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之恋  63~64

章节字数:3001  更新时间:13-05-03 21: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六十三章总是残酷

    玖儿摘下手环,印于门上。踏入金光之中,眼前似是挂念:“面对,究竟,难还是易!”

    像是为了印证玖儿的乌鸦嘴,一张玻璃网凭空罩下,玖儿就这样被生生扣住。“阳光海滩,两次梦魇。”

    手环再度尖叫,四周景象开始旋转,扭曲,如同一张倒退的时光轴,玖儿疯狂的挣扎,又只能让心中离奇的恐慌,愈来愈盛!旋转渐渐变缓,时间倒退到玖儿的舞步上,已是曲终,玖儿九尾展开,媚美的笑容不含一丝虚伪。“啪啪”几声掌声,落族四长老起立,将一尾银鱼坠挂到玖儿颈上:“恭喜!”影像中的玖儿点头,避开这位面善心不善的四长老的目光。四长老用手势引上艾文•夕阳,艾文站在她的身边,指尖上偷偷递过一团物品,玖儿羞笑着掖起,那是艾文的成人标志—银浪坠,他早便答应,他会把银浪坠赠予玖儿,与银鱼配成一对,何时,玖儿收下银浪,何时他艾文•夕阳便向她求婚!艾文紧握上玖儿的手,银浪在玖儿怀中愈发滚烫。四长老有些凛然地扫过二人紧握的手,嘴角挂上一抹轻屑,转向了观众席:“除莉文•奈尔小姐正式成年以外,今日还有一则好消息。”玖儿望向艾文,只看到他紧蹙的眉头。四长老接着道:“本月末,我落族末长老(九长老)艾文•夕阳•雪•浪•玖末将与月族末长老嫡女,安儿•玉嫡•瑰•月联姻,现在,请诸位给予他们最真挚的祝福!”四长老带来鼓掌,将呆滞的艾文从玖儿早已冰凉的手边拖离,与一身轻罗绸裳的安儿•玉嫡挽在一起,玖儿从玻璃网中看到了自己那时的绝望!

    月末,婚宴前一晚。

    艾文捧着一杯她最爱的茶,跪在她面前。玖儿向下扫视:“你又来做甚?”“向你道歉,这桩婚事不是我本意。”艾文纹丝不动,茶香徐徐而来。玖儿把茶泼翻在他脸上:“那你来我小小宫殿不是为了乞我做你喜娘吧?你不愿带我共渡余生便罢,现在为什么来羞辱我!你既一心为你的‘前途’,我这金丝雀的铁丝笼,容不下你这只鸿鹄!”艾文任茶水流淌,抬头间,眸中满是幽怨:“你,不信我,不信我爱你!”“是,又如何?我此生不愿再见你,若狐主能赐我一愿,我便说,要我与你从未遇见!”她把完美衔接的银浪,银鱼坠扔在艾文脸上:“夕阳,若你执意爱她,请把我的银鱼还我,若你还有意,这便为信物,来日,再见吧。”她放下高高盘起,象征未嫁的长发,转身走开,往日的潇洒,今日已成颓丧。

    第二天,她握着手中的银鱼参加婚宴,笑得那么自然,甚至发自内心的称赞了安儿•玉嫡颈上新拼成的浪月坠。夜里,她闯入了新房,看着拥吻的一对新人。她夺过艾文抱紧,深深的索下一个长吻,把银鱼链系在他颈上:“夕阳,带好我的银鱼,你变心了,我还没有!”她抛下深凝着她的艾文,妒视着她的安儿•玉嫡,跃起至半空,不洒下一颗泪水,不再留下一丝挂念。

    一个月后,她的暗线传信给她,安儿和艾文分开了,是人人皆知的面和实分,艾文辞去了职务,推荐了一个玖儿安插的暗线继位。艾文几天后便自断九尾。命绝之时,有人看到他将一条银鱼和自己的银浪拼在一起,只说了一句:“我用生命对你忏悔。”便化为了飞灰。

    玻璃网散去,她身边的金光也已褪走,可那痛却如此真实。阳光海滩的血腥之处,就在于,它从心灵上直接击败你,若只能沉迷于改变,不敢面对后来的现实,就会沉于心魔,无法自拔!她颤抖着爬起,将衣物裹紧身体,身后最粗的一尾向前弯拢,上面紧嵌着一个鱼浪坠。坠上写着“艾、莉”两个字。这便是艾文死前忏悔的坠。她仰天一声惨嗥,抬手召回另一池中的武器,一挥之间,金光再现,她又站在那面镜前。

    为了避开突袭的伤感,玖儿毫不迟疑地将手放入泥淖,径自套上一对银环,踢开一扇刻着漪纹的门!

    第六十四章独角兽

    幽帐里,蒙面的男子专注地盯着屏幕,黛妮把新出锅的糕饼放在他面前,男子却毫无反应。“你在担心些什么?连‘阳光海滩’都闯得过的人,你还怕她抓不到一只独角兽吗?”男子脸微沉了沉:“你看不到她受了灼伤吗?阳光海滩的时候莫奈险些被污,鬼魅差点失去杖魂!她竟然哭了!她哭了!天知道,这一次又会发生什么!”

    “你说这些话的意思是什么!你想打搅她吗?我再重申一次,她只是炼心,绝不会死在那里!我也会守在监视器前的。”黛妮调整了画面,吞了一口咖啡,不再理男子。蒙面人握住黛妮的右手不让她离开:“请让我进入镜界,我要去陪她。”

    黛妮挑了挑眉:“事情因你而起,你就不要再给她添乱了,你不是我哥哥尼尔,他死了一切都结束了,你死了,有些人是甘心随你而去的!”

    “冥,你就不要打扰她了,她的痛苦你现在还不懂吗?”加里忽从帐外钻进,双目有些扑朔,冥在一瞬间捕捉到了那其中对玖儿的爱慕,不由冷嗤。冥再次盯视黛妮:“我再问一次,你允不允我进入,若你相信我的直觉,我就告诉你,她现在状态很不稳定!”

    黛妮摇摇头,又替加里也斟上一杯咖啡。冥扯下蒙面的薄巾,轻轻点头,从衣襟中扯下一个银色十字架,施术在上,一阵紫芒溢出,冥被包裹在内,一抖身间便消失,速度之快连黛妮回手阻拦都不及。“不用想了,那十字架是一对,可以对讲、传送,是冥潜心许久的产品,他和玖儿一人一支,已经用了许久了。”加里在冥坐过的蒲团上坐下,盯着屏幕上多出来的一个宽阔背影。

    玖儿在夜明珠的光芒下摸索,穿过了一条纤细的隧道,尽头便是一片草原,甸子上有半片稀松的林。“独角兽吗?”玖儿轻念,俯身而起跃上了半空,无奈地看着空无一物的草原,又消去身后的双翼落回地面。双手灵巧的交叠,指尖在地面上绘下几串连续的罗纹:“璇以世间之纹,媚以世间之情,荧以为饵,舞世间之万物尽入影中!璇媚荧舞,现!”一个紫光洋溢的法阵猛然砸向地面,玖儿一跃到半空,得意地拍拍双手到远处探察。

    她走后,一只头上顶着铁灰色尖角的小兽猛地从一个小草丛里跳出,身后紧跟着一只体积大它十四五倍的巨兽,两兽抬头望着她的背影,不解地看向地面能随被诱惑人意愿而变化的陷阱,轻吐了一句:“她在干什么?不知道独角兽会魇术,而且能破解任何禁咒吗?”

    ……

    玖儿握着一根长杖,她现在已经负伤在左臂和腹部,却饶有兴致地盯着面前咆哮的巨兽,,冶愈系的独角兽如果伤人,便可执意吸取冶疗的能量,让伤口流血不止。但玖儿面色不变,一招一式有板有眼的向独角兽进攻。她没有铺开结界,只是单纯地用肉体相搏,如果此时她打开羽翼,那么凭她的本事,足够在半秒钟里杀死这头成年独角兽。自己也不会受伤。

    那么,她这样做为的是什么?

    此时,硕大的独角兽已经全身血痕,他能站在这里伤了玖儿,便是大限,可他不能倒下,他背负着属于自己的荣耀,哪怕这种不足以支撑生命的荣耀,是存在于在玖儿布下的这次血腥游戏的怜悯中。

    “还敢来吗?”玖儿嚣张一笑,把长杖狠狠在地上杵了一下,对面的成年独角兽不由得向后缩了一下,又跺着脚颤抖着再次扑来。玖儿魔杖一横,架开它的前爪,身子后展,一个后空翻双脚向上踢中了巨兽已沾染鲜血的腹部。“吼--”独角兽身形一抖,身子改变方向向右飞去,口中含着的魔法球,借力向下吐去。

    “还留一手?力量有余!智力不足!”玖儿向左滑步,轻松避开,发尾潇洒地扫过气浪,斩开一道银弧。“嗒”。轻轻一声响,飞旋地气流从玖儿的发上似乎卷下了什么,那娇小的物件在魔法球的波及中发出碎裂的号叫。玖儿的目光向下斜扫,流过地面上的物件时,定住了。一秒,两秒“你敢碰他的东西!”一声长啸,磅礴的黑雾从玖儿身后涌出,方才戏虐的笑容一扫而光,双眸中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杀气!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