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流音·飞霜点墨  【滑孙·魔京】第三十一章 连亦

章节字数:2023  更新时间:13-02-17 22: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身灰色长袍的男人看着他的背影,蒙尘的脸上沾染着血色,狼狈不堪却目光如炬。

    “…………”琅邪。

    皆已经不想再纠正这个名字了。

    “是青歧大人!!”

    “真是太好了!青歧大人没事!”

    “青歧大人果然是最强的!”

    “青歧大人……”

    ……

    回头,响起的是妖怪们高兴欢呼的声音。

    一眼扫过,那些与他一同进入二条城的青歧妖怪基本都在。

    妖怪比之人类,从来都是有很好的抗击打能力的,至少在这一片废墟中他没有看见熟悉的面孔成为血流成河的一员,或许谁谁怎么了,程度最重的也不过是奄奄一息只尚存一口气的程度罢了。

    他不喜欢欠人情。没死,是再好不过的了。

    他的离开,也是再好不过的结局了。

    “琅邪。”

    在一片欢腾中,对面的灰袍男人听到声音看向皆:“什么?”

    “回去吧,都回青歧去。”

    话音一落,沸腾了半边天的喧嚣欢呼沉寂下来。众妖遥望着立于废墟中的身影,怔怔出神。

    “你——”

    “已经可以了,安倍晴明已经走了,青歧的妖怪也没有什么义务和理由再留下来,该离开了。”

    “…………那你呢?”感觉到对方话里隐藏着什么,灰袍人形的狼妖问出心里的疑惑。

    回身,皆看向混沌污浊的地狱之门:“我也该走了。”

    “你又要去哪里?”他询问,平静中夹杂着些急切。

    ……又?

    皆心里勾唇冷笑,说的像你和我很熟似的。

    “去应该去的地方。”

    那些地方都是要称之为应该的吧?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是他该去的地方。

    “皆君。”怀里的人依旧听话的没有抬头,只是埋首于衣襟中闷声唤道。

    “嗯?”

    “你要走了吗?”

    “嗯。”

    “去哪里?”

    “……”

    “哦,那个,我的意思是那个,能、能不能告诉我?”

    没有听到皆的回答,夏目有些慌了。

    “但是如果你不方便说的话就算了……”

    拂上他柔软的发丝,皆的眼神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变得柔和:“那是你不能到达的地方,与其知道还不如不知。”

    “…………哦。”

    不知道是不是知道自己无法开口要求什么,夏目没有再问,只是闷声应道。

    铃铛的声音响起,远远可以看见马面的大妖怪从远处飞来,携带来着的猫咪老远就听得见他紧张急切地叫声:“夏目,夏目——”

    一声一声、一声一声,焦急,而急切。

    “夏目殿下。”落地,三筱的位置和皆与狼妖呈三角形,他的眼睛大如脸盆,圆溜溜的眼珠转了几圈目光停留在皆怀里的人上,唇线裂开,大口露出诡异的笑容。

    而一边在他手上的斑已经想跳过来,奈何受伤未愈连跳跃的动作都是有心无力,无法办到。

    “猫咪老师~”

    “皆殿下。”

    轻柔脆丽的声音和低哑沙涩的声音混在一起,充满了扑面的违和感。

    伸手一击,不理会斑的叫嚣,皆动作迅速的将怀里的人敲晕扔给三筱:“离开这里。”

    “混蛋!你以为你是谁呀!就算是你将夏目救回来我也是不会听你的的!!”

    “不要碍事!”真是聒躁!

    皆抬臂一挥,卷起气流瞬间卷起烈风猛然间就将三筱及夏目扇走。

    “青歧。”

    “你最好也带着他们离开……”他们。指的自然是青歧的众妖了。

    “皆殿下。”

    血红色的地狱之门,一个身着暗黑衣袍半佝偻的人从门内浮出,酷似之前在三途河岸遇见的黑袍,他全身也笼罩在袍子中,头部的位置被帽兜之中也是一片漆黑。

    唯一不同的或许就是他全身携带着的不是寂灭而是血腥和厉气,在地狱之门之下,似乎连黑袍都染上了血色。

    “请问可是皆殿下?”阴哑沙涩的声音如尖锐刮着生锈的铁皮一般难听,也折磨着人的耳膜。

    皆皱眉:“嗯。”

    “在下已恭候您多时。”

    皆毫不客气地摊手:“东西。”

    那人说着,枯柴一样的手伸进袍袖摸索:“在下这就为您献上渡者大人为您准备的礼物。”

    这就是亦送的?那所谓的来自深渊的礼物。

    黑袍人伸出手,掌心向上平托,白烟缭绕中,一个透明玻璃瓶缓缓浮现在离他手心两厘米高的地方。不规则的棱形玻璃瓶内,一簇蓝紫色的火焰诡异活跃的跳跃着。

    “取自地狱最底层的深渊,集合地狱亿万灵魂最顽固也是最难以根除的怨气形成的火焰,九冥幽火。”

    皆抬手,接住突然移动过来的玻璃瓶,谁知手指刚一碰触,玻璃瓶突然碎裂,蓝紫发黑的火焰落于手心,紧接着无边无际的怨念铺面而来。

    “……容纳九冥幽火的器皿是特殊材料,不能用手触碰,否则会有不可想像的后果。”黑袍守门人的说明姗姗来迟。

    尼玛!你怎么不早说!

    皆想掐人。

    可奈何现在条件关系不允许他这么做。

    浩大的怨念铺天盖地的扩散开,还未离开战场的青歧妖怪及奴良组全都因这突如其来怨念带来的威压压的动弹不能,身体屈膝。

    黑暗的,来自深渊,发掘出埋藏在内心最深处的阴暗,矛盾、苦恼、仇恨、暴厉。

    其他人尚且如此,更何况离的最近的皆。

    受影响最深,同时也是时间最长。

    可恶!

    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发现黑袍的守门人不知溜去了那里,皆气的想骂娘,不过他当然没有骂出来,如果骂他的母亲,想必连亦看见他了都会掉头就走的。

    “阿皆,你的抵抗力越来越差了。”

    熟悉莫名的音色出现在他脑海。

    ——————————————————————————————————————————————————————

    还有一章的样子滚去下一个世界。。。乃们猜皆他会怎么离开?好吧,,我知道乃们不会去猜的。。。下个世界去哪里呢?我已经在构思秦时和隐王这两个世界了,但是先去哪里呢?这是一个问题。。。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