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露华·闲庭花谢  第五章 迷路

章节字数:2447  更新时间:12-12-03 22: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哥哥,你是说让我去学校,不是吧?为什么呀?”

    当皆说出这样的提议后,毫不意外的看到迪达拉皱着一张小脸发问。

    看着迪达拉澄澈的眼睛,皆自然而然的想起最初遇见鸣人时的情况,还有那些厌恶痛恨的眼神。

    皆其实觉得有些头疼,因为他低估了木叶的人对鸣人的厌恶程度,虽然每次鸣人都不说,但他每次回来那一身脏兮兮的衣服和遮掩不住露在衣袖外的淤青都在告诉他所受的遭遇。

    说实话,有些看不过去,有些心疼,有些对他的沉默的气愤和……无奈。

    “去接鸣人。”

    “那个小鬼?”迪达拉歪着脑袋想了想,“对了哥哥,鸣人现在都不常和我说话了。”

    “我知道,去接他吧,不要惹事。”

    “哦。”迪达拉点头,乖乖应道。

    但显然皆心里其实知道自己的话对迪达拉这样活跃过分的性格来说根本不会起什么作用。

    见自己哥哥不说话了,迪达拉也不再问,转身伸长脖子冲懒散地靠在窗边看小黄书的卡卡西问:“喂,木叶的学校怎么走?”

    问完之后见卡卡西连眼皮都没动一下,迪达拉额角一跳,画出十字:“卡卡西,你这家伙……”

    “迪达拉。”眼见着他又要爆发,皆慢慢开口唤道。

    哥哥在看着自己,绝对要保持风度!不要和那个该死的稻草人计较!!

    迪达拉咬牙,努力压下心中因卡卡西而起的无名火,有些无力的对皆道:“我知道了,哥哥。”

    然后对着卡卡西骂骂咧咧嘀咕了几句,迪达拉忍着要爆发怒火气冲冲的摔门而去。

    看着聒噪的小鬼离开,拿着小黄书的手放下,回首笑着对站的笔直的人微笑,眼睛都眯成了月牙状的弧形,“皆君,你家的孩子真有趣。”

    “嗯。”皆点头,专注的看着自己手中从木叶图书馆借来的卷轴,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夕阳的光辉下,卡卡西朝后一到,靠在窗沿上,窗外的光太过强烈,将他的脸隐没在窗框外的阴影中,脸被分成黑白两色,使人看不真切他脸上的情绪。

    “皆君,你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他突然问。

    皆闻声看向他,没有说话。

    他白皙的皮肤带着丝苍青,一头白发和洁白的素色和服更称的他纤弱病态,淡漠如水的神情,一双湛蓝色眼睛如果说像大海一般深沉,还不如说如天空一般空旷,包含着万物所有却又不显山露水,他的情绪没有任何起伏,似乎万物发生的一切都不能影响到他一样。

    “我认识一个人啊,他自信,乐观,包容着一切,说的话总是有一种让人不由自主信服的力量,他有着天生的领导力……”卡卡西仿佛陷入回忆,看着皆的眼神变化,有一种说不出的色彩。“皆君除了不喜欢说话和显露情绪外,在其他一些地方和他很像啊。”

    “…………”

    ……像吗?

    卡卡西显而易见是说的波风水门,可是他哪里自信?哪里乐观了?哪里包容一切呢?

    卡卡西,你是用一只眼睛看东西导致眼睛抽了呢还是抽了呢?

    他只不过是有着波风水门的皮囊,仅仅如此而已,里面的灵魂早已换了!

    “皆君,你说这世上有没有一模一样的人?”

    “……应该没有,就算长相一样,其他的却不一定,性格,经历,心性,最后影响行动。”

    “皆君好想蛮有经验的样子呀~”

    “……”皆神色不变,转身回房,“当我没说。”

    这才是开始,从鸣人住在这里开始的,他要面对的就是来自木叶的试探,接下来的日子恐怕都可以预见它的波澜起伏了。下一次,可就不止是卡卡西了吧,用沉默也恐怕不能马虎过关了。是三代目、审讯室还是根以及长老团呢?

    鸣人回来的时候像是踩点一般,正迎着太阳的余辉,瘦小的身后空无一人。

    “迪达拉呢?”

    “迪达拉?”鸣人顺着皆的目光转头,没有发现什么后回头问,“他怎么了吗?”

    “我让他去接你了。”

    “接我?”鸣人张大眼睛摇头,“我没看见他。”

    没有去学校吗?

    不会的,迪达拉答应的事从来都是一定会做到的,那么……

    “是错过了吧!”卡卡西单手插着裤兜,另一只手持着万年不变的小黄书耷拉着半死不活的眼皮登场。

    皆摇头:“是迷路了。”

    “迷路?”一大一小闻声看着他。

    后者淡定地点头,也异常肯定。

    他倒是忽视了迪达拉对木叶也不怎么熟悉,而且平时他就不怎么认路,从小到大生活的岩隐村都时不时走错,更何况如今是在木叶了。

    “那……皆君,既然迪达拉迷路了,我们要不去找他吧。”虽然卡卡西和迪达拉相处的不算融洽,但这时却也非常人性的提议。

    但是……

    ……要不?

    稻草人君,你确定你的话中没有还可以不去找他的意思?

    “复卿,”

    皆的衣袖被鸣人扯了扯,只见他抬起头看着皆,漂亮的蓝色眼睛里有着怀疑,有着期待,还有隐藏的很深的脆弱:“迪达拉真的去接我了?”

    是期待他回答“是”的……吧。

    “复卿,复卿?”

    鸣人不依不饶的扯皆的袖子,希望得到他的回答。

    “当然是的,否则他也不会这么晚都没回来,现在我们出去找吧。”

    “嗯!!”

    皆拉着鸣人沿着街道穿行,一路走来没发现迪达拉的影子。皆不习惯说话,问人这种事一点也不适合他,就算想问,拉着鸣人还没走近人前就已经被那些人远远地躲开了,他们对鸣人的厌恶表现的特别明显。

    越走越偏僻,人也越来越少,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走到了河边。

    如果说碰见这样的情况是凑巧,那么再看到那个比较眼熟的人更是巧中之巧了。不过是无意走到了河边,就看见了宇智波鼬迎面走来。

    他也仅仅是一个还算熟的人而已,一个照面就足够了。

    皆拉着这个村子最让人不待见的孩子,他背着他的弟弟:宇智波佐助。

    擦肩而过,如风一般不带走什么,却带起浮动的衣角。皆喜穿宽松的袍子,就像他的性格,散漫随意。而鼬则是一身家族严格定制的忍衣,就这一点而言就可看出:这两个人注定是在两个世界。

    “复卿?”

    或许感觉出皆突然变动的情绪,鸣人停下来问,脸上带着关心。

    不得不说,这个孩子对人得情绪真的很敏感。

    “没什么,我们回去。”

    “可是迪达拉哥哥他……”

    鸣人还要说什么,皆摇头打断他的话:“也许现在他已经回去了,卡卡西比我们先找到他也说不一定。”

    鸣人想了想,然后点头:“也对呵,说不定他们已经到了。”

    皆软下脸,揉他的头发:“我们回去吧。”

    “嗯!!”

    拉着他转身,回头正看见鼬半侧着身子望过来,他背上那个和他相似的孩子正盯着自己哥哥一脸不解。

    “那个叫迪达拉的在医院。”他这样说着,声音冷淡不带着感情。

    而且说完就回身走了,不留一丝余地,潇洒的留个两人一个重叠的背影。

    “复卿,我们快去医院吧!”鸣人话里的焦急竟是藏也藏不住。

    皆点头,由鸣人带领,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