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心之迷  第五十九章 地心再见

章节字数:4145  更新时间:14-06-04 15: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从阿卑老头儿处回来之后,六个人激动不已,想到马上就要离开地心,他们就热血上涌,只有王音瑶心情颇为复杂。

    自从王子说出对王音瑶的爱慕,王音瑶就不敢直视他的眼睛,王子殿下屡犯禁条,将王室恪守千年的秘密尽数抖落,这一切都是为了她……

    据阿昔说,两天后便有大风,起风之夜行动乃最佳时机。这两日,他们六人已将所有行装打理好,除了他们来时的背包,他们更在集市上买了了一些地心纪念品,都是饰物之类的小物件,总算到此一游过。王子阿昔送了他们每人一只夜光指环,王音瑶则特殊些,除了指环外,更有一副珍贵的七彩晶石项链。

    虽只剩两天,众人因归心似箭,时间因而显得格外漫长,他们好不容易捱到回地心日,也就是大风正盛的这晚,天色已是地心最暗的时候,即和地表的黄昏将过、夜晚将临时分一样。

    六人穿戴齐整,外罩地心灰袍,里面则是正宗的地表装,背包及陈菲儿的独角火兔都已装上了猪车,寝殿的所有地心下人都已被迷晕。

    原来廖俊的主意便是让阿卑配制出大量迷药。不但可以用来迷晕身边的下人,以便他们走时能神不知鬼不觉。更重要的是可以用它来迷晕禁区成片的看守,否则靠他们一个个对付还不早被人发觉通风报信了?所以才要借大风之力!

    一切俱妥,他们悄悄上了猪车,廖俊和苏少轩亲自赶着猪车,一行人很快到了秘密集合点――阿卑的医馆。

    此时医馆格外安静,阿卑早就等在了院中,王子殿下也已抵达,除了他们几个再无其它外人。

    当年地表人和阿卑家族搭上其实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因为石门距离他们家相当近!自从石门被围成禁区,医馆和石门之间便只有一墙之隔。

    六人下了车,将灰袍一脱,背上背包。他们此时的心,就象踏上远途出外打工的人,心中涌动着出行的激动和兴奋,对无法预知的未来又有许多的不安和恐惧。

    众人见过王子和阿卑老头儿。

    王音瑶面有忧色,忍不住问阿昔:“殿下怎么也来了?如果被你父王发现,虽然你贵为王子,恐怕也还是死罪啊!”

    三王子窘笑,“不会的,放心好了,父王很爱我。你们这一去应该是不会回来了吧?”说到这,阿昔心中一酸,脸上却依然强作欢笑,“就让我好好送送你们吧。”王音瑶不再吭声,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缸,百般不是滋味。

    “抓紧时间!”阿卑的一声轻唤将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

    “跟我来吧!”

    阿卑引众人来到了后院,只见院墙上搭着两个接在一起的长木梯,因为一个梯子高度远远不够。

    “就是这个位置,现在刮的是南风,刚才我已将高浓度的迷药撒下去了,不知道那些守卫有没有晕过去。”

    陈菲儿抬头看了看梯子,对众人道:“我悄悄潜进去探探情况,如果安全,我就击石三下。如果不幸被发现,我会尖叫并引开他们,你们乘乱越过石门!”

    “那你怎么办?!”池云洛很是激动,他才不想把陈菲儿一个人留在地心,如果真是那样,那他宁愿留下来陪她。

    看池云洛那副急样,陈菲儿知道他想什么,于是满脸轻松地笑道:“我当然也得回去了,只是比你们晚几分钟而已。你们进去了,我会想办法甩掉尾巴,纵身往石门里一跃,不就行了?再说谁说一定会被发现的?还真是吐不出象牙的嘴!”

    “你保证?如果你留在地心,我也不走,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我和你绑在一起了,别指望能甩掉我!”池云洛甩着小辫子,嘟着嘴恼道。

    “我保证!行了吧?你呀,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我女朋友,我是你男朋友呢!”陈菲儿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众人看着也止不住偷笑,三王子阿昔眼中更是流露出满满的羡慕之色。

    陈菲儿如今是地心武将军,冲锋献阵非她莫属,大家也不客气和她推来推去,所有人默许通过,后面将会发生什么事谁也不敢保证,他们挨个上前和她拥抱,不住地嘱咐着:“千万小心!”这让陈菲儿觉得这分别怎么象诀别似的?心中怪怪的有些沉重起来。

    马上就要离开地心了,在这里她还有一件事放不下心。

    “卑爷爷,我们来的车上有只独角火兔,是我心爱之物。你说过地心人不能穿越石门,我想地心动物应该也不例外,所以,我没法带它走,虽然我很想带,以后恐怕要麻烦你帮我代养呢,可以吗?”

    阿卑微微一愣,其实独角火兔是一味极好的药材,如果不是眼前这丫头眼泪汪汪地跟他交待这些,他真的可能会把它大卸八块,这兔子身上到处都是宝啊!

    “放心吧,你这么爱这只兔子,我就代你好好养着,直到它老死行吧?不过这兔子比我们还长寿,只怕到时候我老死了,它倒未必老死呢!”陈菲儿被他说得不由破涕为笑。

    最后,阿卑回屋拿来几个紫色面巾,叫所有人把口鼻捂住。这样做并不是为了不让别人认出他们,而是防止迷药入体,虽然他们吃了解药,但这迷药浓度是前所未有的大,阿卑担心解药也抵不住,还是保险些好。

    随后阿卑又将六人的水壶三个装水三个装豆,一边解释:“你们六个人,分成三组走,每组两个水壶,一个装豆一个装水,这样水和粮食都不缺了。难保穿越过去是怎样的世界,准备最好充分些。”老人果然想得周全,六个人心中越发感激。

    他们当即进行分组,陈菲儿自然是和池云洛一组,苏少轩决定和廖俊打头阵,剩下王音瑶和余宝澜一组。三组人拿好各自有豆又有水的水壶,每个人又小心翼翼地反复检查了几遍装备,确定一定忙停当,这才纷纷看向打头阵的陈菲儿。

    陈菲儿环顾众人,深吸了口气,她不敢再耽搁快速攀上长梯,一会儿风力改向就不好行事了。

    梯子的尽头卷着一挂绳子,那是阿卑早就准备好的。池云洛、廖俊几个男生抱住了梯子,陈菲儿向他们挥挥手,苏少轩对她打了个“OK”的手势。

    陈菲儿转过身来远眺禁区,这里因常年荒废,全是密密麻麻的深色植被,下面的视线被遮得严严实实,也只有亲自下去才能知道里面是什么状况。

    知道下面已稳固,陈菲儿深吸了口气,抓着绳子向下纵去。

    高墙这边,大家等得心焦,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陈菲儿会不会有危险,不知道她探得如何。约莫二十分钟过去,终于听到急促的奔跑声向墙边飞速而来,众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咚咚咚!”

    “敲石的声音!可以了!”池云洛第一个发出欢呼,他想也没想,早已迫不及待第一个爬上了梯子。

    这迷药果然强劲,虽然守卫离高墙有一大段距离,但借着风力飘过去,已迷倒了一大片。还有几个中毒不深的守卫腿脚无力,拼命挣扎中,陈菲儿将阿卑交给她的迷药布袋打开,抓一把药尘朝他们撒去,这些守卫总算彻底的不省人事。

    “快!跟上!”

    除了阿卑,他们已不需要他再冒险,所有人一一爬过高墙,陈菲儿带领众人径直向目的地冲去,这里好在路径分明,只要沿着石路一路向前冲。

    越往里越是枝蔓丛生,大概是担心受石门强大力量的影响,守卫们只守在石门外百米远,百米内却是空无一人。

    一行人很快来到石门前。这石门和他们想象的不太一样,原以为会是个宏伟的大建筑,至少得跟法国的凯旋门差不多吧,可眼前的石门高度不超过一米六,宽度也只容两三人,门的那头依然是丛生的杂草树木。看似非常普通的一道门,也不见金光闪烁,也不见飞沙走石的,很难想象它会有所谓的“神奇力量”。看这架势,这石门肯定是地心人修建的,如果是地表人建的,怎么会只做一米六高?

    看大家大失所望的表情就知道,几乎没有一个人相信这门可以穿越,说什么几千年的历史,恐怕愚蠢的地心人被自己的祖先给忽悠了。

    陈菲儿只好道:“既来之则试之!都已经来了,也许它有作用呢?”此时也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苏少轩灰着一张脸,将一直揣在胸口宝贝似的金罗盘拿了出来,随手塞给陈菲儿,他是一点希望也不抱了。陈菲儿看看门,又看看罗盘,心里想着上次阿卑的话:“一半在里,一半在外……”

    看着这半黑半金的罗盘,很容易猜想到应以这分界线来放置,陈菲儿将金色部分放在了门的里侧,黑色朝外。

    “放好了,现在就试?”陈菲儿抬首看向众人。

    苏少轩点点头,对廖俊道:“我俩先来!”作为队长的他决定身先士卒,心里默祷:但愿不会出岔子!

    廖俊刚要说“好”,嘴已张开,话还没出口,就听耳边“嗖”的一声,一支疾箭擦耳而过,直入石门!

    众目睽睽之下那箭消失在了石门之内,并没有落在后面的草地上,所有人瞠目结舌,惊立当场!他们不是为这突来的可能危及生命的利箭而惊吓,而是他们终于相信,这石门原来真的可以穿越!

    “不准动!动一步就放箭!”一声高喝划破长空。

    一群弓箭手从四面八方涌了上来,至少有二三十人,箭在弦上。陈菲儿更是惊得不知说什么好,那些弓箭手是她一手训练出来的,包括弓箭这种武器,也是他们帮地心人设计的!

    “阿昔,真的是你!你竟敢带这些地表人穿越石门!为什么?为什么!”垒王一脸盛怒,站在弓箭手中间。

    大王身后站着王子的贴身侍卫阿目,原来是他出卖了王子!阿目也知道自己对不住王子,低着头,眼睛不敢看王子阿昔。虽然他很想解释,但这时候轮不到他说话,他自认做这一切都是为了王子好。

    “枯通”一声,阿昔趴在了地上,“对不起!父王!我做不到!求求你放了他们吧!”

    垒王没想到自己最爱的儿子竟然会为了几个地表人低声下气地乞求,脸色登时又黑又青,越发恼道:“没用的东西!”他不再理王子,将目光移至陈菲儿六人身上,“你们地表人给我听好了!如果不归顺于我,就拿命来!休想从磁力门逃脱!我得不到的东西任何人也休想得到!弓箭手!”

    “都给我住手!父王如果不让他们离开,孩儿便自杀在你面前!”王子吼道,他挡在了六人前面,一把利刃抵着自己的脖子。

    这是垒王始料未及的,他不由浑身颤抖,气血上涌,“你……你……”

    “还不快走!”三王子阿昔对六人大声嚎道。

    离石门最近的苏少轩不及多想,匆匆对几个女生大叫一声“跟上!”一把抓起廖俊的手,俩人双双跳了进去。

    陈菲儿焦急地看向王音瑶和余宝澜,意思叫他们快跳,但王音瑶眼中表情复杂,还在犹豫不决。

    王音瑶不禁对池云洛叫道:“你们先走,我们随后!”

    话音一落,池云洛不及多想,一把拉起陈菲儿便向磁力门奋力冲去。

    要知道,危急时刻的犹豫是承受不起的奢侈,代价可能是几条人命!池云洛知道他们耽误不得,他顾不得陈菲儿怎么想,顾不得别人怎么看,他只想保护菲儿,不浪费分秒,离开危险再说!

    “快让开!”垒王的咆哮声震动了整个禁林。看到已经逃脱了两组人,地心王气得脸色发紫,胡须乱颤。

    王子阿昔用喃喃自语般的音调对自己的父亲轻唤一声“对不起!”只见他一手一个,抓着王音瑶和余宝澜向石门冲去。

    “放箭!”垒王顿足嚎道,利箭紧追出去,王子和王音瑶、余宝澜消失于石门中……

    一切如石沉大海般再也杳无踪迹。垒王万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会不顾自己的性命跳入石门,他可是自己最看重最得意的三王子啊!

    老迈的垒王不由全身颤抖,瘫倒在地,山林间传来令人心碎的老人凄凄哀哀的痛哭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