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山雨欲来  第五五章,东平(5)

章节字数:1035  更新时间:13-02-01 08: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东平县以南四十公里的小村子里有一个骁勇善战的将军,战死在了沙场。

    消息传回了东平。

    当时,将军家的女儿听到噩耗,心里十分悲痛,竟至于卧床不起,米水不进,持续了半月有余,最后一命呜呼。

    一家里在短时间内死了两个人。

    东平太守阮籍听说了此事,就穿着缟素前去吊丧。

    一进门,看到进进出出的人,正厅里摆放的灵堂,就自顾自地走上前去蹲下身子,点了一炷香,插进了桌上的香炉里。又烧了一堆纸钱,然后对着灵牌嚎啕大哭起来。

    阮籍哭得很伤心,发自内心地难过,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像是在哭自己的女儿。

    伤心欲绝的女儿的母亲,在亲戚堆里看到了一个陌生面孔,很是诧异,想不起来这是家里的哪位远房亲戚,擦干了簌簌的泪眼,上前去问。

    “先生,我记性不好。请问……你……你是咱家的哪房亲戚?”

    阮籍抬起头来,止住了哭声,抹了抹脸上的泪痕。看着这位短时间里接连失去丈夫又失去女儿的母亲。

    母亲形色憔悴,愁容满面。

    突然被问住,阮籍不知道如何回答。

    他想说他们非亲非故,他只是听到了道听途说这个令人悲伤的消息,觉得心里难受,压抑地无处发泄,就穿了缟素前来这里哭丧了。这就是事实。可是这样说行吗?这位母亲会不会以为他是个疯疯癫癫的神经病?

    哭丧的人群里,突然有人认出了嵇康,就窃窃私语。

    “他怎么来了?”

    “你知道他是谁吗?”

    “他是新任的太守。”

    “是真的吗?”

    “千真万确。”

    “你怎么那么肯定?太守跟咱们家的将军是旧相识?”

    “那我不知道。可我知道他就是太守。我那天在东平拆掉了围墙的县衙大院里见他审案子,秉公办案,不偏不倚。他就是那个没有一点点官架子的新任太守。”

    “你……你是新来的太守?”

    形容枯槁的母亲,听到了亲戚们的议论,显得有些慌乱,有些紧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太守来他们家做什么么?是为吊丧吗?可是他们实在非亲非故,就是八竿子也打不着啊。

    阮籍决定还是实话实说。

    “我是新来的太守阮籍。听到你家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噩耗,实在觉得心里悲痛,就过来看看,冒昧打扰了。想来你肯定会比我们更悲痛,希望你能看开点。”

    母亲心里一热,又忍不住掉下泪来,感激太守,觉得太守是个侠肝义胆的好人。

    阮籍看着灵牌,借助灵牌上的两行短短的汉子想象这个早亡的女子。他觉得这个孝顺的女子很可怜,二八年华,还没有好好地经历人生,没有好好地享受人生就这么匆忙地死了,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儿,来不及开放就这么早早地凋零了。

    难道人生来就是为了死么?

    哀乐再起时,阮籍又随众人去灵位前烧了一堆纸,等纸钱燃成了灰烬,然后痛痛快快地大哭了一场,就又不告而别,走出了大门,拂袖扬长而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