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章节字数:8053  更新时间:11-12-12 15: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朝萧木客比了个“小心”的手势,风树拔出剑,闲庭信步一般慢慢踱向柴房。那双脚无声无息地往后挪了挪,退到他视野之外的地方去了。白影微动,萧木客一个飞身落在风树与房门之间,探手推着那扇残破的木门。制住萧木客的手臂,风树正色道:“不要进去。我们在明,敌在暗,这样太冒险了!”

    深吸了一口气,风树拽着萧木客退后一步,右手伸出,掌心向下一沉,一股劲力在他掌下聚集起来,周围的空气渐渐开始暴涌旋荡,形成一片龙卷风样的漩涡。低啸一声,他挥掌击向正前方,那所低矮的柴房顿时门窗碎裂,木屑飞溅,灰沙迷蒙,整所屋子都在簌簌颤摇,眼看就要坍塌。这时,一道白色的人影自房内窜出,双臂犹自紧紧护着一个包袱。

    萧木客与风树对视了一眼,两人身形一晃,向前飞掠而进,迅速站定了自己的位置——那是一种巧妙的、可攻可守、又扼住那东西退路的位置。

    怪物见状暂时停下了脚步,用仇恨的目光环视着二人。此刻,它裹着一套窄小的素色纱衣,皮肤白皙细嫩,五官优美端正,尽管浑身充斥着强烈的不协调,却俨然又是昨晚会客厅外那个身材高大的美人了。将怀里的包袱紧贴胸口,那家伙的视线钉在了萧木客身上,双瞳深处流露出无比的恨意。

    偏头对着它打量了半晌,风树倏地轻笑道:“你说,像它这样把别人的眼珠子安在自己脸上能看见东西吗?怪了,看它的眼神倒像能看见我们似的。”

    “现在不是说笑的时候,”萧木客缓缓举起手中的剑,轻声道。

    左手死死勒着那个布包,怪物徐徐抬高右臂。漆黑的夜里,风树清晰地看到它五根手指上的指甲一点点变长、变尖。冷厉地一笑,风树纵身跳起,长剑直扑那家伙的面门。一击不中,他回身正欲再刺,忽然,一缕寒意慢慢地浮现,轻盈而虚幻的覆上了他的脊背——那怪物已经闪到了他身后,静静地屹立着,近乎相贴的距离。一丝浓烈的铁锈味侵袭着风树的鼻腔,他知道,现在自己只要稍微动一下,便能碰到它。

    心头一惊,来不及思考什么,风树的身体先一步做出了反应——左手微扬,两枚泛着寒光的毒针射向那东西的双目;同时,右手中的剑从下向上卷起,划成一道美妙的孤影,迎住怪物抓过来的指甲。

    这个时候,萧木客看准了机会,一跃而起,淡青的剑在他手上发出一声强烈的破空。随着这一下破空之声,他的剑刺穿了怪物紧抱的包袱,直透入胸膛里。

    “咦”地一声,萧木客面呈奇怪之色,眼神有些复杂地望着那只怪物。

    布包破了,里面的东西撒了一地,尽是些五颜六色的纱衣。一旁观战的毛不拔指着散落的衣服,大叫起来:“偷衣贼!原来是你偷了表少爷的衣服,你起码该赔五倍的银子!爷,快抓住她,让她赔钱!”

    风树与萧木客闻言均是一震,两人遥遥地对看了一眼。

    猛然感到手中的剑柄一阵剧烈颤动,萧木客抬眼望去,自己对面只剩下一座将近倒塌的柴房和满地色彩缤纷的衣裳,黑如墨汁的夜色里已经觅不到那条妖异的白色影子了。

    扫了风树一眼,萧木客面无表情道:“有件怪事。那东西的胸骨明显断裂,有一片骨头几乎碎成了粉末。我觉得像被内功重手所伤。”

    “是吗?”风树双手环抱在胸前,凛冽道:“至少可以肯定,不是我们两个打伤的。那么,这里还有什么其他内力深厚的人呢?”

    萧木客冷然道:“冷无言,林乱,兰飞扬。”

    风树露出深思的神情:“李惊跟言不悔的内力修为也不错。”

    顿了一下,萧木客续道:“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这里面透着说不出的古怪。”

    “爷,你怎么让那小贼跑了?”毛不拔捶胸顿足道:“她偷了表少爷价值上千两银子的衣物呢。你们抓住她,等我来跟她交涉。我就问她要公了还是私了,一定可以敲一大笔钱,到时我会分点零头给你们的……”

    “那东西,”完全把毛不拔当作空气,风树怔怔地盯着萧木客,若有所思道:“我们搬进来的那晚它刚好第一次出现。这个巧合还真是……反正,不可能是二师姐打伤它的,她只来过庄上一次;而且,以她的个性不太可能跟人动手;即便发生这种事,她也一定会告诉我们的。李惊和言不悔也一样。大师姐……跟她动过手的人应该是被冻僵才对。至于兰飞扬……那怪物平常的扮相都是女人,按说兰飞扬也不会对一个女人动手啊。”

    “它真的在扮女人吗?”萧木客冷冷道:“别忘了,它平时穿的都是你表弟的衣服。”

    “以它的身材,穿娘娘腔的衣服,”风树摇摇头,狭促道:“还真是为难它了。”目中的讽色渐渐敛下,一串跳动着火花的画面在风树心底回旋荡漾,他明白事情的真相就掩在那些影像后面。突然,薄唇勾起一抹寒森森的微笑,他沉声道:“我真是太傻了,事到如今才理出一个头绪来。”

    萧木客皱了下眉,挑起眼皮看着风树:“你好像有事瞒着我。”

    “嗯,”风树转身踏上了返回自己住所的小路:“只是不知道是你瞒着我的事情多一点,还是我瞒着你的事情多一点?萧兄,你认为呢?”不待萧木客回答,他一摆手,兀自加快了步子:“今晚看来是抓不到那个凶手了。我累了,先去歇了。”

    萧木客不作声,立在原地目送着风树的背影离去。

    夜色,暗得发紧。

    第二日。清晨。

    门窗紧闭的石屋里还是透进来些许阳光,风树坐在榻上,对着窗缝射入的光线端详自己尾指上的玉戒。昨夜他睡得很沉,一宿无梦,屋里屋外也都出奇地安静。经历了种种凶险之后,太过安详的夜晚反而让人觉得诡异,但是“直觉”提示他可以选择安眠。

    房里的光逐渐强了些,风树拿起手边的宝剑,拉开房门。一道月白的身影瞬时印入他的眼帘——萧木客以惯常的姿势斜倚在门边,闭目养神。

    微微一怔,风树挑眉道:“你该不是在外面站了一晚上吧?”

    睁开眼睛睨了下风树,萧木客平静道:“我是为自己的安全着想。你不知道吗?婴灵是按顺序杀人的,上一个目标没有解决掉以前,它是不会对下一个人动手的。”

    风树没有接腔,径自往楼里走去。萧木客意态漠然地紧随其后,一面放低了嗓音道:“昨晚,兰飞扬又死了一个姬妾。不仅全身的皮被剥掉,眼珠也被剜了出来。”

    “我知道了,”风树现出一个不带任何愉悦成分的笑容:“这整件事情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怪事,”一股浓郁的花香在空气中飘荡,玉美人双手捧着一只小巧玲珑的翡翠盆,风姿楚楚地立在堂屋前的回廊上:“怎么回事啊?大师姐上哪里去了嘛?她的房间怎么好像一夜没有人住过的样子?”

    “大师姐的屋子需要修缮一下,她现在住我原来那屋,”风树森然道:“我搬到外面去了。对了,你一大早跑来找大师姐做什么?”

    “其实我也不是要找大师姐啦,”玉无瑕妩媚至极地一笑,朝手里的小盆子努努嘴,娇声道:“我是要把这汤药搁她房里。晚上拿来敷脸的。冰一下效果会更好。不对,严格地说,冷热交替对皮肤比较好。敷脸的时候应该先用热水把脸洗干净,再用冰过的汤药来敷……”

    风树皱了下眉:“你们把大师姐那里当成什么了?行了,要放什么你赶快去放,放好了到堂屋来一趟,我有要紧事问你。”说罢,他一闪身进了堂屋。

    屋里的几案上摆了些酒菜,东方淇和兰飞扬已经在座了,两人都面色凝重。见风树与萧木客进来,东方淇起身闭了房门,众人重新落座,看定风树。

    好整以暇地执起水罐为自己倒了杯水,风树微微一笑:“你们起得真早啊。”

    “无爱风树——”兰飞扬怒目相向道:“事到如今你还说这种风凉话!别忘了你跟庄主的三日之约,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了。你们是怎么追捕凶手的?昨天晚上,我又有一个美人遭了毒手!”

    “什么?”门被推开了,伴着一阵香风涌入,玉美人袅袅娜娜地走到兰飞扬跟前,小嘴一撅,嗔道:“那个专门杀皮肤好的美人的家伙又行动了?为什么他还是没有来找我?昨晚丑八怪表哥明明都没在这楼里住啊。为什么那个凶手还是不选我?你说,你那些姬妾有谁比得上我百分之一的美貌?”

    不耐烦地哼了一声,风树霍地站起身,从百宝囊中倒出一件淡青色的纱衣,森冷道:“娘娘腔,你认得这衣服吗?”

    “咦?”玉美人轻移莲步,一步三晃地挪到风树身旁,弯腰看了看那件衣服,紧跟着俏眼一横,用优雅的兰花手指着表哥,斥道:“你这个卑鄙的丑八怪,果然是你偷了我的衣服!我告诉你,美丽是我与生俱来的本质,不是靠衣装衬托的,你拿走我的衣服也没有用!”

    掏出一片火红的碎布摊在几案上,风树语声里充满了不可抗拒的威严:“那么这布片呢?你认得吗?”

    “你——”一滴晶莹的泪珠顺着美人长长的睫毛滑落下来。低低啜泣着,玉无瑕用丝巾慢慢擦拭脸上的泪痕,动作越发地娇柔:“表哥你生得丑也罢了,人品还如此卑劣!你嫉妒我的美貌直接冲我来好了,干嘛拿我的衣服出气?这件衣服可是我自己设计的,这款式、这面料……”

    眼中划过一丝暴戾的血光,风树耐着性子追问道:“我们上岛的第二天,你穿的就是这件衣服,对吗?”

    “我就只穿了那一天……”玉美人哽咽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萧木客淡淡地瞥了风树一眼:“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风树走到堂屋中央,居高临下注视着兰飞扬:“兰兄,你很想为你死去的姬妾报仇吧。你想知道那个仇人的姓名吗?”

    兰飞扬茫然地抬起头,愣愣看着风树,动了动嘴,却发不出声音。

    风树邪魅地一笑,一字一顿道:“那个凶手姓许,名平,是许家庄的下人。我们住进庄里的第二天傍晚,他丧命在兰兄你的手下,一掌毙命。兰兄,你还记得这个许平吧?”

    “不可能!”兰飞扬咆哮道,前额已经泌出了一层冷汗:“那个汉子已经被我杀掉了,他的尸体被我操控着……”猛然意识到了什么,他打住话头,停了一会儿,又暴喝道:“我的控尸术不可能出那么大的差错!你这是在侮辱我。你凭什么这么说?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我没有,”风树回到萧木客右手边坐下,轻描淡写道:“我只是有几点怀疑。第一,就在你给我们表演驭尸之后不到两个时辰,剥皮凶手第一次杀人;第二,许平的尸体不知所踪,你直到现在还是没能找到它,不是吗?”

    “我……”兰飞扬显出几分慌乱,喃喃自语道:“不可能的,我的控尸从来没有失败过……从来没有……”

    “第三,”风树悠闲地喝了一口水,接着道:“昨晚我们撞上那个凶手了,还跟它交了手。萧兄发现它的胸口有一处受过重创的痕迹,是内功所伤。”

    “好,很好,”兰飞扬瞪着风树,笑得又冷又邪:“还有没有第四、第五啊?”

    “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风树现出一丝困惑的神情:“有些事情,我觉得应该有关联,可是不确定,也想不出原因。比如说,娘娘腔那天在场时穿的衣服,事后被那怪物偷走还一直穿着……对了,”他转向玉无瑕,冷峻道:“你熏衣服的香料有没有短少?是不是还掉了一串腕饰?”

    “我的腕饰和熏香也是你偷的?”玉美人不怒反笑,纤纤玉指缠上一缕青丝,风情万种地绕弄着:“表哥啊,你没救了,丑陋、卑鄙、愚蠢!那些熏香用时还要加料的,直接拿去熏衣服的话,那气味太浓,也太俗了……”

    “果然,”风树沉吟道:“熏香和腕饰也是它从娘娘腔这里偷的。它杀了好几个人,为什么不顺手偷她们的衣服首饰?因为它记得自己生前是男人吗?可是它又为什么不去拿自己以前的衣物?它总是剥女人的皮……穿戴的又都是这死洁癖的行头……打扮得不男不女的……”

    “等等,”东方淇肃容道:“少将军,你是说,那只剥皮的怪物穿令弟的衣服,戴他的首饰,用他的香料熏衣服?”

    “嗯,”风树眉头紧锁:“简单地说,那家伙完全是按照娘娘腔的装束来穿戴的。”

    “我明白了,”思索片刻后,东方淇重重拍了下几案,把目光盯住兰飞扬,严厉而沉缓道:“兰兄,你生性风流,这本是你个人的私事,旁人也不便过问。但是,你身为驭尸者,应该知道施展这些灵术的时候必须一心一意,唉,你竟然在施术时……”

    “东方老家伙,你别卖关子了!”风树不悦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唉——”东方淇长叹一声,沉重道:“我早该想到的。控尸,是一门高深而危险的灵术,施用的时候要求施术者一定要神思明澈、专心致志。否则,邪念入侵尸首,什么怪物都可能生成。那天,兰飞扬对许平的尸身施展法术时,想必心头对令弟存了欲念,以致衍生出剥皮凶手这样的邪物来。那东西也谈不上有什么意识,它只有一个心思,便是极力模仿令弟。它只能算是一具被执念控制的行尸走肉,每天不择手段来重塑令弟那时的形象。兰飞扬那一刻的欲望有多强,那邪物的执念就有多深。”

    “哼,”玉美人扇了扇手里的粉红小绢帕,娇笑道:“模仿我?算它有眼光。可惜,我的绝世风姿,岂是它可以企及的?哪怕万分之一旁人也难以达到。”

    风树与萧木客面面相觑。良久,风树回过神来,看看玉无瑕,又看看兰飞扬。最后,他指一指玉美人,不解地望着兰飞扬:“……你……对他……动了欲念?你……”

    “才没有!”兰飞扬一拳砸在面前的几案上,太阳穴“突突”地跳动着,右臂上端的衣服渐渐被血渍洇湿。

    “这也没什么可丢人的,”东方淇平静道:“当下男风盛行。列国国君,都有几位宠幸的……”

    “住口——”大步流星地走向门边,兰飞扬丢下阴沉沉的一句话:“反正,这个剥皮怪物因我而生,理应由我来毁灭它。这件事你们不要管了!”言毕摔门而去。

    萧木客站了起来:“以他现在的状况,恐怕不是那东西的对手。”

    风树打了个呵欠,痞痞地一笑:“管他呢,看样子人家可一点都不会欢迎你帮忙的。”

    “难怪,”东方淇自语道。

    “难怪什么?”风树挑了东方淇一眼。

    东方先生笑一笑,道:“他是把令弟看成女人了。那晚我跟萧兄去他那儿赴宴,他说要送两个美人给你,我说无功不受禄。他说那他跟你换,我说你根本就一个姬妾就都没有。他就扯了一大堆闲话,转弯抹角地问起令弟。我说出是你从表弟以后,他的脸一下子就黑了。”

    一阵沉闷的脚步声,兰飞扬又折了回来,眼光不善地扫了众人一圈,垂下头,低哑道:“求你们一件事。”

    风树信手把玩着剑上的挂饰:“何事?”

    兰飞扬神态庄重道:“这件事情,请不要告诉冷小姐。你知道的,我正在追求她。虽然事实根本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但是,流言蜚语往往是最伤人的……”

    与萧木客对看了一眼,风树冷笑道:“这个你放心吧。就算我有兴趣说,大师姐也不会有兴趣听的。”

    “总之,拜托了,”兰飞扬有气无力道:“我会去跟许慎风说清楚。这件事情从今以后全部由我负责,我这就去让他把庄里的人从你们船上撤走。”

    “这倒不必了,”风树把声音放得极轻:“我们还需要理由住在庄里。兰兄,你没有忘记找那件东西的事情吧?那可是关系到我们几个的身家性命呢。那图,你有进展没有?”

    “图啊……”兰飞扬迟疑了几秒钟,吞吞吐吐道:“那个……无爱老弟,萧兄,你们……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那个剥皮怪物吗?”

    “你用不着去找它啊,”风树别有深意地一笑:“你只要跟着娘娘腔就好了。反正它的终极目标是模仿娘娘腔那时的形象,那么,它找上娘娘腔是迟早的事情。现在想起来,昨晚要不是我跟萧兄恰好回屋,那东西偷了娘娘腔的东西以后应该就动手剥他的皮吧。”

    “真的吗?”玉美人神采奕奕道:“我就说嘛!怎么会有那么没品位的家伙?杀皮肤好的美人,怎么都没道理漏过我的!”从怀里取出一面小巧精致的铜镜,痴痴凝望着镜中的美人,感慨道:“真是的,像我这等绝世美貌,它杀不了我也不该随便找代替品嘛!这样不是把我跟那几个丑八怪相提并论了吗?”

    眉头紧紧地拧了起来,兰飞扬托着自己的右手,面色更加苍白。吞了口唾沫,他生涩道:“对了,还有件事。昨晚,隔壁那座老楼又死了一个仆人,是被勒死的。”

    “哦,”风树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知道了。”

    “那么……那只婴灵……”兰飞扬飞快地瞟了风树一眼,犹豫地问:“后来它有没有再现身过?只剩下不到八天了。萧兄,无爱老弟,我看你们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你们是不是有什么发现啊?”

    “我们昨晚打了一个探洞,”萧木客冷淡道。

    “你们找到什么了?”兰飞扬的音调混合了紧张和喜悦:“你们不会已经找到那件东西了吧?”

    “你懂不懂什么叫探洞?”风树鄙夷地看了兰飞扬一眼:“那是用来取土以便观察土质的。”

    “嗯?”兰飞扬摇了下头,疑惑道:“又不是要种庄稼,观察土质做什么?反正那些土最终都是要挖掉的啊。”

    “他们是在观察下面是否有穴,”东方淇用耳语般的音量解释道:“如果取出的土疏松而不规则,就说明以前动过土,下面有墓葬的可能性就大得多。如果是‘原土’或者‘死土’,底下就不大可能有墓。当然,即使挖出的是‘活土’,也要仔细分辨,不一定就是坟墓,也有可能是由于水冲、耕种、修房什么的动过土。”说着,他转向风树,眉宇间透着几许忐忑不安:“怎么样,下面像是有穴的样子吗?”

    风树漫不经心道:“嗯。掘到墓里面了。我们钻洞的那个部位,估计是一具陪葬棺。棺木保存得不是很好。漆皮脱落很严重。掘到下面都是湿泥,这儿的地下水位一定很高。希望墓坑别被水淹了才好。不过,即便确定了下面有穴,还是得有图才行。”

    “为什么这样讲呢?”东方淇老成道:“那墓既然已经挖通了,不可以从你们掘穿的地方直接进到里面吗?进去再找正主的棺木应该不难吧?按理说,陪葬棺髹了漆的话,规格不算低了,离正主的棺材不远才对。”

    “你凭什么认定那东西是在正主的棺木里?”将垂到眼前的几绺头发拨到脑后,风树懒懒道:“我们这次是在别人家里做活,只有晚上可以开工。如果不知道宝物埋藏的确切地点,以这墓的占地面积,加上挖土和做土,一晚上时间根本不够。再说,那个崖墓你也进去过了,里面是什么状况不用我多言。最好是直接从宝物正下方打下去,拿东西走人,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去这墓里乱闯。”

    “我们不能再等了,”萧木客仍是平时那种冷冷淡淡的模样:“‘亡灵节’一共有七天,这七天中,负面力量会一天比一天强。到了第七天,会达到顶峰。那时,亦是婴灵的力量最为强大的时候。所以,我们拖得越久便越危险。”

    “是吗?”风树耸耸肩:“问题是我们现在连那宝物是什么都不知道,下去了怎么找?”

    “那是神器,灵力足够强的人是能够感应到它与其他物品不同的!”东方淇急切道:“只要能进到墓里,那东西,我一见便知。”

    “捡日不如撞日。我们一会儿就动手,”萧木客斟了杯酒,一饮而尽:“一来,时间更加充裕;二来,白天阴气没有那么重。”

    “那么,得有人去绊住许慎风,”东方淇持重道:“还要有人把风。你们打算从哪里下手?”

    “轰隆——”天际远远地传来一声惊雷,阳光更单薄了,点点雨滴从乌黑厚重的云层间漏下,一场暴风雨来临在即。

    “终于来了,”风树邪邪地一笑,一个飞身从窗口跃出:“很快就能知道从哪里下手了。”

    空中的乌云浓得象是泼上去的墨,层层叠叠堆积着,狂风打着呼哨在旋转,云层与地面之间尽是耀眼的光线和震耳欲聋的声响。不一时,倾盆的大雨漫空落下,天地间很快笼上了一层蒙蒙的水雾。

    在滂沱大雨中疾闪而进,风树用手抹着脸上的雨水,一边打量周围的地势景物,仿佛在搜寻着什么。雷声过处,几道弯曲的闪电象要撕裂天幕般亮起,刹那间,他神色一振,站定身躯。侧耳细听了几分钟,俊美的面孔浮起一抹浅淡的笑容。

    向左右张望了一下,风树发现不远处耸立着一所平房,极为朴素的青石板结构,门却是铁制的,还落了两道锁。眸中划过一抹古怪的笑意,他闲闲地迎了上去。观赏湖光山色一般,形色轻松地查看着这所小屋。绕着平房缓缓走了一圈,他靠近那扇铁门,伸出手轻触门上沉甸甸的锁。蓦地,门后响起一阵悦耳的铃铛声,杂在暴雨雷鸣当中,显得格外空灵和怪异。紧跟着,屋内传出一个沙哑的男音,那嗓音带着几分哀求的意味低低地说:“我可以走了吧?”

    “吱——”近旁突现一声刺耳的噪音,风树的注意力被发出声音的源头吸引了过去——雨水飞溅中,那两把结实笨重的大锁的锁眼在缓慢地转动着。风树呆呆地瞪着它们,直至铁锁“咔——”地一声显示了它们已被完全打开。

    剑眉微皱,几乎没有看见他在动作,风树已经躲到了屋后。门自己开了,许慎风面如死灰,抱着一堆黑乎乎的东西从屋里走出来。隔着雨帘,风树依然觉察到他神气中散发的恐惧。瓢泼似的大雨砸在他身上,水滴沿着他的眉毛直淌,然而,他始终宛若没有知觉的玩偶,木然地在雨中愈行愈远,须臾,整个人都湿透了,象刚从水里捞起来。

    摇摇头,风树拔出长剑平举在胸前,戒备地朝铁门走去。不十分意外地,那两把大锁又重新锁上了,隔着厚实的铁门,他隐约听到:房里漾起微弱的铃铛声,时断时续。

    英挺的剑眉往下压了压,风树转身踱到房屋那扇唯一的窗户下,却惊觉窗口被人用横七竖八的厚木板钉死了,一道缝隙都没有。瞬间,身体莫名地绷紧了一下,他的神经发出尖锐的警告,同时,一股若有若无的霉味刺激着鼻腔粘膜。四下看了一圈,他的目光锁定在平房附近一处用布盖起来的柴垛上。此刻,某种东西正伏在那布底下剧烈地震颤、抽搐、突起、凹陷,不断变化成各种怪异至极的形状,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寂然不动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