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露华·闲庭花谢  【火影之章】 第一章 临行

章节字数:2617  更新时间:12-12-05 19: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雪之国的天空,是阴沉的灰色。

    那种令人压抑的颜色却可以落下纯白的雪花,白的单调而病态,凉凉的,落在手指上一瞬间便化做了水滴。

    白发的青年坐在廊上看着庭院的落雪,厚重的大衣包裹着他只露出半张脸出来,却显得他愈发的单薄,身侧还放着烧着热碳的暖炉。

    那日午后,就是在这样的场景中,他开始接触那早已定下的命运。

    玄关处传来脚步的声音,由远及近,不过一会儿就走来了三个人。

    走在前面带路的中年人是这个“家”、也是这所庭院的管家:山中。在他身后是两个披着斗篷,隆冬天气却只穿着紧身衣裤的青年和少年,两人额上都戴着一样的叶状螺旋护额。

    走到青年面前,山中对着看雪的青年躬腰行礼:“少爷,木叶的忍者大人到了。”

    随之而来的是不带任何感情的眼睛扫过,在中年人的后方略微停留,少年神情平淡的颔首。

    “是。”

    似乎对青年的习性早已了解,山中应了一声便开始自觉的介绍起两人。

    不过其中一个忍者显然没打算给他这个机会。

    青年忍者毫不拘束的席地坐下,同时还不忘将身侧的少年拉下:“我是木叶的上忍,我叫风间,旁边的这个孩子叫鼬。”

    被提到的少年神色不变,淡然的点头。

    不过,却还是多看了一眼和自己一样面无表情的青年。

    看他十三四岁的样子,脸上还有法令纹,却被那个风间叫做孩子?

    是因为面无表情所以看起来老成?

    山中等了一会儿,见裹在大衣里的青年没有说话,便知自家少爷没打算说话,对着看着自家少爷的两人歉意一笑,面上神色恭逊:“想必两位已经知道,我家少爷的情况了……”

    叫做风间的青年点头。

    山中接着说:“少爷少时受寒多病,相比雪之国不易调养的气候,从小便生活在水之国,不过后来发生战争,少爷不得不离开水之国回国,本来在一年前便可离开去温和的地方定居,可我家大人却突然去世,少爷也就又待了一年。三月前却受了风寒,从此落下了病根,送去木叶的委托书也是在那时出发的。我家夫人说,‘虽然回来的时间少了,但是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所以—”山中跪向两人,“请务必早保护少爷的安全,我家少爷就拜托了。”

    说的像要嫁女的父母似的,诸事都要叮嘱男方。

    忍者接任务时他的资料自然要提供的一清二楚,如今山中又说一遍,表面看似是希望两位忍者多多照顾他,实际上……恐怕也不会如表面的那般简单。

    想到这里,青年看着山中的眼神定格陷入深思。

    “他”是这个家里无权无势的“病少爷”,身体畏寒连命都是靠药吊着,从小住在他国养病。一年前父亲过世,遗产全由二弟所得。而他这个三年前回国的大少爷却没有分的任何,族人都知大少爷畏寒,不久又会离国,所以就连现在他住的宅院也不属于他。

    二弟的心思他也知道,不过是想独得家产。是的,所以二弟大发慈悲,以不继承任何父亲的遗产为代价换取他安全离开雪之国。

    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他又不是这个家真正的少爷,那个人早已死于战乱之中,只不过是借“他”的身份来完成自己的目的,顺便帮“他”完成死前未了的执愿而已。

    说起来就觉得可笑,那人执着的也就只是回家。

    回这个冰冷的家而已。

    他没有忘记,初到雪之国的那一年里他几乎没有和那个名义上的父亲见过面。虽然这样对他来说没什么不好的,毕竟就算是十多年未见,已经记不清相貌了,但血浓于水,那血脉的羁绊是谁也模仿不了的。可偏就没人觉得他是冒牌的。父亲、母亲,以及弟弟,都没有。

    或许那个父亲也觉得有愧于自己的孩子,所以常命人送来一些价值不菲又稀奇古怪的事物给他,也从而也导致了二弟对他的嫉妒和误解。

    二弟身体健康,常伴父亲身侧,虽然在帮助父亲管理家族产业的时候常出些小绊子而经常被父亲惩罚,但是谁都看的出来父亲是偏爱他的。只是他自己未曾发觉罢了。

    而他只不过是被送了几件有趣的东西。

    有权有势的家庭中,家产和争宠是常有的的矛盾。

    无趣之极。

    而母亲,那个眼神沧桑却依旧美丽的妇人。不知在多少年以前她便住进了西边的院落,一直未曾来与人相见。在这三年来,他也就只见过那个母亲一次,那还是父亲出殡的那一天,在那之后,他“名义”上的母亲又回到了西院,恢复了以前那不曾迈出过一步,也不曾让人进去的隔绝状况。

    生活在大家族的人都是冷血的!可是回家却是那个人的唯一执念。

    想起那张嘴角带着鲜血的脸,那个人苍白无力的靠在床榻上,一双空灵的蓝色眼睛里是慢慢的憧憬和仰慕。他心里不由叹气。

    如不是因为那双眼的主人曾偶然救过自己,他也不会在这个从未见过春天的冰冷地方一呆就住了三年。

    待思绪回归,身侧已经多出了一个案桌,桌上煮着清酒,随着酒水的沸腾,酒香四溢。

    山中将两颗梅子酒壶,看见青年忍者眼里的疑问,不由微笑着解释:“这种梅子是泷之国的特产,味酸,同时也是一种香料,加在酒里会使酒更加耐口……”

    都谈起这些来了,看来是没他什么事了。

    青年扯了下被压住的衣服,站起身看向山中。

    “少爷要回房?”山中问道。

    颔首。

    “少爷,君少爷刚才回来,现在应该正在你房间。”

    ————————————————地点变换的分割线————————————————

    推开房门,漆黑的屋子里亮起了一盏灯。

    白发的孩子端坐在榻榻米上,背脊挺直,一双蓝绿色泽的清澈眼睛直直地看着进来的人。

    一直等到青年在他对面坐下,他才将目光投向地面。

    这个孩子叫君麻吕。

    在某一天被那个金色蛇瞳的男人带回去,之后便一直跟随在男人身侧教导,直到三年前他离开那个地方时,蛇眼的男人才让他跟在他身边,至今也有三年。

    似乎是辉夜一族仅留的血脉。

    等青年坐好,介于孩子和少年之间的人严肃地盯着地面的神情才稍微放松了些,却也依旧严谨的用着毫不拖沓,没有语调的话向着青年汇报他今日的修行状况。

    明明是个可爱的孩子,却板着脸保持着神色的常年不变,一言一行也都只能用冷静来概括。

    不过看到这孩子这个样子,倒是让他想起了外面那个少年老成的人。

    君麻吕以后会不会也变成未老先衰?

    “大人,大人——?”

    被唤回神,他眼里略带疑惑。

    君麻吕并没有不耐他的走神,反而又重复了一遍已说的话:“明天就要出发去火之国,大人,您的行李准备好了吗?”

    青年沉默,没有回答。

    但明显觉得君麻吕面瘫的表情似乎出现了一丝无奈。看这样子皆大人他压根就不知道要收拾东西这件事吧!

    “兜已经把那两个木叶的忍者的资料寄过来了。”君麻吕从怀中拿出一个信封,后犹豫了一下,偷偷抬眼瞄了对方,见他神色未变,接着说,“我来替您整理行李……嗯,好吗?”

    青年接过卷轴,眯眼,突然笑开,如冰雪消融般,澄蓝色的眼眸里甚至都带上了从未出现过的些许笑意。

    他点头,心里由衷的赞叹。

    君麻吕真是个好孩子呀!

    当然,对于从没看见过皆大人露出笑容的君麻吕来说,这个分量不怎么重的淡淡微笑杀伤力绝对很强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