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兵过如篦(三)

章节字数:2906  更新时间:14-04-26 13: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彭一虎这一罐酒喝到一半,忽雷驳已经迫不及待,舌头便伸进了土罐,牛饮了起来。

    小玉一直站在忽雷驳的头上,见它喝起酒来没完没了,爬到它耳朵边上使劲挠痒。

    忽雷驳一个忍不住,猛然打个喷嚏,酒罐啪一声碎在了地上,它可不管这些,伸长脖子将地上的酒舔了个一干二净,仰首打了个哈欠,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小玉爬将过去,将花生,腰果等下酒菜等直往忽雷驳嘴里塞。众人见这马儿跟老鼠实在有趣,无不为之捧腹。

    “这位由英雄,玉波敬你一杯。”一个身着傣家长裙的少女站起身来,端着酒碗来到明思由跟前。

    “姑娘,我姓明,我……我不会饮酒啊。”明思由见那姑娘笑靥如花,看着慢慢的一大碗酒,不禁面上一红。

    “你看我一个女子都喝了,明英雄堂堂男子汉岂有滴酒不沾的道理。”玉波说着已经干了手中的一大碗酒,双眉一挑:“是不是看不起咱乡下人?”

    明思由平日说话从来都是她捉弄别人的份,想不到今日给个女孩将一军,一时不知如何应答,忙回头向凌若谷求援。

    凌若谷早已抢上前来,正要接过酒碗,没想到玉波见有人上来挡酒,满脸不悦,大声说道:“明公子这是瞧不起咱,那咱自个干了,不劳凌英雄费事。”玉波说着就要接着将碗中酒干掉。

    “额……玉波姑娘你别再喝了。”明思由见她已经喝了一碗,再喝下去恐怕是要醉了,急忙阻止道。

    “那……明少侠愿意干了这碗酒了?”玉波狡黠的转了转眼珠。

    “这个……好吧咱尽力而为。”明思由接过酒来,闭着眼睛干了一大口,只觉酒气冲鼻,入口辛辣无比,着实令人难以下咽,不禁连连咳了几声。

    玉波咯咯娇笑:“明大哥这般英雄了得,原来喝起酒来竟是这个样子。那还是玉波代你喝了的好。”一边笑着一边将酒碗抢了过来,又是一饮而尽。

    凌若谷凑趣的低声道:“由儿,人家姑娘喜欢上你了。”

    明思由酒一下肚,双颊早已红得像个熟透的苹果,瞅了凌若谷一眼道:“我看你在打歪主意才是真的。”

    彭一虎跟采茗见了这等情形,相视一笑,牵了忽雷驳继续前行。

    这时最神气当数小玉,它一路蹲在忽雷驳的头上,一边享用着美食,摇头摆尾,好不惬意。

    沿着这条蜿蜒曲折的石板路,四人从村头一卓一桌喝将下去,足足花了一个时辰,方喝到了村尾。

    凌若谷早已喝得七晕八素,脚下飘忽不定,忽然大笑道:“大哥,今日就是刘伶来了,恐怕也喝不过咱们。”

    明思由见他这个样子,急忙伸手扶住他的身子,嗔道:“叫你少喝些,偏又不听,现在尽在这里说些胡话,好不害臊。”正说话间,忽觉胳膊一紧,已被人抓住,回头看时,竟是先前给自己敬酒的玉波。一时大窘,讷讷道:“你……你怎么来了?”

    玉波嫣然一笑:“明大哥,你们来得,怎么我便来不得么。”

    采茗见状忙过来打圆场:“玉波妹子,前面那是一个庙宇吗?”

    “是山神庙,可爷爷说里面供的却是明朝的将军,叫……叫什么来着,反正是一位姓沐的侯爷。”玉波想了半天,也没想起那人的名字来。

    “姓沐的侯爷,难道是沐英?”凌若谷望着彭一虎道。

    “不错,一定世镇云南得西平侯沐英或者其后人,咱们过去瞧瞧。”彭一虎一边答话,身子已经飞出数丈,闪身便进了山神庙。

    众人进了殿内,抬头看时,正殿大厅内立了一精铜打制的人像,全身披挂,高八尺有余,右手拿了本经卷,目不斜视,左手执了一根狼牙棒,腰间悬了口宝剑。立像旁边有一木牌,上面刻了“大明黔宁王沐英之像”几个大字。

    众人见之,无不为其英姿所折。彭一虎却早已双膝着地,跪拜了下去。一时感慨时局,不由悲从中来,涕泪横流,不能自已。

    采茗见状急俯下身去,抱住了彭一虎的身子,心中不禁暗自发愁:“彭大哥此时的心境,时时生出一种英雄末路的感慨来,而今他心思一天重过一天,如此下去,当如何是好。”一念至此,眼泪亦如断了线的珠玉,一颗颗滚落在彭一虎身上。

    遥想当年,西平侯沐英帅大军横扫云南,掠地千里,势如卷席。而今世易时移,攻守易形,清廷的平西王却是明军降将吴三桂,造化弄人,竟至于斯。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凌若谷不禁也长叹一声,想要说些安慰大哥的话,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玉波见众人进了山神庙,一个个都全然变了人似的,不禁慌了神,拉住明思由的衣袖道:“明大哥,这是怎么了。早如此我就不带……”

    一句话尚未说完,忽听寨子里传出了梆梆梆的一阵急促的锣声。玉波叫声“不好,有贼盗来袭。”放开明思由,便慌慌张张跑了出去。

    “杀人了……大家快逃。”外面已是一片嘈杂。

    凌若谷飞身而起,喊了声:“走!”早已消失在了门外。

    阳光明媚,杀气横生。

    此间民风淳朴,他们只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从来与世无争。连死神也会不忍,是谁,竟然要在这偏远的山寨展开一场杀戮?又是谁,要在将这竹楼青青染成红色?

    凌若谷循着哭喊声到了寨子中部,眼前的惨状还是超出了想象。路上已经倒满村民的尸身,那些身着明军服饰的军士,有的正持了刀剑往男人身上砍,有的正将女人往怀里揽,还有的坐在桌旁享用着美味。鲜血汇聚成了溪流,沿着石板路向村口缓缓流下。

    刀已经袭到脑后,凌若谷却如雕塑般静静肃立。砰一声响,持刀的人已经仰面倒地,眼睛还张着,脸却开了花。

    凌若谷一把抢过了刀。用最原始的方式,死亡,唯有死亡可以解决。那些身着铠甲的人顿时倒下了一大片,寨子门口却还有军士不断涌入。

    他向来不喜欢杀戮,此刻却感到了杀人带来的快意。阳光下,一场雨,血雨!

    “畜生……”竹楼内,撕心裂肺的声音。

    那个孩子,来到世上不到两个时辰,此刻静静的躺在竹楼的地板上。没有哭泣,他仿佛睡着了,脸上安详而宁静,他还来不及认清这个世界的狰狞面目。

    “儿……我的儿……”母亲呼唤着,这个尚未取名的孩子,他降临世上的时候,祈祷者也曾将最美的祝福先给他。

    两个军士狞笑着,正躺在母亲的身上。他们的确不是人,是禽兽,或者都不是。

    凌若谷将两具死尸扔出了竹楼,在他们以为最快乐的时候。

    母亲的胸膛裸露着,赫然插了把短剑。凌若谷拉过被单,将孩子与母亲裹在一起,抱出了竹楼。

    “死!”他低吼一声。破空而来的,是闪电吗?不,是刀。

    他感觉到对面站着的是一个令人恐惧的对手,虽然那人也穿着同样的铠甲,显然与先前那班人留着不同的血。一击必中,稍有差池,不是你死,而是我亡!凌若谷手起刀落,没有丝毫的迟疑,不过这次他还是失算了。刀光隐没,那人已经紧紧扣住了他的脉门,大吼一声:“是我,你瞧清楚了。”

    “大哥,你……你来了。”凌若谷只觉得浑身虚脱,便要摔倒。

    “怎么回事?”彭一虎的剑只在了一名军士的咽喉。

    “我们……在大理……被清军击溃,逃到这里,他们……他们很快就会追……追上来了。”军士早已给吓破了胆,双腿跪在了地上。

    明思由便已抢上,双手抱住了他,颤声道:“哥,你没事吧。”她的背正对着村口,整个心思全扑在了凌若谷的身上。

    忽听“嗖嗖嗖”,连弩齐发,射向了明思由的背心。彭一虎与采茗正忙着对付那些军士,待要援救,却是相隔甚远,无论也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羽箭射向明思由的身子。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人影合身扑在了明思由身上:“明大哥……”是玉波。

    十余枝羽箭尽数插在了玉波背上:“明大哥,玉波……好喜欢……你可以……亲……亲我吗?”

    彭一虎早已飞身到了村外,宝剑掷出,将几个发连弩的军士射中,全是清军的装束。

    “玉波,大哥我……我也好……好喜欢你。”明思由见她已经说不出话来,在其弥留之际,实在不忍心道出自己的女儿身份,将嘴唇紧紧的贴在了玉波额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