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拂云·卧月伏眠  【秦时明月】 第四章 墨者殊途

章节字数:1990  更新时间:13-03-03 22: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子桑你要不去看看?”

    真是……哼,没大没小的家伙。前一句称呼里至少还有“先生”,后面的话就直接给省略掉了。

    越长越不乖。

    不过,如真是从极西之地得来的木头,不去看看未免太过可惜,只是不知是真是假,真的话倒好,如是假的话……

    ……他师叔也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知道他在收集这些东西,还让师侄来邀请观看,摆明了就是没打算白给他看,这种有备而来、有所图谋的心思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却偏偏对方的目的只是想看他怎么卜算来着……

    当下,放下手中的白釉茶杯:“我记的我说过没空的,还是改天吧!”

    “可是——”

    他抬头看他:可是?

    明明是仰视的自己,他却生出了一种被俯视着的感觉。

    “师叔说他明天要将东西送人。”

    “呵~”皆不由嗤笑,眨眨眼睛,将目光移向窗外,“如此倒也省事,为了让我去见他想出这么个办法,那我去现在瞧瞧又有何妨。”

    嗯嗯!点头间这才猛然反应过来对方竟这样轻易的就答应了自己:啊?他刚刚说什么?省事是什么意思?

    不过,这些都不用细纠了,他到底还是愿意去看了,师叔要求的事完成,如此他也有了个交待。

    跟随在对方半步之后,想起师叔的严厉和捉摸不定,心里只觉完成嘱托后的一片轻松。

    “子路师兄。”

    清润的声音响起,将他的思绪带回,闻身看去,只见温文儒雅的青年立于客栈门口,金色的光从他身后照射进来,为他镀上了一层薄纱,称的他更为柔和,和……神色莫测。

    “子房。”

    他点头,目光随着青年走近的步伐落于他身后的人群。

    小孩、老人、女人、青年、中年、壮汉……

    最后定在老人的左手地方……木料?

    老人左手位置的木头动了动。

    顿时心下一动,想起不久前自己师弟曾出过的一次远门,眼里划过一丝了然。

    机关、墨家……

    如今看来自己师弟已是与墨家有甚多瓜葛了。儒墨两家关系一向都不怎么好,这件事若是被伏念师兄知道……

    他想师兄的头该痛了。

    至于子房师弟……看他这副淡定不过的样子,心里想必也是有数的。

    嘛~!很显然这件事不在他该担心的范围内。想通了这点,他嘴边溢露出一抹浅弧。

    “师兄现在可是要回小圣贤庄?”

    “子房如此问我,是有事需我能代劳?”

    “是的师兄,子房确有事想请教师兄,不过师兄似乎还有其他事,这里并不适合细谈。”说到这里,青年含笑用目光示意在门口等了颜路多时的“子桑”,看向颜路,寓意不言而喻,“子房回庄后自会去寻师兄,希望到时师兄能为之解惑。”

    颜路略一沉吟,颔首:“也好。”

    师兄弟三言两语下便已把下次见面的时间决定了,而走在前面的“子桑”则是与一个男人对视着沉默着。

    “子桑……,许久不见。”

    刚毅的男人开口,没有躲避对方直视的目光,他启唇开口,而看清对方多年未变的年轻面孔后,心胸翻涌的同时又不得不酌情让现在已是壮年的他将“先生”两字的称呼咽下。

    算起来是有很久没见了,至于是多久他也从未算过,只是看着他,以前为其测命时的记忆便浮于脑中。当年的那个锋芒的少年,如今从容淡定,一板一眼都带着历经时光打磨历练的沉稳。而当初站于他身侧傲然到骨子里的发色斑驳少年,现下恐怕已如当初所测那般成了敌对之势。

    造化弄人,命运无常。

    或许……

    “应当不见。”

    定定的将目光在他脸上停留了一下,后不动声色的移开,向门外走去,毫不留恋,外露的右眼里澄澈的没有一丝杂质和情绪。

    身后,颜路忙小跑着跟上。

    “啊!是你!”

    仿若经历了魔障,从不未外物变化所扰的人却因为这一句突然响起的清脆声音而驻步。

    回头看去,叫住他的少年有着瘦弱的骨架和一张清秀的小脸,一双深褐灵动的眼睛在他脸上称的他格外的鲜活和古灵精怪。

    声音对他来说或许是有些熟悉的,但是长相却很陌生。

    鬼使神差的就居然就因为他的声音而停留了。简直就不像他的所为。

    可是,事实确实如此。

    “你是谁?”

    少年没有急于解释自己,而是开始手忙脚乱的讲述另一件似乎不得了的事:“我我……就是那个陈爷爷,啊、那个他,阿陈他受了很重很重的伤……你……”

    他颦眉,本就对自己表现出的反应异常不满,听到那少年的话,眼里更是带上了不曾显露出的不耐,下颌微抬:“那又如何?”

    “我……”一句话让少年一噎,一时睁大了眼,不敢置信。

    “天明?”

    似乎也没料到少年会和子桑说上话,而且还被堵了回来,看着他愣愣的表情,盖聂担心的问。

    下一刻,如被挤压的火山,陈积的情绪突然喷涌爆发,少年大吼,带着气愤和怒火:

    “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说的这么无所谓!?陈爷爷都快要死了,他到现在都一直一直想要见你最后一面啊!!”

    “呵~”

    瞥了眼突然挡了他去路的愤愤少年,皆不由轻笑,神情却平淡的将目光落在少年身侧要拉着他的男人身上。

    少年似是不依,咬着下唇执拗的看着皆的方向,听见他轻笑,一双活力灵动的眼睛里更是怎么也掩饰不下去的愤怒。

    中年的男人半蹲下,坚毅的脸庞上固执的抿着唇线,目光里带着一丝若隐若现的无奈和柔和。

    真是……很不错的眼神。

    气流绕过,风的声音似乎都沉静了下来,缠绕着,留连,久久不去,为其添上了一笔不冷不热的淡墨。

    “子桑……”颜路的声音自身侧传来。

    移开目光,客栈外暖色的光芒洒了一地:“走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