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种田生活  056章 凌唯傲的危机感

章节字数:2831  更新时间:13-09-30 10: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繁荣村虽然有七十多户人家,总人口两百多,但孩子们读书住校,年轻人在外面打工,身体健康的中年人也在农闲时出门找砌匠活儿赚些“外快”,实际留在村里的人并不多,这几天才有了人气。因为温度太高,学校放了假,无忧无虑的孩子们在村里到处疯跑,嬉闹声整天不停。

    容一和凌唯傲一人戴着一顶草帽在菜园里给蔬菜浇水,看见东边邻居金国昌和他媳妇江延秀从村西边过来,经过他们家门口。两人的脸色都不好看,江延秀嘴里还在骂骂咧咧,不知道在骂谁。金国昌走在她旁边,一直没吭声。

    金袭家就在村西,容一估计他们是从金袭家出来。金是繁荣村的大姓,村里三分之一的人都姓金。金袭的父亲金国胜、金国昌、村长金国隆和金剑的父亲金国茂是亲兄弟,排行从大到小。

    “把辣椒浇完水就可以回去了。”容一拔掉菜地里的野草,对凌唯傲说道。没有听到回应,他纳闷地看过去。凌唯傲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副神游天外的表情,手中的水管无意地对准他,瞬间淋湿了他的裤子和鞋袜。井水是从地底抽出来的,非常冰凉,容一打了一个激灵,顺手摘了一条黄瓜砸凌唯傲。

    “想什么呢!”

    凌唯傲回过神来,很是不满地瞟一眼容一。他还能想什么?当然是在想是不是该早点儿和这猪说清楚。在容家待了这么久,看起来他和容猪之间的进展不小,但只要两人的关系不改变就根本不算有进展。

    还斜眼瞅他?容一面无表情地指指自己的裤子。

    “出水芙蓉,不错嘛。”凌唯傲赞道。

    “我也让你芙蓉一个?”容一上前。

    凌唯傲连忙把水管藏到身后,正色道:“猪儿,不能浪费水。”

    容一睇他一眼,转身摘黄瓜和蚕豆做中午菜。

    凌唯傲看着他的背影,开口道:“猪儿,我有一件事要对你说。”

    “回去再说吧,这边也忙完了,”容一直起腰,呼出一口气,“太晒了。”

    凌唯傲转念一想,菜园里确实不是谈事情的地方。

    两人回到家,看见堂屋的椅子上堆满了衣物,春夏秋冬各季的衣服都有。容父和容母把所有的衣柜都打开了,正在满头大汗地翻找。

    “回来了?”容父听到脚步声,回头问了句,继续手上的工作。他儿子可是个大学生,手该拿笔而不是拿锄头。之前容一要帮他做农活他都没同意,但自从知道他和凌唯傲在练功并不怕热,他就把地里的一些比较简单的活儿交给他们俩做。

    “你们在找什么?”容一奇怪地问。

    凌唯傲在水井边接了凉水洗了一把脸,又给容一端进来一盆。

    容母皱着眉道:“这么热的天,小凌一直和你挤着睡也不是个事儿,我和你爸找找以前你姐用过的蚊帐,当时不知道被我放到哪里了。”之前他们以为凌唯傲只是做客几天就会离开,没有想到会住这么久。看情形,凌唯傲短期内都不会走,让他一直和容一挤着睡说不过去。

    刚进门就听到这个“噩耗”,凌唯傲的脚步一顿,忙道:“伯父、伯母,大热的天就不用忙了,看你们都出了一身汗。我和容一挤挤没事,还能说说话。况且我们现在都在练拳脚功夫,住在一起也方便交流切磋。”

    这最后一句话是暗示容父的,容父一听是这个理,立即被说服了,放下手里的衣服,对容母道:“既然小凌不觉得不方便,那就算了。乡下没什么娱乐活动,他们俩一起住还热闹些。”

    容一对容母提过他在广州时跟着武术教练学过一段时间的武功,容母丝毫没有怀疑。而且她确实热得汗流浃背,也就不坚持了。几人把衣服分类叠好,放回衣柜。

    凌唯傲下意识看向容一,容一微垂着头,刘海有些长了,挡住了他的眼睛,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猪儿,我自认阅人无数,为什么唯独看不透你。在你的心里,我是不是能占据一个位置,不求太大,只求特别。

    “这鬼天气热死人,开个西瓜吃吧。”容母道。

    “你去灶屋里拿刀子。”容父起身去井边。西瓜是容一一早从“镇上”买回来的,一次买了五个,都放在篮子里,用绳子吊到水井里冰镇。

    刚把沾着冰凉水汽的西瓜放在桌上,金袭大踏步走了进来。大白天,家里有人的话,院子门总是开着的。是熟人,旺旺从来不叫,懒洋洋地趴在地上直吐舌头。三只鹦鹉在金袭头领绕了一圈,又回到篮子里。天儿太热,容母把它们的窝移到了堂屋里。

    “金袭来了。吃西瓜。”容父示意他坐。

    金袭笑着应道:“好。”

    容母手起刀落,利索地把西瓜分的八块,拿起最大的一块递给金袭。

    “金袭哥,你的脸色不怎么好。”容一递了块西瓜给凌唯傲,自己也拿了块在他旁边坐下。

    凌唯傲随口问了句:“出什么事了?”

    金袭咬了一大口西瓜吞了,摇摇头,道:“没什么,刚才和我二叔、二婶吵了几句。”

    “因为什么事?怎么会吵起来?”容母关切地问。

    金袭道:“金响不是在西市上班吗?昨天上午打过电话说要开车回来,但到现在一直没有再和我二叔他们联系。他们担心金响是在路上出了什么事,让我开车去找他。她说的话根本不切合实际!手机早就不能用了,从西市到这儿一千多公里路,金响一直没打电话回来,我怎么知道他走的是哪条路?两人肯定得走岔了。而且这两天小超一直病着,我根本走不开。以前工作忙本来就很少陪他,现在他病了我怎么还能不陪着他?但我二婶根本就听不进我的话,觉得我是不愿意去接金响。真是和她没话说!”

    “小超病了?”容父忙问,“是怎么了?没有去看医生?”

    金袭叹了一口气道:“医生说是天太热的原因,他一直没什么力气,也没胃口,吃不下饭。这两天都瘦得皮包骨了。小娃子抵抗力本来就差,我真担心再这么下去会熬出什么别的毛病。”

    容母道:“容一今天买的西瓜很甜,你一会儿拿一个回去,保管小超爱吃。”

    “这西瓜确实甜,”金袭也称赞,“那我就不和婶客气了。容一,你这是从哪儿买的?”

    “当时就在镇上随便逛逛,看到一个外地人开着小货车在路边卖西瓜,西瓜看起来还不错我就买了几个。”容一又递了一块西瓜给他。

    “你让青兰多给小超做点儿好吃的,只要胃口起来了人就精神了。”容母说起来很有经验。

    “嗯,是个好主意。唉,一会儿我还得去我二叔家一趟,再给他们解释解释。”金袭有些无奈地道。

    凌唯傲用纸巾擦擦嘴,道:“我看你确实是急糊涂了。你二叔之所以找你帮忙,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你有车,又会开车。既然你走不开,可以把车借给他们,这样一来,你二叔只要另外找个会开车又愿意出远门的人就可以了。”他其实并不想插手别人的家务事,但他现在只想快点把金袭打发走,然后和容一好好谈谈。这一次容母和容父只是想让他和容猪分开住,谁知道下一次他们会不会突发奇想再想到其他的什么妨碍他追容猪?他觉得他绝对有必要趁早和容猪说清楚。

    金袭一拍大腿,道:“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哥们,谢了。我这就去和我二叔二婶他们好好说说。容叔、容婶,这西瓜我就拿走了。”

    金袭走后,容一四人把剩余的几块西瓜都解决了。受整体气氛的影响,容母最近不去茶馆打牌了,拿出针线篓做鞋面。早些年她还亲自纳鞋底做鞋子穿,这几年不流行穿布鞋了,她就偶尔自己做棉鞋和棉拖鞋。自己做的棉鞋和棉拖鞋结实,还暖和。容父还是看他的《第七连》。

    这对凌唯傲来说正是好机会。他站起身对容一道:“猪儿,我们上去看电视。”

    容一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堂屋里的电视机是大屏电视机,上面他们房间里的电视是小电视。

    “跟我来就行了。”凌唯傲一旦决定了某件事就一分钟也等不下去,出声催促。

    容一看出他的急切,知道他叫自己不是看电视这么简单,迟疑了几秒,举步跟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