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章节字数:2504  更新时间:13-02-01 18: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们携着手,再一次的迈入了这个神秘的庄院。

    似乎每一次,都是与众不同。

    凌寒羽带着轻笑,对面前的混乱何不在乎。

    几乎是所有的人都围在花园的空地上挖土,坑坑洼洼,清爽的天气下他们竟是大汗淋漓。稍远的,有一个毛躁的身影指手画脚,声声斥骂,忽而又推开仆人,自己动手来干。

    马芳依不可置信的说了一句:“凌华?”

    凌寒羽点了点头,道:“看来这些天,发生了许多有趣的事。”

    这时有人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凌华极不情愿的走了过来,但走近时又堆满了虚伪的笑:“不是说多玩些日子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泛舟游湖,虽得把臂同游,却还是家里好些。”他看着她,眼中温柔的爱意仿佛他们真是度过了浪漫的七日。这自然是与曲先生串好的说辞。

    凌华似僵了一下,终于犹疑不决的道:“府内如此模样,可不是我的主意。”

    “哦?”凌寒羽微微一笑。

    凌华松了口气,接着道:“那日订婚宴后,第二日早晨柳凝就随着他的父亲前来求亲,应允七成的家财做嫁妆——”

    凌华用眼角瞟他,终于没敢说下去。

    “所以,你就财迷心窍,替我答应了不成?”

    “这——”凌华只觉得满肚子的苦水吐不出,“当日的情况,实在是——”

    “这等好事,谁也无法拒绝,当日若是我在场,也必定会答应的。”凌寒羽轻笑着说道。柳家的家财,比起凌府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又何乐不为?

    凌华仍在辩解:“这门婚事,也是曲先生亲口应允的。”

    凌寒羽点了点头,终于不再追问。

    凌华试探的问道:“小人可能走了吗?”

    马芳依轻笑道:“莫非你们还要挖蚯蚓不成?”

    凌华一本正经的道:“此地有黄金百两,我当日亲眼看见柳姑娘命那四个恶仆埋下去的。”

    马芳依摇了摇头,欲言又止,终于笑看着那笨拙而忙碌的身影。

    “我若不去看看他,还真是辜负了这一番苦心啊。”凌寒羽邪魅的笑着,眼中光芒闪烁不定。

    “你莫非还嫌害人不深么?”马芳依娇嗔道,却已跟随他的脚步而去。

    “我怎舍得害那痴心的姑娘?凌寒羽摇头轻笑,但眼中却毫不掩饰心中的盘算,

    “我只希望这柳姑娘莫要引火烧身。”马芳依只能轻声叹息。

    “怎么,你在乎?”他轻轻问道。

    马芳依笑而不语,已快步走去。

    凌寒羽微笑着跟了上去——红颜若比,夫复何求?

    厅堂上果然坐着一个嚣张跋扈的红衣女子,活泼的笑,还在为刚才的恶作剧欢喜。高高抛起一枚葡萄,看它旋转几圈后张嘴咬下。

    门口矗立着四个恶仆,凶神恶煞一般的。

    “你终于回来了。”柳凝笑得欢喜,快步走了过来。

    门口的恶仆如绵羊般的低下了头,不再阻拦。

    “这几天,你怎么瘦了?是依姐姐对你不好吗。”她温柔的关心道,双手肆无忌惮的拉扯着他,露出了窃喜的笑,就像小孩偷吃了糖果一样开心。

    “我哪敢啊。”马芳依苦笑着说道,对他们的亲热熟视无睹。

    “不管怎样,他陪了你这么多日,现在总该轮到我了。”柳凝拉着他的手,撅起了嘴,理直气壮地说道。

    “你先回去休息吧,我还有几句话要对凝儿说。”他笑着,脸上的表情很是微妙。

    “慢走不送啊。”柳凝甜甜的说道,对他于自己的偏心十分满意。

    “喝杯茶吧。”一片狼藉的桌上,柳凝笑着翻出了茶杯与茶壶。

    “我要的是你。”他轻轻一笑,把茶杯摔在了地上。

    柳凝笑意更浓,道:“难道你一点也不意外吗?”

    “堂堂大小姐竟委身做妾,倾尽家财,这若是传出去,只怕没人会相信。”

    柳凝不理,道:“我早已说了,我一定会嫁给你,揪出你的狐狸尾巴。”

    凌寒羽毫不在乎,看着凌乱的家,似是玩弄的笑。

    “我不喜欢干干净净,你若能每天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倒也好玩的很。”他火上浇油,把这里弄得更乱。

    “你喜欢热闹,我陪你玩就是了。”柳凝笑得很开心。

    “现在,我却是想看看那夜抚琴的少年。”凌寒羽说道。

    柳凝笑道:“我就知道你喜欢那琴声,特意的花重金将他请了回来。还有,那林玄之竟然和望江楼的菀儿好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她的话如连珠炮弹一般的说着,人已走出了厅堂,想幽静的花园走去。

    “哦,是吗?”凌寒羽却似乎是早有预料。

    优雅的六角亭,两人亲密的坐着,感情深厚,他们的面前,自然放着精致的点心。

    “菀儿姐姐,你们果然在这里。”柳凝扑了过去,毫不客气的吃着,那吃相让人实在无法恭维。

    凌寒羽缓缓走了过来,道:“未想到如林兄这样的高人也会被世俗所惑,甘愿为人驱使。”

    林玄之淡淡一笑,道:“俗世名利丰厚,林某一身所学,却之不恭,又有何不可?”

    “更何况,自上次酒宴一别之后,林某再未调琴,正是等凌公子这知音人,却是在这凌府吃了几日白食。”

    凌寒羽笑道:“倒是在下失言了,切莫见怪。”

    “林某食君之禄,却未作事,才是应当赔罪。”林玄之斟起一杯酒,礼貌的说道。

    凌寒羽接过,却是走了走,却是到了菀儿之前。

    菀儿抬头,看着他,心头竟是莫名的一跳。

    “这位便是那倾国倾城的菀儿姑娘了?果然是娇人的很哪,可能赏光,饮酒一杯,聊表存心?”他邪气的说着,脸上有着的是世俗的笑。

    菀儿低着头,有意无意的避开了他。像这样轻浮的富家子弟,她早已见怪不怪了。

    林玄之皱了皱眉,道:“凌公子说出这种话莫不是太过轻浮了吗?”

    凌寒羽微微一笑,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还特意放荡的看了菀儿一眼。

    当他看向柳凝之时,终于有了真正的笑意。

    “莫要这般看着我,他们一个是闷葫芦,另一个却是连声也不出,我又有什么办法?”经过这几日的相处,柳凝早已摸清了二人的脾性。

    “莫非真的无话可说了吗?”凌寒羽无奈的道。

    柳凝点了点头,道:“我吃饱了,我们走吧。”

    凌寒羽正欲说话,却已听见林玄之在说:“慢走。”

    柳凝笑道:“我早已说了,菀儿姐姐这里的东西最好吃了。”

    桌上杯盘狼藉,东西未吃掉多少,却自然是闹得一团糟。

    他们终于远去,于是所过之处,一片狼藉,有如风卷残云一般。

    “他竟能容得下这般闹腾的女子,倒也不易。”林玄之低声说道。

    “那你呢?那日,你不是也对那方依柔情万千吗?”菀儿却是有些吃醋的说道。

    “酒楼上的事情,你还记得?”

    菀儿撅嘴道:“我自然是记得的,我早已说过——你若负我,我必定叫你十倍百倍的奉还。”

    “没想到,你却真的做到了。”林玄之淡淡苦笑。

    菀儿倚在了他的怀里,道:“幸好你未死,否则我真的要后悔一生了。”

    林玄之抱着她,低声道:“若不是不改变主意,冒雨回来救我,我哪能活到现在?”

    菀儿柔声道:“是我错了。那日,我刚出去就后悔了,幸好你未死,幸好你未死——”

    她重复的说着,他的心竟如刀割。

    怀中的女子,到底算不算是自己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