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血色柔情  第七十七章 兴师问罪

章节字数:3202  更新时间:13-03-08 10: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黑帝看着阿彪开车将她们带走后,转身朝陈风的家中走去。刚刚一凡目光闪烁,似乎在隐瞒什么事情。为什么她这么快就从陈风家里跑出来,又是那样一副狼狈的样子?直觉告诉他,一定是陈风那里出了什么事。

    气人的是,这小子不知怎么回事,手机打爆了也没人接。

    按下门铃之后,发现开门的竟是一个十四五岁光景的女孩子,黑帝的火儿登时就窜了起来,目光中闪着熊熊怒火。心道,难怪一凡刚刚目光闪烁,似有所隐瞒!!!

    一凡为了他,连自己的终身幸福都可以牺牲,这小子难道是昏了头了吗?怎么能这么对她?想起一个多钟头之前,一凡是怎样急切地想要见到他,她甚至连那身婚纱都顾不上换,就拎起裙摆冲出了门去。然而,撞上这样的情景,换了谁能接受的了!

    可是,与陈风同窗多年的黑帝,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这个一向洁身自好,忠厚老实,曾在昔日的校园里与自己并称为“自恋双雄”的好友竟会堕落至此。

    “先生,您找。。。。。。”成然开口要问,可话刚说到一半,就硬被堵了回去。

    “让开!”黑帝的脸冷得像冰。成然本能地侧身闪开了路。眼前这个讲话像打雷一样的男子,他的眼神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他的话似乎比圣旨的分量还要重!仿佛在这个时候,对他说一个“不”的话,立刻就会天塌地陷,死无葬身之地一样。

    黑帝大步流星地闯了进去,由衷的不平混杂着固执坚持着的几丝疑虑,让他的内心变得混乱了。当心中仍怀有一线希望的他看到躺在床上的陈风那颓废的样子时,他简直怒发冲冠。

    黑帝二话不说,上前一把把他拎起来,狠狠甩了一记耳光。陈风一下子被打倒在地,他茫然地从地上爬起来,还没搞清楚是发生了什么事。

    要问的话,早已凭空消失了,看到陈风现在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黑帝只觉得唯有拳头才能跟他进行真正有效的沟通。

    “住手!不许你打我哥哥!”成然突然跑过来,拦在黑帝面前。

    黑帝气极反笑,“哈!哥哥?”他唇角的冷笑还没收住,眼中陡然闪过一丝冷厉的光,愤然吼道,“他是你哪门子的哥哥?”

    这一声吼,成然差点没站稳,她本能向后退了几步,退到了陈风身边,才勉强立稳脚跟。从小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对着她这样吼过。黑帝是被由衷的不平引起的愤怒冲昏了头脑,俨然已经把她当成那种三陪小姐了。

    然而,看到成然由于过度惊吓,流转在眼眸中的盈盈泪光,黑帝的怒火却少有平复。别看黑帝这个人表面凶狠,其实并不是没有弱点。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硬汉,最没辙的就是女人的眼泪。恢复了理智之后,黑帝的心中便留出了余地,深邃的目光聚焦在陈风身上,想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陈风擦了把嘴角的血,抬眼一看,这才弄明白是阿忠来了,“阿忠?出了什么事?你怎么。。。。。。”

    好不容易积聚的耐心,等来的却是个问句。黑帝登时怒道,“你还有脸问我?!”黑帝愤然指着成然问道:“我问你,她,和你究竟什么关系?”

    “然然?然然是我的妹妹呀!”陈风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妹妹?”黑帝瞪大本来就不小的鹰眼,怒道,“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个妹妹?你一副不人不鬼的样子,和她孤男寡女的在这里干什么?”

    “先生,你不要误解陈风哥哥,我和他之间是清白的!”成然这才明白原来自己是被人误会了。

    “阿忠,你误会了,”陈风被打了一巴掌之后,倒是酒醒了大半儿,“然然是个好姑娘,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陈风刚要爬起来,突然感到头痛欲裂。成然在一旁扶住,“陈风哥哥,你没事吧!”

    黑帝站在那里,瞪着他,那气势,简直是鼻孔出气都能把人冲个跟头!

    他方欲说话,却听陈风道,“阿忠,你忘了,然然曾经到学校找过我,那时候,你也在啊!”

    “然然?”黑帝满头雾水。坦白说黑帝在学生时代就身兼双重身份了。他被吴云的父亲收养后,他虽然每天都老老实实去上学,可背地里却并不安分。那时候的他已经是个很厉害的杀手,还在道上秘密收罗了一群敬重他的弟兄。

    一到晚上,他就戴上一张假面,召集弟兄们开始夜行任务。那时的他大部分精力都放在报仇上了,对于学校生活,他的印象本就不深,后来又接二连三地遭遇凶险的事情,云儿的死更是带走了这冰冷的杀手内心深处最后一丝温暖。

    四十年来始终在黑社会摸爬滚打,在血雨腥风中承受着随时丧命的危险,躲避着失去挚爱的痛苦,他对然然这样仅有一面之缘的女孩儿没什么印象,也在常理之中。

    “阿忠?这么说,他就是陆忠哥哥?”被陈风这么一说,成然倒是想起来,曾经在陈风的学校里,看到过陈风身旁的一个仪表气质和他很相近似的男生,只是俊美的脸上透着一种种冰冷的感觉,让人不敢接近。她记得那时候陈风对她介绍过:“他叫陆忠,是我的好朋友!”

    成然对他的印象深刻不仅在于他绝世的容颜,更在于那透着冰冷之气的幽深的双眸在流盼之间流动着的神秘感。

    “陆忠哥哥?”这声音一出,黑帝倒是被勾起了模糊记忆。在那个朦胧的青春时代,一个天真乖顺的小女孩儿的笑脸闪现在淡蓝色的背景里:“阿忠,这是我的妹妹成然,你就叫她然然吧!”

    黑帝一惊,自己竟然忘了,陈风确实是有这么一个妹妹。只不过发型变了,自己一时气急,竟没认出来。

    “呃,哦。。。。。。”被她这么一叫,黑帝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刚刚自己一时气急,没搞清楚状况,把她给吓着了,可是,“你怎么会在这里?”

    “啊!果然是陆忠哥哥!刚刚吓死我了,竟然没认出来!”成然的眼中恢复了她固有的活泼,“昨天陈风哥哥喝醉了,我把他送回来,怕他会出事,所以,照顾了他一夜。”

    黑帝一听,顿时一脸黑线,“照顾了。。。一夜?”这暧昧横生的字眼儿让俊美男子的脸上华丽地抽了一下下。

    成然自觉失言,慌忙摆手道:“别,你别误会!陈风哥哥喝多了,吐得很厉害,我只是打扫了一下卫生,给他倒水喝而已!”

    黑帝这才松了一口气,心说这小丫头看着挺机灵的,怎么净说些容易让人误解的话呀!转念一想,或许是自己太敏感了。。。。。。

    事实上,是成然太紧张了。黑帝俊美的面容和清冷的气质对于任何一个妙龄少女而言,都是一种难以抗拒的奇妙组合。白皙精致的容貌,黛色似剑的英眉,俊朗深邃的星眸,高挺有形的鼻梁,果敢明润的薄唇,无不带着一种强大的吸引力,让人不舍得移开目光,而那与生俱来的清冷孤傲的气质却又让人不敢亲近。尤其是他的侧脸凹凸有致的曲线,微长轻颤的眼睑,惊艳之处,更是令人窒息。

    话说,黑帝听到陈风这样解释,内心倒是宽慰了些。毕竟,他了解陈风的为人,本不相信陈风会作出那种让他看不起的事。只是一时气急被表象迷惑,虽说黑帝是熟谙感官的错觉效应,可谁都有脾气,都会有情绪,何况黑帝的脾气正经不小,他要是发起怒来,大吼一声,方圆几百里都能感到震颤。

    所以,一旦你在他表情中看到“别惹我!”的相关信息后,最好有多远闪多远。这是不定时炸弹已经埋好的信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炸,殃及池鱼。闹不好就会被炸成烧窑的~~~

    黑帝相信陈风不会对他说谎。想来,一凡结婚一事对陈风来说必然会是很大的打击。他会借酒浇愁也不难理解。可一想到一凡,这样的情景还是叫他不能不生气。

    黑帝怒向陈风,“你知不知道一凡为了你作出多大的牺牲?”

    “牺牲?”陈风被这么一问,完全懵了。

    “你以为电器产品爆炸一案,对方为什么会突然撤诉?”

    “那件事本来就和我没有关系。。。我。。。”

    “确实和你没关系,可这个世界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纯洁!只要有钱,白的都能说成是黑的!你就不想想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是谁在背后陷害你?”

    “陷害?为什么?”陈风为人温文尔雅,素来随和,从小到大,周围人对他都是友善的态度,这反而降低了他的警惕心。

    “沈冰是在利用你得到一凡!你明不明白?”

    “利用我?”陈风的大脑飞快地转着,他想起自己突然莫名其妙地被捕,获释后一凡那激动的样子,不久之后一凡就送来喜帖。明明是大喜的事,可一凡脸上冰一样的表情就好像是要受刑一样。然而,这一切都来得太快了,似乎是故意不容他思考,于是单纯善良的王子阁下就真的没有思考。

    不过也不能全怪他,毕竟整件事情,一凡都是一个人默默扛下来,没有给他留下任何暗示。所以,生活是需要留心的。因为那些真正在意我们的人在付出之前不会留下任何暗示。而让他们为了我们受苦比我们自己受苦更加令人心痛。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