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拂云·卧月伏眠  【神隐于世】 第二九章 斗

章节字数:2133  更新时间:13-10-03 22: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9

    看向曾经的手下兼室友,皆的眉微微上挑:“这是什么意思,怕我反抗?”

    “队长,既然知道又何必再问呢?”打着方向盘,长相普通的男人看路看人就是不看皆。

    见此,皆只冷哼一声,不语。

    看来还是有人不放心自己,他们就是担心自己会去插手森罗万象的事,担心他动手坏了某些人的计划了。

    就是不知道多虑的那人是那个首领呢还是他身边的叫“一季”的女人了。

    一切的进展的似乎很顺利。

    皆就这样被带回灰狼众的总部:一座典型日式风格的宅院。位置并不是都市而是在郊区的山林之中。

    “队长这是第一次来总部吧。”领着皆走在庭院,男人开口,明明是个问句,他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

    知道还问,你是想炫耀么?皆内心翻了个白眼,“你想说什么可以直说不必在我面前拐弯抹角。”

    男人停下脚步回头,黑色的眼睛略弯看过来,眼里却没用笑意:“队长想让我说什么呢?或者——队长你希望我说什么?”

    “哦~你也终于会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了么?以前的你,可是连说话都不会直视我的眼睛的哦。”皆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男人不由怔在了原地,他以前从未发现,他家一天板着脸的队长笑起来还真是惊艳啊。

    只一点,便已是令人惊艳的存在。

    那笑容不带戏谑,不带调侃,一改之前一路而来的严肃和冷清,意味不明的笑有着独有的光彩,妩媚不妖,温和不柔,灿烂不艳,如夜间悄悄绽放的红莲,不染淤泥,遗世独立却又环绕在人间烟火的人情味中。

    让他一想到这人还曾在别人面前展现出更为迷人的表情时,他的心就不由变的冰冷,和……不悦。

    没错,他承认自己在嫉妒,明明是自己最先认识这个人的,最后却被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人抢先,还上演了一出神发展的师生恋。

    想要……他想要……想要看见那人更多的情绪,更多的夺目风采,还有更多的妩媚迷人……

    而且……仅仅是他独自占有的。

    不过——

    “那是因为人都是会变的。”

    男人回头,在白发青年看不见的地方自嘲的提了提嘴角:那些不过只是他的臆想罢了,想要得到那个人的所有可比想象的要困难的多。况且,这真的是因为自己喜欢自己队长吗?开什么玩笑!天下香香软软的女人多的去了,他没事会去喜欢一个冰山一般的男人?这应该只是他对没有好好认识皆的一种后悔的方式……吧?

    “人心……”皆轻勾唇角,语气变的暧昧,“易变?”

    男人摆手,不耐烦这个话题:“谁知道呢!”

    白发的青年低头,越过束缚双手的特制铁铐看着脚下,黑点般的蚂蚁搬运着东西成队向着不远处的墙角。风丝丝缕缕,发丝漂浮,被留海遮掩的地方,青年左眼的眼眶空无一物空洞黑暗的诡异,右眼的玫紫色眸子却散发着诡谲难辨的光彩。

    风来了。

    雨雪还会远吗?

    “无论是什么,对待一个事物的时间长了,都会从好奇接触到弃之如草芥,这是一个适应的过程,可一旦适应结束后便会失去兴趣,所以,对待同一件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而这个适应的过程中使得各个不同的年龄阶段也是如此,这是人的劣根性,也是生物的劣根性。”

    “……”男人沉默了,好半天才回头,露出一个标准有礼的笑:“队长,这还是我头一次听你讲这么长的话。”

    不待皆再说什么,男人停下步伐,两人已经立于一间和室外。

    “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已经到了。”

    ==

    雪,在深黑的夜里从天而降,像纷飞的花瓣从天飘落而下,却带着冬日的凛冽和拒人千里的寒气,无声无息的落于土地、树木、房屋。那一抹纯白的颜色单调且苍白无力,在无声无息中覆盖了人间,一个晚上便已倾覆。

    厚积的雪已将树枝压弯,摇摇晃晃的样子让人担心不已,最后还是终于承受不住从树枝上落下,发出簌簌的声响。

    皆一身深蓝的和服悠闲的靠坐在庭院的走廊上看着雪景,身侧是冒着热气的暖炉。

    走廊的尽头走来一个拿武士刀的青年,纯黑色制服看着略显单薄和刚毅。

    “皆大人。”青年走到离皆三步远的位置单膝跪下,脸上面无表情,让不知何时不小心沾染上几滴血液的五官多了几分森然和冷血。

    “办完了?”皆拿着一壶白瓷方口的烧酒,浅啜一口后将视线落到来者身上。

    “是,所有的反对者都已经永远的闭上了嘴,现在总部已经被我们控制。”

    “首领那边呢?还有那个什么……森罗万象。”

    “这里的消息已经封锁,服部不会知道总部的变动,至于森罗万象,据消息,六条壬晴和宵风被‘伞’带回后曾逃跑过一次,不过现在应是在来往总部的路上。还有万天和风魔的人插手其中,而云平帏目前一直下落不明。”

    青年回答的严谨,语气平滑没有一丝波澜。

    皆闭了闭眼,想到昨天那一群还对他咄咄逼人的人如今已经化成灰不知在哪个角落,突然念起服部的名字时,嘴角浮现出一丝残忍:“知道了,先退下吧,首领来的时候注意别露陷就行。”

    “是。”青年应声,却依旧一丝不动。

    “还有什么事吗?”

    “大人,气罗使宵风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皆喝酒的动作一顿,嘴角不由抽了抽:怎么每个人都要告诉他那个少年的事?我们两个的关系真的没你们想的那么好!

    虽然是这样想的,但皆还是放下酒壶偏头看着那人问:“为什么这么说?”

    “大人您是宵风的老师。”所以宵风要死了你不能表现的这么淡定。说这句话的时候,青年的眼睛异常的明亮,明亮到其他的情绪皆都一目了然了。

    所以你们都认为我们关系很好很密切了吗?!

    胡扯!!天知道我都已经半年没看见那个宵风少年了,我不就曾经在现世的时候和自己教的学生来了个师生恋吗?然后你们就这么认为我们关系不纯了吗?!喂喂,你那我们之间绝对有什么的眼神是什么意思?!麻烦你收收行不?!!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