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章节字数:6398  更新时间:11-11-21 11: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额角上微微泌出了些冷汗,但风树始终用挑衅的眼光盯着那尸身,脸上带着一丝冷傲的笑。尸体的头转到与他的脸正对的方向便不再动了,另一侧手臂却一寸寸抬起来,最后,手掌停在他的脸前。

    风树这才发现,男尸的手紧握着。疑惑地望向萧木客,他低声道:“这家伙的手里好像有东西。”

    风树话音刚落,尸体紧握的手掌一点点摊开了——掌中托着一条似乎是用好几种不同颜色的丝线编成的彩绳。

    风树疑惑地望着,良久,尸身不再有任何动静。他看了萧木客一眼,后者轻轻地点了下头。风树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慢慢地将男尸手里的彩绳拿了起来,尸体仍没有任何反应。

    就在这时,一直聚精会神旁观的毛不拔忽道:“爷,这尸体怀里好像揣着什么东西。藏在怀里的东西,一定很值钱!”

    萧木客闻言在男尸胸口按了按,稍微犹豫了一下,他探手从尸体的衣服里摸出一幅写满了字的丝绢来。就在萧木客把丝绢掏出来的瞬间,男尸紧抓着风树的手一松,头一正,重又倒入了石棺中。

    重新躺下的男尸看似处在安详的熟睡中一般,双手自然地垂在身体两侧。如果不是手里还拿着那段彩绳,风树几乎要怀疑刚才的一切是不是自己中了墓中的什么邪术而出现的幻觉。

    毛不拔站在风树旁边,两只眼睛死死盯着棺中的陪葬品,眼珠仿佛都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了。不过,鉴于刚才发生的起尸事件,他也不敢冒然上前去拿东西,只是不断地自言自语道:“看那把玉刀,晶莹剔透,一看就是好东西!哇!那个龙凤玉挂饰,玉的品相都不说了,单说做工,集分雕、透雕、平雕、阴刻于一体,真是玉雕中的极品……”

    萧木客缓缓抽出剑,石棺盖板又一次在毛不拔充满眷恋的目光中合上了。

    风树拿过萧木客手中的丝绢,目光懒懒扫过上面的文字,用一种不太确定的语气道:“这又是用僰国文字写的吧?娘娘腔又不在,就算他在也是疯疯癫癫的,总不肯好好说话。咦?”他怔了一下,随即专心地看起丝绢上的字来,一面向萧木客道:“还好,是楚国字。应该很快就能弄清这墓主的情况了。”

    “哼!”看完之后,风树把丝绢揉成一团,眼中流露出深深的失望:“真无聊,这上面讲的全是一些无聊的事情,对我们一点帮助也没有!”

    萧木客淡淡地看了风树一眼:“这块丝绢上的字到底说了些什么?”

    风树又把丝绢展开来,一面漫不经心地看着,一面用有些不耐烦的声音道:“这应该是棺材里的男尸写的。他说自己娶了一个年纪很大的女人,他爹不高兴,不喜欢这个儿媳妇,就有一次趁他不在,用家法把那女的处死了,还不许埋在他们家族的墓地里。后来,他就在他们家族墓的墓道下面偷偷开了一间墓室,把他妻子安置在那里。”风树停顿了一下,喃喃道:“这会不会就是我们在墓道底下看到的那具彩绘大棺材?”皱了皱眉,风树继续道:“他说自从丧失爱妻,自己就不思茶饭,自知大去之期不远。他希望死后能与妻子合葬在一起,但很清楚他爹不会答应,就藏了封信在身上。他说假使某天有人打开他的棺材,发现这封信,希望能同情他和他的妻子,把他们合葬在一起。他棺材里的陪葬品可以尽数拿走,当作酬谢。”

    毛不拔一听,不由得欣喜若狂,又叫又跳:“快开棺!既然人家都说了可以尽数拿走……”

    “闭嘴!”风树拿起百宝囊朝毛不拔晃了一下,阴着脸道:“再吵,这个就不还给你了。”

    毛不拔闻言立时安静了下来,老老实实地站在风树身后,只是一双眼睛仍对着那具石棺瞄过来瞄过去。

    萧木客轻轻地问:“就写了这些?”

    “可不是!”风树不悦地向石棺瞟了一眼。

    “这么说来,”萧木客垂首道:“一点有用的线索也没有?”

    “这个,”风树思忖片刻,又看了看手里的丝绢,冷笑道:“这人死的时候是二十二岁,他死了有二十年吧。这算不算有用的线索?”沉默了一阵,风树接着道:“这墓的正主应该就是他那个很厉害的父亲吧。可我还是想不通,这男尸怎么会长得那么像我二师姐?”

    萧木客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具画像石棺。忽然,第三次将剑身插进棺材盖板下,他再一次把棺盖掀了起来。不同于前两次的是,他这一回抬起石棺盖板后,接着一发力,把盖板推到了地上。之后,他就默默地立在石棺前,半晌没有动静。

    “喂,怎么了?”风树终于忍不住发问,萧木客还是不出声,他的脸色微微一沉:“你不是想帮他吧?别开玩笑了,我们盗墓的本来就是开棺、取东西、走人,哪有帮死人办事的理儿?到时候这个死人也有遗愿让我们帮忙完成,那个死人也留几句话让我们给他干什么。这还是盗墓吗?简直就是……”

    萧木客摇摇头:“我只是觉得这个人……”他没有说下去,表情有些奇怪。

    风树睨了他一眼,顿了下,掂掂手里的彩绸,道:“这玩意儿又算怎么回事?”

    萧木客低下头:“没有脸的女人和那婴儿的啼哭,一定都是石棺里的男人为保护妻子的灵柩而设。他既然请求别人将他们夫妻合葬,一定会告诉对方破解的方法。我没猜错的话,这截彩绳,应该可以克制那些邪物。”

    “是吗?”风树把玩着手中那一小段彩绳,不相信道。

    “去找你表弟吧,”萧木客淡淡道。

    风树点点头:“走吧。”

    “喂——”毛不拔大叫道:“就这样走了?把这些明器装进百宝囊再走呀!敞在这里被别人拿走了怎么办?”

    然而,风树与萧木客已经头也不回地走出棺室去了。

    毛不拔一边小声地骂骂咧咧,一边直起身来,依依不舍地注视着棺中的古玩玉器。向着棺室门口走了一步,他又退回石棺旁。慢慢地将手伸进棺里,他对棺中的男尸陪笑道:“这位大哥,我们一会儿再回来帮你完成心愿,真的,我保证!现在我先拿两件东西不要紧吧?”见那尸体没有什么反应,他迅速抓起几件小型玉石器塞进自己怀里,一溜烟跑出了棺室。

    跑出棺室后,毛不拔又向前跑了几丈远才停下来。四下一张望,只见风树与萧木客正站在自己前方不远处——后室右壁第二个棺室的门口。

    风树用夜明珠向棺室内照去——这个棺室比刚才那间略大一些,形制大体相同,只是陪葬品的种类与数量似乎不太一样。他扫视了一圈,向萧木客道:“这一间,不是正主,也该是他的妻子或其他亲人。”说着一步跨了进去。

    萧木客默默地跟进去,自行走到那些摆放得规规整整的陶佣与陶礼器跟前,蹲下身仔细观察着。

    毛不拔见状立即奔到萧木客身后,兴奋道:“这些陶器是不是很值钱?”

    风树却径直来到棺床边,盯着上边的石棺看了一会儿,他将手放在棺材盖板上,运足内力一推,棺盖一下子滑出棺身,跌落在地。看清石棺内部的刹那,风树“啊”地一声,脸色大变。

    萧木客身子一震,站起身来,举起剑,望着风树。在他的印象中,从第一天见面至今,这是风树最为震惊的一次。不见棺中有什么异动,甚至从自己的角度完全看不见石棺里有什么,他一面戒备地走上前去,一面轻声向风树问道:“怎么了?棺材里有什么怪物吗?”

    风树指着石棺,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如果里面是什么怪物,我倒觉得很正常。可是……究竟是我疯了?还是这墓主疯了?你看看,这棺材里放的是什么?”

    “值钱不?”毛不拔小声地问,同时一步步靠了过来。

    萧木客走到风树身边,探头向石棺里望去,“啊”地一声,他也不禁目瞪口呆——棺材中没有尸体,也没有任何常例的陪葬品,只是在石棺中部,摆着一只看似普普通通的白色瓷盘,盘里放着一个好像还十分新鲜的桔子。

    “哼,不值钱!”毛不拔瞄了一眼之后,又回到了那堆陶器跟前。

    萧木客盯着那只桔子看了好一阵,轻声道:“这里摆放的陶礼器从配置、器形到附饰都和刚才那一间极为相似,只是少了匜鼎和戈、矛、剑、戟这些兵器,但多了方豆和一面铜镜。我原本推测,这间墓室里葬的应该是个女人。”

    风树把夜明珠伸进石棺里照了一圈,皱眉道:“从棺材内部的痕迹看,这里从来就没放过尸体。以前,我倒也见过几个墓,因为某些特殊理由没有葬尸体。但那种墓,通常棺里放的是死者生前的一些衣物。但这一个……”他摇摇头:“实在是太荒唐了!”

    萧木客淡淡道:“我想,墓主把这个放在这里一定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风树冷笑道:“因为他妻子生前喜欢吃桔子?不过,”他又看了看石棺中那只桔子:“修这墓的人倒是深谙防腐的方法。从石棺上的画被腐蚀的程度看,葬在这儿少说有十多年了吧,这桔子居然看起来还很新鲜。”

    风树缓缓地伸出手去,将那棺中的桔子拿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嗅了一下桔皮,奇道:“居然闻不出什么异味!按说,用来防腐的东西不会一点味道也没有。不过,刚才那间棺室里的男尸好像也没有任何味道,可能他身上藏着防腐珠之类。但这么一个桔子,是用什么来防腐的?”

    风树瞪着手中的桔子,忽然眉一凛,下定了决心似的,将一块桔皮剥了下来。鲜红的、像血一样的液体立刻从桔子被撕掉皮的地方涌了出来。风树一惊,萧木客也变了脸色。

    毛不拔见状疾奔过来,一把夺下风树手里滴血的桔子,笑道:“哇!这个是好东西!爷,你说如果到集市上摆个小摊,叫大家都来看会流血的桔子,一个人收一个铜贝,会不会有人花钱来看?”

    风树白了毛不拔一眼,正要说话,却不经意地瞥见——对方手里的桔子眨眼间变成了一个血淋淋的人头——长长的、散乱的头发,仅有眼白的眼睛,脸上好几处皮都翻了起来,甚至能看到里面的白骨和血管。风树倒吸了一口凉气,拔出剑来。

    毛不拔也被吓得面无人色,但随即大喜道:“太好了!还能变人头!我可以摆摊去变戏法了,一个人起码得收两个铜贝!”

    风树啼笑皆非,看那人头没有进一步的举动,把剑微微垂下,转向萧木客:“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萧木客看了看毛不拔手里的人头——此刻,喜上眉梢的毛不拔正把它举在脸前兴致勃勃地欣赏着。沉吟了一下,他又看向石棺里用来盛放桔子的瓷盘,轻声道:“我想我有些明白了。这应该是一个桔子精吧。因为身受重伤,现出了原形。”

    “桔子精?受重伤?现原形?”风树皱眉道:“你的意思是,它受伤后别人以为它死了。葬它的人不知道它是妖精,把它放在石棺里,结果它在棺里现了原形?还是……”

    萧木客摇了一下头:“不,葬它的人显然知道它是妖精。”他探身从石棺里取出那只白色的瓷盘,捧在手中认真地端详着,一面向风树道:“你不要看这个瓷盘毫不起眼的样子,说不定你以前盗墓顺出来的东西,没有一件比得上它。这是一件神器……”

    萧木客话没说完,毛不拔便把手里的人头一扔,扑了过来:“原来这个才是最值钱的!”。

    风树冷笑一声,明明没看见他动,毛不拔却已经挨了一掌,惨叫着摔了出去。

    小声咒骂着从地上爬起来,毛不拔忿忿道:“小家子气!还是当爷的,一个盘子都不肯给我!不给就不给,我还要我那会变戏法的桔子去!”说着,他一双眼睛在地上瞄来瞄去,四处搜索。

    “啊!我的桔子——”毛不拔从地上捡起一小团焦黑色、完全干瘪的圆状物——细看才能勉强辨别出这是一个完全没了水分的桔子。毛不拔哭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的桔子怎么变成这样了?呜——我的桔子!爷,萧爷,它还会不会变回来啊?”

    风树冷冽道:“这桔子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了?”

    萧木客淡淡地看了那干瘪的桔子一眼,向风树道:“现在你明白这盘子的作用没?”把白色瓷盘递给风树,他低沉道:“这盘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日月聚光盘。据说,这盘子能吸收天地日月的精华。一般来说,如果妖精受的伤严重到不能再维持人形,就必须找一处方便吸收日月精华的地方,修养几百年,甚至上千年,才能重新变回人形。而这种地方,通常都是没有遮蔽的山巅,对于重伤的妖怪来说,这个疗伤过程不仅漫长,而且十分危险。但有了这只盘子,就不必直接照射日月之光,可以躲在深深的洞穴里修养。并且,只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就可以恢复受伤以前的法力了。”

    停顿了一下,萧木客又接着道:“这桔子精应该是受伤后现了原形,葬它的人把它连同这个盘子一起放进石棺里,希望它有一天能重新恢复人形。看样子它当初一定伤得十分严重,在这里十几、二十年还是很虚弱,一离开那个盘子就不行了。它一定是用仅有的一点法力变成那个人头,希望把我们吓退,它就可以回到盘子里继续修炼。”

    “哼,”风树冷笑了一下:“以为变成一个人头就能把我们吓跑?也太小看我们了吧?不过,那……也就是说,”他漫不经心地转动着手里的盘子:“这东西,只是对妖精修炼有很大帮助,对我们其实也没有什么用嘛!”

    “没劲!”毛不拔插嘴道:“妖精多半又没有钱!不然,高价卖给它们倒也不错!”说罢,他很不甘心地把那只干瘪的桔子丢到地上去了。

    萧木客平静道:“对于神器,人们要找到一件固然很难,但更难的是不知道怎么用。这个盘子,我说的只是最为肤浅的一种用法,它应该还有别的用途,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是吗?”风树看看那只盘子,塞进了百宝囊里:“以后有空再慢慢研究吧。我看,这里也找不到什么对我们有帮助的线索,还是再到对面那一间棺室看看吧。”

    萧木客点点头:“这一路过来都没有见到你表弟,他很可能是被带到了享堂另一侧。也不知你大师姐找到他没有,夜长梦多,恐怕我们得动作快一点才行。”

    “那个死娘娘腔,”风树懒洋洋道:“要不是还要他破译那些文字,我才不去管他呢。”

    三人一起走出棺室,正打算向对面那间棺室走去。蓦然,一个娇柔的声音叫道:“丑八怪表哥——”

    风树回头望去,只见玉美人袅袅娜娜地从前室里走了出来,正朝着自己走来。他举起夜明珠,定睛一看,立即发现表弟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还破了好几处,手里拿着一块黑乎乎的布,然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人神采奕奕,脸上浮现着明媚灿烂的笑容。

    风树疑惑地看了萧木客一眼。

    萧木客眉头紧锁,上前一步,拦在风树身前,将剑拔了出来。

    并不在意萧木客的举动,玉美人径自走到风树跟前,把手上那块黑布往对方手里一塞,娇媚地一笑:“表哥,你看这是什么?”

    风树戒备地斜了玉无瑕一眼,低头去看手里的黑布——这其实是一方淡绿色的丝帕,因为沾满了灰尘和一种不知名的黑色液体,让他远看时误以为是一块黑布。“这洁癖怎么会肯拿这么脏的东西?”风树暗暗奇怪。再仔细一看,这方丝帕上用已经看不出颜色的丝线绣着几个奇形怪状的符号,与自己之前拓下来的、以及墓道两壁上刻的那些僰国文字甚为相似。

    风树看了一会,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耐烦道:“我看不出这是什么。你不是被那没脸的女人带走了吗?是怎么逃出来的?”

    玉美人娇滴滴道:“是啊,那没脸的丑八怪把我拖着走,我好害怕。虽说我带了‘美人暝目’在身上,但我还是很怕那没脸的丑八怪突然动手杀人,我来不及服,那样死得多难看呀!”说着,美人撅起了小嘴。

    “原来你是怕这个呀,”风树用嘲弄的声音道。

    “不然还有什么事情比不美更可怕的?”玉美人娇嗔一声:“后来,那没脸的丑八怪把我拖到一个洞室里,那里有很多尸体,烂的、没烂的都有,洞室的壁上还嵌着一个丑八怪。”

    “壁上嵌着一个丑八怪?”风树不解道。

    “是呀,”玉美人娇声道:“很丑的一个丑八怪。她的脸是绿色的,脸上东一道、西一道给人划了几十道口子,头发乱糟糟的,指甲长长的,从腰以下就被嵌在壁里了。那没脸的丑八怪就把我扔在嵌在壁里的那个丑八怪面前,嵌在壁里的那个丑八怪就伸手把我抓住了。我一见她身上那么脏,当然就拼命挣扎,结果就从她怀里扯出这条丝帕来。”说到这里,美人拿过风树手里的丝帕,优雅地展开来,眉飞色舞道:“我一看,这丝帕上竟然绣着‘冰山雪莲’四个僰国文字!”

    “冰山雪莲?”风树挑了下眉:“那又怎样?”

    “这就是那个‘僰国第一美女’的名字呀!”玉美人轻轻甩了下长发:“嘻,什么‘僰国第一美女’?根本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丑八怪!连我的千万分之一也比不上……”

    风树暴躁地打断了表弟的话,“那后来呢?没脸的女人上哪儿去了?”

    “没注意,当时人家正高兴嘛!就没注意了,”玉美人棱起俏眼瞪了风树一下:“后来,大师姐就进来了。她说她要出掌了,让我运内力抵御一下。然后,她就把那整个洞室冻得像冰窖一样。再后来,她就把我拉出来了。我就想要马上告诉你们,那些僰国文字写得不对,我才是古往今来天下第一美人!所以,我就立刻过来找你们了!”

    “那大师姐呢?”听得稀里糊涂、一头雾水的风树问道。

    “在后面嘛!”玉美人用优美的兰花手指着身后。

    风树看向玉无瑕身后,不一会儿,只见冷无言提着一盏灯不紧不慢地向着众人走了过来。风树一见之下,顿时感到心间泛过一股寒意——冷无言背后,先前在墓道里神秘失踪的拐杖,正在距地面一尺多高的半空中直立飘浮着前进,杖头上的面具呈现出妖异的笑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