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祖制(一)

章节字数:2708  更新时间:14-04-26 13: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却见灰影人坐在原地,既不还击也不闪避,忽的头一偏,耷拉着脑袋一动不动。原来三人攻出时,他已先行自断了全身经脉。马如骥探了探他的鼻息,已然气绝。

    这阵忽又传来一声哀鸣,回头看时,那绝影马也已悄无声息的逝去,一双眼睛却依然睁得大大的。

    马如骥轻轻地将它的眼睛合上,长叹了口气道:“日后再有绝影神驹出世,不一定有绝影掌,有绝影掌也未必有绝影剑,纵然这三者都齐聚了,这世上又怎会再有大哥这样的绝代骄雄。呜呼,造化弄人,竟至于斯!”

    觉非大师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缘起缘灭,自有因果。马施主节哀顺变。”

    铁横山弟兄三人点头称是,马如骥则回味着灰影人死前的话:“他虽身负重伤,但明明尚可一战,真动起手来胜负实难预料。觉非大师,惊雷掌彭一虎虽有心助我,但这清理门户之事,岂能假手他人。莫非他真是天良发现觉得愧对我师傅,师兄?他口中的心愿已了到底是所为何指?他又把经书交给何人?为此竟不惜背叛师门,身败名裂,最终宁可自绝也不肯吐露此人的身份,他如此回护此人,两人又是何等关系?”

    但觉各种线索纷繁复杂,一时实在理不出什么头绪:“看来此事也只好从长计议,先将山寨其它事务理顺再做打算不迟。大师兄虽说被击落山崖,可我与鲁先生遍寻不见,说不定大哥吉人天相,已经逃过此劫也未可知。”

    众人下得山来,厅堂内已是红烛高照,所有物事都摆放的整整齐齐,好似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主事的迟疑地问鲁先生道:“这仪式......”

    “一切按例进行,两百年来骝马山寨什么大风大浪未曾见过?”鲁先生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一--拜--天--地--,遥--拜--父--母--,夫--妻--对......”主事的那个“拜”字还没来得及出口,外面一个声音高声叫道:“且--慢--!”话音未落,几个劲装的黑衣人激射了过来。

    群豪均是心中一震,紫骝山寨经过刚才的一场惨变,三大高手显然都已受了严重的内伤,想要完全恢复功力绝非一日之功。现下居然有人又来挑场子,可真是会找时候,难道是算准紫骝山寨必遭此劫,才敢如此这般有恃无恐。但山寨家大业大,藏龙卧虎,外人又怎能随便窥得究竟,这几个黑衣人未必就能从山寨讨得好去。

    只见当头一名黑衣人对着马如骥拱手道:“恭喜马寨主,贺喜马寨主!”

    马如骥暗自心惊,“瞧这人的身法分明是黑井帮的轻功,此人刚才并未在场,又是如何得知我已接过寨主之位!领头的这位年纪不过三十来岁,身后的一胖一瘦两个白发老者武功显然远在青年之上,对那个青年的态度却甚是恭顺,这两个老者难道竟是黑井帮的左右护法,帮主宋世雄的师叔常圭,常臬两兄弟?那这青年必是宋世雄的儿子宋逐流。所谓擒贼先擒王,待会若要动手,定先制服了此人,令其他人投鼠忌器,不敢造次。”想到这层,面上丝毫却不漏声色地说道:“原来是黑井帮宋少帮主和常氏双雄两位前辈,有失远迎。”

    常圭,常臬两兄弟暗暗自得,“我兄弟二人虽二十年未曾踏入江湖半步,想不到还有如此响亮的名头,这些后辈倒还还记得咱们。”当下向马如骥点了点头,算是回礼。他们哪里知道,马如骥全凭自己聪慧的头脑判断而已,那会真的晓得他们的身事迹。

    宋逐流打开一幅折扇,似笑非笑地道:“马寨主好眼力,区区正是黑井帮宋逐流,马寨主贵为一寨之主,又是大喜之日,可谓双喜临门,哪里敢劳你的大驾。我这不是不请自来了吗?哈哈。。哈哈。。。”言辞颇有几分戏谑。

    铁横山听了此话,哪里按捺得住,指着宋逐流的鼻子喝道:“黄口小儿,你是什么东西,占着你老子的身份就想来紫骝山寨撒野,先回去把你的爪子练硬了再说。就算你老子来了也不敢如此无礼。”

    宋逐流听他出言羞辱自己,手一抬,就用那把折扇来拨铁横山的手。嘴里却笑嘻嘻的:“铁长老好大的火气,我来给你凉快凉快,帮你降降火。”他这把折扇乃梅里雪山的寒铁打造而成,扇骨边缘是细密的锯齿,不知多少英雄曾败在了这把扇子下面。他是老太太吃柿子,专拣软的捏。他见铁横山面若金纸,已经受了很深的内伤,右胸的创口尚有鲜血渗出,心道正好拿你立威。

    哪知铁横山却看都不看他一眼,宋逐流怒气更盛,折扇已经被他灌注了十成的内力。

    众人不禁都为铁横山捏了把汗,只听见“卡擦”,紧接着“哎哟”一声,定睛看时,原来宋逐流的右手腕骨已经折断,那把扇子“啪”地掉落在地。两个黑衣人忙抢上来将宋逐流扶到一边,替他接骨疗伤。

    铁横山嘿嘿冷笑。旁观者见他重伤之余只一招就将宋逐流制服,无不佩服,又见宋逐流出手歹毒,这下偷鸡不着蚀把米,均齐声高呼“好”。

    “好俊的鹤型手,让老夫也来见识见识。”正是常氏双雄中的老二常臬。

    “好个为老不尊的东西,欺负别人有伤吗?”一声娇斥,“俏罗刹”秋叶寒已经抢到跟前,提剑就攻了过来。这下以快打快,顷刻间,两人已拆了二三十招。忽见一个矮胖的身影涌入剑影,手一伸,竟抓住“俏罗刹”的衣领,恰似老鹰叼小鸡般径直将她提了起来,确切的说应该是肥鹰叼肥鸡,因为两人都是横处比高处长。

    “俏罗刹”大骇,但后颈要穴被制,登时四肢麻木动弹不得,嘴上却不服软,“不要脸,以多打少,两个糟老头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英雄好汉。”出手的正是常圭,“我来问你,你这流萤剑法从何处学来,鬼脚仙兰小裳是你什么人?”“俏罗刹”听到鬼脚仙三个字,立刻像是丢了魂一般,脸色惨白,默然不语。

    马如骥本要出手相助“俏罗刹”,听到“鬼脚仙”兰小裳的名字,不由得止住身形,站在原地。

    原来鬼脚仙兰小裳正是四十多年前传说用降头邪术杀人无数的女魔头,江湖中人闻其名无不避而远之。后来百余个门派的五十余名高手在少林寺无嗔大师的率领下,远赴苗疆找其寻仇,结果一个也没活着回来,“鬼脚仙”兰小裳也从此销声匿迹,成为武林的一段公案。

    “俏罗刹”说道:“马寨主,感谢凌大哥当年收留秋叶寒并为我隐瞒身份,令我苟活至今。秋叶寒出身卑贱,虽叛出师门,但要我吐出恩师她老人家下落,却是万万不能。紫骝山寨的大恩,只有来世图报了。”

    “算你还有点良心,为师的本事你若学得半成,今日又怎会受这遭老头欺负。”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常圭耳畔响起,等大家听到后半句的时候,常圭的一只手臂已经滚落地上,血流如注。而“俏罗刹”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仙---又重出江湖了吗?!”一个声音颤颤地道,却将“鬼脚”两个字略去,生怕说出“鬼脚”二字,万一“鬼脚仙”开罪下来,自己项上的脑袋也会像常圭的手臂一样突然消失。

    这时宋逐流已经接好了手腕,对铁横山冷笑道:“若有人劫人钱财,夺人妻子,你铁长老以为当如何处置?”

    铁横山道:“诛之!”

    “那若有人夺了自己兄弟的妻子,又当如何?”

    “人人得而诛之!”

    “好,铁长老果然英雄了得。在下实在佩服的紧!”宋逐流说话间,欺身掠到新娘身前,一手就将新娘头上的红布盖头扯落在地。

    全场人齐齐惊呼:“啊!怎么会是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