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拂云·卧月伏眠  【秦时明月】 第十九章 夜浓业聋

章节字数:2112  更新时间:13-04-28 22: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我猜他应该是对你感兴趣……】

    【……毕竟一个活了几十年都不会变老的人对这里的人的认知来说是很“特别”的。】

    “……”

    不带这么大喘气的啊喂!

    皆心里抽搐着嘴角,面上毫不在意,听完后,不由将视线在卫庄身后的所有人身上一扫而过,得出的结论似乎出乎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

    这些人的神色都颇有特点,当然这是要除去那个看不清长相的墨玉麒麟和一直看着卫庄都没怎么转移视线的红衣赤炼,其中要数白凤凰的表情最为平淡,隐蝠狰狞着面目忍耐着什么,眼睛都在放红光了。

    “待客之道?呵呵~~多年不见鬼谷的待客之道已经改了这么多了吗?那我是不是该回一下礼呢?呵~”

    呲咻——

    噗——

    眨眼间,连续的两声快速响起泯灭,再见那名白衣男子,手捂右臂,丝丝血红从指缝间沁出。

    “哦呀~”皆轻掩嘴角,装模作样的表示着自己的担忧,一点都没有自己是始作俑者的自觉,“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作为主人却因客人受伤这可是万万不应该的啊~”

    “哼!”白衣的某人哼了一身不作答,脚下一用力便飞身出现在皆的面前。

    皆半耷着眼,凭着他良好的视力,即使一只眼也可以看清对方脸上的毛孔,嘴角的讽刺意味却是十分明显,笑:“哦~刚刚是夏目现在轮到我了吗?”

    “当然,我们鬼谷可是一个能让宾主尽欢的好地方啊~”

    皆向后看向卫庄:“小庄你不是要去拦人吗?这样在这里浪费时间真的好吗?”

    【你为什么不直接说你不想陪着小鬼玩游戏不就得了?】

    “不,我这样做只是不想打击到卫庄他的手下,等会儿还要看戏的,演员出了什么纰漏可是看不到好戏的,不管是主角还是配角都要平等对待哦~”

    【你这明明就是懒!】

    “哦呀~被你发现了。”

    【咳咳,不要用那种奇怪的语调我会更认同你的回答。】

    “不好意思,我懒。”

    【……】

    夏目张大着眼看着这一来二去的场景,这样的皆,这样的看似漫不经心,这样的讽刺着别人,如果说昨天和蒙恬说话时的不羁让他认识了不一样的皆,那么现在的讽笑与轻佻则又让他看到了对方的多面,这样的皆是他以前从未知道过的。

    于是鬼使神差的,夏目扯了扯他的衣角,抬头,对上对方看过来的紫色眼眸,他张了张嘴,吐出来的话语像是自己被抽空,机械般被人控制的,他只听见自己的声音:“皆,……不想走。”

    是的,不想走,不想离开。

    “我知道你想保护我让我离开这里,但是我并不……”

    ……不想离开,不想离开你。

    仅此而已。

    风中夹杂着远处传来的喧嚣,明明凌乱却有序的马蹄,树影婆娑的光影,鸟雀腾飞的鸣叫,远方山谷的呼啸,桑海静谧的海风轻荡,楼阁飞檐铜铃的摇晃,草丛深处的虫鸣,婴孩新生的啼哭,老者悲哀的逝去,鼾声,轻鸣……行军的步伐,重物的倒塌,蛮夷的入侵,草原的欢呼,沉寂的焰火,沙漠的冷风,驼队的铃铛……异域风情的叫卖,物物交易的吆喝,奴隶的贩卖,贵族的笑声,平民的哭泣……

    这世界的声音似乎在这一刻尽数流入耳间,喧嚣各种,沉寂各种,欢声各种,悲苦各种,一时间竟掩盖下了夏目近在耳边的声音。

    “夏目,我不会让你一直都在这里的,你会回家的,我保证。”

    ——我不会让你一直都在这里的,你要回去。

    上次的保证还在他的耳边没有消散,目光的坚定上他眼里汇成温暖,可是现在,他只是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涩。那相信你的话已是无法再说出口的了,最后,只得用沉默低头的动作来回避这一句保证了……

    ====

    “很多人都有他不可逃避的命运,蒙恬不例外,他所效忠的这个帝国不例外,你们也不例外……”

    “……很多人被命运安排,而我安排命运。”

    深夜破晓前的时刻,空气中还带着湿润的雾气,从高处俯视着,夏目安静的待在皆的身边,树林的另一边传来的是秦军的号角,那是撤退的号角。

    树下的卫庄,白发飘飘,风中轻扬着,深色的衣袍起伏翻飞响起猎猎的声音。对面,站着才从蒙恬和星魂等眼下逃出来的墨家众人,当然其中还包括如今身在墨家阵营的盖聂。

    而卫庄说话的对象,自然是对面的人。

    “我好像来得正是时候。”

    浓浓白雾弥散开来,一个人形从中渐渐显现。雾顷刻消散,是那个阴阳家说话阴阳怪气的小鬼:“阁下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跟这些人还有笔帐没有清。”

    鲨齿落地剑尖插入地面,白发的男人冷眼:“如果你继续这样啰嗦的话,我很可能会介意。”

    “放心,一定很快就会有结果。”

    “一个完全没有内力的剑圣,我可以给你一个公平的死法。”脸上有符号的少年右手上抬开始凝气,蓝紫色的雾气缭绕,他说话间已将左手背在身后。

    盖聂也抬手将木剑横于胸前,动作看似随意,周身却没有半点缝隙容人有机可趁。一个擦身,布衣刚毅的男人将木剑挥的看不见踪影。而星魂,右手上凝聚的气在擦身过后便已消散,他不敢置信的看着手掌,仿佛那手掌很陌生般。

    “你的右手已经被斩断经脉,如果不能及时治疗的话,可能永远都无法挥动了,你走吧。如果你继续出手,也许有机会杀死我,但是你必定也会重伤。”

    “那不是很好,你害怕了?”某阴阳怪气的小鬼脸色难看,死撑着面子。

    “卫庄的流沙之所以没有出手,是因为你的实力,一旦重伤,你还有机会离开吗?”

    星魂回头,目光移向身后领头的卫庄:“阁下要与我为敌?”

    没有承认,也勿需默认,只是在提示警告对方:“你可以试试……”

    “哦呀~这么有趣怎么可以少了我呢?”

    ——————————————————————————————————————————————

    好久没更新,我愧对还在支持我的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