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拂云·卧月伏眠  【秦时明月】 第一章 卜算之道(改)

章节字数:1870  更新时间:13-02-27 16: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隔日更!!

    ——————————————————————————————————————————————————

    时间作为一种特殊的过滤器煞是无情。

    大江东流不止,潮起潮落,风行的未必就能传承,精粹遭遇冷落亦时或有之。

    所幸时光似水,反复冲刷筛洗,是沙砾是金子总会逐渐分明。真正的金子,即使因缘种种不幸遭际,被尘土无辜掩埋了,或迟或早都能再见天日。

    这是事理所使然,强制不得的。

    ——《中国史纲•前言》

    烈日当空,毫不留情的烤着大地,干裂的道路上,一辆马车飞驰而过,惊起飞扬的尘土。

    马车内,颠簸的路途没有影响到其中的人,双目清明精光四射的老者盘坐中间,他看着坐在自己两侧闭目打坐的徒儿,眼里带着欣慰将心思飘去远方。

    这一次的鬼谷传人应该会有一个能得到他的赏识……吧。

    ……希望如此。

    想到这儿,老者又是一番恍惚。

    自秦国强大的远超六国后,各国的战事虽然暂时已经平息,但其中被掩埋下的波涛暗流却是在不断的翻滚着,保不准哪一天秦随便找个借口就把其余的国家给灭了。

    在如此形势下,一直以演算测命见长,并在七国内享有盛誉的子桑先生却拒绝了势力正盛的秦的邀请,在当时轰动了一时。

    拒绝的如此大胆又洒脱,非但没有惹来秦国的怒火,反而无声无息的就没有了它的后续,这更是让天下及被灭的六国对其无比尊敬。

    自子桑先生出现在天下人眼中已过二十多载,但他的卜算之道却无人继承,眼看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子桑先生替人卜算的次数越来越少,鬼谷各派及其诸子百家等与之有联系的都趁此时机与其定下约定。

    而老者所在的鬼谷则是与他约定:为未定鬼谷子的两名弟子测一次,并且一生只测一次。

    与子桑先生如今五年都不见得帮人卜算测命相比,这已经是十分难得的了,而且这还是因为当初他在年少的时候曾帮助过子桑的原因。

    可以想见,能让老者如此忐忑又如此激动的人的演算是有多么精准。

    “师父,我们已经走了近半个月了,离你说的那个地方还要多长时间?”

    两鬓已经斑白的短发青年睁开眼睛,眉眼上挑,对着师父最近越来越掩饰不住的复杂情绪表示好奇。

    “小庄,既然师父没有说明,想必是在考验我二人的耐心和定力,呃……师父……”

    坐在他对面,身穿浅色布衣的青年边解释边缓缓睁开的双目,在看到自家师父决不会在人前外泄的情绪后却消了音。

    最近的师父似乎总会露出如此神情了。

    一向淡定平和一派高人模样的师父会出现这种欣慰、烦忧、苦恼交织的情绪,简直——

    盖聂突然觉得他现在的心情已经无法用词语来形容了。

    咚——

    佝偻的半百老人手一滑,才打上水的桶复落入井中。

    “请问可是子桑先生的住处?”

    ……先生?

    眼前这个年龄看着和自己不相上下的人称子桑为先生?

    这样的话……

    半偻老者默了,半耷着的眼望向地面掩饰了他的幸灾乐祸。

    不过到底还是不能失礼不是?

    老者点头:“是来自鬼谷的客人?”

    一听对方知道自己,鬼谷子顿时不由挺了挺胸,摸胡子淡笑点头,一派高人作风。

    “我家主人出门了,所以还请各位在镇上客栈多留几天。”

    老人言道,眼皮抬了抬又低了回去,没有让人发现他对高人鬼谷子吃瘪的样子表示满意。

    最后本以为会直接见到子桑本人的师徒三人只得去投宿客栈,等待着子桑的“回来”。

    打发走三人,老人继续进行着打水的动作。

    咚——

    打上来的水落回井去。

    老人继续。

    咚——

    再一次落回。

    咚——

    又一次。

    咚——

    咚——

    ……

    如有人在这里,定回发现无论老人打了多少次水,最后的最后却总是一场空。

    一声又一声,无限循环,飘不去其他地方,却如魔音般一直在这个小小的院落里回荡。

    一直到……

    “阿陈,我饿了。”

    听到年轻男子的声音从回廊的另一边传来,老人几乎是在下一刻就放开井边的绳索转身朝声音的反方向而去,任暂新的麻绳逐渐缩进深井之中消失不见。

    “阿陈,我饿了。”

    “饿了饿了,我饿了。”

    ……

    扑扇着翅膀,一只五彩缤纷的鹦鹉叫嚷着从回廊飞出,飞过围墙,飞向草长莺飞处。

    噔——

    圆木擦过,敲击起厚重的朱红圆边桌面,细长的木签伸入墨玉带紫的镶银磨砂白瓷,带出青色夹黄的叶尖,落入乌木抚栏下。

    一尾锦鲤摇尾而上,吐出几个白色的泡泡,几个潜游,便将茶叶吞入腹中。

    黄檀木的榻上,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伸出榻外半悬于空,发带松握于手,碧色绕指,青发散乱,墨汁滚绣碧青丝织剪裁的衣裳半敞,露出胸前大片的皮肤,桃木的折扇放在面上,却始终遮挡不住夏日的炎热。

    “南方真是热啊,受不了了,我想去北方消夏呀!”拿开折扇,俊毅的男子起身坐起,即使一旁有在不住摇扇的少女,也只觉天气异常的闷热。

    “不满可以走,不要在我这儿发牢骚。”少年白头左眼上留着长长留海的青年皱了皱眉,外露的右眼瞥了一眼对方指着自己的扇尖,顺手给自己倒了杯泡好的清茶。

    “老师,这样赶自己学生走不好。”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