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分崩离析  第九五章,出仕(12)

章节字数:3000  更新时间:16-11-07 20: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天早上,山涛就按照他昨天跟夫人韩氏商量好的计划去上朝了。

    山涛想既然装病的计谋已经被钟会拆穿,钟会这家伙自然会告诉皇上在他家里看到的一切,那么赖继续赖在家里确实也没多大意思,说不定他再不配合,还会招来杀身之祸。

    这天早上,太阳红彤彤的,霞光铺满天机,照得整个洛阳城都好像变成了一座红色的都城,

    司马炎问他:“山尚书病好了?”

    山涛答:“回皇上,吃了您派人送来的两副中药,现在感觉好多了。”

    司马炎就笑笑:“这么快就好了。还以为尚书要病好久呢。既然病好了,那就好!那就好!就怕你病不好呢。山尚书病好了,那从今往后就好好为朝廷效力吧。目前,我大晋国初创,四海之内,都还不太安宁,依然有些寇贼敢于犯上作乱。山尚书,你位高权重,像平定叛乱这样的事情,也应该多为朕出谋划策。”

    山涛说:“是,鄙人山涛谢皇上信任和赏识。”

    司马炎说:“不用谢,你能保证为朝廷效力,那就是我大晋国的福分。”

    山涛羞愧难当,不敢抬头。他不确定司马炎的话,有多少真,有多少假。他有那么一瞬间,神思恍惚,听不出司马炎说那些话是对他的恭维和恐吓呢,还是真觉得他这人是块好料子,真能为这个新朝廷做点贡献。有些话不能细想,细想就会钻了牛角尖儿,其实人有时候得糊涂,要是能装糊涂就好。

    皇上说一堆话,模棱两可的话,那些话,话里有话,话里的话里还有话。一半恭维一半恐吓。山涛就告诉自己,不要太当真,做好自己就行。他当一天吏部郎,就管一天吏部的事儿。

    最近有一件事情在洛阳闹得沸沸扬扬。

    那本来是一件小事,但是人们对这件事情的争论不休,有关礼教啊,道德啊,社会习俗啊什么的,都有人在议论。

    有个叫郤诜的人,他母亲死了。郤诜在他家屋后,挖了一个很浅的坑,就那样把老人草率地埋了。后来,郤诜的服丧期满了,郤诜想出来做官,还被推举为平舆长史,一个掌管兵马的官员。

    有人说,郤诜是个大逆不道的人,老娘死了,居然就那样草率地埋了。他那样的人要是能做官,我也能啊。

    又有人说,郤诜这人就是个白眼狼,母亲生前,他对母亲的病不闻不问,现在母亲死了,他还想做什么官。他那样品德败坏的人,能做什么官?

    司马炎就对这件事情很想发火,他刚当了皇帝,他从前没当皇帝那会儿,看不惯很多事情,尤其是礼教崩坏,人心散漫,不服管教这些事情,他一看就会来气。现在,他终于可以号令天下了,就打算好好治一治。尤其像阮籍、像郤诜这种人,更得好好管教,这些人必须给收拾服帖了,以后才能听他的话。要是天下人都像阮籍那样疯,那他这个皇帝还怎么当呢?听说之前阮籍母亲死了,他朋友们来祭奠,阮籍倒好,不闻不问,还在跟人下棋,喝得酩酊大醉,他想干什么呢?是想故意哗众取宠吗?

    司马炎问山涛:“山尚书觉得郤诜的事情改怎么处理?他能当平舆长史吗?”

    山涛不知该怎么回答,在地上长跪不起,头也不敢抬,顺着皇上的意思说吗?在帝王的生活中,总有某个时刻,在为征服的疆域宽广辽阔而得意自豪之后,开始清除异己,诛杀他看不惯或者对他有威胁的人。郤诜就是司马炎看不惯的人,山涛该怎么回答呢?

    司马炎又接着说:“山尚书不必多虑,你内心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咱们大晋国的天下,从今往后,不会有人因言获罪。你就如实说,说你心里的想法。郤诜这人是该杀头呢还是该当平舆长史?”

    山涛决定把脑袋提在手上,说出他想说的话。

    “郤诜不该杀,不该杀啊。他有难处,他不是真的敷衍母亲的丧事,他一介布衣,家里太穷了,拿不出钱买棺材厚葬母亲。相反,臣倒是听说,他把老人浅埋在屋后,每天没事就去屋后母亲的坟茔上跪着,跟母亲说话儿。郤诜这样的人,他有难处,他做了不合乎礼教的事情,但是他的孝心,天地可鉴。郤诜也应该跟太保王祥一样,被人尊敬,也应该跟王祥一样被后人铭记。”

    说到太保王祥的故事,那可真是太传奇了。

    王祥是极孝之人,很小时候母亲就不在了。养母对他百般虐待,他非但没有记仇,还在养母生病期间给予无尽的照料。养母想吃鱼,王祥就去河里捕鱼。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河面上冻了很厚的冰,王祥就脱下衣服,把眼前的一块冰暖化了。这时候,河里的一条鲤鱼也被王祥的孝心感动,主动跳上河面,让王祥抓了回去给养母熬鱼汤。

    这就是太保王祥“卧冰求鲤”的典故,大晋国人人都被他的故事感动着。

    正好那天王祥也在。

    司马炎又问王祥:“王太保,你觉得山尚书说的话是否在理?”

    王祥说:“是。郤诜在屋后浅埋病故的母亲的事情,跟他‘卧冰求鲤’的动机是一样的。郤诜是在用另一种方式表达他对母亲的孝心。”

    山涛很感激王祥帮忙说话,他对王祥一直有好感,并不是因为王祥“卧冰求鲤”的故事。

    王祥在朝中向来低调,不钻党营私,不嚼人舌根,是个踏踏实实做事情的人。晋国初创,没有排挤和陷害王祥这样的官员,山涛才觉得这朝廷有点儿希望。

    山涛又接着说:“郤诜的行为却又一点跟常人不同,自然会有非议,但他真是不得已而为之。如果太在乎社会舆论对他的评价,恐怕会伤害和辜负他对母亲的一片孝心。”

    司马炎就不再说话,允准了山涛的请求,让郤诜去当平舆长史。从此,天下再没有人对郤诜的行为议论纷纷了。

    郤诜在去上任之前,专程到山涛尚书府致谢。

    郤诜备了礼物:两匹布和五只山鸡。那两匹布是他妻子连夜赶着织出来的,山鸡是在他家后院的山上抓的。

    山涛不让郤诜进门。

    郤诜就坐在门口,不肯走。一连三天,早上等着山涛出门,去上朝。郤诜就恭恭敬敬地站起来,跟山涛鞠躬,说:“山尚书好,我来看你。”

    山涛不理郤诜,径直去上朝了。

    到了下午,山涛回来,发现郤诜还在门口坐着,手里仍然拿着那两匹布和五只山鸡。山涛进去,吩咐下人关门,还是不让郤诜进门。

    一连三天,都是这样。

    第四天,下了早朝,郤诜还在门口,山涛就跟郤诜说:“把布和山鸡拿回去。”

    郤诜说:“不!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山大人愿意在皇上面前跟我说好话,让我当上平舆长史,我想好好感谢你,山大人。”

    山涛说:“我在皇上面前跟你说话,并不只是仅仅为了给你说话。我遵从了自己内心的想法,我并不是刻意那么做。我并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我自己,你知道吗?”

    郤诜说:“不管怎样,我还是想好好感谢你。”

    山涛就怒了:“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给我两匹布,给我五只山鸡,你是想害我吗?”

    郤诜说:“我不敢。我就想好好感谢你。”

    山涛说:“那你把你手里的东西拿回去,就是对我最好的感谢。我若是收了你拿来的东西,我就和那些贪官污吏没啥区别了。”

    郤诜说:“这只是我的一点心意,不是啥贵重东西。布是我老婆织的,山鸡是我在屋后的山上抓来的。”

    山涛说:“不行就是不行,没有商量的余地。”

    郤诜就走了,临走之前,在尚书府门口流下眼泪,说不上那眼泪究竟是感动还是忧伤。

    山涛说:“好好做你的平舆长史。”

    郤诜说:“山大人,你是个好官,你真的是个好官。说真的,朝廷要是多几个像你这样的好官,晋国就有希望了。”

    郤诜走了。

    郤诜也成了名噪一时的廉吏。后来,在平舆,你要是说起长史郤诜,没有人不交口称赞的。

    后来,洛阳城里就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据说,郤诜刚当上平舆长史那会儿,郤诜想给山涛送礼。郤诜在山涛家门前等了三天,山涛不给开门,还把郤诜臭骂了一顿。

    洛阳人人都说,尚书吏部郎山涛是个好官。百年不遇的好官。他的清廉、他的洁身自好,他对官员的任用和选拔的标准,以及对自己的要求,都是出了名的严格。他喜欢体察民情,喜欢实地走访,他心里自有一杆秤,他要选拔任用官员的时候,他会把他身边的每个人包括自己都要秤一秤,过一次秤,那么谁谁谁有多大的本事,能当什么官,或者谁谁谁几斤几两就很清楚了。

    

    作者闲话:

    我的微信公众号:王植之梦。平时会在上面写点书评、影评、游记之类的小文章,欢迎大家关注。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