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章节字数:2472  更新时间:13-02-01 18: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翌日清晨。

    和以往一样的早起,张老头去后山打柴,回来时已是大汗淋漓。

    “一大清早的出了一身汗,整个人都舒坦了不少。”张老头放下柴什,擦着大把大把的汗水,显得十分高兴。

    凌寒羽无奈的道:“现在家里又不是没柴,你又何必如此劳累。”说着已递过去了一块毛巾给他擦汗。

    张老头呵呵傻笑,骂道:“你这小子,别的时候到还勤快,就这早上怎么也叫不起,想必是平日里懒散惯了。”

    凌寒羽微微一笑,也不争辩。

    张老头走了进去,却并未看到与往日同样的早饭,料想他还在为昨日的事烦心,不禁叹息道:“今日,好些了吗?”

    看着他担忧与小心的神情,凌寒羽不禁失笑,笑骂道:“死老头,我怎么敢给你断粮?今日,是有贵客登门。”

    “贵客?”张老头一怔,似凌匡那般的“贵客”,他可是不敢招惹。

    “你最好快去换身衣服,莫让她瞧了笑话。”凌寒羽轻笑着说道,心情似好了不少。

    张老头这才发现,他今日看上去特别精神,更重要的是,他的眼中有一股自信,好像一切都掌握在他手中似的。

    张老头摇了摇头,道:“老头子是不在乎这些的,谁要嫌弃,就让他嫌弃便是了。

    凌寒羽却道:“现在你想换,却也来不及了,那人已来了。”

    张老头不信,四周明明什么声音也没有,但还是禁不住好奇心问道:“你有怎会知道?”

    凌寒羽叹了口气,道:“我们出去了,莫让人家等久了。”

    张老头还在嘟囔,但终究跟了出去。

    外面果然有人。

    一个女子,含笑而立,她的笑容恬静而美丽,整个人散发着青春的魅力,她似是特意打扮过,透出了与往常大大不同的娇媚。

    马芳依大方的道:“张叔,你还记得我么?”

    隐隐的,似乎有一个模糊的身影重合。但那不过是一个很平凡,毫不起眼的笨丫头,并且,那人已在两年前死了。

    “你是——小芳?”张老头终于试探性的问道。

    马芳依点了点头,安慰道:“两年前,我并未死去。”

    张老头似是高兴,又有些悲伤,道:“傻孩子,当初你何必这么傻,非要去找他呢?现在,你们还好么。”

    马芳依微笑的看着他,他亦温柔,他们之间,的确早已相识。

    一个不起眼的笨丫头,一个权倾一方的冷漠少年,但这却并不是一件浪漫的爱情故事,只是一场纠缠。

    他们之间,又怎会是灰姑娘的童话故事那般简单?

    而张老头,便是他们暗中相见、相知、甚至于相爱的唯一证人。

    “张叔,这女儿若是给你,如何?”凌寒羽轻笑着问道,已握起了她的手,满眼的爱怜之色。

    张老头摇了摇头,道:“不行,小芳已不再是昔日那只小麻雀了,早已飞上了枝头,老头子哪高攀的起?”

    马芳依道:“不,我一直都是你的乖孩子。”

    张老头冷笑一声,道:“马将军的爱女,横行霸道,刁蛮无理,我哪有这般的福分?”

    凌寒羽道:“原来,你早已知道了。”

    张老头叹了口气,默默道:“去年,我远远的见过一次,她竟想挖出老刘的眼睛,只是因为老刘看她时不够尊敬。”

    “那个老刘?”凌寒羽确实不知道,自从“小芳”摇身一变后,所做的事他早已见怪不怪,对于这些小事,他从不在意,也许,是非的观念,在他的心中,早已模糊。

    张老头摇了摇头,道:“不提也罢。她干的坏事,又何止一件,你有如何管的清?”

    凌寒羽不说话了,原来,他在张老头心中,是一个仗义执言的好人。若是让他知道,他的所作所为,又当如何?

    马芳依道:“今日,是得了凌匡的许可,我们出去的。”

    张老头微微苦笑,道:“你们要走便走,与我唠叨什么。”

    马芳依顺水推舟,竟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必多费唇舌,凌寒羽,我在城门口等你,你有什么话,都一并与他交代清楚吧。”

    张老头微微一怔,没想到她竟说走就走,不禁暗骂了一声死丫头。

    凌寒羽终于说道:“我该走了。”

    张老头道:“老头子脑袋还清醒的很,自然知道你不会甘愿在这里埋没的,很好。”

    凌寒羽笑了笑,忽然把一个药包塞在他的手里,低声道:“半个时辰内,务必将它送到马顺那里,人命关天,莫记私仇。”

    张老头呆了一呆,却发现凌寒羽早已远去。

    张老头看着手中莫名其妙的药包,不禁烦躁起来,骂道:“狗娘养的,谁要救那个狼心狗肺的卑鄙小人?”

    很快的,有人急促非常的赶来,正是昨日凌匡身后的少年。

    潘龙冷冷道:“跟我走。”

    张老头违抗:“你是谁?”

    潘龙一提,将这老头擒上马来,一拳拍晕他,苦笑道:“去救你该救的人。你难道真要辜负他的一番苦心吗?”

    凌寒羽终于追上了她。马车疾奔,横冲直撞,显得嚣张跋扈。路上的人避之不及,而赶车人却毫不在乎。

    “你为什么要跑?”他微微摇了摇头,很轻巧的钻入了车厢内,带着些许邪魅。

    马芳依抬起了头,嫣然一笑,道::“我若不走,你怎么将那美差交给那不知好歹的死老头?”

    凌寒羽苦笑道:“人家只怕还不乐意。”

    马芳依道:“我可不管,人若是救不活,我自不会放过你。”

    凌寒羽道:“我能有什么办法让骡子赶路?”

    马芳依悠然道:“你自是有办法的,我又何须知道?”

    凌寒羽不说话了,看着她,不知在想些什么。

    马芳依靠近了他,柔声道:“我本以为,你还要再慢一些才会赶到的。”

    凌寒羽温柔一笑,道:“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马芳依低头娇羞道:“由你说了算。”

    凌寒羽微微一笑,闪过了神秘之色,道:“我自然是带你出去玩的,绝不会令你失望。”

    马芳依摇头道:“我可不信,你肯定又在耍什么阴谋诡计。”

    凌寒羽叹了口气,道:“为何我们连这点信任也没有?”

    马芳依的眼中出现了挑逗之色,道:“我可以信你么?”

    凌寒羽坦然道:“自然不能,你若是好骗的女孩子,早已被我卖了。”

    马芳依低声说道:“这一次,我却是心甘情愿的上你的当。”

    “你不怕了么?”凌寒羽问道。

    “你害尽天下人,与我何干?”她的身躯靠紧了他,如梦呓一般的说道,丝毫不理会他身上散布的邪气。

    凌寒羽轻抚着她的发丝,道:“这一次,却又要你帮忙了。我也希望,莫要再利用你了。”

    “这怎能叫利用?”她尽享这一刻的温柔。

    凌寒羽道:“你叫我应当如何待你?”

    马芳依努了努嘴,终已沉沉睡去,甜美的笑,如同孩子。

    这一次,是她心甘情愿中药昏睡的。他却是又一次的,将她带入危险之中。

    苍白的容颜,他们的手,同样的冰凉。

    看着怀中笑着的女子,他露出了复杂的笑,轻声道:“小芳依,等你醒来,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去津江渡。”凌寒羽眉头一凝,冷漠的对车夫说道。

    车夫得令,马更颠簸,走的尽是冷僻险绝的道路。

    在阴冷的笑与温柔中,不知不觉赶了两天的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