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话 中秋×求婚【完结】

章节字数:5064  更新时间:12-10-05 17: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学校当天举办的体育考试正巧是中秋节,所以校长放话说,全天停课,看完考试就放假,连着国庆节放十天,这可把学生们都高兴坏了,再加上这次的考试对外开放,许多学生都叫来朋友,整个体育馆人声鼎沸,热闹如潮。

    “准备好了吗?有没有把握?”唐步拍了拍手吸引2班的注意,把人都聚集过来。

    “准备好了,有把握。”每个人都底气十足,就连平时班里最胆小的女生,此时都激动的满面红潮,眼睛里满是兴奋和自信。

    “那就好,这次因为是和中国舞1班合并考试,也是为了两系的面子之争,你们的压力也不要太大,尽力就行,输了老师也不会怪你们。”

    班里一个高个子男生站了出来,委屈的说:“唐老师,其他班的老师都是鼓励自己学生要赢,怎么到你这儿就变成输了呢?难道说,你对我们信心?”

    这话得到大部分学生心里上的肯定,不过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眼巴巴的盯着唐步,看看他要怎么回答。

    “你小子最滑头了,我这不是想给你们一个台阶吗,你倒好,把台阶全给踢了,哼,那好,这次的考试你们若敢输了,给我沿着操场跑50圈,男女平等啊!”此话一出,唐步果然就看见对方愣了,全班哀怨的眼神冉冉升起。搞笑,要是搞不定你们这几个小子,我还用混吗!

    心里得到了满足,唐步也不闹他们了,正经的又说了几句打气的话,就让他们热身去了。看着学生们充满朝气的互相打闹,心里不由得想到军营的生活,那时他和车韶军也是如此。愣了愣,唐步苦笑的摇了摇头,对自己的这种怀旧的心态自嘲的笑笑,一个人回到了休息室,想趁考试还没开始之前眯一会儿,早上起得太早,睡眠有点不足。

    不知是不是上天不给他补眠的机会,才眯了一小会儿的功夫,电话就响了。

    “喂,这里是唐步。”打了个哈欠,唐步说话有些模糊,不过他在听到电话里的声音,瞌睡虫一下子全跑光了。

    “啊,小步啊,我是闻人昂,我这边有事也就不废话了,小麟今早去你学校了,你给我看着他啊,我会晚点来接他的,就这样。”

    “啊,我可不是男保姆啊……喂!”唐步瞪着眼睛,气鼓鼓的挂了电话,嘴里嚷嚷道:“一个个都叫我带小孩儿,我难道看起来很像奶爸?哼,这次一定要收费,不敲诈点钱真对不起自己!”

    刚出校门就看见一个俊美的男孩戴着太阳镜和遮阳帽在门口张望,再看见唐步的身影后,立即招了招手高兴地跑了过来。

    “步步,好久不见!”一上来就是一个热情的拥抱,男孩动听的声音让唐步晃了晃神,探头看了看他身后,奇怪的问:“你的经纪人呢?”

    “我没让他跟来,明星可也是有自由权的,再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用他整天看着。”说起经纪人,男孩显然不乐意的嘟了嘟嘴,可以从他脸颊的轮廓,细长的身形上推断出,这肯定也是个美人胚子。

    唐步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你不是小孩子才怪!领着男孩进了体育馆,一边走一边说:“宿晨和苏秋白也来了,你就和他们一道吧,也省得被人认出你来。”

    “前辈也来了,在哪儿,在哪儿?”一听到宿晨的名字,男孩激动的差点跳起来,抓住唐步的胳膊到处乱瞄。

    “别急,我不正要带你们去吗?”唉,还说自己不是小孩子!唐步忽然瞄到一个人,惊讶的停住了脚步,再看过去时,那人已经不在那里了。

    “是我看错了吗?”唐步奇怪的皱了皱眉,被男孩扯了扯衣服,他回过头笑道:“我知道,你走慢点,他们又不会跑!”

    交代好男孩,唐步已经身心俱疲了,正打算去厕所洗把脸清醒清醒,突然被人拽到了楼梯口的隐蔽处。

    “谁?”

    “没想到两年不见,你的警惕性已经退步到这种地步了!”耳畔传来的调笑,滚烫的气息令唐步颤抖,整个人被抱在怀里,背后紧贴的是健壮,宽大的怀抱,对方的双臂紧紧地圈着他,那种陌生却有熟悉的感受,让他脑子嗡嗡作响。

    “……车韶军。”原来他没看错,刚才那个人真的是他!他怎么会来这里?他来又干什么?

    “唐步。”车韶军在他耳畔深深叹息一声,咬住嘴边的耳朵,引来了怀里人的一阵战栗,他满意的埋在唐步颈脖间,闻着两年来魂牵梦绕的味道和身体,他身体某个部分渐渐兴奋起来。

    感受到身后顶着自己的灼热,唐步满脸通红的开始挣扎,那温度……简直要把自己灼烧。

    “别动,我不想再伤害你。”

    闻言,唐步果然不动了,两个人都明白,这个‘再’字,指的是那件事。

    考试已经开始了,体育馆内掀起了万丈尖叫声,可唐步却无暇顾他,在车韶军用他的灼热不停在他股间摩擦时,他忍不住出声叫道:“不要……”

    可车韶军哪会听他的,把唐步推到墙角,吻了上去,双手也不闲的在他身上胡乱点火,虽然只有过一次经验,但那次实在是彻底,唐步的敏感带都被他记得一清二楚,这么一轮摸下来,唐步已经全身柔软如泥,无力的挂在了车韶军的身上。

    单手熟练的解开唐步胸前的一排纽扣,低头在他的锁骨上又是亲又是啃咬,留下一个个娇艳欲滴的红痕,映在车韶军发亮的瞳孔里,越发的美丽。

    迫不及待的摸到唐步的下面,扒下裤子就想提枪上阵,却被唐步拒绝了。

    “不要在这里好不好……会有人过来的……啊!”话还没有讲完,唐步一仰头,双臂不禁搂上车韶军的脖子,只有这样才不会让自己掉下来。

    车韶军托着唐步的两条腿猛力的冲刺,听着唐步压抑不敢放开声来的喘息,看着他因为自己而流下的眼泪,两年来的思念忽然得到了平静,他加快频率把人弄得欲仙欲死,事后,满足的在早已昏厥过去的唐步唇上,加深一个吻。

    身体一阵酸疼不停地从骨子里涌上来,唐步难过的想翻个身,就引来了腰部和臀部的酸痛。

    “啊……好酸。”睁开眼,唐步本能的想去开灯,迷糊的在墙壁上摸了半天,却也没有摸到自己墙壁上的开关。

    忽然灯亮了,明亮的光刺得唐步有些睁不开眼,他捂住眼睛缩进被子里。听到轻微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停在了床头。

    “醒了吗?起来吃点暖胃的再睡吧。”

    声音好熟悉,谁啊?掀开被子一角,男人的脸出现在眼前。

    “车韶军!”

    “嗯,怎么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可是我家,我不在这里,那应该在哪儿?”车韶军好笑的把唐步扶起来,很体贴的在他腰后面塞了一个软绵绵的大枕头。

    唐步细细打量了一下房间,心里恍然大悟,果然刚才找不到开关,原来不是我家……嗯?!

    “我怎么会在你家?”这话一问,便看见车韶军俊逸的脸上浮现出笑容,他陡然想起了学校里的事情,脸突然爆红,他又想缩进被子里去,不过被车韶军眼尖手快的拉住了。

    “先别睡,你已经睡了一晚上了,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不等唐步的回答,他就出去了,不过一会儿就端着一碗香甜适宜的糯米粥走了过来。

    唐步也没有矫情,乖乖的喝完粥,然后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的不是自己的衣服,而是一套深蓝色的睡衣,一想到是车韶军的,耳朵都热了。

    两个人在一间屋子里谁都没有开口,唐步坐在床上发呆,车韶军就看着他发呆,一时间,气氛没有尴尬,倒是充满了温馨。

    “你……女朋友呢?”想了想,唐步还是先开口了。

    “结婚了。”

    手指一抖,尽管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从车韶军嘴里说出来还是让他心里很痛,原来……他结婚了,那为什么还要和我做那样的事,一时冲动吗?

    车韶军一直观察着唐步的表情,眼见他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自知他是想歪了,刚想开口解释,便被唐步打断了。

    “那个……我要回去了,今天是中秋节,我还有饭局。”瞧见落地窗外一片黑色,远处点点光芒显得璀璨分明,高空中圆圆的月亮皎洁无暇散发出圣洁的光芒,仿佛能洗净一切尘埃与不快乐的事情。

    唐步动作小心,艰难的下了床,在没有找到自己的衣服情况下,他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声音平淡的道:“我的衣服呢?”

    “唐步。”

    “我要快点,要不然……”

    “唐步!”加重声音,车韶军拉住唐步的手臂,把人一把扯回来压倒在床上,强迫他看着自己,恶狠狠的道:“看着我!你都没有听我的解释就误会我。”

    “误会?那我当时看见你和她在床上亲热也是误会?你绑着我,蒙住我的眼睛上了我也是误会?现在你又告诉我,你结婚了,却又上了我,还是误会?”唐步两只眼睛通红的瞪着车韶军,也不做挣扎,他坚强的咬着嘴唇,像是要看穿对方。

    “我……那是因为……”

    “那不是误会,那是事实!”看到车韶军愧疚的表情,唐步笑了,他推开身上的男人,想要起来离开。

    “可是我没有结婚,我只是说她结婚了,但那个人不是我。”车韶军拉住唐步的手不肯放。

    唐步没有说话,但也没有离开,车韶军松了口气,把人再度拉回来锁在怀里,温声细语,用他最温柔,最耐心的声音说道:“两年前,我和她……之后我就后悔了,因为我当时脑子里想的都是你,不想你根本就硬不起来,还有当时强占了你,也是因为生气和朦胧的感情,之后又不好意思面对你,就躲着你。最后,你为了保护我,替我挡了刀,子弹,看见你满身是血的样子,我当时就疯了,我那把些人全杀光了,把你送进医院后我想了整整一个晚上,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感情,唐步,我爱你。”

    “……你是因为同情我吗?因为我救了你,所以你才……”

    “同情?你觉得我会因为同情而上一个人吗?”车韶军见唐步又不说话了,知道他听进去了,不禁抱着他更紧了几分,“可我因为前线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只能再回前线去,等我回来的时候,听他们说你已经退伍了,我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找到你。”

    废话,我都离开那里了,你怎么可能找到我。唐步想是这么想,心里却是甜甜的。

    “然后我冷静下来,动用人脉关系,我想你就算离开了,也肯定会联系认识的人,幸好让我找到了你。至于那个女人,那天过后我就跟她分手了。”

    “那我们……是互相喜欢的喽。”声音中带着点点笑意,唐步轻轻说完,就被车韶军转了过来,一脸的震惊,像是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秘密。

    “怎、怎么了?这么看着我……”唐步有点不好意思。

    “你说……你、你也喜欢我?”车韶军一直以为是自己强迫来着,怎么现在却听到……唐步脸红的瞥了他一眼,解释道:“那天我不是拒绝和你发泄吗,就是因为发现自己喜欢上你,才不好意思的。”声音在车韶军的目光下越来越小,唐步底气不足的蔫了下去,从他的怀抱里逃窜了出去,“咳咳,把衣服给我,今天要回家吃饭。”

    “……你给我回来,让我打几下屁屁!”

    “不要!!!”

    晚上,车韶军开着悬浮车和唐步回家,在路上,他买了不少礼物,看的唐步啧啧称奇,“没想到你一张面瘫脸,心思还挺细的,对了,你原来不是很开朗的一个人嘛,怎么现在变得这么酷了。”

    “你以为是谁害的?”车韶军一个眼神过来,唐步缩了缩脖子,看向窗外。

    用钥匙打开家门,里面的笑声就不断传来,唐步笑着换好鞋子走进客厅,果然一家子都到齐了。

    小么唐沉闵看见大哥回来了,温润儒雅的样子顿时破功,炸毛的跳起来,躲在爱人的背后,魅惑迷人的眼睛眨啊眨啊,紧盯着唐步不放,生怕他待会儿就冲过来。对于小时候大哥强迫让他练习格斗,然后被打的青鼻肿脸,现在想想都恐怖的很。

    老二唐铂文正想说话,却在接到一个电话后整个脸都黑了,披了件西装外套,笑呵呵的拍了拍唐步的肩膀,“大哥,我有急事,待会回来再和你好好聊聊。”冲出去了。

    唐母一见面就问:“人带回来了吗?给妈把把关。”

    唐步笑眯眯的点点头,把身后的男人拉了出来。

    “伯父,伯母好,我是车韶军,这是礼物。”车韶军那张面瘫脸上露出浅浅的笑意,已经是很难得了,除了在唐步面前,他在自家人面前都很少笑。

    唐父接过礼物,看了车韶军几眼点了点头,算是通关了。

    唐母也是越看越满意,问了几个问题,在得知他也是军人,而且还和唐步相处了好几年,心里更是满意,这年头这么能干又礼貌的‘媳妇’越来越难找了,小步眼光不错啊!

    “当着大家的面,我想请大家给我们做个见证。”车韶军眼中笑意一闪而过,他的这番话倒是引起了众人的好奇,纷纷点头。

    车韶军单膝跪地,掏出盒子,里面是一对闪亮的婚戒,并且还是军徽的标志,显得特别别致有新意。

    “唐步,嫁给我吧。”

    ……

    嗯!!!!!!!!!

    什么!!!!!!!!!!

    顿时大厅里乱了。小么唐闵沉高兴的给了个大拇指,凑上来说了好多讨好的话,更重要的是一口一个姐夫,把唐步气的黑了脸,就要打他。当红音乐王子白夕冰哪能让爱人被打,就算玩笑也不行,立刻把人拽了回来。而唐母自然不肯了,她满心欢喜的以为是一个媳妇,哪知却是把儿子给嫁出去了,嚷嚷的绝对不行,要拿扫帚哄人,当然,这一举动被礼物收买的唐父给挡下来了。

    车韶军不管身边的混乱,他牵住唐步的手,仰头望着他,真诚的又问了一遍,“唐步,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没想到自己的恋情会成功,甚至早在两年前就决定要放弃的感情,居然会有一天成为现实,而那个人还跪在自己的面前,对自己求婚。唐步想着,红了眼,笑的十二分的灿烂,点下了头。

    “我愿意。”

    END。

    在老二唐铂文终于把事情处理好回到家,可家里此时却是没有一个人,他疑惑的往客厅走去,在虚拟记事板上发现了留言。

    【铂文,大哥要结婚了,我们都去安排婚礼了,你也快点来啊!——小弟闵沉留。】

    “……地址在哪儿啊?”

    ————————————————————————

    完结了,请大家多多收藏,留言哦~O(∩_∩)O~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