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半世荣华登高远  第二十七章.大婚

章节字数:2194  更新时间:13-02-06 12: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盛二十四年,夏。

    六月初九,黄道吉日,普天同庆,因着这日便是大元太子与宰相之女大婚之日。

    百姓无不乐道,都说两人珠联璧合,郎才女貌。

    齐府之中,张灯结彩,府中众人面上皆是喜色。

    天还未亮,尔嫣便被丫鬟嬷嬷们伺候起身,梳妆打扮起来。

    尔嫣坐在镜前,身着红色合欢襟,面色绯红。

    好命婆手拿玉梳,一下,两下,三下的梳着墨玉般的长发。嘴上说着:“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地,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

    待好命婆说过了吉祥话,桂嬷嬷接过玉梳,手脚利落的为尔嫣梳了一个鸾凤同心髻,又取来凤冠为尔嫣带上。

    面上略施薄妆,樱桃小口不点而朱。

    尔嫣瞧了瞧,心下一动,又取了元沣送的鸾凤含珠金步摇,攒在髻后。起身一看,一步一摇,暗香浮动,当真是说不出的醉心。

    莲心取来嫁衣,由几个丫鬟一同服侍尔嫣穿上。

    一身艳红蜀锦嫁衣,逶迤拖地长裙,以彩绣祥云,金绣凤凰,展翅欲飞,彰显天家媳妇的高贵华美。

    穿戴之后,尔嫣望着镜中的自己,有刹那恍惚。

    只见那女子脸如凝脂,眸含春水清波流盼,神色间欲语还羞,娇美若粉色桃瓣,腰肢柔软如柳枝,举止有幽兰之姿。腰间环佩叮当,更衬的玉魄冰肌,不可方物。

    忽的,从门口传了乐声与炮竹之声,点醒了屋中之人。

    一旁,齐夫人见尔嫣倾城之色,心中不知喜悲。接过了桂嬷嬷递来的龙凤呈祥喜帕,行至尔嫣身前,语调略有伤感,说道:“尔嫣,时候不早了。”

    尔嫣看着齐夫人,心中虽是不舍,还是点了点头。

    齐夫人替尔嫣盖上喜帕。

    不一会儿,齐正谦便敲门进来,道:“娘亲,迎亲之队已经到了。”

    齐夫人点点头,拿起红绸,一头交给尔嫣,一头递给正谦,心中酸涩道:“走吧。”

    一路,由哥哥牵着,从自己的院子到花园,出了流花门,经过书房,又行了七十三步来到了那人的面前。

    虽是遮了喜帕,但是尔嫣似乎能感觉到那人的目光,像是穿透了这薄薄的帕子,看的自己面色羞红。

    红绸一阵荡漾,那人牵了自己,向着父母拜别,复又牵着自己入了轿子。

    刚刚坐定,莲心递来一个石榴,轻声道:“小姐拿紧了,可莫要掉了,石榴多子呢。”

    闻言,尔嫣的脸似乎更红了。

    轿子轻轻一颠,离了地面。

    外头的乐声似乎更响了,炮竹之声也更多了。

    尔嫣心下好奇,揭了喜帕,轻轻掀起轿帘。

    那人一身红色喜袍,彩绣祥云,金秀飞龙。逆着阳光,驭马而行,似渡了一层金光,身姿耀眼。

    元沣似感觉身后有人在看自己,嘴角微扬。转头一看,那人似被烫到一样,羞红了脸,放下轿帘,缩了脑袋。元沣笑容加深,回头,意气风发。此刻,他便是最幸福的人。

    城楼之上,阿鲁德一身紫衣,看着前方十里红妆,口中似轻叹道:“尔嫣,愿你一生无忧无愁。”

    行了一段路,轿子一停。

    轿帘一掀,阳光透了进来,尔嫣虽盖了喜帕,好像还能看到那人脸上的笑意,轻轻地一声:“阿离?”

    那人温柔的一应,便牵了手上的红绸,将自己引出了轿子。

    人声,乐声,炮竹声。

    一切似乎都听不见了,但是尔嫣却好像听到两人的心跳,“砰砰”“砰砰”“砰砰”。

    每走一小段,喜娘都会在前面说一句吉祥话。

    行至大堂,两人站定,心中紧张。

    喜娘笑嘻嘻的说道:“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礼成。”

    拜完堂,尔嫣又被牵至喜房。

    刚坐定,耳边便响起温柔的声音:“娘子,你在这儿好好等着为夫,为夫去去就来。”

    闻言,尔嫣脸上一阵羞涩,轻轻点了点头。

    斜阳渐沉,月上斜空。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沉稳的脚步声传来。

    挑起喜帕,一双清水美目,顾盼流转,面若桃色,红粉菲菲。

    尔嫣被瞧的不自在,红了俏脸。

    半晌见元沣不说话,尔嫣将凤冠一摘,呼了口气道:“好重哦!阿离我又渴又饿呢,有什么吃食吗?”

    闻言,元沣忍不住笑意,指了指桌子,笑着道:“知道你一日滴水未进,早给你备下了。”

    尔嫣一看,桌上摆了几道精致的糕点,还有一个玉壶。咂了砸嘴,就起身走到桌前,提了玉壶猛的一灌。

    “咳,咳,咳,这是什么呀?咳,咳。”尔嫣皱了眉猛咳。

    元沣见尔嫣提壶一灌,想要阻止也来不及了,起身替尔嫣拍背顺气,颇为无奈道“这是我们的合卺酒呀。”

    说完看了看酒壶,叹了一口气,又道:“古而至今,恐怕新婚之夜由新娘子将合卺酒独自喝光的,恐怕也只有你了。”

    尔嫣一壶酒下肚,只觉的腹中火烧,难受的很。想看看元沣,却摇晃不止,心里着急,一声大喝:“别动!”再看,还是晃着,便气的抓住元沣,道:“不许动,你晃的我头晕,不许晃了。”

    元沣扯了一个无奈的笑意,对着尔嫣道:“不是我在晃,是你喝醉了,娘子。”

    闻言,尔嫣仰了头,神色娇憨,道:“你为什么叫我娘子?”

    元沣摇了摇头,道:“因为今日我们大婚了,以后我便是你的相公,你便是我的娘子了呀。”

    尔嫣低了头,想了片刻。忽的,眼中闪亮,抬起头,用力点头道:“嗯,嗯,没错,今日我嫁给阿离了。”

    元沣温柔的环住尔嫣,道:“尔嫣,我爱你。”

    听了这话,尔嫣在元沣怀中不安扭动。

    元沣放开尔嫣,低头问道:“怎么了?”

    半晌,尔嫣面色酡红,道:“嬷嬷说,要这样的。”说完,猛的再元沣嘴上一啄。

    元沣一愣,看着尔嫣羞怯,又有些好笑,道:“只是这样?”

    尔嫣皱眉思索,片刻便动起手来,一边还肯定的说道:“嬷嬷说要替你脱衣服。”

    元沣眼中神色略深,止了尔嫣点火的小手,低头吻住了尔嫣。

    窗外月色如水,屋内春色无边。

    -----------

    合欢襟:由后向前系束是其主要特点。穿时由后及前,在胸前用一排扣子系合,或用绳带等系束。合欢襟的面料用织锦的居多,图案为四方连续。大概有些像束身马甲腰封的样子。

    -----------

    很努力的想要写肉麻些的,写不出来呀,见谅,见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