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章节字数:2269  更新时间:13-02-01 17: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已渐渐黑了下来,凌寒羽还坐在那儿,满桌的菜也不让收拾。张老头看着他,终究不敢问什么,毕竟今日有人来过。

    “她真的不来了么?”他喃喃自语,手已浸出了冷汗。

    张老头叹了口气,过来劝道:“别再想了,唉——”

    凌寒羽微微一笑,张老头这时才发现他的脸色苍白的可怕,似临大敌,徘徊于千钧一发之间。

    “你,你怎么了——”张老头被吓了一跳。

    不,不可能,我计划了这么久,付出了这么多,真的只是一场空吗,这不会的,我怎会算错?——他在心中发问,已出现了恐惧。

    张老头想去扶他,却被他轻妙的避过。张老头这才发现,他身上已带有淡淡的杀戮,他的人,远比表面复杂、可怕的多。

    张老头道:“好,我走,我走便是,你自己要——”

    “滚——”他突然大吼,一袖之力将他推出门外。门紧闭,烛低沉,里面没有一丝声响。

    “孩子,你开开门啊,有什么事情,说出来便是了,莫要憋在心里。你听到了吗?”张老头一直敲着门,担心的叫喊着,却丝毫未发现已渐渐惹怒了里面的人。

    淡淡的杀戮,使他渐渐的清醒过来。外面的那人,已知道的太多。他冷笑一声,将要出手,却忽然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

    他终于未出手,最角已勾起了罪恶的笑。她终究,还是来了——

    “现在你应该好好睡一觉,把所有的事都忘了,当做一场梦。”黑暗之婀娜的身影,恍若幽灵。

    “你是谁——”张老头想要说些什么,但终究昏昏沉沉的睡去,朦胧的身影,些许熟悉。

    黑纱女子飘到门前,眼中的光芒闪烁不定。

    这时——门开,风似起,尘清扬。

    一袭白衣,带着些许诡异,他仿佛是暗夜中的王者,即使手中无剑,周围也布满了慑人的杀戮。

    “你叫他受了这么多苦,我为何不能让你多等几日,令你以为失败?”黑纱女子掀下了面纱,露出了一张清丽绝伦的面庞,神秘却不可捉摸。

    马芳依——

    凌寒羽阴冷的笑道:“但你终究还是来了。”

    马芳依道:“我的确是来了。”

    “为了看到我多受一分痛苦,你竟不惜以父亲的生命做饵,果然是好女儿啊。”他已恢复了冷静,讥笑着别人身上的创痕。

    马芳依笑道:“你的命,比他值钱多了。”

    “你若想要,我给你便是了。”他轻声说道,看着她憔悴的容颜,终于撩起了怜惜。

    “既然这样,你为何又要害他?”马芳依问道,这个人的行为,她似乎永远都猜不透。

    凌寒羽微微一笑,道:“我若说,只是看他不顺眼而已,你信么?”

    马芳依不说话了,看着他,似在看一个怪物。为什么,到了现在,他竟还有心思开玩笑。

    凌寒羽终于正色道:“这十天内马顺的情况怎样?”

    马芳依冷笑,道:“你早已知晓,又何必问我?”

    “那药,是七天内身亡的,他熬过了十天,恐怕是你的努力吧。”凌寒羽说道,“只可惜,不知道可否会留下什么病根。”

    马芳依冷笑道:“你不必管,我的父亲,怎会害他。”

    凌寒羽果然不问了,缓步踱了出来,道:“明日,会有人去救他的。”

    马芳依道:“那你究竟想要什么?”

    凌寒羽认真的道:“我要你和我一起离开这儿。”

    “你若想带我私奔,直说便是,我自会和你走的,又何必多费手脚?”马芳依一怔,但随即娇笑着说道。

    凌寒羽道:“你最好回去守着马顺,否则我万一改变了主意,潜入进去将他杀了也说不定。”

    马芳依咬紧了唇,看着他,尽是恨意。

    凌寒羽不理她,走近了张老头倒下的躯体,逐渐泛起了杀意,一直以来的习惯使他对这个人起了杀心。

    “你想要杀他?”马芳依似看懂了他的意图。

    凌寒羽点头,低声道:“他知道的太多,留不得。”

    马芳依冷笑道:“他知道些什么?你将自己隐藏得那么深,又有谁能猜得透你的诡计?”

    凌寒羽露出了谲笑,道:“至少你可以。”

    马芳依感到一阵寒意,下意识的想远离他,但莫名的感觉却使她笑了起来,她道:“但你不会这样做的。”

    “是的,因为我爱你,无论你做什么,我永远都不会杀你。”甜美的海誓山盟,在他口中说出却像是恶毒的诅咒。

    留着她?只是因为折磨,只是因为孤单,对吗?马芳依早已知道了,正是因为知道,才可以肆无忌惮的恨与爱。

    马芳依道:“但张叔却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对你好的人,你为何不能放过他?”

    凌寒羽冷冷道:“你与他相处已有五年,而我却不过十天,并没有任何感情。”他说这话的时候,竟有种口不对心的味道。为何这相处紧短短十天的人,竟让他有了难以割舍的感情?

    马芳依已在恳求:“就当是为了我,好么?”她望着他的躯体,正做着最后的努力,但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是不会放过任何人的,只要是有必要的话。

    谁知凌寒羽却道:“好。”

    马芳依点了点头,她相信他言出必行,而她,也应该守候在父亲身旁,明日,不知会是如何?

    杀意终于淡了下来,他仿佛又变成了那一个温和的少年。

    “死老头,怎么在这里睡着了,还是我扶你到里面去睡吧。”凌寒羽柔和的说道,轻轻的将他唤醒。

    张老头朦胧的挣开了眼睛,那一个温和的少年仍在,他脸上熟悉的微笑使他放下心来。

    “刚才——,你现在还好吧。”张老头小心的问道,生怕伤了他,使他再入悲伤。

    凌寒羽皱眉道:“你还记得什么?”

    张老头摸了摸脑袋,过了半晌才回想起来,道:“你忽然变得很暴躁,将自己所在屋子里,黑糊糊的——,你没事吧?”

    凌寒羽的眉头渐渐舒缓,但仍然追问道:“还有别的什么吗?”

    张老头摇了摇头,关心的道:“我一直在担心你,哪还有别的心思?”他终究没有说出那一个如幽灵般的女子,这不过是幻觉而已。

    凌寒羽犹豫的道:“莫把今晚的事情告诉任何人,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刚才的模样。”

    张老头点了点头,瞧见他苍白的容颜,欲言又止,只能说道:“早些睡吧,莫想太多了。”

    凌寒羽点了点头,望着他瘦弱、孤独、远去的苍老身影,恍如隔世。

    自己这双沾满鲜血的手,差点就杀害了一个慈爱的老人。

    杀戮?为什么要不断的杀戮?这一切,真的是他所喜爱的吗?

    他,无法选择,也已习惯了血腥。明日——才会是新的开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