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血色柔情  第七十五章 冰释前嫌

章节字数:4843  更新时间:13-03-06 12: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事到如今,终于意识到原来一直以来给她力量奋斗至今的,是他那温暖人心的微笑。第一次见他笑是在他的家中,那时候她真的很奇怪,一个男人怎么能笑得那样美。那时候,心中就悄悄装下了他,之后的日子里,他的分量变得越来越重,他的位置占得越来越大。

    然而,当她终于发现自己爱上了他的时候,一个又一个的误会,加上自己内心的顾及让她的心痛苦不堪。在他终于对她澄清了一切,并表明了心意之后,短暂的幸福还没来得及被温热,就又来了新的灾难。

    一凡抬起头,让眼泪不要流出来。事到如今,也只有坦然面对了,要保护别人,就要先让自己变得坚强。优柔寡断、犹豫不决是她曾经最痛恨的。因为这曾经是她身上最醒目的弱点。

    到了教堂,沈冰已经等在那里了。身穿白色西服的沈冰,在一凡的眼中并没有比以前显得可爱些,一丁点儿都没有。

    说实话,看到他就想起了柳池,那个女孩子虽然只与一凡有过一面之缘,但一凡却忘不了她的那双眼睛,充满了忧伤的眼睛。

    ☆☆☆☆☆☆☆☆☆☆☆☆☆☆☆☆☆☆☆☆☆☆☆☆☆☆☆☆☆☆☆☆☆☆☆☆☆☆☆☆☆☆

    “对不起,沈董以前不是这样的。。。。。。我代他向你道歉。。。。。。”

    ☆☆☆☆☆☆☆☆☆☆☆☆☆☆☆☆☆☆☆☆☆☆☆☆☆☆☆☆☆☆☆☆☆☆☆☆☆☆☆☆☆☆

    明明她没有做错什么,却要替他道歉,而且说得是那么自然,好像替他做事已经很习惯了。可见这个女孩子对沈冰用情之深。这次利用了沈冰,一凡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亏欠感,但想到柳池,她的内心却觉得愧疚。

    以后就要成为同事了,这样尴尬的关系,要怎么处理呢?要是之前的一凡,一定会从里到外地坦然。可由于某人的关系,让她冰冻的心融化了。融化之后,许多事都变得不好办了。有了情感的羁绊,手脚都变得不是很自由了。

    面对牧师手中的十字架,一凡突然有一种想逃的感觉。她把自己逼上了绝路,用钢索束缚了手脚,本是为了内心的守护。然而现在她突然发现她背叛了自己的真心!背叛了对他的爱!

    当牧师问道:“苏一凡小姐,你愿意嫁给沈冰先生为妻吗?”一凡愣住了,曾经做梦也不会想到,在这样神圣的时刻,她面对的却不是自己爱的人。然而,无情的现实却逼迫着她对这个陌生而强硬的人宣誓,宣誓之后,就要交换戒指了,之后法律和宗教就会将她和这个陌生人牢牢捆在一起。

    ☆☆☆☆☆☆☆☆☆☆☆☆☆☆☆☆☆☆☆☆☆☆☆☆☆☆☆☆☆☆☆☆☆☆☆☆☆☆☆☆☆☆

    “闺女,婚姻是一辈子的事,与自己不爱的人朝夕相处,你会感到痛苦的。”

    ☆☆☆☆☆☆☆☆☆☆☆☆☆☆☆☆☆☆☆☆☆☆☆☆☆☆☆☆☆☆☆☆☆☆☆☆☆☆☆☆☆☆

    “一凡,一凡。。。”沈冰在催促她,一凡猛然震惊,她的身体抖了一下,抬起头,看到了沈冰惊疑的目光。

    她猛然惊醒:我在想什么啊!不是早想好了要守护阿风,守护洪宇吗?一定是那个十字架动摇了她的决心。

    一凡抿了抿嘴唇,刚要开口。

    突然从门外传来一个年轻男子洪亮而略带愤怒的声线:“她不愿意!”

    沈冰顿时瞪大了眼睛:“黑帝!”

    只见黑帝一身黑色的西装,胸前别着的那枚紫色的胸针一如既往地闪着寒光,一凡一眼就看到了黑帝身旁的冷爱。

    ☆☆☆☆☆☆☆☆☆☆☆☆☆☆☆☆☆☆☆☆☆☆☆☆☆☆☆☆☆☆☆☆☆☆☆☆☆☆☆☆☆☆

    “是啊,在我没有察觉的时候,小爱已经长大了。我的妹妹果然很像我!”

    “哥哥你答应帮助一凡的事了吗?”

    “你说呢?”

    “我说哥哥一定不会看着不管的!因为洪宇的每一名员工都是我们的家人,对吗?”

    黑帝在冷爱的额头上深深地吻着。冷爱闭上眼睛,静静地享受这一刻的温馨和幸福。

    ☆☆☆☆☆☆☆☆☆☆☆☆☆☆☆☆☆☆☆☆☆☆☆☆☆☆☆☆☆☆☆☆☆☆☆☆☆☆☆☆☆☆

    冷爱上前几步走到一凡面前,一把将她拉到了身后,怒向沈冰道:“一凡并不爱你!你死心吧!再敢伤害她,小心我的拳头!”

    看到这样的情景,尊敬的牧师阁下的眼镜差点秃噜到鼻子底下。心说这是怎么个情况?之前没有安排这样的节目吧!眼前这个长相可爱,却目露凶光的小姑娘怎么看都像劫亲的说~~而沈冰则一眼就看出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冷爱!当天暗杀黑帝失败就是拜她所赐!

    沈冰生来的好胜心怎么会允许自己的婚礼被人这样破坏。

    “你算什么东西!给我让开!”他想把冷爱推到一边,却不想突然被冷爱一把攥住了手腕,别看冷爱的手臂纤弱匀细,要是用起力来,即便是男人没有经受过训练的也受不了。当年黑道上红极一时的冷飞侠不仅内力深厚,更善于将全身力量集中于一点爆发。她用十分之一的力,就够沈冰受的了。眼下沈冰痛得只剩下“放手”二字了。

    冷爱一甩,沈冰一个趔趄,撞到牧师身上,可惜牧师吨位够大,立得稳,又靠着墙,把他截住了。另外冷爱也没有用十分的力。否则一旦白衣新郎把黑袍的胖牧师压倒在地上,要是能在地上转两圈,打两个滚儿,一定会是幅相当中看的运动中的太极图啊!

    “下次你再敢欺负一凡,看我不好好收拾你!”一凡看着眼前的冷爱一副要把他的头拧下来的气势,心中涌起阵阵暖意。这个她心目中最重要的朋友又一次在关键时刻挡在了她面前,虽然话说得像个小学生,但每个字都透着那股熟悉的说不出的暖意。这就是朋友的感觉吗?

    回想上次自己慌乱地从楼里跑出来的时候,也是冷爱帮她解决了后面追来的两个人。冷爱虽然说起话来很像小孩子,但她在暴力面前的形象却像极了一位女侠。一个和自己一样瘦弱的女孩子竟然能把男人制住,这在一凡看来真的是个奇迹。和冷爱聊天的时候,总觉得她像个可爱的小妹妹,而每当自己遇到危险,在暴力和霸气面前感到无助的时候,冷爱的身影总奇迹般地挡在她的身前,像个姐姐一样保护她。一凡下意识地握紧了冷爱的胳膊。

    冷爱回头道:“一凡,别怕!他敢再强迫你,我立刻叫他脑袋开花!”

    沈冰揉着自己被钻痛的手腕,心说这小丫头哪儿来这么大的劲儿啊!突然他想起来莫非她就是江湖上红极一时的冷飞侠?当他看到了黑帝身后的那个人,立刻面如死灰。

    “沈冰!你没想到死人还能复活吧?”原来那个所谓的死者只不过是被沈冰派杀手藏匿起来,作为人质来威胁家属起诉陈风用的。他没想到黑帝能找到这个人并把他解救出来。所以说他太低估了黑帝的能力了。沈冰毕竟还年轻,尽管曹公去世前,曾嘱咐过他凡事勿莽撞,三思而后行。但他还是太急躁了。

    在这张年轻而骄傲的脸上,先是惊诧和恐惧,后来变成了抑制不住的愤怒。看到这样的沈冰,黑帝突然想起了十几年前的自己,也是怀着这样的心态,生命中除了复仇没有任何意义。尽管云儿的爱是那么真诚,那样的无微不至。但他却不懂得珍惜。。。。。。

    ☆☆☆☆☆☆☆☆☆☆☆☆☆☆☆☆☆☆☆☆☆☆☆☆☆☆☆☆☆☆☆☆☆☆☆☆☆☆☆☆☆☆

    “忠-sir,既然你这么喜欢冷爱,为什么不能为了她解散暗夜组织呢?”成远的话突然在黑帝的耳边响起。是啊,继续这样下去,身边就总是充满危险。要想真正保证冷爱的安全,只有从这个阴暗的冰窟里挣扎出来才会有希望。

    过去的仇恨不是用来珍藏的,而是应该努力去遗忘的!内心走不出过去的阴影,命运就永远无法挣扎出这个血色的因果循环!仇恨的种子只要有一丁点水就可以生根发芽,长成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继续这样任其生长,灵魂只能永远被禁锢在这沉郁的树荫之中。

    为了冷爱,他连自己的生命都可以付出,为什么不能为了她举起板斧,劈倒这颗大树呢?毕竟,这也是云儿临终前的嘱托。。。。。。

    ☆☆☆☆☆☆☆☆☆☆☆☆☆☆☆☆☆☆☆☆☆☆☆☆☆☆☆☆☆☆☆☆☆☆☆☆☆☆☆☆☆☆

    想到这里,黑帝突然说出一句出乎意料的话:“沈冰,我们都在幼时就失去了自己的父母,事到如今,就算平手吧!”

    冷爱回过头来,惊讶地看着黑帝,眼神里尽是疑问,似乎在说,难道就这么便宜了沈冰不成?

    “你以为我父母的仇可以就这么一笔勾销吗?”沈冰怒视着他,“这次是我输了!但我不会放弃的!我。。。”

    “难道你还要让更多无辜的人再为此作出牺牲吗?”黑帝吼道。

    沈冰愣住了。

    “曹公一把年纪了,我原没打算动他,炸弹本来绑在了你的车上,谁想到他那天刚好坐你的车出去!”

    “你说什么?”沈冰睁大了眼睛,曹公是他父母死后,一直照顾他的人,在沈冰心目中曹公是最值得尊敬的人。想不到老人家最后竟是为他而死,是他连累了他老人家。是的,他明白,黑帝和他一样,只为取对方的性命,不想连累到其他人。可是,事事往往不尽如人意。在他稍有疏忽的时候,曹公就匆匆离他而去了。沈冰攥紧了拳头,“黑帝!我与你势不两立!拜你所赐,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就是。。。。。。”

    “不!”正在这时,一凡突然站出来。众人皆是一惊。

    “一凡!”冷爱本能地拉住了她的手,对着她摇头。一凡只是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冷爱握着她的手。冷爱只得松手。

    一凡走到沈冰面前,“你并没有失去一切!”

    “一凡?”沈冰的眼中露出希望的光。

    “不是我,而是她!”一凡转过身,

    “她?”顺着一凡视线的方向,沈冰看到教堂的角落里站起了一个满面泪痕的女子。这个女子正是柳池。

    沈冰愣住了,他第一次看到柳池哭得这么伤心。他感到自己的心被紧紧地揪住了。“小池,你怎么会在这里?那天你明明说过不来的。。。。。。”

    柳池已经走到他的面前,“让我亲眼看到你娶别的女人,你怎么能对我这么残忍!”

    “什么?”沈冰一时没反应过来。

    “在你被复仇之心蒙蔽了双眼的时候,你知道她的心有多痛吗?你的心中从来只有你自己,可你知道她为你活得多么辛苦吗?”一凡的话深深触痛了沈冰的心。

    “我不知道,小池,你,你对我。。。。。。”在沈冰的心里,柳池无疑是最近的人。然而,正是由于太近了,反而在无意间忽略了这个最重要的人。熟悉的地方从来就没有风景,太亲切的人往往是最容易被忽视的。

    沈冰自从失去了父母后,满心满眼都是他的复仇计划,他何曾真正想过儿女之事。对于他而言,一凡只不过是他复仇计划中的一部分,是他从对方阵营里拉过来的一员猛将。也不管对方是魏征还是徐庶,更不管她是来帮忙的还是来帮乱的。

    话说小冰冰在决心复仇之前真的应该好好研究一下兵法,至少该先把三十六计背熟了。虽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可对方毕竟是他从敌营里硬拉出来的,被那个古怪的梦牵制住思想本来就够荒唐的,打算以婚姻的方式束缚住对方的心,这个想法更是天真得可以!所以小冰冰其实也蛮可爱的说。

    而作为他青梅竹马的柳池,他的思维定势早就把她当成他的人。可他却从没想过给柳池一个身份。如果不是这一次一凡提醒他,他恐怕这辈子都不会想到要和柳池结合,平平静静地过生活这一层上来。

    “冰,回来吧,现在回头还不晚。放下过去,和我一起过平静的生活,就像小时候一样,好吗?”柳池握住了沈冰的手,那只手还很冷,就像他的名字。她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绯红的双颊传来的温度让沈冰忍不住颤了一下。但他没有选择拒绝。因为一直以来,柳池的温暖对他而言都是最可靠的。

    就算她拒绝帮助他复仇,就算她擅自放走了一凡,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是不愿意放弃她,还是依然想要信赖,依然要把她的人留在身边。

    如果他能腾出一刻钟的时间,好好思考他对她的这种心情,就会发现,这种非你不行的感情,叫做爱情~~~

    一凡转过身,笑着看向冷爱,冷爱抱住了一凡。“你真不够朋友!快把我急死了!知不知道害我多担心!”

    “对不起,小爱,当时的我真的没有勇气面对你。。。”

    黑帝也走过来,“我们再担心也没有那一位担心!”

    “那一位?哪一位啊?”冷爱傻乎乎地看着他。

    “那一位今天请假,恐怕是卧床不起了!”

    “哦!是陈风哥哥!”

    一凡一听再顾不上别人,拖着长裙,跑了出去。

    黑帝看了看抱着柳池的沈冰,对冷爱说:“我们也走吧!”

    这时,沈冰突然道:“黑帝!我是绝不会认输的!咱们走着瞧!”

    “冰,不要。。。”没等柳池说完,她就被沈冰抓住了手。

    “没有对手的话,岂不太乏味了!”他抬头看向黑帝,眼神中已然没有了敌意,“对不对?”

    黑帝果敢的唇角勾起一丝浅笑,“尽管来,陆忠随时奉陪!”

    沈冰笑着点了点头。两人斗到最后终于得以冰释前嫌了。之所以能和解,只要是因为两个人骨子里都有着君子坦荡的胸怀,之前的误解都破除了之后,对彼此的为人都没有厌恶感。黑帝不想再看到无谓的牺牲,他看清了真正的敌人是贩毒集团。而沈冰的心里破除了曹公之死的误会,又获得了爱情。沉浸在从未有过的幸福中的他也不想再死死抓着过去的仇恨不放了,就像当年拥着吴云的黑帝一样。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