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故地重游

章节字数:3003  更新时间:14-04-26 19: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两人故地重游,此时的心境自与上次有了天壤之别。

    去年凌若谷与明思由初见之时,并不知道明思由的女儿身份,当日只觉得彼此心性投契,大有一见如故的感觉。而今两人一个是芳心暗许,一个是非她不娶,早都将心给了对方。沿途所见之物,均是那时旧景,可现在看在眼里,却是完全不同情怀,便是最普通的一草一木,此刻也成了天下最美的景致。所谓境由心生,由此可见一斑。

    两人入了永昌城内,不约而同想起了那天明思由被汪氏兄弟追至仙客来客栈的情形。

    “由儿,我们还是去仙客来住吧。”凌若谷笑着问道。

    明思由此刻正想到当时自己的狼狈像,迫不得已钻进了凌若谷的被窝去避难,此时给他冷不丁问这么一句,真是言者无意,听者有心,一下子羞得满面通红:“你……你又占人家便宜。”

    娇憨之态令人心神荡漾,凌若谷痴痴望着,嘴了说不出话来,热得街上的行人无不侧目。

    幸好此刻明思由早已换上了男人的衣着,旁人一时倒也在她身上瞧不出端倪。

    “木头,说你木你还真改不了性子,没见过啊,这样看着别人,也不害臊。”明思由说着,撇开凌若谷,三步两步到了前面。凌若谷愣了愣,急忙追上。

    骂归骂,说归说,明思由还是领着他到了仙客来客栈。

    离上次两人来此已经一年多时间过去,客栈的伙计们早已认不出两人模样。凌若谷个子起码高过昔日一个头,明思由则更显高挑水灵,虽然女扮男装,仍然掩不住一脸的秀色。

    两人要了一个套间,明思由住了里间,外间自然给了凌若谷。

    偶尔四目相对,均又想起了当日情形,两人都觉得不好意思,急忙移开彼此视线,谁知都顾着避开对方的目光,偏偏都往同一个方向转头,目光又自撞在了一起。如此反复其次,凌若谷终究把持不住,将明思由揽入怀内,一时情迷意乱,乱了方寸,竟伸手去解明思由的衣裳。

    明思由给他这样一个熊抱,身子一颤,星目微闭,整个人竟然僵住。

    缠绵片刻,两人都觉呼吸急促,再也难以自持。

    忽然院外传来几声大喝:“让开,让开,全给老子滚到一边去。这个客栈现在就归军爷我做军营了。”

    两人吃了一惊,登时头脑清醒过来,急忙分开。明思由双颊酡红,低下头去,慌忙整理好自己的衣裳。凌若谷斜眼偷偷瞧去,只见她星目含春,肌肤白里透红,身子娇羞无力,好一幅春睡海棠的画卷。

    “由儿,刚才……刚才,实在对不住,我……我……”凌若谷口不择言,“我”了半天,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傻哥哥,你……你这么喜欢道歉啊。”明思由的声音吹气如兰,若有似无。

    凌若谷走出房间,往下面望去。一个武官的模样,正跷了二郎腿坐在假山上面的亭子里。

    “官爷,这个你老人家高抬贵手啊,小店小本经营,实在不能,不能……”掌柜闻言早就到了跟了进来,掉头哈腰的道,说着手里递过一个钱袋。

    那官爷生的肥头大耳,一手接过袋子,掂了掂分量,约莫有五百两左右。当下脸色不似先前那般凶神恶煞,放下二郎腿,大咧咧的说道:“算你还识得大体,念及你们也不容易,那军爷暂时就移住别处吧。”说着站起身来,四个军士拿了长枪,簇拥着跟在身后,便要离去。

    “且慢!”凌若谷最见不得这种欺压百姓的行为,大喝一声,便自楼上飞下。

    楼下众人见上面突然飞下一个人来,都是吃惊不小,四个军士横过长枪,站在了武官身前,齐齐望向来人。待看清来者两手空空,不过是个毛头小伙,四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掌柜的急忙走上前来:“这位小哥哥,你就别来给我添乱了好不好,本掌柜已经够倒霉的了。”

    那武官闻言鼻子里哼了一声:“掌柜是嫌军爷我给你带来霉头了?”

    “岂敢岂敢,军爷在前方浴血奋战,为国效力,小民为报答军爷,略进绵薄之力,实属天经地义之事。军爷笑纳了,那是小民的福气。小民感激还来不及呢,哪敢有半句的怨言。”掌柜的此时心头好似给人剜了一块肉去,偏偏脸上却要极力挤出些笑容来,旁人看在眼里说不出的滑稽。

    那武官却是不依不饶:“你个王八蛋嘴里说着奉承话,心中恐怕连军爷的十八代祖宗都给骂过来了,你说这笔账该如何算?”不待掌柜的回话,突然飞起一脚便向掌柜的胸口踢去。

    眼看掌柜的便要挨了这重重一脚,忽听哧一声响,武官只觉膝下一麻,这腿便抬道一半便以动弹不得,这下单脚着地,顿时撑不住他那肥胖的身躯,扑通一声向前跌了个狗啃屎,手上那钱袋也飞出了一丈开外。

    武官大怒,爬起身来,也顾不得捡那钱袋,寻思刚才并没见到凌若谷动作,偷袭好似来自楼上,于是冲着楼上破口大骂:“哪个王八羔子,鬼鬼祟祟的偷袭本军爷,有种的光明正大的下来跟老子斗上一斗,躲在暗中算什么好汉。”

    众人跟着抬头看去,只见三楼的木栏杆上,正斜坐了一个白衣少年,身子斜靠在廊柱上,一只脚搁在栏杆上,另一只却伸出屋檐之外,轻轻的荡来荡去,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此人不适别人,正是明思由,她手上端了个盘子,盘子里还放了几个包子。

    明思由听得武官出口骂人,咯咯直笑道:“王八羔子自然是连路都不会走,明明是条狗,偏要装出一副人模样来,这包子是人吃的,你怎么也要去抢。”

    “反了反了,还不快快给我拿下。”武官气得七窍生烟。

    这些兵痞打仗不行,欺压善良却是最为拿手。见明思由身子瘦弱,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早有两个军士舍了凌若谷,挺了长枪便往楼上冲。

    余下两人更不停留,左右两侧包抄过去,一人攻向凌若谷面门,一人攻向凌若谷下盘。

    大家都以为这下凌若谷身子非得给刺出两个透明的窟窿不可。掌柜的和那些伙计几时见过这等阵仗,纷纷侧目,不敢再看。

    忽听咔嚓一声响,凌若谷面门上的那杆枪枪头已经折断,枪柄也已被他抢在手里,嗖一声掷了出去。那人顿时吓得面如土色,身子瑟瑟发抖,说说不出话来。

    再看脚下的那柄长枪,此刻踩在了凌若谷的脚下,那个军士双手抓了枪身,挣得满面通红,使出吃奶的力气往外拔。怎奈凌若谷内力运至脚底,竟似生了根一般,牢牢定在那里,如高山一般纹丝不动。蓦然间凌若谷飞身而起,做到了亭子里面的石凳之下。那个军士正用力往外拔枪,冷不防对面突然没了凌若谷的人影,这下身子往后倒飞了出去,一个仰面朝天,再也动弹不得。

    这时忽听“啊啊”两声惊叫,楼上又飞下两条人影来,不偏不倚先后砸在了一棵小树上。原来先前上楼的两个军士不知怎么着了明思由的道,被她擒在手里扔了下来。

    那个武官见势不妙,顿时失了气焰,扔了手中的鬼头大刀,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磕头如捣蒜:“好汉爷饶命,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好汉爷。你大人大量,君子不计小人过,还请高抬贵手,放了小人一条性命,日后定当报答好汉爷的救命之恩。”

    客栈里的众伙计看见他这副德行,想笑又不敢笑,纷纷捂住嘴巴,转过脸去。

    凌若谷听了这话不由捧腹,哈哈大笑道:“我几时救过你的性命,我这是要拿你性命呢,你到反过来谢我,真是是非黑白都分不清,难怪你们跟清人作战,从来不见你们赢过。”

    “好汉爷可怜可怜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儿子,绕过在下这条狗命吧。我这条狗命实在值不得好汉爷玷污了自己的双手。”武官一个劲得磕头,只震得地下嘭嘭只响,将一旦为清军俘虏而准备的台词全都背了一遍。

    “朝廷尽养像你这等贪生之辈,怎么可能有能力与清军一决雌雄。可惜我那位彭大哥啊,偏偏要为这个垂死的朝廷卖命,若人人能像他那样慷慨赴死,又哪有打不过的敌人。”凌若谷长叹一声:“滚,立刻给我滚的远远的,免得我改变主意。”

    那武官听了赶紧站起身来,转过头去便跑,他身子虽然生的肥硕,逃起命来却是比谁都快,转眼间便到了七八丈外。四个军士也急急爬起,一瘸一拐出了客栈。

    客栈外传来了一阵叫骂声:“你两个小贼等着,半个时辰内大部队就到了这里,管教尔等插翅难飞,今天不杀了你们这些反贼,日后你们岂不是要造反?”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