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三章 殷洛的交代

章节字数:1430  更新时间:13-06-20 09: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哥…”一个哥字喊出口,殷洛泪都快下来了。

    “行了,别婆婆妈妈了的。”郬天在电话那头呵呵笑了两声,“先去医院,完了给我打个电话,嗯?”

    “嗯,知道了。”殷洛轻声抽了抽鼻子,挂断了电话。

    有些人,关心你就是关心你,哪怕没再出现,但也从没离开。

    傍晚的时候,郬天总算是接到了殷洛的电话。

    “怎么这么晚?”

    “我没让呼噜娃陪,自己去的。”殷洛在那边少心没肺的打哈哈,“没大事,让我少喝酒。”

    “胃炎?胃溃疡?还是什么?”郬天没放弃继续追问道。

    这让殷洛心里原本就不好的感觉更重了:“其实我也不知道…做了个X光,说是有阴影,让我过两天再去详细查查…”

    郬天跟着心里咯噔一下:“你自己有啥感觉没有?”

    “就胃疼呗,有点出血,我还以为有点内出血啥的。”

    “行了,那就等结果吧,这两天别再喝了。”郬天故作轻松的安慰道,“祸害遗千年,你这号的老天也不收。放心吧你就。”

    “嘿嘿,我觉得也是。”

    听着殷洛呵呵的笑声,让郬天放心了一些。他想了想,继续说道:“小子,有事就说话。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你哥。从别人那听说你的消息,我心里不舒服。”

    “哥…”殷洛声音有点低下去,“我…有啥脸找你呢,茗姐也不该告诉你的。”

    “所以就让你自生自灭?”

    “那也是我活该。”

    “屁话!”郬天的声音愤怒起来,“多大点事你就要死要活的。你欠我一次,你的事得我说的算,知道么。”

    “我知道!”殷洛突然也不高兴起来,“我欠你的,欠子均的,我特么就是欠你们所有人的!大不了让你上回来,还清这一身债!”

    电话里郬天没再说话,殷洛听着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也想象的出郬天此刻有多生气。

    “不知好歹!”郬天说完最后这句,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殷洛抱着电话蹲在医院门口的台阶上,心里翻江倒海的,说不出多难受。

    他告诉郬天的是做了检查,没告诉郬天的是,他胃里可能长了个东西。他突然怕,特别怕…

    明明自己病了,还被郬天骂,又没人能帮得了他。害怕、委屈和无助在心里控制不住的升级,让他变得暴躁又愤怒。正巧这时手里的电话再次震起来,殷洛一看是茗子,张嘴话就横着出来了:“干嘛!”

    “你有病啊,”茗子一脸的莫名其妙,“吼什么呀?”

    “你才有病!”似乎是被触了痛脚,殷洛喊得声音更大了,“没病给我打什么电话?!”

    “我特么问问你检查结果,你疯了吧你叫唤什么?!”

    “我还没死呢!还有力气喊呢!”

    “神经了吧,没事就说没事呗。吃饱了撑的喊什么。”

    “你才吃饱了撑的呢!”殷洛一股脑的发着脾气,“吃饱了撑的你给郬天说啊,闲的你啊!你问我么了,我允许你告诉他了么?!”

    “所以你现在是在跟我要说法是么?”茗子语气冷下来,“我是关心你死活,你却跟我发脾气!那郬天自中秋节去你那以后,就莫名其妙从书名号‘离家出走’到现在,你是不是要给我们一个说法!”

    “我…”殷洛一下子结巴了,“我没脸找他…我对不起他…”

    “你…”茗子显然被吓住了,“你这臭小子你…对他做什么了?!”

    “我们俩喝多了…我喝醉了…”

    殷洛没再往下说,茗子猜出了轮廓:“乱性了…?!”

    “我不喜欢男人,哪怕是郬天,我也不喜欢男人。”殷洛执拗道,“我们说清了,忘了那事,还是兄弟。”

    “你就是个混账!”茗子在电话那头嚷道,“你丫吃干抹净爽完了,连个对不起都没说,还要人家忘了说还是兄弟。我要是郬天我管你作死!”

    “所以我说我没脸找他,我自作自受自生自灭,谁让你告诉他的!”

    “你丫就是不知好歹!”茗子恨恨的说,“要特么不是在意你,你死大街上和我们有一毛钱关系!”

    “姐,别再骂我了”胃没预兆的一下子疼起来,殷洛难受的蜷缩着蹲在台阶上,“我可能胃里长了个东西…”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