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章 双生花(一)

章节字数:2705  更新时间:14-04-26 20: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白衣少年见状不忧反喜,拽了一把凌若谷:“哥,咱们快点跟上刀王。”

    凌若谷心中疑团重重,忍不住问道:“兄弟,我看刀王是不欢迎咱们去看他的双生花呢,要不咱们还是别去好了,免得看他脸色。”

    “你怎么知道他不高兴,他这是求我去呢,今日我若不去,他那株花便活不过今夜。总之待会到了问刀阁,那个地方确实凶险的很,你切忌不可乱动,一切看我眼色行事。”

    “既然凶险,咱们还是不要去的好,你也看到了,大哥我的武功这么高,也不需要匕首防身。”

    “你刚答应过我的,要跟我的匕首配成一对,这才过了多久,你便要反悔,叫我今后怎么信你。我又怎么跟娘……”白衣少年一双眸子盯着凌若谷,好似夜空闪烁的星辰。

    凌若谷的本意是不想让他为自己的事以身犯险,哪知白衣少年却将话反过来说,一时不知如何作答,紧紧握住白衣少年的手:“好,我都听你的。”

    项老赛身子肥硕,轻功却是骇人,一纵一跃之间便飞出十余丈,眨眼转过了前面的街角,将二人甩在了身后。

    凌若谷心中一急,托住白衣少年的身子,便要向前追去。白衣少年却悠然道:“哥,我肚子饿了,咱们先去弄点吃的吧。”

    “不是要去追刀王吗?”

    “没关系,到时候他自然会来求我们去救他的双生花。咱们现在先去吃烤牛肉,味道好极了。”

    凌若谷见他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也就放慢脚步,不再以刀王为念。

    白衣少年拉了凌若谷,顺着街道,七拐八拐,不一刻就出了小镇。白衣少年抬手指了指:“牛肉店就在前面。”

    凌若谷远远望去,只见一片树林,郁郁葱葱,树木的叶片肥厚,正是南国一带最常见的榕树,却哪有什么牛肉店的影子。

    白衣少年乐呵呵的瞧着凌若谷:“这个看起来是一片林子,其实就一棵榕树,有个名字叫独木成林。烤肉店就在林子里,名字就叫做‘榕树下’。你仔细闻,风里是不是飘着些牛肉的香味?”

    凌若谷一听也乐了:“这个名字好有意思,听起来倒像个茶馆。”

    两人信步便进了树林,香气四溢,混合着榕树叶的清香,简直令人流口水。

    “怎么光闻见香味,却不见餐馆?”眼前看不见任何建筑物,凌若谷更觉不可思议。

    “木头,你这是骑驴找驴,就在那榕树主干的肚子里面了。”白衣少年咯咯笑道。

    二人再前行几步,转个弯,便到了榕树底下。只见那树干下面放了把梯子,足有四五丈长,斜斜的搭在一个树丫上,那有什么餐馆的入口。

    白衣少年却不上梯子,轻轻一跃,便上了梯子的最高处,回头向凌若谷招招手。

    凌若谷见状,便也飞身到了上面,探头向前一看,榕树树干竟是中空的,下方摆了十几张桌子,足够百十人同时进餐。两人站在树丫上面,天下竟有这等美味!凌若谷怀中的小玉最先忍不住美味的诱惑,噌一下便窜到了下面的桌子上。

    两人随即落座,小玉欢快的在他们身上蹦蹦跳跳。凌若谷上来便点了二十斤烤肉,白衣少年一愣:“你还真做了净坛使者那,我俩人那要吃得那么多。”

    凌若谷一本正经的道:“这么好吃的东西,咱们定然要带些去给伯父伯母呀,怎可独自享受。”

    “娘……她老人不吃肉的,也不……不准我带生人回家。”白衣少年听到凌若谷提及父母,脸上顿时愁云密布,双眉拧成了绳子。

    “那你先去禀报一声,我想伯母会同意我去的。”

    “这……娘不会同意的。”

    凌若谷见他愁眉不展,不敢再问下去,急忙岔开话题:“好兄弟,这双生花到底是什么花,名字好生奇怪,我怎么从没听说过。”

    “双生花是一种蓝色的花朵,我从来没有见过世上竟有这样美丽的花儿,它一蒂双花,两朵花同开同谢,却始终朝相反的方向开放,从来看不见对方的容颜。但每到花期将尽时,两个花朵便会极力地扭转花枝,在凋落的那一瞬间终于有了惟一的一次相对。虽死无憾,虽死无憾……”白衣少年幽幽答道,目光迷离,若一池春水泛起了皱纹。

    “原来这花儿竟也这般痴情呢,倒是我们这些自诩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哪里及得上它们。”

    凌若谷若有所思,喃喃道:“待会咱俩便一起去看看着神奇的花朵,看看它们究竟……”

    一句话尚未说完,白衣少年却伸手堵住了他的嘴巴:“传说两个相爱的人见到了双生花,会变成三个人的纠缠,所以他们不可以同时去看。如果只有一个人见到的,便会遇到一生最深刻的爱。”

    “竟有这等事,那我们……难道不可以……一起看……”凌若谷呆呆的看着白衣少年。白衣少年低下头,避过他的目光,默然不语。

    小玉见白衣少年似乎满怀心事,翻身越到了他的手上,吱吱叫了两声,舔了舔她的手心。

    白衣少年翻手摸一下小玉,暖暖的,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种可怕的感觉,不由怜惜之意大起,将它捧在了掌心。小玉见他终于接纳了自己,高兴得翻来覆去直打滚。白衣少年将牛肉丝递到了它的嘴上,也便忘了先前的烦恼。

    一直坐了两个多时辰,太阳隐去,月光便从树梢透下来,星星点点的洒在在这榕树的树干内,如梦似幻。

    这时食客全都已经离去,凌若谷几次想开口问白衣少年,却见他始终悠然自得的坐在竹椅上,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终于忍不住:“刀王真的会来吗?”

    白衣少年尚未张口,树丫上已经落下一个肥大的身躯,像一个圆球一般坐在了两人身前的桌子上,正是刀王项老赛。

    项老赛见了白衣少年,双眼顿时泛出了光彩,腆着脸对白衣少年道:“好由儿,乖由儿,叔叔就知道你一定在这里,我想请你……”

    白衣少年假装没听见,伸手入怀取了匕首出来,自顾自的把玩。

    项老赛招呼一声:“店家,这两位公子爷的费用算在我的身上。”转脸又赔笑道:“由儿,那双生花还真给你说中了,要不咱们赶快走,迟了恐怕就要死了。”

    店家走出来,一边搓着双手道:“刀王的朋友便是我的朋友,这牛肉的钱咱说什么也收不得。”

    “叫你收你便收,哪来那么多废话,没见我这不是正在说正经事,还不到一边凉快去。”项老赛掏出一锭银子,扔给了店家。

    “刀王叔叔先前不是说它活得好好的,不劳我费心吗,怎么现在却要死了呢?莫不是叔叔觉得是由儿咒死它的。”

    “那不是做叔叔的跟由儿开玩笑嘛,当不得真,当不得真。”项老赛连连鞠躬,他本来个子就矮,身子又肥,这一下肚皮都到了地上,样子说不出的滑稽。

    凌若谷想笑又不敢笑,抓了把牛肉塞进口中,心道早知如此先前便爽快的答应了我们,你刀王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般前倨后恭的狼狈模样。

    好说歹说,白衣少年总算答应陪着项老赛去看看那株双生花,却又言明不敢打包票,万一治不好那双生花的病,也不能怪他。

    项老赛自是一百个满口应承,哪敢说半个不字。

    一顶轿子早已侯在了餐馆外,白衣少年也不客气,径直进了轿中。凌若谷打死不肯入轿,却被项老赛生拉活扯给推了进去。项老赛则陪了轿夫一同走路。

    一行人沿着山路行了一炷香的功夫,在一个僻静的小院外停下。

    两人落了轿,项老赛已经点了一盏灯笼,在两人前方照亮。凌若谷抬头看时,只见门口的一块木制牌匾上,刻了三个字——问刀阁。

    “这便是刀王的住所吗?可这问刀阁三个字,跟娇艳的双生花联系在一起,实在是太不协调了。”凌若谷暗忖,跟在项老赛身后便进了院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