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章节字数:3032  更新时间:13-02-01 17: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昏暗的烛光,沉重的气氛。

    凌寒羽并没有考虑很久,几乎在片刻之后就说道:“我留下。”

    “好,很好。”凌匡满意的笑着,但此时的感觉,是心酸还是欣慰。

    “我犯下的错,我自会承担。”凌寒羽态度坚决。

    马顺在一旁似乎看的傻眼了,他怎么也未想到事情竟会这样收场。

    然而惊人的发展似乎还未结束,凌匡正温和的在说:“这些年,你操劳的太多,承担的也太多,是时候该放松一下了。”

    凌寒羽长吁一口气,道:“是。”

    凌匡笑了笑,接着道:“与你同去的数百人英烈牺牲,作为当日的统帅,你当如何?”

    凌寒羽依旧是冷漠,淡淡的道:“他们皆是英勇牺牲,理当厚葬。”

    厚葬?生时不能扬姓名,显富贵,死后的缅怀、追悼又有何用?区区一个厚葬就能草草掩饰过错了吗?

    马顺正冷笑,也许只因为其中死的人包括他的儿子。

    凌匡点了点头,道:“本当如此。”

    马顺终于忍不住了,插口道:“那属下平白枉死的两个孩儿也这样算了吗?”

    凌匡叹了口气,道:“死者已矣,马将军还请释怀。我凌家自不会亏待二位的。”

    马顺张了张口,似乎还想争辩什么。

    凌寒羽的眼中闪过了阴冷之色,冷冷道:“大丈夫当战死沙场,为国捐躯,马革裹尸却又何妨?他们的死,比苟活者的生有意义的多,何来枉死之说?”

    马顺似悲伤过度,已不在乎他说什么了。

    凌匡一眉头微皱,但迎上他冷傲的神情,终究是欲言又止。他不敢将他逼得太紧。

    养虎为患,只是不知自己死后,又有谁能让那个降得住他?凌匡微微咳嗽,一阵嗟叹后,对这个儿子的情感又复杂了几分,他柔声道:“这期间内闲着也不是办法,那你想做些什么呢?”

    凌寒羽笑道:“张老头最近必定忙一些,我已好久没有看过他了。”

    凌匡一怔,有些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凌寒羽于是解释:“就是住在后巷枫林边的那个老人,和马顺有些亲戚关系的。”

    马顺的脸色忽然有些变了,狐疑不断,死死地的盯着他。

    凌匡想了想,终于有了些印象。只是那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老头子而已,凌寒羽又是如何注意到他的呢?

    凌寒羽又道:“他虽然是个老人,但身体却强健得很。”

    凌匡勉强笑了笑,不管他是何意图,自甘平淡总是件好事,于是道:“这样也好。”

    凌寒羽将目光移向了那一柄漆黑的剑,手已浸出了冷汗。

    凌匡道:“留着罢。闲暇时候可以练练剑,修身养性。”

    凌寒羽大笑,挥剑,掷出。

    漆黑的,冰冷的,散布着死亡的气息。剑一出鞘,仿佛连空气也带了淡淡的鲜血。

    这柄剑已饮过多少的鲜血?

    就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

    凌匡叹道:“你这又是何必?”

    凌寒羽道:“这柄剑只能带来杀戮,谁若用它来修身养性,才是真的疯了。”

    他的眉宇间的煞气似乎减轻了不少,整个人也变得更加放浪不羁。

    剑似哀鸣,抱怨着主人的丢弃。

    凌匡苦笑道:“就这样罢!我已累了。”

    凌寒羽关心的道:“还是先去看看大夫吧。:

    凌匡神色复杂,但终究疲倦的点了点头,凌寒羽正扶着他。

    临行时,凌匡特意看了看地上的剑,赞叹道:“果然是柄好剑。“凌寒羽却只是淡淡的道:“可惜它已无用。”竟毫不留恋的离去。

    马顺还未回过神来,事情竟是这般简单的结束了吗?

    一向冷傲的凌寒羽,刚才竟乖得像绵羊一样,马顺只觉得暗暗好笑。

    然而当他吧目光移到那一柄漆黑的剑上时,瞬间变得狂热。

    这柄剑的本身,似已代表了权力和杀戮。

    冥冥之中像有什么召唤似的,马顺竟不由自主的握住了它。

    鬼魂在号哭,似来讨债,马顺只觉得天旋地转,理智慢慢的丧失,现在,他已有了杀戮的冲动。

    克制不住的,他的面色已惨白,似做着最后的挣扎。

    这时,有人推门而入,竟是马芳依。

    马顺的眼瞬间红了,顾不得来人是谁,只想早些解脱。

    马芳依把唇咬紧,死死的盯着那柄诡异的剑。

    “依儿,快走。”马顺做着最后的呻吟。

    马芳依冷笑一声,望着逼近的疯狂的人影,终于拔出了一柄同样漆黑的匕首——

    毫不犹豫的,一刀斩下他的右臂。

    马顺泛过了感激的神情,终于倒下。

    断臂,乌黑。

    马芳依似呆了,这是绝对凶狠的毒药。

    她看着手中的匕首,痴痴的道:“这世上本就没有诡异的魔剑,只有诡异的人和凶狠的毒药。”

    她忽惨笑。剑上之毒,瞬间致命,这无双的毒药,本是她配的。但现在“他”却加入了一些别的东西,让人的理智陷入疯狂。而她,终也只能使他断臂、暂缓毒性而已。

    马芳依看着地上的人,默默的道:“我只能让你昏睡保命,我真的,未想到他竟会害你——”

    她的眼中,出现了难言的歹毒,深仇大恨,不死不休。

    但当她看见那柄漆黑的剑时,又软弱了下来。终于无法的,他只能急得跺跺脚,而最终,也只能够就这样守候在父亲的身旁而已。

    她不会放过他的,她坚信,她同样也做得到。

    一个少年,神色闲淡,粗布麻衣,看着残破而早已失去光泽的铜镜中的那个模糊的身影,淡淡的笑着,温和如玉。

    后面有人进来,一个老人,端着一盆水,水中放着块毛巾。

    “张叔,你瞧我这身装束怎样?”少年笑着问道,并转过身来。

    张老头像是傻了眼,似乎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了,过了半晌才回答道:“好,好极了。”

    少年微微一笑,似乎对别人的称赞很满意,斜瞥到那盆水,却不禁皱了皱眉。

    张老头心中一紧,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他,却不敢吱声。

    “张叔,以后莫要这般劳累了。我既来了,自然是帮忙的。”少年竟是这般说道。

    张老头苦笑一声,道:“老头子哪有福分消受,不过是一把贱骨头罢了。天生天养,人见人欺。”

    少年劝道:“老人家总是要特别照顾的,以后你就把我当作儿子,好么?”

    张老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犹豫道:“这——”

    少年已走了过去,一边轻揉着毛巾,小心地替他擦拭,认真的侍候长辈,一边说道:“我既已到现在这个地步,也不需再顾忌什么了。就让我尽尽孝心也不可以吗?这些年,若不是你,唉——”

    他的声音逐渐低不可闻,两个人陷入了沉默之中。他们之间,的确有段奇妙的往事。

    隔墙有眼,有耳,有冷笑,但终已渐渐没去。

    许久。

    老人低低欣慰道:“好孩子,你果然还是好孩子,一直都未变。”

    少年仍旧认真的时候,那苍老的容颜,竟让他这般心酸。

    十日后,花园。

    凌匡难得的出来走动,这段时间,他实在是太累了。少了他的帮助,许多简单的事情都变得复杂了,更何况,还出现了许多新的困扰。

    这时,身后忽然有人,悄无声息。

    凌匡似乎早有预料,淡淡的问:

    “马顺最近怎样?”

    “很糟糕。”

    “马芳依怎样?”

    “很憔悴。”

    “那凌毅呢?”

    “有所好转。”

    凌匡松了一口气,已不打算再问了。

    “你问遍了所有人,为何独独不问凌寒羽?”那人的声音不再平静,有淡淡的愤怒。

    “我不必问,他这段日子,必定安稳的很。”凌匡淡淡一笑,似很有把握。

    “那你至少应该去看看他。”那人说道。

    凌匡叹了一口气,道:“罢了,罢了。他的性子骄傲的很,我现在若去,难免有了求援的味道。”

    那人叹了一口气,良久才道:“他已变了,变得我都几乎不认得了。”

    凌匡奇道:“哦?”

    那人道:“你最好去看看他。恶虎伤人,最难提防。”

    凌匡的语气忽而有些奇怪,道:“你们不是已成了朋友吗?怎么如此说话?”

    那人嘴角一动,似有痛苦之色,但终究冷冷的道:“我与他,毫无关系。我的一切都是你给的,我自不会违背你的心愿。”

    凌匡一笑,感到了些许欣慰,他果然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那人又道:“知子莫如父。如他这般,又怎会屈于平凡?”

    凌匡道:“绝无可能。”

    “看来,我们似乎的确应该去看看他了。”凌匡的语气有些怪异。

    那人却不动。

    “你若是不愿去,我一个人去也就罢了。”很快,凌匡察觉出了他的为难。

    那人苦笑道:“我又能瞒他多久?他早晚是会知道的。

    凌匡也叹了一口气,道:“潘龙啊潘龙,你叫我如何说你,唉——”

    潘龙的脸上已不再有那种洒脱之气,他本就不过是离开派去“监视”他的人而已。他以为他的事情无人知晓,却未曾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已落入了他人眼里。

    恶虎伤人?

    虎父焉能有犬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