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酒鬼

章节字数:2729  更新时间:14-04-26 13: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两人遂在石屋内搁了些枯草,算是有了个歇脚的小窝。

    日间两人就到山岗下的溪边捉些河鱼,挖些野菜来吃,日子过得倒也有些惬意。

    十几日下来,凌若谷将山寨的故事都讲完了,几次问起白衣少年的名字,白衣少年总是王顾左右而言他。

    末了白衣少年道:“哥,不是我不肯告诉你呢,但娘亲口对我说过,若我对外人说起自己的名字,她就要削发为尼的。哎,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难道不吉吗?竟要给娘带来灾祸,如果真是这样,我宁肯自己永远不要有名字好了。”说完这番话,白衣少年一改往日滔滔不绝的模样,仿佛变得心事重重,愁眉不展起来。

    凌若谷见触及了他的伤心处,连连安慰道:“不会的,你娘不过是怕你遇见坏人,所以才这样说的。”

    白衣少年幽幽的道:“不,娘不会骗我的。娘连我们住的地方也不许我告诉别人。”

    凌若谷道:“山寨里长辈们都叫我谷儿,可我听起来就似孤儿一般,他们这样叫我,还不是一样没事。”

    “不许你拿自己瞎比喻,没道理的咒自己是孤儿。爹娘只生了我一个,也没什么兄弟姐妹,打小我就觉得自己好孤独。今日遇见了你,觉得你是个好人,自己从此有了一个大哥,真的好开心呢。”

    凌若谷看他平日总是嬉皮笑脸的样子,哪知竟有如此重的心事,听了这番话,心神激荡:“我也将你当成自己的亲兄弟呢,以后你要记得自己除了爹娘,还有个哥哥了。”

    这天中午,凌若谷闲来无事,又开始练习一遍拿云手,可是不知何故,却无丝毫进境,甚至先前颇有心得的地方,现下反而变得生疏起来,施展起来竟完全不得要领。

    “莫非这黑井帮的腐心掌竟将自己的脑子也给弄糊涂了吗?真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呀,如此下去还奢谈什么为父报仇。”凌若谷暗自心惊,面上却不露声色,生怕白衣少年知道后又为自己的事烦心。

    白衣少年看在眼里,也觉奇怪,寻思道:“虽说勤能补拙,可凡事也要讲求天分,似哥哥这般蛮练下去,恐怕是欲速不达了。我得想法子将他的心思往别处转转。”

    白衣少年眼珠一转,计上心头:“哥,每日看你练武,咱这个不学武术的人实在闷得发慌,陪我道外边走走好不?”

    凌若谷闻言,大声笑道:“哈哈......不学无术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别说我又占你便宜。”

    白衣少年作势欲打,凌若谷急忙避开,二人就这样一路打打闹闹往前方的山谷行去。

    “哥,你看那些小动物是什么?”白衣少年指了指前方的树丛,轻声说道。

    “嘘,千万别出声。是野兔,总共有三只,等我去将它们抓来晚上就可以美餐一顿了。”

    凌若谷猫下腰蹑手蹑脚的悄然靠近,几只灰色的野兔兀自在树下觅食,对身边的危机仿佛浑然不觉。

    待他行到五六丈开外,那些野兔突然转身,发足狂奔,而后顺着山谷滚落。

    白衣少年赶上,笑着讥道:“你当这些兔子傻啊,我看你才傻呢,被人耍了还不知道。我的傻哥哥。”

    凌若谷更不答话,拔腿追去,两人一路追到谷中的溪边。

    那些兔子见不能将两人甩掉,纵身跃上溪边的石头,向前面的山峰逃去。

    凌若谷尾随其后,哪里肯舍,转瞬间又追出几里地,到了一个悬崖下面,与兔子的距离越来越近。忽听“嗤嗤”几声响,三只兔子肚皮朝上,倒在了地上。

    凌若谷正自奇怪,白衣少年气喘吁吁的赶了上来。

    正欲搭话,忽听崖上一个浑厚的声音唱到:

    “丰狱尘埋兮光犯斗,青天暗霮兮悲风吼。

    午夜悬门兮魑魅走,为主提归兮豪侠手。

    五陵游兮藏入袖,三尺芒兮破穷寇。

    倚天兮撑白昼,沉渊兮化龙斗。

    剑兮剑兮等高价,人兮人兮奈时候!”

    凌若谷听得这等歌词,顿感心潮澎湃,抬头望去,只见崖间坐了一个魁梧的汉子,国字脸,浓眉大眼,正自弹剑而歌。

    那汉子唱完几句,拎起一个皮囊,狂饮数口,对着崖下喊道:“两位小兄弟要喝酒嚒?”见两人摇手,“哈哈”笑了几声,大叫道:“忽雷驳,剩下的都给你了。”

    两人甚感奇怪,四下并无旁人,也不知他在跟谁说话。

    忽听一声炸雷般的嘶声,自崖间的一块巨石后传来。时下天色晴好,万里无云,难道这世上真的还有晴天霹雳一说?

    白衣少年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伸手拽住凌若谷的衣襟。

    两人正自惊疑间,忽见一匹大马从巨石后奋蹄而出。原来这声音竟然出自这唤作忽雷驳的马之口。凌若谷见这匹马毛色斑驳,红一撮,白一片的长短不一,难看至极。他在紫骝山寨长到十五岁,自小就跟马打交道,什么稀奇古怪的马没见过,但象这般丑陋的马匹却还是头一次见到。

    那汉子随手一甩,皮囊飞出。忽雷驳张口稳稳衔住,仰首,顷刻间竟将鼓鼓的皮囊吸得瘪了下去。

    白衣少年问凌若谷道:“这马怎么竟是个酒鬼?这下它起码喝了四五斤的样子,难道不会醉吗?再说这山崖如此陡峭,也不知它怎么上得去?”

    凌若谷给他这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张口结舌,没有一样答得出来。

    白衣少年不禁莞尔:“亏你还敢夸你家紫骝山寨养马天下第一,今后看你还敢不敢说这等话。”

    凌若谷讪讪的道:“又我不是养马,要是马棚里的师傅见到自然认得的。”

    崖上的汉子听得两人对话,大声道:“老哥彭一虎,这忽雷驳正是紫骝山寨的凌霄寨主送与我的,已经跟我南征北战十余年了。下面这位兄弟可是绝影掌的子侄?”

    “彭大哥,在下凌若谷,凌霄乃是家父。”凌若谷听了,冲彭一虎施礼道。然后扭头对白衣少年笑了笑,面露得色。

    彭一虎又冲二人喊道:“待会这里将有一场大战,你们两个若是害怕,不如现在趁早离去,为时未晚。”

    凌若谷不待白衣少年答话,大声道:“大哥既是家父的朋友,自然也是小弟的朋友。朋友有难,焉有逃之夭夭之礼。”

    彭一虎大笑道:“好好好,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兄弟年纪轻轻,竟也有这份豪气,倒是做哥哥的说错话了。”

    凌若谷正欲答话,身后走来一个白衣少女,如盛开着的梨花,正笑盈盈的望着自己。

    凌若谷赶忙上前叫了声:“采茗姐姐,你怎么来了。”

    采茗说道:“若谷弟弟,几年不见,竟长得比姐姐还高了。要不是适才听见你跟彭大哥说话,我都不敢和你相认了。”采茗声音婉转,怕是那林中的百灵听了也要生出些嫉妒之心来。

    白衣少年见二人神态亲昵,面色一黑道:“你这个小色鬼,见了美女就这副德行。”

    采茗听了笑道:“这位兄弟,我与若谷弟弟相识多年了,当年他与母亲来我们庄上做客,我每日里都与他们母子相见。住了有大概一个月时间,他们才离开山庄,故此大家熟识。”

    白衣少年冷笑道:“果然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怪不得光天化日之下当着别人这般亲热,也不脸红。”

    凌若谷气苦,茫然不知何处又得罪了自己这位兄弟。

    采茗也不气恼:“我方才去那边的集镇给彭大哥买来了好酒好菜,你们两位大概也饿了吧,咱们一起吃罢。”

    见白衣少年不答话,凌若谷暗自踌躇。蓦然,眼前一道青影闪过,定睛看时,白衣少年已被一个青衫人拎了后心拦腰抱住。青衫人脸部蒙了块黑巾,看不出模样。

    凌若谷大惊:“彭大哥嘴里说的敌人怎么说到就到,来人武功如此之高,竟在大家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抓了我这兄弟去做人质,我方投鼠忌器,这架还怎么打?”

    来不及细想,拿云手已经展开来,招招狠辣无比。

    采茗怕凌若谷有失,碧玉箫在手,也自攻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