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初见(一)

章节字数:2230  更新时间:14-04-26 13: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自打离开紫骝山寨以来,凌若谷常常饥一顿饱一顿的,此时见了这等美味,即刻饱餐一顿,连碗碟都给他舔的干干净净,几乎能照出人影来。

    俗话说饭饱神虚,凌若谷吃完之后,顿觉倦意涌来,于是倒头便睡。迷迷糊糊也不知睡了多久,忽觉被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伸手一摸,软软的,有些温热,也不知什么物事。忽觉手腕一紧,竟被牢牢扣住,一时疼痛难忍,登时醒来,睁眼一瞧,被窝里竟多了一个人!此人将头整个的缩进了被窝,从外面看来,只能见到凌若谷一人躺在床上,决计没人能想到是两人同榻而卧。

    凌若谷张口欲呼,那人松开他的手腕,抬手就将他的嘴给捂住了。凌若谷但觉一股淡淡的香味袭来,不由得魂飞天外:“难道是那个阉贼竟弄了个女人到我床上来?这......这......该如何是好。”急摸自己身上,衣物尚在,方才稍觉心安。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耳畔传来一个低低的声音:“千万别出声,有两个恶人要杀我。若给他们寻到了,我这条命便是你害的。”

    凌若谷这才撩开被子一角,仔细打量了那人一眼,打扮却是个公子哥,年纪比自己还要小两三岁。只是这公子的肤色比起一般的男孩也太嫩了些,五官也太精致了些。

    凌若谷点了点头,那人便放开他的嘴巴上的手掌,整个身子又钻进了被窝。

    过不多久,只听楼外的窗户“吱”一声响,接着两个黄衫汉子便跳了进来。

    其中一个年纪稍长的问道:“这位小兄弟,有没有看见一个十来岁年纪的白衣少年进来过?”

    “没看到,这不我正在梦中,你们进来就搅醒了我的一番好梦。”凌若谷睡眼惺忪的道。

    “大哥,跟他啰嗦什么,将这小子拖起来拷问一番,便有答案。”另一个汉子道。

    “二弟,但凡遇见什么大事,爹爹都是托付给我,从来不肯假手与你,你可知道为何,只因你做事从未认真动动脑子,三思而后行也。此人年纪轻轻,居然住在这仙客来中最上等的别院内,其来头定是不小的,我们只管找到那小贼,却不要生出其它麻烦来。”

    那个二弟挨了骂,悻悻的不再作声。

    “我兄弟二人明明见到这贼人进了这楼内,这人盗了我家中一件重要的物事,我兄弟二人就是掘地三尺也要将他给挖出来。打扰兄弟清梦,实在对不住,改日为兄定当摆酒设宴向兄弟赔过不是。”兄长继续道。

    “不信你们且在这屋内搜上一搜。”凌若谷满不在乎的道。

    “这屋子说不得我们还真要搜上一搜。”

    二人翻箱倒柜,客厅道卧室甚至衣橱都搜了个遍,却连人影都不见一个。四只眼睛齐向凌若谷床上射来。

    凌若谷见状道:“今个一大早,我家老爷就被你们这里的知府大人叫什么汪......法的八抬大轿接到了衙门去,老爷体恤我这个做下人受伤未愈,准我在此休息,想不到偏遇到这等失窃的事来。我这便起身来,看看我床上有没有钻进什么贼人,也好证明自己的清白。免得日后有人说起,皇上身边的人竟然为贼人窝赃!”

    说着手拄身子,就要挣扎着起来,突又“啊”的叫了一声,似是牵动了内伤。

    那个做兄长的闻言大吃一惊,心道:“此人年纪尚幼,瞧其言谈不似作伪,脸色惨白,的确是受了极重的内伤。前几日听叔父提起,朝廷派了人到府上催缴军饷,他既说得出我叔父的名字,难道此人的老爷竟是皇帝派来的钦差大人,果真如此,此人那是万万开罪不起。”想到这里,忙拱手道:“兄台哪里话,瞧兄台器宇轩昂,怎会是那种随便骗人的人,在下又怎会不信你的话呢。适才多有冒犯之处,还望海涵。”

    凌若谷心中暗笑,我不但诓了你,还要再骗你一骗。略做沉思状道:“对了,适才我在梦中,似乎听到有开窗的声音,随后又听到扑通一声,我当时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呢,现在想来定是那贼子跳窗逃走了。”说完随手指了指窗外。

    “多谢兄台指路,我兄弟二人就此告辞,改日再登门来向你家老爷谢罪。”

    话音未落,一前一后两道人影已经跃出了窗去。

    凌若谷想想刚才的情景,不由得惊了身冷汗。

    被中的那人听得两个汉子走远了,方才小心的掀开被子,露出了身子来。一袭白衣,神情中好似透着一种不可言状的威严。

    凌若谷道:“你真的偷人家东西了?若是真的,你便去赔个不是,顺便还了别人,我瞧这兄弟二人也不是什么恶人,想来他们也不会过分怪罪你的。你若是害怕一个人去,我就陪你一块走一趟。”

    “连你也说我偷,本来要答谢你的救命之恩的,现在你说错话,扯平了。”那人轻声叹道。

    这声音竟是香糯无比,婉转如百灵的歌声。又见见他肌肤雪白,明眸皓齿,怎么看怎么像个女孩,凌若谷忍不住道:“男孩子说话,竟也这么好听。模样也太标志了些。奇怪了,这两天来怎么净碰到些美男子,哎,让我们这些相貌一般人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白衣少年闻言“扑哧”笑出声来,随即敛了笑容冷言道:“你见到的那个美男子,是他美还是我美啊,说不出个道理来,看我不在你眼珠里挖两个窟窿。”

    “那我还是不说的好,没得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白衣少年伸手入怀,掏出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来,在凌若谷眼前晃了晃:“你既开了头,不说就是存心想着骗我,更加不可饶恕。”

    凌若谷求饶道:“好,好,我说还不成吗?麻烦你将匕首往旁边挪一挪,我背脊都凉了。”

    白衣少年收了匕首。凌若谷一本正经的道:“那个男子叫舞碧空,他的美多了些豪气,你的美多了妩媚,自然比他更是迷人。”

    “什么叫妩媚,那是用在女孩子身上的,应该说我更有灵气,其实爹娘都夸我有灵气呢,你怎么也这样说?”

    “呵呵......我说过吗?”

    两人年龄相仿,又都是非常聪慧之人,这下一打开话匣,你一言我一语,顷刻间就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白衣少年解下身上的一个包袱道:“我拿的这宝贝叫做永子,乃永昌府最有名的物产,是献给皇帝的贡品。后面的不告诉你了,除非你求我。”说罢,抿嘴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