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拂云·卧月伏眠  【秦时明月】 第六章 若木非真

章节字数:2110  更新时间:13-03-08 13: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风起,云涌,暗流涌动中,家国、阶级、利益、荣誉、道、信仰,隐藏的矛盾渐渐浮出,战火一触即发。

    “……《山海经大荒东经》有载:汤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鸟。”

    “上古神话中,有神木建木、扶桑和若木……”

    “……扶桑居于东方汤谷,建木在天地之间,若木在建木西,位于天地的西极……”

    ——皆儿,能找到吗?

    “……呵~当然能,不然你以为我是谁的儿子啊。”

    …………

    当时,要是自己能肯定一点这么回答他就好了,要不然现在也不会如此的后悔了……他从未后悔过什么,唯独那一次……

    二十几年前机遇下得到建木,几个月前又从蜀地的一个族落拿到扶桑的枝节,最后没有到手只剩下若木了。

    好不容易来到这个接近中国古老传说的时空,哪里有不拿到手的道理,毕竟那个人还曾问过他。

    ——“皆儿,能找到吗?”

    找到了之后就离开,但在那之前就作壁上观好好欣赏下由这诸子百家文化争鸣作为背景的汹涌时代的大纠纷,一定是异常气势恢弘的舞台剧吧!

    “很抱歉,恕我直言,这并不是从西极得到的吧。”他开口便来,语气之肯定和淡定,倒是让在一旁站定观察着他的两人大吃一惊。

    “你……有何依据?”

    蹙眉藐了问话的那人一眼,对方中年模样,发色灰白,背微微弯曲着。显然是对他的质疑让皆注意了对方一下,虽然没去过多计较却也懒得与人解释:“直觉。”

    一听就是敷衍的话。

    还是绝对的敷衍!

    “你!”也罢,谁让东西是他拿来的呢?听见别人说自己宝贝了很久的东西是假货而勃然大怒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我说有假它便是假的。”

    “小小年纪口出狂言,目无尊长,亏你还是儒家的弟子。”

    皆不由长大了眼:小小年纪?儒家弟子?

    “哈哈哈~~”这真是一个好笑的笑话啊!!他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活了几百年了,现在却被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说成是“小小年纪?”至于那子桑,不过是他母亲曾用过的一个姓氏,现在却被对方当做是儒家的三代弟子了吗?

    “没有依凭,你爱信不信。”笑了几个呼吸,皆神态自若的收敛笑声,一脸平静,知道是假货后皆都已经连话都不想说了,老实说现在他摆出的这一副兴趣缺缺的懒散样儿在别人的眼里十分的欠教训,如不是旁边站着的那个白发长须淡定老头,他一定会当场就转身离开的,一定!

    “呵呵~既然子桑都这么说了,那想必这应该不是真正的若木,来人,送客。”正在心里念叨着的老头掐准时间捋须,精光四射的眼笑眯了一半,遮去了那另一半的精光。

    皆一直都觉得老头都是很恐怖,心思细密,城府深层的都可以媲美成精的老狐狸。显然三代火影给皆的影响还是蛮大的。

    皆摸下巴,心道:“老头你该感谢我居然将你和妖娆妩媚的狐狸精相提并论。”然后脑海浮现出老头的妖娆样子,皆脸色一黑,只觉得胃已经陷入翻江倒海中……

    以不变应万变在老头那里接受了长达一个时辰的软磨硬泡、死缠烂打后,皆最后果断跑路,任谁都受不了一个人不停息的长时间灌水,而且还是个有文化涵养读书读到老的老头,说话的时候典故、事例之类的一起轰炸过来还没有重复的句子什么的让人真心受不了啊。

    ====

    静寂的夜,一点灰色在天空一闪而过,转瞬即逝。空气中空余风拂过树梢的声音。

    轻身跳入简陋的农家庭院,蒙上灰色的藏青色长袍不作停息的朝着一个方向走去,脚步无声。

    推门,进入。

    “阿陈。”

    步于屋内唯一的床边,发丝斑白的苍颜老人躺在上面,青色的脸上印堂周围已经泛黑。不知是不是因为心心念念的声音出现的原因,本应意识低迷昏迷不醒的人却因这一声而睁开了眼。

    老人艰难的开合唇线,磨砂一般沙哑低沉的声音断断续续:“子……皆……”

    “嗯,是我。”

    “你回来了啊。”

    皆一愣,没想到对方确定是他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想起自己当初去蜀地前老人千叮万嘱“早点回来”的话语,随即勾唇,带着无奈和丝丝的安抚:“嗯,我回来了。”

    露出安详的微笑,老人看着皆的眼里浑浊一片,可那眼角突然蓄满的水已经湿润了眼眶:“你还是……这、个样子,一点……也没变……转眼都已、经快要一个甲子了……”

    “你变的很快,当年小小的孩童现在已经是濒死的人了。”

    “啊,是啊,我快要死了。可是我、好不甘心……不够啊、不够,这些时间……”老人的声音断断续续,那低吼的沙哑如今悲痛无比,不甘如愿的心情让声音发出更大的颤抖,“想要在你的身边,一直一直……”

    “……”

    “你能明白么?”

    “贪心并不好。”

    老人笑容苦涩:“……我知道。”

    “可是……你一直、都是一个人,这么长的、咳咳、时间,一定是很辛苦的吧。”

    “……不劳操心。”

    “咳咳、你总是这样,……不过,还是谢谢你……”

    “当初遇见你,被你救了,离开那令我绝望的地方……”

    “这是我、咳咳、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

    感受到那吞咽喘息的声音消失,皆站在原地许久、许久,最后还是伸手将老人企图抓住他却未果的手放回了棉被子里,最终叹了口气:

    “……不客气。”

    ==

    “什么人?!”

    树影婆娑,斑驳成网,冷冽的风不经意的吹拂着,为这难得冷清的夜晚带上几分萧瑟。

    才将门打开踏进院子里,突入其来的喊声就将皆从自己的意识之海中拉出。猛然惊醒时离开已经来不及了,那一声不小的喊声已将听见的人引来,在多人的围观之下,皆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暴露了。

    “你是……白天的那个人?”不知是谁先冒出了这句,那围观的墨者们便都警惕了起来。

    皆冷眼藐过这些年龄阶层特点各异的人,闭口不语。

    “子桑……”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