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之恋  53~54

章节字数:3236  更新时间:13-02-13 19: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五十三章谜团

    “这倒不急,因为我们不怕死,也一定不会死,而我们的主人,也一定不会让我们现在死哦!”玖儿弯起一弧奸笑,羽翼“嘭”一声弹开,已经泛出乌黑的左手食指抬起,指向台上:“你们谁有一把可以吞噬一切的匕首!”

    女人大怒,跳起展开自己的一双黑翼:“你们谁都别想带走血梵,除了主神,没有人能带走它!”

    “如果这是主神的希望呢!”玖儿加深了食指的颜色,羽翼一抖间,翅上现出了撒旦给他们六大回归者的逆十字架:“死亡之指!逆十字架!你还在执迷不悟吗?”

    女人看到呼之欲出的死亡之指,玖儿身后如梦中一般的巨大逆十字架图纹,终于相信了近日来心中的不安,跌坐回了椅子上:“既然如此,那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你,你也可以在带走盖特•利德之前落个明白。”

    玖儿轻轻点头致谢,抬手一招,两把椅子应声飞来,二人轻轻坐下。

    “那年,我们在尼古拉的施压下迁出了古堡,住在这里继续生活,为求安乐,每年我的哥哥会匀给他们一些消除圣力的药剂。盖特•利德是圣主予我的孩子,我和我的哥哥只是抚养她长大,和他其实并没有血缘关系。”黑衣女子深邃的看了他一眼,继续诉说。

    “不要怀疑,他虽然没有苦难的长大,但我们知道他的命运,只是尽最大的能力培养他,想让他更完美的应付今后。其实,孤单不就是对任何人来说最大的伤害吗?最近这几日前,主神总赐我一梦,告诉我,盖特将会拥有一对像我一样的黑色羽翼,上面的逆十字架图纹会让他挽救圣主!今天,你们来此,我允许你们带走盖特,他将要比我们这两个身体内流着混沌之血的人伟大的多。现在请带上血梵和盖特,离开吧。我知道这次寻找或许很简单,但这注定了你们会用未来加倍偿还。”女子摇了摇头,从裙摆之下取出了一把无鞘的血红匕首,强忍着几滴决别的泪,把匕首轻放在儿子手中,深情的吻了一下他的额:“现在,让我用生命送你最后一程,为你唤醒你的人生吧。让我用鲜血与身躯替你承担一切。”

    瞬间,女人把匕首捅进了自己的心脏。同时,觉醒的六芒星开始在盖特的头上闪耀,他的童稚眼神霎时盖上了惊讶、痛苦和愤怒,母亲那句“我用鲜血与身躯替你承担一切!”一直他耳际萦绕,而父亲无声的心碎更为他添上一股力量,他闭上双眼感受无痛的觉醒。莞尔,睁开双眸,天地已然大变!

    “告诉我你的能力!”玖儿不耐烦的声音,唤醒了盖特,他扫了玖儿一眼,大张着翅膀走向母亲含笑的尸体。他跪下了身子抱起母亲的头放在膝上:“母亲,我可以用现在的能力挽救自己,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现在,让我赎罪吧…”。

    用力扇动了一下翅膀,口中同时轻吟:“地狱之光……”随着羽毛的落下,背景一下子转为了地狱的三重血日,干裂的影式土地被踩在脚下,感受到的却是一种奇异的真实感。盖特弯下腰去,轻启母亲的上唇,目光冰冷的扫向王座之后。一抬手唤出了一个形似侏儒怪的一仆人。他温和地微笑着,猛一扇翅膀,脸色铁青,手指指向仆人:“以忠仆之骨,为主人祭奠!”霎时间,仆人的骨架脱体,直直跌入了不知何时摆放在它身前的石槽里,盖特捧起石槽轻吻了一下后,用石槽旁的捣木猛然扎向手臂,宛下无数的血肉,同时用力伸展拍打了一下翅膀,在血肉落入石槽时轻吟:“以子女之血,为母亲固魂。”当他目光冷淡地再次舒展翅膀,用沾满血迹的手拔下羽毛抛入石槽时,同时也混入自己的几滴血色泪水,一边用手抓紧捣木缓缓搅拌,一边拖长了音念最后的咒语:“以凶手之羽,为死者复苏;吾父撒旦,吾以您膝下最忠实医疗师的荣耀,以撒旦之子的泪水起誓,吾所唤醒之人必为汝之信徒,永不泯灭!”言罢,再展羽翼,将泛出诡异光芒的药汁糊在利德夫人的七窍之中,向父亲,也就是利德夫人的哥哥行了拜别礼,走在了玖儿、加里两人之前,领路走出密室。

    背后,一个和盖特同龄的白衣女子从盖特父亲的王座后走出,目光模糊的望向盖特的背影,挽上盖特父亲的手臂,轻念:“父亲,我们两个是不是就是你们当年答应好的一人一个秘密…”盖特父亲的眼神,一时间,复杂的令人心寒。

    (黑兔插言:我无耻的承认只有两章就找到第三天使是不道德的,但这里已经埋下了一个重要伏笔,而且正如盖特母亲预言的,这将是一个转折点,从现在开始,《混沌》改写“虐文”了!(再次向美工廿四桥先生致歉)另外,此处也弘扬了母亲的爱,所以不能算凑字数!哎,好说好商量的!别砸砖!哎,别砸啊!啊……!!)

    (ps:另外,发现一个奇迹,随口起的亚努这个名字竟然是苗族古代英雄的名字,好像还是希腊神话中某个门神的名字,忽然觉得自己很伟大…)

    第五十四章寻冥

    踏出堡门加里便耐不住缄默向玖儿发问:“斯洛克,我们现在去哪里?”

    玖儿有些惆怅地看了看面色麻朩的盖特轻唤:“盖特,你愿意自己回北京吗?我想……去找一个人。”

    盖特听到自己的名字木讷的转过了身:“你去找亚努•斯洛克吗?夫人?那您可以找他的妹妹打听,她一定能给你一个答案。另外,我觉得去四圣堂守着一只半吸血鬼也不是什么坏事。或许,教他一些礼仪是必要的。”

    玖儿微愣:“你调查我们?”

    盖特摇头:“不,因为我是医生。”他浅浅地点点头,想了想又补充:“现在我就出发,我想你会邀请我住在你们‘妖洞狼窝’的西向灰色房间。再提一句,你们如果和我一起起飞,还赶得上黛卡伦•斯比托夫小姐的马戏团拔营。”言罢,再行大礼,展翅而去。

    玖儿呆滞地望着他苦涩落寞的背影,那个主神赠予他的仪式医师长袍下单薄的身形,不由暗自叹气:“他究竟苦熬了多少年换得今日的出头,岂不知今日的出头后埋着主赐你的了断啊……”

    加里扶了扶玖儿软下去的肩膀,把用移形咒取来的行李扎捆好,微叹一口气和玖儿一起振起他们痛苦与绝望汇成的黑翼,奔向一场灾难性的痛苦。

    羽翼折起,打量着这个装饰古怪,不见人影的营地,轻轻地迈入在营门架上悬挂了多层警报法术的营地。对冲向各处禀报的侏儒怪视而不见,玖儿向着四处双耳一动,用手掀起风衣露出棕色皮裤,左手搭在胸前,双腿交叠向营门后的空气行了一礼:“先生,请您带我们去寻找黛卡伦•斯比托夫小姐,我是来自中国的黑暗使者。”

    尤里卡从营门下走出,身上颜色的变幻让他显出了一点点的轮廓:“使者吗?还是什么人!”尤里卡虽然没听懂中文,却听到了“黛卡伦•斯比托夫”这个名字,关于他们雅奇太太的事可是决不能含糊,便立刻用法语询问,却问得玖儿和加里一脸迷茫。加里从尤里卡的回答声中听出了不解,便用英语把玖儿的话再重复一次,又强调了黛妮的名字和‘引见’的音。尤里卡并不理解加里的话,却听到了反复出现的“黛卡伦•斯比托夫”心中愈发不安,嘴里飞快地用法语回答着“是”“好”“跟着我”,拔腿带着他们向万查•雅奇的营帐走去。

    路上,玖儿并没有注意尤里卡的诡异,只为了利用黛妮的能量找到冥而担心,一路上人们密集的目光丝毫没能影响她的紧张心情。正想着如何应付黛妮对她紧张程度的小挖苦,脑中传来一阵“嘶嘶”的盲音,她的表情在一秒之间滑过了欢喜、抱怨、惊叹、失落、疑惑数种纷杂的心情,可等她终于接收到了脑频,传来的却是盖特冰冷无起的声音:“我已经飞抵总部,一切按部就班,铲除帮内叛徒三名,凤凰堂、青狼堂积压文件处理完毕,心腹人士一切安好,房屋屋顶略有积灰,已扫除,四周十五重结界加固完毕。你那一边要警惕一个变色龙,据探查,你要找的人在海洋之心里。”

    玖儿一边恶寒盖特的行动速度,一遍反复地思索着“变色龙”和“海洋之心”的定义,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一种丑陋的动物和一串珍贵的项链,低头疾走,猛地被加里拖住:“你念叨什么变色龙,海洋之心!你想干什么去!”

    玖儿微愣,马上意识到自己的思想波动太过猛烈,传到了加里脑海里:“盖特•利德刚才发给我脑频,说要警惕一个变色龙,我要的人在海洋之心里。”

    加里微微转过头去,又恢复了步速,几步过后猛烈刹住,用黑暗语压低了音频:“我明白了!变色龙就是这个能改变皮肤颜色的人!”

    玖儿会意地点点头,喊住尤里卡,再行一礼,用讥讽的目光望着他:“先生,你是不是瞧不起我们?请恕奴人无礼。”言罢,抬头盯向尤里卡,双眸空洞,锋芒毕露。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