也有点害怕起来,怯声道:“也没什么。不过,这一段墓道,地上到处都有那种……小小的洞。”

    “小洞?”风树面色一凛,左手微扬之下,四粒夜光石分别飞向四个方向,刚好落在众人所处的这段墓道四个角上。连同众人手里的灯,把周围照得亮如白昼。只见六、七丈长的一段区域内,墓道的地面上分布着十几个直径约从三寸至一尺的洞口。

    萧木客倒吸了一口凉气,大声道:“快走!这地方有古怪。”说着一把拉起风树,快步向前走去。三人慢慢地跟在后面——毛、玉二人看起来有些摸不着头脑,冷无言则是一脸的无动于衷。

    走了不过十几步,风树只听玉无瑕在后面“咦”地一声,接着毛不拔叫道:“爷!这地上的洞里有人脸!”

    风树急转回身,戒备地巡视着脚下,并不见什么异常。他冷冷道:“什么人脸?在哪里?”

    毛不拔指着面前一个直径约摸半尺的小洞,疑惑道:“刚才明明还在的,就在出现这个洞口!”

    风树皱着眉,沉声道:“那人脸是什么样子的?”

    玉美人娇声道:“又是一个丑八怪!”

    风树不耐烦道:“我是问那张脸长什么样子!”

    “人家不是告诉你了嘛,”玉美人撅着小嘴:“是长得很丑的一张脸!”

    风树又转向冷无言道:“大师姐,你有没有看清,刚才出现洞口的那张脸是什么样子?”

    冷无言平淡道:“女的。”

    冷峻的黑眼睛中开始透出一丝杀气,风树侧过身子,用一种危险的声调一字一顿地对毛不拔道:“那是什么样子的一张脸?”

    看着风树的表情,毛不拔后退一步,挠着头,小声道:“爷,我不知道,我没看那脸。那个……冷小姐说得对,是个女的!我看到她戴了一对很值钱的耳环,那耳环我仔细看了,一看就是上等的翡翠做的!做工很是精细!那翡翠的品相很好……”

    凛冽的目光依次滑过毛不拔、玉无瑕和冷无言,风树冷冷道:“我就知道,问你们三个等于没问!”说着一甩头,气冲冲地向墓道深处走去。

    萧木客轻声对三人道:“快走吧。尽早离开这里。”语毕,他追上前去,与风树比肩而行并。那三人依旧慢吞吞地跟在后面。

    墓道越向里延伸,越发开阔起来,呈现在五人面前的墓道现在已宽近五丈。墓道的大部分区域,灯光都无法照到,笼罩在一片神秘的黑暗当中。

    萧木客一面走一面四下张望,脚步渐渐变得迟缓、犹豫。

    风树偏过头看了他一眼,不安道:“你发现什么了?”

    萧木客轻轻摇了下头:“就是没发现什么,我才觉得不对劲。你有没有感觉,一直有什么东西在暗中窥视我们?”

    “有一点吧。不过,”风树用夜明珠照了一下墓壁:“我觉得是这些石刻人脸的关系。他们的眼睛看起来太妖异了,好像会动一样,难免会产生被窥视的错觉。”

    “又是叉路口,”萧木客忽地住了脚,淡淡道。

    风树微微一怔,将目光从墓壁上收回来。凝神一看,前方的墓道果然出现了叉路口,他走上前,用夜明珠照着墓道分叉处,用心观察壁上的石刻。

    看了一会儿,风树向萧木客道:“右边这条墓道两壁刻的人脸,眼睛刻成柱状突出眼眶之外。我记得书上有这样几句对蜀人的描述——‘蜀之先王名蚕丛,始居岷山石室中。是时人萌,椎髻左衽,其目纵’。难道这种眼睛就是所谓的‘其目纵’?而另一条墓道上的石刻……”说到这里,他倏然住口,只是定定地看着墓壁上的石刻。

    望着左边那条墓道壁上的石刻,萧木客淡然的凤目也浮上了一丝迷茫:“这条墓道两边的人脸怎么……都是三只眼睛?从来没有听说过僰人是长三只眼睛的。”

    风树此刻的表情却十分坚定,对着眼前的两条墓道来回看了看,他冷冷道:“应该可以肯定,左边这条是通到墓室的。一切迷团,只有进了墓室才有可能解开。僰人到底长几只眼睛,开了棺就明白了。”

    萧木客点点头,风树便回头招呼了后面三个人一声。随后,两人一起走进了左边的墓道。

    侧墓壁上的石刻越来越密,所刻人脸上的三只眼睛也似乎越来越大。灯光照上去,那些眼睛仿佛会随着人的走动而转动,诡秘的眼神让人浑身发凉。走出约十丈远后,一个拱形式样的墓门出现在众人面前。

    风树与萧木客停下脚步,打量着面前的墓门。这墓门高有一丈,墓门坊的浮雕有装饰华丽的阙门,门楣饰有浮雕瓦当檐口。

    风树环着手,嘴角牵起一抹没有温度的笑:“这墓门倒很普通。”

    萧木客看了几眼,淡淡道:“进去吧。”

    这时,身后传来一声惨叫。风树应声回首——毛不拔不见了,只有玉无瑕与冷无言站在后方约一丈远处——玉美人吓得花容失色,冷无言却仍是一脸的淡漠。

    风树四下看了一圈,眉头紧锁:“毛不拔呢?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玉美人惊慌地指着地上某一处:“地、地下突然有个东西,把、把毛不拔扯下去了。”

    风树与萧木客对视了一眼,同时走近玉无瑕所指的地方——地面有一个一尺见方的洞,洞口很不规则。

    风树阴着脸,摸出一颗珠子从洞口扔了进去,接着,蹲下身,探头看向洞里。片刻,他沉声道:“这洞深有一丈多,里面除了泥地什么也看不到。”

    萧木客单膝跪地,用爪子一样的左手在洞口周围摸索着:“不对,下面有动静。我们恐怕得下去救他。”

    风树耸耸肩:“实在没别的办法,也只好下去了。”

    萧木客一把按住风树的肩膀:“这洞你钻进去有点困难吧,还是我下去好了。”

    推开萧木客的手,风树冷笑道:“本少爷的缩骨功是比不上你,但要缩到能钻过这个洞还是绰绰有余的。”语毕,他靠近洞口,全身的骨节开始发出轻微的声响。紧跟着,他身形一矮,身子向下一探,就消失在洞口处了。

    “你还好吧?下面的情况怎么样?”萧木客对着洞里叫道。然而,回答他的,只有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萧木客脸色微变,俯身向洞内看去。风树之前抛进去的珠子还在地上发着光,他人就站在不远处,却像被石化了死的,一动也不动地立在那里,眼睛呆呆地看着一个方向。

    萧木客心头一窒,向冷无言与玉无瑕急急地说了句:“你们在上面小心点。”话音没落,白色的影子在洞口一闪,他已经带着灯下到洞里去了。

    一落地,萧木客迅速直起腰,警惕地打量身周。这儿也像墓道一样呈长廊形,自己前方约五、六丈远处,一团黑影正在剧烈地扭动着。此刻他也顾不上细看,先走到仍定定立着的风树身边,轻声道:“你怎么了?”

    风树像是反应迟钝的样子,缓缓地转过头看了萧木客一眼,表情很是奇怪。伸手指了指那团一直在剧烈翻滚的黑影,他用一种不自然的语调说:“你自己看吧。”

    萧木客凝神看着远处那一大团黑色的影子。慢慢地,眼睛能够适应地底的黑暗了,他看清了正在不停扭动的黑影——于是,猛地睁大了双眼,萧木客也不由被自己看到的情景惊呆了。

    毛不拔正坐在一具面容扭曲、脸上的皮肤仿佛已经干化的行尸身上,两只手分别拉着那行尸两边耳朵上的耳坠死命地往下扯,浑不顾对方脸上露出狰狞的神情,一双枯手卡在自己的脖子上,长长的指甲已经嵌进自己肉里去了。

    萧木客与风树面面相觑。最后,风树开口道:“要过去救他吗?我怎么感觉,如果我们现去过去救他,就像是成了他抢劫的同伙?”

    “抢劫的同伙?”萧木客恢复了面无表情:“你本来也就是一个盗墓贼。”

    风树苦笑道:“话虽如此,我还从来没有这种从活的邪物身上抢东西的经历呢。真是输给他了。”

    这时,毛不拔扯下了行尸左侧的耳坠。那行尸一下子站了起来,一双枯手仍紧紧掐住他的脖子,并向上一挥,将他举在了半空中。毛不拔双腿乱踢,但双手依旧奋力伸向行尸右耳佩戴的耳坠。

    风树一个飞身上前,长剑落下。寒光一闪之际,行尸的双臂已被斩断。而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行尸身后的萧木客,举起手中的剑,一剑劈向对方头部。

    毛不拔用力掰下行尸的枯手,一面声嘶力竭地叫道:“小心,不要砍到那只耳坠!那个很值钱的!”

    行尸的头刚一落地,毛不拔便一下子扑了上去,把那面容狰狞、干尸样的头颅抱在怀里。深情地凝视着行尸头部右侧的耳坠,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用极其轻柔的动作,慢慢摘下了行尸右耳的耳坠,在自己的衣襟上擦了擦,托在掌中细细地端详着。好一会儿,毛不拔才恋恋不舍地收回了视线,把耳坠揣到怀里。

    倏地,毛不拔惊叫一声,把手中的头颅扔了出去。

    风树被吓了一跳,将长剑举到身前,一面戒备地盯着在地上滚动的行尸头,一面问道:“怎么了?那头怎么了?”

    毛不拔面色不定道:“没、没什么,只、只是那行尸长得好可怕……”

    风树狠狠地瞪了毛不拔一眼:“鬼叫什么?你又不是刚刚才见到它的脸!”

    毛不拔擦擦头上的汗,声音由于恐惧而有些走调:“吓、吓死我了,我是刚刚才看到啊,”他深吸了一口气:“之前,我只顾看那对耳坠,没看它的脸。”

    风树寒着一张脸,不再理睬毛不拔。回头一看,萧木客正在离自己几丈远的地方专心地看着什么,他好奇地走过去。只见萧木客面前的地上放着一只很大的彩绘棺材,长有两丈多,宽、高均近一丈。风树一愣,快步走到棺材面前,仔细地打量着。这具棺材呈长方盒形,上部比下部略大,足端挡板右下方留有一个极小的方形门洞。

    风树微微皱眉:“这怎么……严格地说,这是一具椁木啊。崖墓中不是都放置石棺吗?这……”

    “也有木棺,”萧木客淡淡道:“不过,通常崖墓里的木棺,无论木料多么名贵,也不会套着椁。”

    风树摊一摊手:“有椁的很难弄进来吧。”

    萧木客一面察看棺身,一面用额头轻触棺材表面。良久,他敲了一下棺身,低声道:“这个是外棺,铜框架嵌木板做的,里面还有一层。”

    风树上下扫视着棺材,点了点头:“这棺材下部装有十个铜足,上部四个角和两边中部还有十二个铜榫伸出来,这样一方面可以加固棺盖本身纵横梁的结合,一方面也是为了棺盖与棺身之间的扣合。只是……”他的眉心拧得更紧了:“这种棺材出现在崖墓里,已经够怪了,何况还是在墓道下面。说起来,这棺椁的材料、做工都是一流的,没有一定身份的人用不了,怎么会孤零零的一具放在这种地方?”

    风树话音没落,就听毛不拔在另一边叫道:“爷!这边还有好几具棺材呢!”

    风树与萧木客对视了一眼,两人一起向毛不拔走去。果然,在墓道底下这片空间的另一侧,三具棺材呈“品”字形摆放着。这三具看上去似乎都是寻常的木棺,表面没有任何装饰,大小也只有那只彩绘棺的一半。

    萧木客低声道:“这三具应该是陪葬棺。”说着走到三具棺材之间,迅速地伸手摸过三具棺材表面。“咦”地一声,他猛地把其中一具棺材的盖板一推,那棺盖跌落在地,露出了空无一物的内部。

    “空的?”风树现出疑惑的表情,随即醒悟道:“这就是刚才那行尸的棺材吧。”

    “应该是,”萧木客点了下头。

    毛不拔向棺材里瞄了几眼,不屑道:“什么陪葬品都没有,真没劲。”目光移向远处那只彩绘大棺材,他兴奋地搓着手:“爷,我们还是去开那只大棺材吧。那一只一看就知道里面肯定有很多好东西!”语毕,他一把夺过萧木客手中的灯,径自朝彩绘大棺材走了过去。

    毛不拔走到离那棺材没几步的地方,一阵婴儿的哭声忽然响彻这墓道下不大的空间。诡异的哭声在空中回荡,伴着四壁的回音,令人毛骨悚然。三个人都定定地站在原地听着。慢慢地,风树感到浑身冰凉,因为他听出来了——哭声是从那只彩绘大棺材里传出来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