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章节字数:2434  更新时间:13-02-01 17: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

    霜林正醉,淡淡忧伤。

    “是这儿吗?”凌寒羽忽然问,停在了最大,最美的枫树之下,仰望苍穹。

    秋意萧瑟,昔日的人影何人知问?

    张老头叹了一口气,道:“是了。没想到一晃十七年过去了,若这孩子当时,哎——”

    “他若还活着,也该像你一般大了。”张老头喃喃自语,痛苦的回忆挥之不去。

    凌寒羽笑道:“我若能葬在这样美的地方,也该知足了。”

    张老头苦笑,道:“你的命还长着呢,莫说这种傻话。只是他却——”

    凌寒羽立刻阻断了他,摇头示意,同时道:“张叔,现在你已有了儿子,而且马上,会有一个女儿的。”他忽而神秘一笑。

    张老头道:“哦?”对于他。他已完全相信。

    凌寒羽撷下了最美的一片枫叶,放在掌中,似已看到了伊人的影子,嘴角勾起了淡淡的微笑,道:“她会来的,她一定会来的。”

    张老头正欲再问,忽然听到了疾快的马蹄声,一路疾奔,惊起禽鸟飞离,静谧的场面变得莫名的喧闹。

    凌寒羽笑而不语,对于这样的结果,他并不意外。

    但张老头显然吃了一惊,来人竟是那个深居简出的凌匡,还有一个俊朗却有些冷漠的少年。

    凌匡皱了皱眉,扫向四周的环境后,露出了抱歉之色,拱手道:“张老哥,凌某人冒然闯入,还望恕罪。”

    张老头低着头,手不知该往哪里放,更不敢答话。

    凌寒羽竟也不动,脸上却挂着平静的微笑,似乎一切与他无关。

    凌匡只得接着说话:“犬子多日打扰,给你添了许多麻烦,还望张老哥莫要见怪。”

    张老头动了动嘴,考虑之后才低声而谦卑的道:“不敢。”

    凌匡一笑,终于顺理成章的将目光移向了凌寒羽,他从来不愿做逾礼之事。

    凌寒羽只是淡淡道:“父亲怎会来这里?”

    凌匡叹了一口气,道:“我来看看你。”

    凌寒羽似在冷笑,道:“父亲近日操劳,还是多做休息吧,莫要误了大事。”

    凌匡奇道:“你知道?”

    凌寒羽不说话,但眼中的神情已说明了一切。

    凌匡似露出了欣慰之色,道:“不错,你自然是知道的。有的人,无论他做什么,一切都掌握在他的手中。”

    凌寒羽苦笑一声,低声道:“我不是。”

    凌匡也不争辩,问道:“如今外敌逼迫,军中无人,你有什么看法?”

    凌寒羽的嘴角似抽动了一下,眼中闪过凌厉的杀意,似已成竹在胸,但转瞬又消失不见。他摇了摇头,道:“父亲莫非忘了,我早已不是——”

    他的话并未说完,那种轻蔑而无所谓的语气让人恼火,还有那似笑非笑的眼神。

    他竟敢这样对他说话?但凌匡不知为何竟忍耐了下来,诚恳的道:“现在军中缺少的只是一个统帅的人。”

    凌寒羽眼中闪过落寞之色,似乎讽刺着冷漠的悲哀,他终是淡淡的道:“我如今这样很好,不想再回去了。”

    凌匡于是又劝:“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你又何必放在心上?”

    凌寒羽苦笑,道:“军令一下,再无更改。不过区区十日,便要受任于罪人吗?只怕军心不服啊。”

    凌匡苦笑道:“你这又是何必?”

    凌寒羽却显得什么也不在乎,道:“现在已是中午,父亲何不用了午饭再走?”

    凌匡只有点了点头,道:“我正想看看,这几天,你究竟学了些什么?”

    凌寒羽淡淡一笑,看向张老头,道:“张叔,我们回去吧。”

    张老头默默点头,并带路前行。

    枫林现在又静下来了,人踩在落叶上,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在这里住着,的确轻松,若是换了我,也不想回去了。”凌匡轻声感叹。

    凌寒羽咬紧了唇,默不作声,只是上前扶住张老头。

    午饭端上来了,凌匡几乎辨认不出,这些究竟是什么菜。

    凌寒羽从厨房走了出来,,显得有些狼狈,道:“父亲若是尝不到子女煮的饭,实在是人生一大憾事。

    凌匡勉强笑了笑,道:“这些天,你竟在忙这些吗?”

    凌寒羽微微一笑,坐了下来,毫不在乎的道:“平淡有什么不好?大多数人的生活,的确是这样的。”

    凌匡搛了一筷不知是什么的菜,眉头仍是微皱,似这般东西,他实在提不起食欲。

    这时张老头正好把一碗汤端了过来,凌匡下意识的偏离了一些,张老头道了声“抱歉”赶忙放好,想要离开。

    “张叔,坐下吧。”凌寒羽放下碗筷,把张老头扶向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凌匡很奇怪的看着他。

    张老头不安的道:“这,可是——”他终究没有说完一句完整的话。

    “父亲向来大度的很,又怎会忘了这是主人的家呢?”凌寒羽不知是何居心。

    凌匡一怔,随即又道:“羽儿,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凌寒羽不答,默默的提张老头添好了饭菜。

    张老头道:“不错,比上次进步了不少。”

    凌寒羽微微一笑,对这种简单的嘉奖充满了欣喜。

    凌匡叹了一口气,终于未把食物吃进去,淡淡的道:“军中无暇,你好自为之。”

    凌寒羽点了点头,道:“慢走不送。”

    凌匡终已离去。

    “你为何还不走?”凌寒羽问道。

    潘龙叹了一口气,道:“你为何还不走?”

    凌寒羽笑了,笑得有些苦涩,道:“这里挺好,我为何要走?”

    潘龙却道:“但我却过得不好,只想离开。”

    凌寒羽道:“大丈夫何处不能容身?此处他处,又有何妨?”

    潘龙低声道:“有区别的。:

    凌寒羽道:“好。你既一定要走,我何不送你一程?”

    潘龙淡淡道:“不必。”

    “现在,还未到离开的时机。”他终于缓缓说道。

    凌寒羽不说话了,沉默许久,终于问道:“她——最近还好么?”

    潘龙冷笑道:“你会不知?”

    凌寒羽道:“我的确不知。”

    潘龙道:“马顺的情况很糟,朝不保夕,估计就在这几日了,至于她,唉——”

    凌寒羽却是一笑,道:“是吗?”

    潘龙忽然道:“我若再不走,凌匡便要起疑心了。”

    凌寒羽道:“我劝你莫要再为他做事,否则早晚有一天会——,总之,是自取灭亡。”他的话说的吞吞吐吐,不明不白。

    潘龙看着他,不知他们父子间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纠葛。

    凌寒羽缓缓站起了身,道:“我送你。”

    潘龙犹豫许久,终于道:“他是你父亲。”

    凌寒羽的手竟有些颤抖,低声道:“我知道,我自然是知道的,否则我早已杀了他。”

    潘龙忽而冷笑,道:“很好,你还记得杀人。”

    凌寒羽苦笑一声,道:“不,我早已忘了,也不愿再想起。”

    “我确是该走了,但你却不必送。”

    凌寒羽点了点头,道:“若有机会,请你告诉她,我一直在等她,一直。”

    潘龙离去,细细想着这句话,不禁苦笑。莫非——他真的动情了吗?

    饶恕、包庇马英、马杰,莫非只是让她不受牵连吗?

    凌寒羽望着远处,若有所思,眼光逐渐焦虑。

    现在,已经过去十天了——,也不知她究竟怎样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