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章节字数:2175  更新时间:12-12-09 13: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阴沉着眼,看着眼前正燃烧并倾塌的房屋,有着淡淡的愤怒。

    “让我进去,我爹还在里面!”林玄之早已失去了理智,像个疯子一样的叫喊,他整个人已有了部分的烧伤,身旁同样刚刚脱离火海的菀儿低垂着眼,任他嘶吼。

    “我进去即可。”凌寒羽淡淡的安慰道。

    “你?你算什么!你有什么资格?若不是你的到来,我凌家的安宁岂会被打破,虽无锦衣奢华,粗茶淡饭却好过一家团圆。你——你已害死了我娘,还要再害我爹吗?”

    他面色淡然,似若未闻,只是淡淡的道:“芳依,安置好他们,一切交由我处置即可。”

    轻妙的身影已没入了火海,他必定会毫发无损,这一点,马芳依非常坚信。

    “少说两句吧,莫忘了——”菀儿低低劝道,更知道现在危险的境地。

    林玄之冷笑一声,挣扎着站起来,道:“我凌川顶天立地,怕他甚么?若是父亲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便无论如何都要与他拼命!”

    语气愤慨,带着顽强的不共戴天的信念与决心。

    马芳依冷笑,衣袖一挥,一股香气扑鼻而来。

    “他只是暂时昏过去了,并无大碍。”马芳依淡淡的道,忽而又补充了一句:“但我却不敢保证不会有人来偷袭。”

    菀儿垂着头。怯弱的问道:“你不在这里保护我们吗?”

    马芳依冷笑一声,道:“你们的死活,与我何干?我在乎的,不过是他一人而已。”

    菀儿还在争辩,“凌公子武艺高强,不会有事的,你怎么忍心把我们丢在这里——”

    她把头垂的更低,仿佛做错了事一般的。

    马芳依终于道:“自会有人接应你们的,至于他,我却一定要走一趟,不然决不甘心。”

    菀儿抬首,正对那一双饱含真情的眼睛。

    “你也有爱的人,也是懂我的感受的,对吗?”

    她竟是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相信我,他不会抛下凌府一走了之的,无论是谁,都要付出代价。”马芳依恶狠狠的说道,眼中流露出怨恨——这里,是她一生中最美的地方,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夺去美妙的一切?

    她笑,自信的迈了进去,带着些许的哀伤。

    菀儿轻抚着他的发丝,眼中出现了难言的歹毒,喃喃道:“似这般的女子,也确实值得留恋。可你爱的只能是我,知道吗?你的心中,永远的,只能有我独个人——唯一。

    你可懂?我对你一发不可收拾,自私的,占有的爱——

    菀儿低低轻笑,发现他只有他熟睡时才会安静的属于自己。这几天,化名“林玄之”的日子太无趣了,她还是喜欢,那个桀骜不驯、视世人如无物的风流公子。

    “你也怀恋,那段翻手云、覆手雨的日子把。我会帮你重新站起来的,一定,我知道,你绝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吗?”

    没有回答,林玄之的呼吸声似又急促了许多,马芳依浓烈的药物使他伤上加伤,此刻,已是十分难受。菀儿不理会他疼痛的呻吟,只是将他楼的更紧,紧紧的,只属于自己——

    穿过了猛烈的火墙,里面竟不是满目疮痍,奢侈的府邸,在熊熊烈火的包围中,仿佛人间炼狱,显得可怕。

    “究竟是谁要与我过不去?”他在心中发问,瞬间就已有了答案。

    除了那神秘叵测的逍遥子,还有谁胆敢做出这等事?只是,已他骄傲的性格,怎会自甘堕落,采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复仇?

    一切的怀疑,但当看见那个在烈火中腹疼、叫喊的身影,他便什么也顾不得了。

    “凌华——”他们之间,本就有种牢不可破的关系,于他——似兄似友,毕竟一同偷窃,一齐在月夜下分赃的记忆是不可磨灭的。

    “救我,救我啊!”他的声音疯狂,满地的打滚,就仿佛多年前被抓住时求饶的喊声一样。

    那一次,他袖手旁观,在他的掩护下狼狈不堪的逃走,却又凭着精妙的轻功潜了回来,看他被人打得半死,却是无动于衷,甚至还带了些幸灾乐祸。

    可是——他竟然傻傻的,只顾慰问他的安危,真的,赤子之诚,不带一丝一毫的杂质。

    于是从此——他便将这个卑贱的如蝼蚁般的人放在了心上。

    只是这一次,他仍是没有动,尽管眼中的怒火已足以焚烧一切。

    “不错,果然是好耐力。:逍遥子翩然的身影似是凭空而出,他八万这手中的毒匕,悠然道:若是你方才急迫的救人,怕是已成阴间一鬼。”

    呼喊声已渐渐微弱,凌寒羽狠了狠心,终于道:“放他。”

    “为何?”

    “为了一场公平的决斗。”凌寒羽长舒一口气,道:“现在你即便胜了我,也胜之不武。”

    逍遥子一笑,道:“真是天真,上一次放你,已是例外?你看我像是善男信女之辈吗?”他摇了摇头,没想到过了一月有余,他还是一样的血气方刚,傻的,有些可爱,更多的却是可笑。

    正当逍遥子摇头苦笑之际,一束难以言喻的似光芒一般的器物射过来。

    不可思议的,同样的一招骄敌缓兵之际,他竟会再一次的上当。

    而这次,却是再没那么幸运了——血流如注,迸裂的伤口,再一次的复发。一招之威,不仅是武功上的,心机上他同样是杀人于无形。

    漆黑的,似受过诸神祝福的匕首。

    似有灵性一般的飞了回来,凌寒羽轻抚着匕首,已出现了体力不支的现象。

    此一发——实际上已凝聚了他所有的期望,面对比自己高出许多的敌手,他只能赌,以生命为引,纵横无敌。

    他的目光冷淡、无情,一副置身事外的神情。

    “你本就已受了伤,不是么?”他低低冷笑。

    逍遥子看着伤处,默然无语,喃喃道:“你这一发若是不中,受伤、甚至丧命的就是你。”

    凌寒羽一笑,有些轻狂,“可我还是胜了。我敢赌,而你不敢。你怕流血,却只能留更多的血。”

    “有时候,成功考得并不是实力,而是胆气。”

    “成王败寇,今日我认了便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逍遥子负手而立,还是不肯妥协骄傲的心性。

    凌寒羽眼光一凝,随即动了杀意,道:“斩草须除根,我凌寒羽并不是重情重义之辈,你的激将,无用。”

    逍遥子不置一词,静静的等待。

    死亡——

    竟是在这样一个小辈之下。

    好是悲哀啊——他只能叹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