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流音·飞霜点墨  【滑孙·魔京】第二十七章 梦魇

章节字数:1980  更新时间:13-02-05 23: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没想到青歧也会对一个小小的人类这么关心,妾身真是很意外啊~”羽衣狐舔唇,媚笑着,姿态风情万种。

    她以为他也是冲着夏目那对妖怪来说大补的身体来的?

    嗯,虽然就结果而言确实还是因为夏目,被误解也没什么,但被误解成这么一个存在还被人拿这种调侃的眼神看着,那不得不说还着实挺诡异。

    而且居然还是被奴良组的总大将带走了……

    对方这么做的具体原因和后续不知,但知道奴良组总大将为人的还是知道了夏目暂时不会有危险。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一个到处找生肝补身体的妖怪会轻易就放走一个对自己大补的人类吗?

    答案很明显:不会!

    “既然人不在这儿,那就没什么事了。”

    皆说完后作势就要离开。“你,以为自己还离的开吗?”

    果然……羽衣狐其实根本没打算让他轻易离开。

    那么夏目……

    “你并不是妖怪却可以号令青歧,我对你很感兴趣呢~~”羽衣狐舔了舔嘴唇,露出噬血的笑容。

    石柱后,毛绒尖锐的尾巴直直的向皆的位置刺来,风声历历,惊起一阵阴冷危险的气息将皆脚下的地面瞬间穿透。

    一地的碎石。

    而本在那片废墟里的人却不知所踪。

    狐狸天性狡猾。一击不中,却已经在尾巴还未收回的刹那转而攻向其他地方。几个呼吸后,本是平整干净的妖池周围已经堆满了破碎的石块。

    皆在九条尾巴夹击的攻击中躲避,看起来游刃有余,轻快的动作就像在庭院漫步一般。

    “听说这孩子是你千年的宿愿?”

    明明知道答案,他还是用了问句。

    这话听在羽衣狐耳里格外的刺耳,特别是对方还绕过她身后的石柱将利器放在自己脖子上的时候。

    威胁,绝对的威胁!

    他在用自己腹中的孩子威胁她。

    “青歧大人您说笑了,您要的那个孩子对你那么重要还不惜亲自来讨要,妾身又怎么会轻易就让滑头鬼带走呢!”

    对于变脸如此快速的羽衣狐,皆并不意外,也未作任何发表,就这么冷眼看着对方。

    这个世界弱肉强食,强者为尊。

    羽衣狐现在的这番表象只能说她还算识实务。

    “我找的那个人……”

    “在这里。”她白着脸,将尾巴收回伸入黑色的池水之中,像是几番摸索后才卷起了什么东西将其放在池边的废墟上。

    “我孩子需要的营养已经足够了,这又是个很不错的人类,只吃了他的生肝未免可惜,于是我就想让他作为诞生后的礼物送给孩子的……”脖子上的剑古朴无光,甚至还有锈迹,但她绝对相信对方不会拿把连妖都伤不了的武器的,于是解释着表明他要的那人类绝对是毫发无损。

    黑色的池水缓缓流下渗入地面,逐渐露出被包裹在内的人。

    浅色头发,柔和的五官,微微皱起的眉头,白到透明的皮肤,略显狼狈的衬衣,还有永远单薄的身形。

    确实是夏目贵志无疑,而且除了昏迷外全身确实并无其它伤害。

    永远……

    刚刚他好像想起了“永远”这个词……

    对了,这一幕很眼熟,似乎是在其他地方看见过……

    “青歧大人可还放心?”

    羽衣狐的声音在身后突然想起,伴随而来的是阴冷危险、狠厉无比的杀气。

    没等皆回头,一片冰冷的黑暗边向他袭来……

    ==

    入眼的是一片绿色,草绿、黄绿、翠绿、深绿、橄榄绿……草的海洋……

    风吹过,涌起一层又一层连绵起伏的波浪,延伸至远方,和头顶空阔的蓝天白云汇聚成天际尽头一条笔直的线。

    这是梦魇。

    一个在试炼没开始前常年围绕着他的梦魇。

    “……这里,截彼淮浦,王师之所。王旅惮惮,如飞如翰……如川之流,绵绵翼翼,不测不克,濯征徐国。知道是讲的什么么?”

    清冽的声音响起,在温柔的风中飘散开来,更显得渺渺如轻纱。

    他回头,映入眼帘的是满眼的红,和一张陌生却带着亲切微笑的面容:

    摇头:“不知。”

    那人笑着,眉眼妖娆,流淌着紫罗兰似光芒的眼眸里满是柔和“那你看到了什么?”

    “……战争。”

    “取之《诗经常武》,周公子伯禽初就封于鲁时,徐戎与淮夷便并起与他为难。厉宣之际两于又乘机倩陵诸夏,至劳宣王亲征平定。”

    “是战国?”

    对方但笑不语,手抬起覆上他的脑袋,艳红到妖的红袍袖角微微落下,露出那人白晳晶莹毫无瑕疵的手腕,衣角随风翩殃,露出飞鸟图案的同色暗纹,展翅欲飞。

    “……《山海经大荒东经》有载:汤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鸟。”

    “上古神话中,有神木建木、扶桑和若木……”

    “……扶桑居于东方汤谷,建木在天地之间,若木在建木西,位于天地的西极……”

    “皆儿,你能找到它们吗?”

    “……”

    红袍的年轻男人抿嘴轻轻笑着,温润的声音在风中飘散开,带起沁人心脾的温柔和丝丝入扣的情丝换了个话题:“……知道伊希诺珥德吗?”

    “伊希诺珥德……维狄卡?”

    身体似乎已经不属于自己控制了,明明是熟悉的自己的身体,嘴巴却自己张合着,吐出陌生的词汇。

    ————————————————————————————————————————————————

    基友说新年很忙,看文的人会变少,所以写文的也可以消停了,,本来打算三天一更的,但是还是不能太对不起大家不是?最近好忙啊,忙家里,忙码字(好吧,目前在卡文),忙微吧里一个要我当评委的新年活动。。。(尼玛!还要两个基友要回老家我还得帮他们忙微博微吧!)嗷!这次又例外的说多了。。

    ——by新年很苦逼的某墟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