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之恋  18~19

章节字数:2534  更新时间:13-01-24 17: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十八章 灵法老鬼

    “滚开!”冥声嘶力竭的大吼,用指甲在地面上划出一道道土沟。“炎,你收回你的玩笑吧,他开不起。”寒抬抬手,把崩溃边缘的冥扔回椅子上。“好吧,我收回。”炎讪笑一声,又喝了一口茶,看着夏侯寒把玖儿变成隐形的,保持着高傲的语气说:“你该见见这个老鬼,他会给你一点帮助。”“你确定他会帮?他要临天劫了,自己修炼还来不及呢。”夏侯寒仍旧冷冰冰的,哪怕是在好言相劝。“哇,我就这么不中看!”一个苍老又不失刚劲的声音传来,可人却出现在另一边。老人身上强烈的圣光更是亮的扎眼。冥面无表情的行了一礼,眼角却不由自主的扫上了老人的外貌:头发精干的梳在脑后,,衣服十分朴素,而样貌就更没有可说之处,除了一点点仙风道骨,再没有其它特别之处。

    “灵法,这儿有个病号,帮忙诊治一下?”夏侯寒少有的再次打趣。灵法像个孩子似的讽刺道:“可我天劫在即,自己都忙不过来!”炎一弹指,九二出现在他眼前“只是小病,你就看看吧,我们最近比较忙。”可话音未落,夏侯炎和夏侯寒就交换了一个狡诈的眼神,分明在说:“我们高等人,不入低等事。

    灵法微微摇摇头,用手指轻轻搭上了玖儿的脉,只摸了几秒,脸色一瞬间就变得煞白,眉头紧皱,对着冥沉下了脸:“带上她,我们走,带我去她昏迷的地方。”冥心中一紧,一伏身揽起了玖儿,先一步出门静候。灵法一出门就接过了玖儿,轻一吹气,就让玖儿现出了本相,又对冥一挥手,冥感到心中一抖,不自觉的变成了狼形。看着自己一身狼毛,冥的鸡皮疙瘩顿时起了一层。用嘴衔起包裹,背着玖儿就飞上屋檐,领路奔回学校。

    灵法一行人在空宿舍中落座,门,窗,透光的猫眼都用西方“魔锁”东方“扣结术”各封了一次,等一切都处理妥当,灵法才终于坐下,轻瞟了玖儿一眼:“她是中了扣魂术,那个魂主每夜会吸取她七魂六魄中的一种,现在只剩一魂两魄,她再修行万年,也受不住来自灵魂的削弱。”“她最后一次去了哪里?鬼气可重?”炎月紧接着发问,冥不禁懊恼的垂下了头,为自己的疏忽大意悔恨着,口中呻吟一般念叨着:“天……台……,炎月和灵法吃惊地定格住了,同样呻吟起来,a校的天台在尸妖界是出了名的鬼气重,每年不知有多少人在a校天台上因各种原因自杀。被怨气反扣的伤人地缚灵几近数不胜数,而那些数十年以上鬼龄的地缚灵的杀伤力更是无法估量,几乎每个上了天台的人都没有活着回来的。

    正在众人思考之时,一阵“邦邦”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的思绪。

    (黑兔插言:神马?你以为他们被女舍宿管大妈抓住了?嘿嘿,结果会让你们意外的……奸笑中)

    第十九章 鸩(zhen四声)鸟来访

    冥扫了众人一眼,张开一个单项透视,窥视门外的情况: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面色淡如水的站在门口,身后黑压压站着一群人。看着门外人熟悉的面孔,冥松了一口气,关上屏障,打开门放进来者,施了一个障眼法让室内显得有点人气。“鸩鸟,这是我的两位朋友,那是他们的……父亲,他们对我和凤凰(凤凰是玖儿的堂主名)有恩,今天来探望我们,凤凰现在不在,有事你就说吧。”冥匆忙介绍道,他知道,鸩鸟从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今天来此,定然没有好事。另一边的夏侯炎倒是兴趣十足,仔细的打量着鸩鸟:那人一身墨黑,头发跟冥一样朝外“刺”去,进门时打招呼的语音语调都颇有冥的气质,但那唐突的举止远却显示出他远没有冥那样老谋深算。鸩鸟看着三人,面露犹豫,显然在为他们的忠诚而担忧。冥摆摆手,拍了拍鸩鸟的左肩表示无妨,鸩鸟这才将信将疑的吐了一口气,从怀中掏出一个信封递给冥,脸上渐渐显露出了竭力压制的气恼。“什么东西?”冥好奇的接过,几下拆开了信封,里面露出的是一张纯黑的请柬。“飞隼什么都说了。那天你们说话时,被蝙蝠的人撞见,汇报给了蝙蝠,结果那小子马上报给了帮主,说飞隼结党营私,勾结外帮,意图不轨。帮主大怒,当时就要毙了他,他为了保命,就……”冥怨毒的瞪大了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请柬里面“一周后,基地接风”的字迹,半晌,才缓过神来:“既然是墙头草,倒的不好自然会出事,谢谢你过来送信,我们会去的。”拍了拍鸩鸟的肩膀,就送他出去了。鸩鸟看着他的脸色,摇了摇头,道了别,匆匆离开了。冥回过身来,撤了障眼法,锁上了门,调整了一下心情期待灵法的结果:“抱歉,一些私人的事情耽误了您的时间。”灵法毫不介意地一笑,给夏侯炎递了个眼色:“炎会陪你一起去趟天台,把那个地缚灵带回来,只要取回玖儿的魂魄,一切就都结束了”夏侯炎耸了耸肩,无所谓的一甩斗篷跳上了窗框,轻一松手就悬浮在了空中,缓缓下降,脚尖刚一触地就开始狂奔,支起一个隐身的结界,踏着墙壁就攀登到了天台的边缘。皱着眉头看着从楼梯冲下,又用掠行冲过来,艰难的踩着水管上爬的夜冥,一抬手用空气之力把他吊到了自己身下。夏侯炎抽出长剑,口含一把匕首,用脚尖踩了一下被当成跳板的冥的肩膀,飞身上了天台,脚尖未落地,就已经用剑拨开了一条小路,俯身一拖,把气喘吁吁的冥拖上了天台。在朦胧的夜色里,冥看到数只血色的地缚灵狰狞着脸向他们挣扎着爬来。

    冥甩动着狂欢之夜(黑兔插言:玖儿亲炼的匕首,因魔气太重,早日修出半剑灵,会不时与主人互通心灵并颤动,故称狂欢之夜)逼开靠近的地缚灵,可匕首的攻击范围太小,冥累得半死,也没走出多远。正在他手忙脚乱之时,一个冷静的声音出现在他耳畔:“找到了,就在天台边上。”冥急忙一扬手,用匕首削掉了几个魂灵的四肢,可不到一秒,又有新的魂灵包围了上来,他火急火燎的望了一眼夏侯炎,发现炎的周围有一个用气场逼出的真空圈,没有任何一个地缚灵敢靠近。冥便硬冲过鬼阵,挤进了真空圈,和炎一起向掠夺玖儿灵魂的地缚灵走去。

    说来也怪,他们一靠近那个魂灵,所有“人”都让出一个半弧来,如同狼群观看狼王决斗一样的阵势让冥不寒而粟。夏侯炎缓步走上去,抬起了那个地缚灵的脸,冥惊讶的发现她的脸竟比别人的清晰许多倍!“你为什么这么着急杀人,来恢复自己的人形呢?”炎如同喃喃自语一般对她说,忽然手一紧,一下子插进了魂灵的体内,(黑兔插言:邪恶的自己面壁!)捕捉住了什么似的,大吼一声,猛然收回手,十条或红或绿的漂浮物被拽了出来,女鬼的面容一下子就模糊了,极度痛苦似的团成了一团。炎把漂浮物塞进了冥的乾坤袋,想了想又抓出了一个水晶球把女鬼收了进去,再不理冥,转身从垂直于地面的墙壁上下了天台。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