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拂云·卧月伏眠  【秦时明月】 第十章 阴阳且出

章节字数:2139  更新时间:13-03-15 14: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垂帘之后,白发的人怡然自得地侧靠在窗边,长发如流苏,搭在窗柩上的手臂因重力滑下一半衣袖,露出白晳夹杂不自然苍青的皮肤。

    听见有人进来的声音,皆回头,让众人看到了自己的正面。

    虽然被青丝遮掩,但左眼裹着的层层白纱却依旧可以让人清晰看到。那玫紫色的眼眸里,映照着的景物一片清明,可是还是可以看出相比昨日看到的一派轻松自然和恣意平和,今日的皆不知为何多了些隐隐的凝重。

    袍袖轻挥,白底红纹的袍角翻飞,皆对三人露出笑容:“各位请坐。”

    “你……”

    眼睛灵动的少年看见那张脸就不由叫出声,瞬间就将临行前自家三师公的嘱咐抛诸脑后。

    “小子,你闭嘴。”却不料刚吐出一个词就被身侧的另一少年捂住嘴。

    “子桑先生请。”一身蓝色儒衫的张良眼不净似的无视两人的小动作直视前方,笑容温和儒雅。

    皆回以微笑,眼睛轻轻扫向那挣扎中的少年,后者身体一僵立刻乖乖不动:“这次卜算算是交易,还请各位在事后不要声张。”

    “这是自然,是不是啊,子羽子明?。”

    “是,三师公。”轮廓俊逸却还带着几分稚气的少年恭敬的作揖,末了还将尚在撇嘴的少年的头猛的拉下。

    “子明?”皆闻言一愣,想到现在自己“子桑”这个姓,不由念了一遍后抬头,“啊,原来儒家现在收的弟子按辈分是‘子’吗?”

    “嗯,是,这和先生你的姓很像。”

    “子明子明,呵,倒是个和你本身不太搭的文雅名字啊。”皆反复念叨几遍后,笑。

    “你说什么?!”某少年皮相小孩心的子明童鞋炸毛。

    张良轻声呵斥:“子明,不得无礼。”

    少年撇嘴。“哦”了一声后把头扭向一边,巴掌大的脸上因气愤而鼓成了包子,喃喃:“切,子桑子桑,都这么大了还不是和我辈分一样,有什么了不起的。”

    “小子,你给我少说两句。”

    “啧,你让我少说我就少说啊!”

    张良扯了扯嘴角,对这两个新入墨家的少年行为颇为无奈:“这两个孩子就是这样,子桑先生应该不会在意吧?”

    “不,其实我挺在意的,特别是那个叫做天明的孩子。”

    “哼!”不知是不是听到了皆的话,少年哼了一声抬高了脑袋。

    皆不在意的笑了笑,接着说:“阿陈这几年受你照顾了。”

    “嗯嗯。”少年闭眼点头,突然反应过来长大了嘴,“诶?你刚刚说什么?”

    皆勾了勾唇:“没什么。”

    “诶、诶诶?不不不!是我受陈爷爷照顾了才对,如果不是陈爷爷的话我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那个……陈爷爷现在好些了吗?”少年微微脸红着脸扰着后脑露出,脸上露出傻傻的像是不好意思的腼腆笑容。

    “哈哈,子明,原来你和子桑先生已经是老相识了吗?”

    “那只不过是曾经见过一次罢了。”皆勾了勾唇,并没有回答少年,而是帮他回答了另一个少年的问题。

    阿陈好些了吗?

    呵~看来墨家的那些人在这件事上隐瞒了他。全身大小钝伤加余毒未清深入五脏还加加舟车劳顿和多时的积虑,能挺到看见自己后才咽下最后一口气都已经算是奇迹了。

    而眼前的这个少年依旧心思单纯的……完好无损。

    ——“阿陈,这孩子就拜托给你了。”

    为了当初他这顺口说出的一句,那个老人算是提前离开了这个世界。

    “生死无常,人各有命。”

    温润儒雅的男子保持着唇角一抹固定的浅笑,忽然道出了这么一句。

    “哦~张良先生似乎对命理有些研究。”

    “诸子百家各有所长,子房身为读书人,自是要向各家学习一二的。”

    “那张良先生还真不愧是儒家这辈的翘首。”

    “那这个在下可不敢当……”

    “敢不敢当我说了当然不算,因为这天下人可都是这么认为的。”互做恭维的话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会说。皆单手支着桌角,笑的无比的含蓄优雅的打断对方,同时那笑也假到了极致。

    咚咚——

    “茶到了。”

    “进来。”

    门被推开,并没有太多遮挡物体的房间自然可以看清进入的是何人。那是一个戴着黑色长高帽的人,皮肤青灰,眼眶深陷,全身笼在黑袍之下。

    哦呀~这可不像是茶楼伙计的打扮啊。

    “呀!他、他居然可以不用踩地!好恐怖,这、这到底是人是鬼唔、唔唔……”奇怪的人就这么飘进房间,没错!他就是脚不沾地违背常识的“飘”进来的,连眼神都不愿意给那两个一开门就对他行注目礼、带着毫不避讳的打探目光。

    阴阳家的人?

    “这身打扮……可不像是茶楼里的人的打扮啊。”

    “只是替人送茶过来罢了。”那人一路飘过来,将手中的茶具一一放于桌面,摆放整齐。

    双手托着的托盘上是一套青白色的陶制茶具,栩栩如生的青花缠绕杯身,白底相称,蔓延到杯口。

    持起小巧的茶杯,皆扯了扯嘴角:“我要的是墨砂,可不是什么陶具。”

    “东西已送到,请不要追究茶童失职之过。”很显然,这人明显将皆无视了个彻底,自话自说的用一句类似总结性的语言将问题代过。

    意料之外的人来的突然走的也突然,他将东西放下后就转身飘走,就仿佛他不过是这次卜算中的一次小小的插曲。

    卜算完毕,将盗版“移星“收入衣袖之中,皆掂量了下已经略冷的茶水,神色不动地伸袖将其倾倒于地,打湿了一片方寸的黄木地板。

    “子明子羽,还不谢谢子桑先生的指教!”

    “谢子桑先生!”异口同声的声音传来,皆微微抬头,略显惊讶的看着模样如此恭敬的天明,没有言语。

    这孩子……怎么突然一下转变了态度?

    随后目光移向他身侧的少年,那个是今后会有一番大作为却自刎于乌江的一代霸王。天明突然态度的改变是因为他?

    还是——

    皆将视线猛的移向嘴边一直啜着抹浅笑的儒雅男子。

    因为这个叫张良的儒生?

    ————————————————————————————————————————————————

    请假时间开始,要我补章节的话可以留言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