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章节字数:2702  更新时间:13-01-31 20: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血染荒地,晚风哀号——。

    无论是英勇牺牲的烈士,还是决断自杀的英雄,亦或是临死前忏悔的奸细,都一并长眠在这片土地下。

    一抔黄土,草草地掩埋,对于死人来说,一切都是多余的。

    凌寒羽看着依旧脏乱的屠场,那一面破败而沾满鲜血的锦旗,眼神已有些空洞而迷茫。

    潘龙不声不响的拾起锦旗,小心的抚摸着,妄图回复他昔日的光彩。

    “扔了罢!”凌寒羽冷漠的说道,可眼中分明是不甘。这——是他骄傲的见证。

    潘龙涩声道:“可它是我军战无不胜的标志,它曾经——”他的声音哽咽,终于说不去了。

    威武暴虐的猛虎,百兽震恐,但现在,仅剩下满身的创痕,轻贱的,在地上任人践踏。

    凌寒羽看着落魄的“荣耀”,似在冷笑,眼中流露出异常的轻蔑。

    “这次失败可以摧毁你,却无法摧毁我们的意志!”凌毅面容憔悴,重伤使他举步维艰,但他却是拼尽全力吐出了这悲愤的语言。

    他不是一个人,身后还有十一位同样顽强的将士,他们哀痛,却并不颓废。

    凌毅的眼中已出现了光芒,看着他,理直气壮。

    凌寒羽面对他们,依旧是一贯的冷漠,并散发出无人敢对的锋芒,他最终看向凌毅,淡淡的道:“你醒了。”

    凌毅怒道:“我醒了,你却还未醒。”

    凌寒羽不说话,似乎根本就没听到他的愤怒。

    凌毅厉声道:“马英马杰通敌,罪大恶极,你却传令他们是英勇牺牲,是非不分,这是其一;士气低沉,作为统帅却不鼓舞振作,反而自沉溺于哀伤之中,这是其二;兵败如山,却不回军请罪,承担后果,反而停在此做无用功!”

    “你还有什么资格做这统帅?”凌毅声色俱厉,说的正气凛然,俨然已把他当做了十恶不赦的罪人。

    凌寒羽看向那被激励起来的十一人,低声道:“你们也是这样想的吗?”

    没有人回答,这句话不带任何的威慑,诚恳而悲伤,却更令人不敢面对。

    潘龙忽然道:“这一次,你真的错了。”他已站起,走近,正对那一双复杂的眼眸。

    凌寒羽露出了欣慰的笑,问道:“我错在何处?”

    凌毅正惊诧的看着潘龙,这个人,不一向是以“他”为榜样的吗?

    潘龙道:“你错在用人不明,竟相信有勇无谋的凌毅可以担当坚守后方的重任;你错在是非分明,不肯将罪责推到受人逼迫而犯错的马家兄弟身上;你更是错在相信这些同生共死的战友可以理解你的苦衷。”

    凌寒羽苦笑道:“看来,我真的是错了。”

    凌毅面色惨白,指着潘龙说不出话来,却终于咳出了鲜血。

    周围的人莫敢去扶。

    凌寒羽看着他,不知在想些什么,只是淡淡的道:“你们扶他到里面去休息吧。”

    那些人这才松了口气,却不敢再像来时那样亲密了,有意无意的与凌毅保持着距离。

    潘龙正微笑的看着凌寒羽。

    凌寒羽道:“你果然是懂我的。”

    潘龙却叹息道:“只可惜却毫无用处,你还是——,唉。”

    凌寒羽傲然道:“他们还不敢拿我怎样,倒是你——”他有些担心,接着道,“只是你说了这番话,只怕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了。”

    潘龙大笑道:“热血男儿,仗义执言,天下又怎会没有容身之处,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凌寒羽看着他,竟有种莫名的羡慕,他若也能这般洒脱,有何苦担这种屈辱。

    潘龙道:“现在已过去了两天。”

    凌寒羽点了点头,疲倦的道:“该来的,终于还是要来了。”

    他们并没有等很久。

    马蹄得得,尘土飞扬,一队人马由远及近,已不远了。

    “这样值得吗?”潘龙忽然问。

    凌寒羽还未回答,但那队人马却已到了。

    队伍最前的是一个笑容和善的中年人,他的左侧的却是一个意气风发,视他人如无物的年轻将官,而他的右边,竟是个娇弱的美貌少女,脸色苍白,似久病不愈。

    凌寒羽看着他们,竟有种莫名的解脱感。

    马顺,也就是那个微胖的中年人拱手道:“听闻少将军自请军令攻打龙虎寨,却久征不还,老夫奉命特来支援。”

    他似乎没看到,满地的苍凉,很是诚恳的说道。

    凌寒羽此时却看着那个少女,神色凌厉,少女毫无躲避之意,竟还带着讽刺的冷笑。

    年轻将官大骂道:“凌寒羽,你莫要太过分了,你以为你现在还是以前那个你吗?现在,你不过是败军之将,丧家之犬,还不快束手就缚?”

    潘龙笑道:“不知阁下这条名犬出自何处,声音洪亮,颇为有用,想必日子过得一定很好吧。”

    年轻将官眉头一皱,正要发作,但忽然想到了什么,竟只是冷笑一声,不再理他,反而颇为幸灾乐祸的看着凌寒羽。

    马顺道:“少将军果然是越来越厉害了,手下竟有这般人才,何愁大事不成,想必此次定时大胜而归吧。”

    凌寒羽终于收回了看向少女的目光,淡淡的道:“马顺,你的来意我已清楚,又何必惺惺作态,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语?”

    马顺道:“少将军严重了,马顺不过一匹夫耳,哪敢放肆?若是少将军方便的话,还请自愿受缚,随我回去复命罢!”

    凌寒羽冷冷道:“我若不肯呢?”

    马顺似乎早有预料,看向少女。少女面色一白,咬紧了唇,犹豫不决,但终于还是从怀中掏出一个纸卷,缓缓地递了过去。

    潘龙的脸上瞬间变了,凌寒羽也禁不住目光一紧,但随即变为了冷笑与讽刺。

    马顺笑道:“少将军自己立下的军令状,不会不认得吧?”

    凌寒羽故意道:“我的确是不记得了。”

    马顺笑得更和善,道:“哦,少将军日夜操劳,忘事也很正常。依儿,你来念念。”

    少女似未曾听到,对于递过来的纸卷毫无反应。

    年轻将官忽然道:“她不肯念没关系?里面的内容,我早已就记熟了。”

    凌寒羽道:“是吗?”

    年轻将官笑得很得意,道:“哪里明明白白的写着,若是兵败,自按军法处置,更应罪加一等。”

    凌寒羽目光一凝,露出了阴冷之色,道:“那又如何?”

    年轻将官得意的道:“交出兵权,还要——”

    凌寒羽忽然笑了,笑得很诡异。

    话未说完,年轻将官已倒下,脸上出现诡异的碧绿色,转眼间就已葬命。

    凌寒羽道:“他似乎还有话未说完,不知马将军可否能够接下去叙述?”

    马顺面色忽然惨白,恐惧,他终于相信了他的可怕。

    凌寒羽道:“看来事情也就这样了,我自然会回军请罪的。不过却是一个人回去,不知将军可方便借一匹马给我用用?”

    马顺不敢应答,却已懂他的意思,极不情愿的下马,动作显得笨拙而可笑。这件事,日后必定会传的沸沸扬扬。

    凌寒羽摸着那匹千里良驹,马儿不情愿的做出了嘶吼,却也不敢做出蹄踢的动作。也许动物更能认清现实,更懂得察言观色。

    凌寒羽却摇了摇头,道:“这匹马似乎老了点。”

    马顺的脸色已十分难看。

    凌寒羽故意往四周看看,露出了玩弄之色,而最终他的目标,却停留在了少女身上。

    “唉,难道我就真的没有选择了吗?”凌寒羽自嘲一声,已跃上马背。

    少女的身体忽然僵硬,不敢动弹,甚至连呼吸也变得急促。

    凌寒羽一手抱住少女,一手执鞭,笑道:“各位再会!”

    没有人敢做声,只有潘龙笑道:“再会!”

    凌寒羽笑道:“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就是兄弟。”

    潘龙含笑点头,眼眶竟莫名其妙的盈上了泪。

    凌寒羽纵马大笑离去,显得格外轻狂。

    “拿下这个叛贼。”确定凌寒羽远离之后,马顺才渐渐恢复了威气,厉声喝道。

    潘龙冷笑道:“就凭你们这些废物也想拿住我?”

    他的眼中,竟出现了同样逼人的锋芒——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