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风波起(二)

章节字数:2791  更新时间:13-06-25 09: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马叔叔,我……”凌若谷一时手足无措。

    原来此人正是现任紫骝山寨寨主,“止水剑”马如骥。

    “跪下!”马如骥的声音更加冰冷,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怎么,翅膀硬了,我这个寨主的话都没人听了!”

    马如骥可是看着凌若谷长大的,从来对他疼爱有加,视如己出。

    凌若谷哪曾料到今日刚一见面,马如骥便给他来个下马威,当真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不敢违拗,依言双膝跪下。

    “你可知错。”

    “谷儿知错。谷儿不该擅自离家出走,”凌若谷急忙答道,心下却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生怕马如骥此刻便强行带自己回家:“当日自己离家出走,一来无法接受娘下嫁马叔叔的事实,二来想找回爹爹,可这一晃近两年了,父亲依然杳无音讯。马叔叔若一定带我走,我还有什么拒绝的理由?”

    “可我若一走了之,由儿又该怎么办?她的养父已经离世,母亲现在不知给人带去了可出,她的身世更是如一团迷雾,万一真是那太子的女儿,她孤身一人流落江湖,朝野各种势力必将要除之而后快,这可怎生是好。”

    想到此处,不由得冷汗淋漓。

    “我已经跟了你们大半日,我虽看不出那小鬼女扮男装,但我从你的语气,眼神便已断定你对她已是一往情深。可你想过没有,自己父亲下落不明,你倒与人卿卿我我,儿女情长了起来……”

    凌若谷听到此处顿时又羞又愧,幸好是马叔叔,若是换了敌人跟在后面,自己与由儿的性命恐怕早就已经落入敌手了。

    马如骥见他神色惶恐不安,心中不忍,便不再追究他出走的事情,语气便也和缓了许多:“前些日子,易武山庄庄主夏若彤偕夫人亲自来到山寨,与你母亲商议起你的婚姻大事……”

    “我的婚姻怎么要轮到易武山庄来插手?”凌若谷听到他提及自己的婚嫁,也顾不得礼节,打断马如骥的话。

    “你与易武山庄庄主爱女的婚事,乃大哥与与夏庄主所定,本来今年便应该完婚,只因一直寻不到你,我与你母亲想尽办法才将婚期延后至明年腊月。”

    凌若谷顿时如五雷轰顶,身子虽然跪在地上,却生出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他这些日子与明思由早已情根深种,心中哪里还容得下第二人。父母为自己订下一门亲事,自己竟然毫不知情。此刻平白无故从天上掉下一个未婚妻来,怎能不惊怎能不惧。

    ………………

    明思由连续押凤凰,当她的赌注下到两千八百八十两的时候,骰子终于掷出了凤凰,一合计转了近一千五百两,一时眉开眼笑:“大哥,这下咱可是赌场得意,情场也……”回头却不见了凌若谷的踪影,忙收了银子出门来寻。

    “他大概是不喜欢赌博,一个人先上楼睡了吧。我且叫几个好酒菜,端上楼去给他,好让他也高兴高兴。”明思由备好酒菜,怕小二跟着上来吵醒凌若谷,便一个人携了食盒,蹑手蹑脚进了房间。哪知里里外外寻遍,均不见凌若谷的身影,一时便慌了神。

    “他决不会无缘无故抛下自己的,难道竟被人给……”明思由也顾不得吃饭,失魂落魄的走下楼来,信步便来到了后院。

    刚行到离假山七八丈外的地方,便听到凌若谷的声音。

    “这个……”

    明思由大吃一惊,暗想:“哥的牛脾气向来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是天塌下来也不会皱个眉头,怎么现在说话声音竟然发颤,难道他正面临着生命危险?!”情急之下,提气便要跳上假山。饶是她平日里聪敏伶俐,此时关心情郎的安危,却忘了最关键的一层,如果凌若谷能够轻易被敌人制住,而自己的武功远不及他,就算上去也是螳臂当车,枉自再搭上自己的性命。

    明思由正要跃起,“谷儿,这个婚姻大事……”一个柔和的声音传了到了耳内,正是马如骥在对凌若谷说话。

    “听他们对答的口气,应该是哥哥的叔伯之类的人在跟他说话才对,我如贸然闯上去反而弄得大家尴尬,不如听他们说些什么再做定夺。”明思由心念电转,知道凌若谷没有什么危险,心神顿时定了下来,隐身在了草木之中:“对了,那人与木头说起婚姻大事,莫非……莫非是要木头来向我提亲不成?我虽然喜欢他,可他要是当真当面向我提起,我又该……该怎样答他的话?”

    想到凌若谷的长辈已经首肯两人的姻缘,顿时脸上绯红一片,浑身上下暖洋洋的,心中好像喝了蜜糖般甜丝丝的好不开心。

    马如骥是何等身手,明思由在刚刚行到十余丈外,他便已经察觉有人接近这边,待看清来人是明思由时,顿时心中大喜:“真是天助我也,我正愁不知如何劝说谷儿斩断情思,她倒自己送上门来。”

    于是温言对凌若谷道:“难得你如此识得大体,待会你就去跟那个女孩交待清楚,然后动身便跟我回山寨去,下个月便与夏小姐完婚!”他这番话表面上是对凌若谷说的,实际上全是说给明思由听的,只是明思由哪里会想到这些。

    凌若谷此时是心乱如麻,根本没有听清马如骥的话,随口“嗯……”了一声,算是答话。

    远处的明思由听了两人的对答,字字句句,如箭穿心,一时只觉天旋地转:“原来你们口中的婚姻大事与我无关,原来你有未婚妻,原来你一直在骗我,难道我还要等到你亲口来赶我走吗?我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她直起身来,便往回奔,一路踉踉跄跄,几次摔倒在地,却不觉得身上疼痛。当一个人的心被伤着了,身上的皮外伤算得了什么。

    明思由回房取了行囊,夺门出了客栈,连夜沿着大道向空山方向而去。一路奔出十余里地,再也忍不住眼泪,失声哭道:“爹,娘,你们在哪里?怎么忍心抛下由儿一个人在这世上?”一时之间,只觉天地虽大,却根本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

    ………………

    “起来吧,你也的腿也跪酸了。”马如骥见明思由已经走远,心头暗喜,将兀自愣着的凌若谷扶了起来。

    “马叔叔,我……我不会娶夏小姐的,我今生只要由儿一个!”凌若谷冷不丁冒出一句。

    “你……你个逆子!”马如骥气得浑身发颤:“你可知道这门亲事关系到紫骝山寨两百多年的基业,难道你的爹娘还有山寨数千名弟兄合在一起,还不如你眼里的由儿重要?”

    “我……可……这紫骝山寨的命运与我何干!”凌若谷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稀里糊涂说出这番话来。

    “啪啪啪”连连数声,马如骥几个耳光扇在了凌若谷脸上:“你娘为了担心你,气得动了胎气,你的妹妹自生下来,每天泡在药罐里,你可想过。你叔叔我为你找到你,严令我紫骝山寨108个分寨的弟兄四处打探你的消息,我自己这一年多来,到处奔波,今天好不容易寻到你。你倒好,迷上个小妖精,什么父母兄弟全抛到脑后去了。”

    “谷儿知道对不起父母,也对不起马叔叔,可我就是喜欢她……”凌若谷不敢闪避,硬生生挨了五六记耳光,脸上顿时肿了起来。

    马如骥一时气结,知他从小就倔得很,此刻钻进了死胡同,就是打死他也是没用,也只得作罢。

    正思量如何找个台阶给自己下去,忽见一条灰影自不远处飞速掠过。

    马如骥一见之下,不由得又惊又喜,这人的背影竟然像极了一个人,就是去年差点杀了自己兄弟三人的大师伯——“笑面虎”舞天阳!惊的是对手竟敢明目张胆的出现在自己眼皮底下,喜的是自己穷山寨之力,追寻了一年多,对《马经》的下落,与舞天阳有关的那个人一直毫无头绪,今日却在这里无意中发现了线索。

    这下哪里还肯舍弃,身子电射而出,直追了过去。

    “谷儿,你别怨叔叔下手狠,自己好好想想,想通了再告诉我,我会派人一直跟着你……”马如骥一番话还没说完,身子已经消失在夜幕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