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血色柔情  第七十六章 造化弄人

章节字数:3112  更新时间:14-04-29 11: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去的路上,冷爱秀眉微蹙,抬头问道:“陈风哥哥怎么会突然卧床不起啊?”

    “因为心里难过啊。”

    “是因为一凡的事难过吗?”

    “嗯。”

    “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也很难过,怎么就没有卧床不起啊?”

    “小傻瓜,如果我知道你要嫁给别人,也会卧床不起的!这样你明白了吗?”

    “哦,我懂了!一凡是陈风哥哥心目中最重要的人,就像小爱是哥哥心目中最重要的人一样!”

    黑帝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哥哥,你放心,小爱永远也不会让你这么难过的!小爱除了哥哥,谁也不嫁!”冷爱说着搂着黑帝的胳膊,靠在他宽宽的肩膀上,小猫儿一样地蹭了蹭。

    黑帝深情地望着她,心道:小爱,我只要你幸福!

    身处血腥而又污浊的泥潭,想要守护住一份纯洁几乎是不可能的。云儿的死已经让黑帝彻底放弃了享受爱情的希望。十三年来,他这个黑道上人人闻之生畏的暗夜之王,浑身上下找不到一丝一毫的弱点。正是因为他尘封了自己的心去祭奠逝去的云儿。

    心中没有顾及,没有欲望,就没有弱点,刚硬无敌。谁想到,世事难料,造化弄人,上天在他万念俱灰的时候,送来了那个天真活泼的小家伙。冷爱的出现,让他尘封已久的心再度复活。对于她,他产生了感情。倾心于人的感觉,真的像是把自己的心交给那个人来保管一样。随时随地都会想着那个人好不好,在做什么。于是有了畏惧,害怕会失去,害怕这个人突然不见了,离开了,再也看不到了。

    作为杀手,耽于爱情就意味着将自己的心放在了刀尖上。时刻会有被戳得鲜血淋漓,伤痕累累的危险。爱一个人就会时时刻刻牵挂着那个人的安危,宁可自己受伤,也不想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经历了那么多悲欢离合,生离死别,面对冷爱的坦诚率真,黑帝早已下定决心,将这份纯洁,这份美好,牢牢握在手中,小心翼翼地守护起来。拿出暗夜之王素来的霸气,就算付出他的生命也一定要保全小爱的幸福。。。。。。这世上没有任何事物可以伤到她!只因为我爱她!霸王的道理就这么简单!就这么硬气!

    ☆☆☆☆☆☆☆☆☆☆☆☆☆☆☆☆☆☆☆☆☆☆☆☆☆☆☆☆☆☆☆☆☆☆☆☆☆☆☆☆☆☆

    一凡气喘吁吁地跑到陈风家门口,刚要敲门的时候,突然从里面传出女孩子的声音。这个时候,阿风的家里怎么会有女孩子?一凡下意识地放下了手。

    从屋里传出这样的声音:

    “陈风哥哥,你不要难过,你还有我,还有然然啊!”

    “然然?”

    “对啊!无论何时何地,然然永远陪在陈风哥哥身边!”

    “然然。。。。。。”

    一凡靠在门上,身体无力地滑了下去。。。。。。

    一凡抬起头,目光中充满了疑虑和忧愁。。。。。。阿风,这样真的好吗?敲门进去,告诉你我不会嫁给沈冰,因为我不爱他,我爱的是你!永远只爱你一个人!可表明心意之后又能如何呢?

    “然然是我的妹妹,永远只能是妹妹!”

    是的,阿风对我说过,我也相信他。可是,或许这个妹妹比我更能带给他幸福。我的个性阴暗,多疑,长期在暗室里独处的我,早习惯了对未来没有信心,曾一度害他因为我而承受痛苦。如果,如果是温室里娇养出来的鲜花,内心一定会充满阳光,一定会对美好的事物充满信心,不会像我这么脆弱,这么不相信幸福。。。。。。

    人的心理常常是古怪的,越畏惧的事物就越会追着你不放。越是不相信自己的能力,害怕自己会守不住幸福,就真的会守不住,真的会失去。

    想起陈风为了她所受的苦,一凡感到一阵阵心如刀绞:如果不是因为我,他怎么会被沈冰陷害;如果不是因为我,他又怎么会卧床不起。

    想到这里,一凡长舒一口气,对自己说,放手吧,苏一凡!就此罢手或许还来得及。那样的话,大家就都不会痛了。多年的挣扎已经让我习惯了一个人生活,我已经不知道要如何与别人相处了,我的命中注定孤独无伴,何必再托上一个人和我一起承受痛苦!何况这个人还是我最在意的人!

    如果现在退出的话,他或许会接受成然的心意。这样的话,至少能够成全他们两人的Happyending。至于自己,孤独的性格就注定了孤独的人生。静静守着自己的孤独终了一生,虽然会寂寞,却不用担心会伤害到别人。这样不是也不错吗?

    想到这里一凡扶着门框站起来,刚一动就觉得内中一阵阵发虚。而鼻子里好像有凉凉的东西流出来,她用手一擦,竟然是红色的。

    一凡扶住楼梯旁的扶手,捂着嘴,剧烈地咳嗽起来。

    “姐!每次叫你去体检你都不去!下次你再不去,我直接去你公司!”

    一凡想起了天霖的话,心中一阵阵酸楚:“天霖,真该早点听你的话,或许这次,已经晚了。。。。。。”

    就在一凡带着忧虑,走下楼梯的时候,房内突然传来陈风坚决的声音:

    “不!然然!我不能耽误你!不能欺骗你!我爱的永远是一凡,只能是她!不管她嫁给了谁,我的爱都不会变的!”

    一凡的泪夺眶而出,她用力捂住嘴,一口气冲了出去。

    陈风啊陈风,为什么你要这么傻!眼前明明摆着一朵鲜艳明丽的花朵等着你采摘,为什么你偏偏要执着于那份根本没有任何希望的爱情?

    阿风,你前世做错了什么,上天才让你遇到我啊?

    我却又做错了什么,要遭受这样接二连三的沉重打击?

    ☆☆☆☆☆☆☆☆☆☆☆☆☆☆☆☆☆☆☆☆☆☆☆☆☆☆☆☆☆☆☆☆☆☆☆☆☆☆☆☆☆☆

    天,阴沉沉的,越来越多的乌云聚集起来,带着阴郁压抑的气息遮天蔽日,滚滚而来。整个琏龚市已经有一周的时间一直笼罩在这种不晴不雨的天气里。天晴不晴,我们不管,也管不起,但心中要是浓雾弥漫,一片阴霾,可就是我们自己的责任了。

    一直以来都矢志不渝地坚持着错误的决定,委屈着自己的身体和心灵,强迫自己做不想做的事,现在终于得到了报应,然而,要为这一切承担责任的,却还是自己的身体。人世间最悲催的事莫过于自我折磨!

    一凡捂着鼻子跑了出来,转过一个路口,正好碰上黑帝和冷爱。原来是冷爱这孩子不放心,非要亲眼去看看。黑帝本来想要阻止她的,本来嘛,人家两人谈情说爱,他们去做什么电灯泡!又都长得那么闪亮!可冷爱央告他说就在门口听一听,知道他们没事了,就回来。这种鸡鸣狗盗之事,一本正经的黑帝怎么做得出来呢?

    “那你自己去听,我在外面等你!”黑帝不太自在地说。

    “好!就这么定了!”冷爱笑得像只可爱的小猫儿。

    这俩人越来越有年轻情侣的感觉了,和冷爱在一起时间长了,不知不觉间,黑帝的情商也在悲催地飞速下滑。

    想不到还没到地方,刚过一个路口,迎面就撞上冲出来的一凡。

    冷爱见一凡捂着鼻子跑出来,忙上前扶住。

    “一凡,你怎么了?”

    “小爱?”一凡见到冷爱自是一愣,却忘了自己鼻子的事,放下了手。冷爱看到她鼻子下面和手上全是血,惊得大叫,“一凡,你这是怎么啦?摔倒了吗?”

    黑帝一脸黑线地看着她。

    冷爱有这种经验也不奇怪,这孩子从小淘气,脚又软,常常摔倒。手脚擦破皮是家常便饭,只是小脸上从来没受过伤。

    一凡正不知道如何解释,听冷爱这么说便顺水推舟,“是啊,刚刚不小心脚底滑了一下。”冷爱掏出纸巾帮她擦去手上和脸上的血迹。她仔细一看,一凡的手上并没有擦伤的痕迹。那这血是哪里来的?这时,鼻子下面又流了出来。

    黑帝皱紧了眉头,“小爱,你带一凡去医院,我去找阿风!”

    “好!”冷爱拉住一凡就要走。

    “不用了,我自己。。。”没等一凡说完就被冷爱截住,“哎呀,你就别推辞了,鼻子下面一直在流血,万一是撞严重了怎么办?”

    原来到现在为止,单细胞的小爱现在脑细胞还在一凡摔倒撞破了鼻子的初级阶段徘徊呢?她再不会想到,一凡这次是生病了,而且是很严重的病。

    黑帝打开手机,“阿彪,你现在在哪儿?。。。。。。马上开车到岚马街青少年文化中心!”

    “是!”

    黑帝合上手机,对一凡道,“医院还远,这里不容易打到车,稍等片刻,阿彪就在附近一会儿就到。”他的眼中不掩担忧之色,“你怎么样?还能撑得住吗?”

    “忠-sir,您别担心,我没事。。。。。。”一凡从黑帝的眼神中看出了他的忧虑,她知道他担心的和自己担心的是一样的。

    这里糊涂的只有小爱一个人,她现在还在那里转筋:哥哥今天是怎么了?只是撞到鼻子而已,有必要那么紧张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