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拂云·卧月伏眠  【秦时明月】 第十三章 何为联系

章节字数:2107  更新时间:13-04-08 22: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夏君大人。”

    身后有低沉的声音传来,少年回头,一身笼罩着黑袍戴着高帽的人在少年身后唤道,阴沉的样子似乎连空气里都带着莫名的寒意。

    可是少年却似乎明白对方是在关心自己,露出带着些安抚的笑:“我没事。你先回去吧。”

    “夏君大人……”

    他欲言又止,常年低头的姿态因为这一句话而微微抬头,露出青灰的皮肤。看着少年的笑容,复又看了看之前抓住自家大人的年轻人。

    这个人……

    怎么感觉很眼熟的样子?

    “你先回去吧,我一个人走走。”少年见他不答,又说了一遍,那眼里的喜悦轻易的展露无遗,让对方不得不直视。

    那眼神太过耀眼,像温柔的太阳光芒,不是烈日般的火辣但却暖人心脾,可是这些,不应该是他可以看见的,这么想着,他最后只得莫名愧疚地低头,“是,属下知道了。”

    “好久不见。”

    少年微微张口,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最后的话语变成了唇边柔和透明的温柔。

    人的道路是没有中断的,而且是一直联系在一起的东西——不管是多么渺小的事件。皆抬头。天空依旧澄蓝而高远,细细绵绵的白云随着风飘动,阳光透着云彩遗落下,在青色的瓦沿缝隙中默默安抚着新生的菌类嫩芽。恍然间,他想起了侑子曾说过的话。

    …………

    青葱色的玉杯,晶莹的液体流入,染上了一份通透的翠绿。指尖饱和,划过杯沿绕到杯柄,抬起,送于对面少年的唇边。

    “皆……”

    少年张口,杯内的液体顺着口唇间的缝隙流入,湮没了少年欲言的的声音。

    男子露出的手腕白的过分,那在阳光下染上金色光芒的苍青颜色被轻易的掩盖下去,他眉眼柔和,手执玉杯,抬臂伸手专心的为着身前的少年饮上一杯香醇的清茶。

    待一杯茶水下肚,少年再也按捺不住:“皆,我……那个,你……”

    “有话可以直说。”男子收回手臂,回手提壶给杯中满上,就这一个杯中,一饮而尽。

    “你的伤……”

    少年开口之后顿时觉得有些后悔,他抬眼小心的瞅了瞅一脸柔和的男人,眼神闪了闪。不知怎的,像是有些愧疚地埋下头,似乎是有些胆怯的不敢面对一样。

    “这不是你的错。”皆面上的表情带着一如既往的温柔,温热的手覆上少年浅色的软发,柔软的触感让他的唇角加深,另一只手覆上左眼的白纱,“而且这伤并不严重。”

    “可是、可是老师说你当时……”老师说你的眼睛被人挖走了,流了好多好多血。只是那么想想就已经像是亲眼看见了那可怕的一幕一般。

    鲜艳的、甜腥的、残忍的……血,满地都是,染红了那片废墟。他还清楚的记得第二天醒来后从八原跑回京都,跑回那片废墟看见的残景,风干的黑色血迹,空荡又冰冷。

    “没有什么,我这不是还活着吗?”执起少年的手,他的手指纤细而平常,透过相触的皮肤,倒是带来了丝丝的冰凉。拉过少年的手触碰眼眶,在对方感受到那触感后露出的惊讶眼神中,澄澈的浅色眼眸里,皆看见自己不变的微笑。

    “皆君、皆君,一定很痛吧?”少年的眉眼染上哀伤,晶莹的水珠顺着眼角遗落下来,无声无息,连成一串串透明的珍珠。

    微笑,他还是微笑着:

    “已经不疼了。”

    那笑,如同假面,一张不易轻易卸下的假面。所以即使看着对方的泪水不停流下,他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表情,来对待哭泣的夏目,似乎除了沉默便只是微笑了吧?

    这个温柔的对待每一个人的孩子,本身就是一个温柔体,除了温柔还是温柔。

    哭泣的声音从细弱蚁蚊开始逐渐变大,心,像是被羽毛轻柔的拂过,轻软下来……伸手一收,便已将少年拥入怀中。轻轻地圈着少年瘦弱的身体,画面和谐又温暖,给人一种珍视守护的错觉。

    是的,错觉。

    皆对自己心里突然的柔软下来淡淡提起了警惕,那种感觉,他将其命名为软弱的错觉。

    没有过问他为何会在这个世界,没有问他为何会和诸子百家阴阳家的人在一起,也没有问他在这里经历了什么。皆如此,夏目亦是如此。

    两人就这样一起在桑海,形影不离。

    直到——

    蜃楼在桑海海边停留数日后的一个夜里。

    那一次的海市蜃楼似乎是一切的开端。

    ====

    更深雾重,树影婆娑,夜晚的天被乌云遮掩,仰头之后更是看不见一颗星辰。

    咚咚、咚、咚咚咚——

    伴随敲门声传来的,是脆生生带着些冷清的少女音色:“先生,你睡了吗?”

    吱呀——

    “进来吧。”房门被拉开,皆肩披深色外衣站在房间门口,神情有一半在阴影中,迷惑且不真切。

    没有任何私闯民宅的自觉,劲装少女像是没看到对方时不时瞥向围墙的诡异眼神,淡定地点明来意:“不了先生,我只是来送东西的。”

    “什么东西?”

    “长老托后来桑海的族人给你带了一句话,请先生过目。”少女说完,递上了手中的细长竹简。

    眼睛扫过竹简,寥寥的两句话并没有让他在上面做过多停留,反而是将视线转向少女身上:“你要去蜃楼?”

    “是。”

    “进蜃楼这可并不容易,况且最近蜃楼一直没有靠过岸,你要怎么进去?”

    “所以小虞想来拜托先生,希望先生能帮忙。”

    “我是有说过如遇难事可以来找我,但如果让你进蜃楼……那里遇见的,才算是真正的难事吧。”

    “我有不得不去那里的理由,先生您知道的。”少女仰着头,青丝披肩,额角圆润,下颌光洁如玉,神情不悲不喜,目光坚定,恍若磐石不屈不饶,隐含着一份高傲独立,在无月无星的夜晚耀眼的明珠。

    “……”

    “先生……”少女直直的看着男人,目光平静而倔强,似乎在说“不得到我想听到的东西我是绝对不会轻易离开的!”

    “……算了,我不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了,帮忙是吧?我帮就是。三日后,跟着那两个叫天明、少羽的小鬼,他们会带你找到你所希望的答案。”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