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章节字数:2472  更新时间:12-12-24 16: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竟站起来了!

    黑衣,剑,那眼,冷漠,尽是杀意。

    站在他对面,与他比试的,正是萧棋。

    在这之前,他已连胜五场,无奈之下,只有派出最厉害的萧棋,希望能挽回败局。

    瞧着那冷如冰的眼,萧棋竟感到害怕?

    是的,恐惧,深深的恐惧!

    钟声响起,表示这比试已开始了。

    既已开始,便要以生命为注,至死方休。

    “请——”萧棋颤抖着声音。

    凌川只是点了点头,未曾言语。

    掌中有剑,但他却只是定定的站着,不似之前的勇猛,只是这般静静的,一动未动。

    等了许久,都未见他的举动,台下喧闹声起,而萧棋却是越来越不安了。

    告诉自己,要忍,自己,肩负着重任,决不能败。

    但在这强烈的不安之下,滴水不漏的防守之下,终是露出了空门。

    一处,仅仅只是一处。换做别人,就算是看到了,也绝不会出手。

    若是偷袭不成,反会为此受伤、甚至丧命。

    但在萧棋面前的,不是他人,是那一个身经百战,早已习惯了生死间徘徊的人!

    冒险?自然是要的,置之死地而后生,这句话,他早已知晓。

    于是他等,等到日光迷离了萧棋的眼。那一瞬间,他淡淡的笑了笑,然后——投机取巧般的出手。这种简单的办法,连市井之徒也不屑用。

    但他,却偏偏这样做了。

    换来的,是萧棋胸膛上的伤口。

    萧棋看着他,已无战意,他既能刺入胸口,同样能够刺入心脏,也许还是直接要了他的命来的简单。

    “你输了。”收剑,入鞘,他只是这般平静的说道。

    “萧某输的心服口服。”除了这句话,他还能说什么?此刻,他之剩下了一阵苦笑。

    他漠然,点头,道:“承让了。”

    没有人能形容那一剑的速度,片刻间,已见长剑入鞘。而萧棋,尽是流出鲜血。

    妖艳的血红,染上无暇的白衣。那一个未曾显露过山水的少年,气定神闲。看着他人的伤口,竟是显露出快意的笑。

    以死亡为娱乐,为屠戮与鲜血为欢笑,这个人,这个可怕的人——究竟来自何方?

    苏征的脸色已有些发青了,那人的武功比自己高出数倍以上,自己从前却是那般刻薄的对他,不知,这人会不会怀恨在心,伺机报复?

    萧棋强忍住痛苦,不解的道:“以你之能,片刻便可胜我,为何要多此一举?”

    他不言,只是冷冷的看着他被人搀扶下台。

    没有人知道,这次的站立,这次的战斗,他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他只知——不悔!

    将剑横在胸前,他的眼,愈发的冷了。

    “还有谁不服?”

    在这样的人面前,谁敢不服?没有人,愿意拿自己的生命来质疑这句话。

    连萧棋都败了,还有谁,会不知好歹的来送死!

    许多人在想——那个冷漠的少年,怕是杀尽所有人,也不会怜惜吧?相反,残酷的快意,疯狂的笑,站在这凶厉的屠场上,仿佛魔王。

    罂粟,呵呵,这效果果然是效果非凡啊!

    只是这样做的代价,却是——

    何必想这么多呢!只要胜了,不管用什么手段,付出什么惨痛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冷冷的目光扫过众人,莫敢抬头。

    嘴角勾起残酷的笑意,终是自己赢了呢!

    “黄毛小儿,休得放肆!”浑重的怒吼,令所有人都感到一阵晕眩。

    手中的剑握紧,支撑着,虚弱的身躯,好一个“佛门狮子吼”!

    一个道士打扮的人已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人一副慈善的模样,但他已敏锐的感受到笑意背后的杀机。

    “冷元子?”传闻,冷元子少年遁入空门,做了十年的和尚,后来叛门而出,其后又入旁门左道,被人追杀之下才意外的来到这个地方。

    咬紧了唇,这人可不是省油的灯。

    “正是。”那人微微一笑,拱手相迎。

    “不知阁下为何来此?”他竟是毕恭毕敬的说道。

    冷元子苦笑一声,道:“老夫再不出马,便是欺我门下无人,让你这小子赚了便宜。”

    “看剑!”凌川大喊一声,向他攻去。

    “哈哈,好小子,没有埋没了这柄名剑!”大笑一声,冷元子挥手就将他的招式破去。

    凌川笑道:“再来!”

    剑招变幻无常,看似杂乱无章,却是暗合奇门八卦之位。

    这,便是小型的剑阵,正是参照让他吃尽苦头的八阵图。

    “少年人功夫不错,但想要与老夫斗,还差的远呢!”仗着对阵法的熟悉,冷元子游刃有余,尽是潇洒的避过。

    “九十八,九十九——一百!”冷元子数着招式,哈哈大笑,这个少年人的招式奇诡,还真是有几分意思呢。

    “小子,一百招已过,老夫若再不胜你,便是要叫世人说我无能了!”冷元子手中一用力,将他摔倒在地。

    “好!——”喝彩声连绵不绝。

    “好什么好?”冷元子笑骂道:“若不是老夫阅历深厚,便教他胜了去!你们在他面前,必是落败!”

    已有人小声的嘟囔,哪有这般离谱。但终究不敢再大声说出了。

    凌川倒在地上,用尽全力,却是再站不起来了。

    “你腿上有伤?”冷元子急忙收回招式,这才让他保住了性命。

    凌川苦笑道:“瘫痪数月。”

    下面的人帮着装腔,各种各样的恶语出口。

    “够了!”冷元子大喝一声,看到地上匍匐的身影,握住他的手,道:“这一场比试,是你赢了。”

    下面的人尽是反对,一时间嘈杂不堪。

    冷元子怒道:“老夫胜之不武,若他双腿俱全,哪有这般容易就败了。”

    凌川苦笑道:“前辈,胜负已分,凌川怎能接受你的好意?”

    “冷兄弟,这一场,本就是你胜了,不必再推辞。”叹息一声,一个白发苍苍的平凡老者说道。正是苏老爷子。

    “狗屁!”冷元子吐了一口浓痰,走到了凌川身边,道:“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厉害,假以时日,你的本事必在老夫之上,诚若不弃,便认了咱这兄弟如何?”

    一阵反对之声,高傲的弟子们,怎能叫一个残废做师叔?

    “晚辈何德何能——”话未说完,他的嘴中就咳出了鲜血。

    冷元子急忙将他扶住,“莫再说话了——”

    凌川点了点头,果然不再言语。

    “这一次的胜利者,便是我新收的徒儿,凌川!”老爷子朗声宣布。

    “你拜我为师,如何?”老爷子和善的笑着,扶着他。

    “晚辈——”忽然,从手臂间传来剧痛。

    “弟子,拜见师父。”忍着痛楚,对着那笑里藏刀的老爷子拜了三拜。

    松开了手,老爷子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笑意和善,说道:“为师带你前去疗伤,如何?”

    想起了刚才的剧痛,凌川毫不迟疑的说道:“谨尊师命。”

    “冷老弟,下面的事,就交给你了。”仍是那无害的笑意。

    凌川垂着头,不敢言语,心中已恨透了这表里不一的“师父”。

    走时,冷元子拉住了他,问道:“那么你我义结金兰之事该当如何?”

    老爷子哈哈一笑,道:“不如让他做你义子如何?”

    冷元子马上否定,道:“这不委屈了他么,似这般英雄少年,怎敢收他为子?”

    “朋友,知己,如何?”凌川笑着问道。

    “好!就这样办了。”冷元子哈哈一笑,目送他们远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