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露华·闲庭花谢  第二章 行程

章节字数:2672  更新时间:12-12-03 22: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从雪之国去往火之国的木叶忍村,途径很多小国,等他们到达土之国的边境时,时间就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

    当然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要顾及某个体弱多病的护送对象。

    三人的行程时间因此被大大的放缓也就在情理之中。

    坐在凳子上,看着饭桌上简单的只有几片菜叶色素食,皆顿时没了胃口,思绪也渐渐深了起来。

    那晚兜寄过来的信里有大蛇丸让君麻吕回去的命令,所以当时君麻吕连夜就离开了去找他心中的“神”了。而他,这个大少爷的性格孤僻已经深入人心,且不被家族待见,于是第二天启程的时候都没几个相送的人,虽然当天是一派阳光灿烂,但出行也搞得特萧瑟简洁,倒是山中问这儿问那儿还有没有缺东西的差人补上等等差点让他的情绪外露。

    现在问那么多,你昨天在干什么呢?!在前一天东西都没准备好吗??

    很显然,某人已经把山中管家叮嘱了两位忍者大人一晚上的事给选择性遗忘了。

    也或许他压根就不知道。

    从频繁的乘船过渡到步行赶路,让已养成习惯了不用脚走路的人更加容易劳累,走不了多久的路就会停下来气喘不止,当然这也不排除他这副身体的素质不怎么样。

    出现以上问题,也就导致了在进入土之国境内后不得不休息的情况,而刚好,离的最近的就是土之国的岩隐村。

    真是非一般的巧合啊!

    忍者大人选的路是永远是对的,所以请不要计较为什么去火之国非得从第三次忍者大战交战国土之国这里绕这么大个圈这个问题。

    走在岩隐村内,带着兜帽的青年一脸冷淡地打量着热闹的街道。

    打闹的孩子、逛街的妇女、小贩的叫卖声,和三两个神色严肃头戴铁制护额匆匆走过的岩隐村忍者。

    在战火的洗礼下,人们失去了很多东西,也同时,经历了失去的人才会更加珍惜拥有的东西和和平的生活。

    只有经历失去才懂得拥有。人就是这种生物。

    或许是意识到村里来了其他的忍者,没过多久周围就有了监视他们的忍者。

    现在已经与风间分开。只有鼬跟在青年的身边随着他在街上瞎逛。

    当哑巴就是这一点好,别人好奇你行事的目的,却又会因为你是哑巴而得不到详细的答案,也只有到最后看到事情的结果才会明白。

    显然,三个月来没有说过话的皆已经被宇智波大少爷早早的归到了哑巴的一类里。

    许是他自己也觉闲逛没意思了,折了一棵樱花树的树枝无趣的走了。

    大少爷在树下驻步,抬头看了看树上依旧欢快歌唱的鸟,又将目光投向留了他一个背影的皆,没有说话。

    他的动作,没有惊动一只鸟。

    如此。

    不知是不是他们商议好的,没走出岩忍村外多久,风间就与他们会合了。

    看风间神色隐讳,眼神闪烁却又隐含兴奋的样子,而且又重新安排了一条新的路线启程,他就知道“今天晚上好好休息”这个想法算是泡汤了。

    风间应该去干了一件不得了得事,不然神色也不会这么的……丰富。

    或许是木叶的任务,窃取岩忍村情报之类的,不然也不会专门从田之国绕来土之国了。

    果不其然,在走进一片森林之后,鼬大少爷就一个兔子眼将青年催眠,两人立刻带着他转移了地点。

    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看了看四周,这树木的茂盛程度,应该睡了一天了吧?

    火堆对面,两位忍者看着他都没有说话。朝他们点头意示自己已醒,同时也告诉了他们自己并没有对突然换了一个地方产生半点疑惑。

    如果眼里有疑惑,那么才不正常,毕竟他已经在他们心里树立了雷打不动的形象,属于那种把刀架在脖子上也不见得挑眉抖抖睫毛的那种。

    不过片刻,大少爷突然肃然起敬,和风间对视一眼,动作迅速的从腿上的包里拿出几枚手里剑,看着四周的神情面上附上了一层冰霜。

    随着草丛的“簌簌”声,鼬已经手不见影地扔出了手里剑,然后草丛里就跌出了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小人。

    皆的眉毛几不可见地一跳,突然萌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小人跌出草丛,竟直直的向着青年跌去。

    嘴里还嚷着:“皆哥哥,我终于找到你了。”

    听说宇智波家的手里剑很出名,可这小鬼,居然没有受伤!还有木叶的这两位忍者,在敌我未明的情况下你们怎么能让人随便靠近委托人呢?就算这小鬼貌似认识委托人也不行呀!你们还有不有一点身为忍者的自觉呀?

    ——————————————————————————————————地点转换的分割线——————————————————————————————————————

    哗啦――

    水面上泛起波澜,将月亮的影子破开,只见一个金发的小人从水下站起,赤着身子走向河岸。那是个介于孩童和少年之间的人,水沿着金色的头发滴在肩上,缓缓划下,在白皙的胸脯上划出优美的线条。

    河边站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一头白发,衬的他苍白无色的脸略显病态。青年手里拿着件白色的衣服,等男孩走到他身前便毫不留情的将衣服往男孩头上一套。

    男孩鼓腮叫嚷:“皆哥哥,我头发还没干……”

    一瞬间静谧美好的气氛消失全无。

    青年的手顿了顿,然后,无视。继续手里的动作,最后,终于将衣服套进他的头。

    “皆……”迪达拉拿着撮自己的头发,抱怨,“哥哥你就不能慢点,头发没干很容易把衣服打湿。”

    青年看着他被衣服遮住的左胸,摇头:“不要被别人看见,还有,别叫我哥哥,我们不熟。”

    “我不要。”小小的脸上鼓起两个小包,迪达拉扯了扯过分宽大的衣服,垂下的衣袖将他手掌上的嘴巴遮掩,眼神却执扭的看着青年。

    青年没有同他争辩,转身便走。

    身后传来衣料摩擦身体的声音,没走出几步,左手就滑进了一个冰凉的物体。低头看去,是一只骨节分明的小手,没什么肉,手掌还有鲜红的舌头还在舔他,似乎是在讨好一般。

    迪达拉扬起笑脸:“迪达拉身上干净了,现在可以拉着哥哥了,哥哥这次可不能丢下我啊。”

    天真无邪的笑脸,在夜色中却如太阳般闪耀,这个笑容,很刺眼。

    明明是一个不幸的孩子却拥有这样不染纤尘的笑容。

    皆突然觉得有些嫉妒,心里有一种自己都说不出的感觉。

    就因为他曾经对这个孩子的恶作剧近乎漠然的容忍,他就如此的信任自己吗?还为此追了他一天,搞得如此狼狈。

    还有那没什么肉的小手……

    战争时代的孤儿都是可怜的,因为想要在这个残酷的世界活下去,一个孩子是很困难的。

    可以拒绝吗?他很想拒绝,但到底还是没有。

    人都是有私心。

    当一个人孤独久了之后,就会想要另一个孤独的人陪伴自己,因为两个人始终都比一个人要好。

    他很自私,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自己。

    所以皆蹲下身子,直视着迪达拉的眼睛:“我现在叫青空,青空皆。”

    “嗯,我知道了,”他扬起一个笑容,灿烂万分的承诺,“皆哥哥,这次可不能丢下我啊,因为我会一直跟着你的。”

    “哦。”皆毫不在意的点头。

    “皆哥哥,我是认真的。”迪达拉鼓起包子脸,显然对他回答的态度相当不满。

    “我知道。”

    “你没有!这真的是很认真的,我一定会证明给你看,让你相信的。”

    是吗?

    那么我可以等着,用时间来见证你的承诺……

    皆站起身,看着皎洁的月亮露出一个笑容,即使那个笑容很淡很淡,或者可以不用称之为笑容了,但那确实发自内心。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