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拂云·卧月伏眠  【秦时明月】 第十一章 是非欲来

章节字数:2170  更新时间:13-03-31 22: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没有人能改变天命,我们生在其中,在历史的洪流中挣扎苟延,没有喘息的机会,那张看不见的名为命运的手掌在察觉不到的时候改变着什么,也许到死都可能还逃脱不了。所谓自己的命运自己掌握,这只不过是人们自我安慰是说出的无聊话语罢了。

    必然还是偶然,又有谁能分得清呢?

    已然转暖的时节里,皆起床后习惯去近海的道路去走走,早间的集市特别热闹,独自一人走在路上看着来往的人群也不失是一种打磨时间的方法。逛了会儿集市,带着一身潮腥的海风回去时,站在小巷道路的路口,他清楚的看见自己那不大的破旧的府院门口站着三个陌生面孔的人。

    看着装,不像平常百姓啊。

    似是感受到突然而来的视线了,三人中一个模样似武夫的男人猛的转头看过来,眼神冰冷犀利。

    皆勾唇,好有趣的眼神~那样的眼神……那是一种看惯生死,带着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决毅,和隐藏在眼眸最深处的热血。

    一身文士长衫长相温吞的中年男人也看过来,隔着老远,他抬起双手,作揖,朗声:“子桑先生。”

    最后看过来的是一个白衣的年轻男人,清俊华贵,一眼望去可能看不出这位贵公子有什么特殊之处,可是细看之下会发现那一身白衣的暗绣是纯银丝织就的,布料昂贵,绣工精美,毫无疑问是普通人一辈子都买不起的奢侈品。

    “请问可是子桑先生?”

    走过去后,那位衣着华贵的公子作揖询问。

    既然认识我的话那就好办了,皆打着小算盘,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怎么将这几位自己现在不想惹上的“大人物”撵走了:“不是,先生出门了。”

    站在他身后的中年男人嘴角的微笑微微一怔,眼里滑过了一丝不易觉察的了然:“那小哥,不知子桑先生何时归来?”

    “我不知道,可能明天可能后天也可能是大后天也说不一定,反正他经常这样没事就失踪个把月什么的。”皆装模作样的蹙眉,一副“我很为难”的样子就这样轻易的表现出来了。

    “那不知公子是子桑先生的……”

    “我和他什么关系必须要告诉你吗?既然是子桑的客人,现在人不在,那就请回吧,我就不送了。”

    自顾自地开门进去,皆丝毫不客气的将三人关在门外。

    ====

    眼前府门紧闭,那脆弱的看似不堪重击颇有年代感的木门,似乎在嘲笑他们吃了闭门羹。

    华贵男子微微皱眉,用手按了按额角,颇有些因被人拒之门外的事感到为难的样子。

    “公子,这人也太不识趣了。”武夫模样的男人抱拳,压低的磁性声音带着些忿忿不平,“要不属下将此人抓来让公子好好询问!”

    “将军不可鲁莽,此人既然是和子桑先生住在一起的想必关系一定很好,将军如果贸然将人抓走,此事若是被子桑先生知道了,是不会对我们有任何好处的。”白衣俊公子哥儿很识大体的劝道,字字中地。

    “公子。”中年文士作揖。

    “李相国要说什么?”

    “是。其实公子刚刚或许没发现,在我们说找子桑先生的时候那人的眼神稍微改变了一下,而之前我们称呼他为子桑先生时他并没有否认,但却在询问他是否是子桑先生后,态度就微妙了一些,这人,恐怕并不是表面看着的这么简单。”

    “相国大人的意思……是说刚刚那人就是我们要找的子桑?”

    “是,但这也只是我的一点猜测,或许事实就像他说的那样,这也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多谢相国大人提醒,扶苏现在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如不是相国,恐怕扶苏会坏了一件大事。”男子说话时,腰就已经弯下来了一些,模样诚恳。

    文士微微露出笑,伸出双手将白衣男子朝自己弯腰向下的手臂托起“公子这是哪里的话,为公子点明这些,本就是臣下的职责。”

    男子没有回答,只是转头看向紧闭的大门:“父王曾说,子桑先生的性格孤僻古怪,现在看来确实如他所言,现将我们闭之门外,性格当真是难以琢磨。”

    ====

    “桑海,是非之地。”

    捏着手中的竹简,皆露出一抹冷笑。

    继墨家蜀山之后,阴阳家、公输家来,就连公子扶苏、李斯、蒙恬也到了这桑海之城,那蜃楼里的秘密等待着一些人的开启,而建造蜃楼的目的却又是那么的荒诞而单纯:只为了满足王座上的那人的愿望。

    “真是有趣~真是有趣~!人类真是太有趣了!!”

    皆突然有些明了折原为什么这么喜欢人类的原因了,看着人们或彷徨或挣扎,被欲望驱使,因情义痛苦,矛盾着开心着伤苦着……而自己就那么看着,看着他们演绎出的斑驳人生,就像是看电影一样将别人生命辉煌得失看的一清二楚,就这么静静的看着。

    果然是活的太久日子也太过无聊的原因吗?自己也变得不再像当初的自己了呢!那个深陷世界洪流中的皆从里面爬了出来,心中曾拥有过的感情已经开始日渐稀薄,不复以往的强烈,不再莫名的感伤,不愿顾及他人感受,活的自在洒脱,无忧无虑。

    ——可是,事实真是如此吗?

    皆伸手覆上左眼,隔着白纱,那里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他看似离开了那个洪流,但不过却又进入到了另一个洪流之中罢了。

    如果现在大蛇丸、迪达拉、君寻、鲁鲁修、亚路嘉、夏目、正臣、临也等人能站到他面前,可是,已经因连亦而改变了很多的他会做到很激动高兴吗?答案是否定的,那本就受伤的心其实并没有那么坚强,可以愈合的伤口即使愈合也都是存在过的。

    心,变得麻木、冰冷。

    他活的自在洒脱,无忧无虑?

    是这样吗?也许皆自己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逐渐变的偏激了,只是暂时还没有爆发出来,所以他才并没有发现。

    而这个世界其实处处存在着意外。

    ——————————————————————————————————————————————————————————

    我回来了,没有让我补章节我真是太爱你们了~~但是这也说明这文的冷清不是?我有什么好高兴的啊啊啊!!!

    明天愚人节,愚人节快乐哦~~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